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所有思想者都要先搞清一个问题
2016-03-03
字号:
    思想者,在古今中外的任何时代,不仅大都自认为是“人类的大脑”,且在多数情况下,也是这样被我们并非经常有主见的社会所认为与所高捧着的。

    然而,获得了社会地位与尊重的思想者们,作为社会的良心和最有深刻自省能力的一群人,却并非都搞明白了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尤其是在我们将思想高捧到超出了其能力范围的今天。这个关乎我们如何看待人类之思想、思想家们如何看待自己安身立命之思想的最基本问题,便是:思想,究竟是不是唯一的、或无所不能的?

    也就是说,在认识、思想之前与之下,是不是就不存在有更为基础、更为根本、甚至更具决定性的别的什么了?如果思想认知不是唯一的或不是全向度意义上最高的,不是无所不能或不是始终都能统摄人类的一切思知行用活动的,那么,我们今天所建立起的哲学或形而上认识论高高在上的总体架构,我们长期受到西方思维所支配的认识指导实践之理路,是不是就应该进行一次大的颠覆与全面系统地改变呢?

    西方思维与认识论引领模式下所培养出的职业哲学家、思想家,或以尊拥及贩卖思想为生的一大帮人,总是故意或出于“傲慢的无意”,集体性地放弃与忽略着对这堪称“思想第一问题”的回答。在他们眼里,思想是最为可贵、甚至至高无上与唯一可贵的,认识、尤其是明确表达出的思辨理性认识,总是居高指导与统领着人的各种活动与行为的。正是这种先天偏狭的高人一等之观念或理路,使得整个西方的哲学家与思想家们,总体上走上了一条狂妄自大、自我陶醉、偏极偏狭、轻视行用之斜路而不得自明、无法自拔。

    按常理,做什么的热衷于什么、干什么的吆喝什么,这也属正常。然而,作为一个知行一体且全面发育的人,尤其是作为一个有着健全综合思考力和深刻反省能力的专业思想者,仅仅因为自身热爱或职业选择的原因,便自我封闭、自陷不拔,只知有思有知、而不知有行有用,这跟因残疾只有一条腿可用、便将整个人类都视作是一腿走路之动物的可笑之举,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我们说,思想,不应只以人类的所思所想划界,不应只盯着人的大脑“在做什么”与“能做什么”,还应更全面地关照人类的一切思知行用都在干着什么、能为我们提供什么!思想家,不应把自己禁闭在思想的笼子内,而应站在思想的高台之上遍观人类的一切作为与活动!------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的思想,不只是为思想而思想的思想;我们的思想,应该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和人类的总体综合进步而作为着的最广义之大思想。我们的思想家,也不是仅仅“为了思想”而作为的思想家,而应是“为了人类全部活动”健康发展而努力工作的高屋建瓴统揽者。

    简言之,思想者,不应无视、甚至有意无意地拒斥人类的一切实践活动、行用作为。思想,不应无视、甚至有意无意地拒绝思考人类的行为与实践。因为,生命和人类的智能智慧,不仅仅集中出现、完全体现在思想认知之疆域内,也同时是会出现、蕴藏于行为及实践作为之中的。任何真思想者、或更具深刻性的综合思想者,都应首先明白思想的局限并立足于思行的合和统一之上。做不到这一点,甚至美其名曰的思想家,都不是一个有大智慧或合格的健全思想者。

    其实,虽说西方的哲学家、思想家,是中了哲学认识论、思想唯一至高论之毒的一批人,但他们首先还都是人,都是随时随地知行相通、思用合一着的非分裂症病患。他们中的许多人,并非都是没想过类似的问题、没“看到”这最基本的一点。问题是,其道选择之后,他们便有了属于自己的偏狭道之站位。站位(立场)与取位(向度),根本地决定着行此道人们的思想认知。这是一个不变的规律。这是绝大多数思想者也无法不如此的道之“路径依赖“。

    具体地说就是,西方太多太多的思想者、思想家们,也知道单凭思想、单单拘于思想之界域内,是不行的,是有残缺的。可是呢?谁让他们早先选择了一种“唯思想论”的基本理路与认识论的“哲学化”建构呢?既然选择了此,再想要突破于此,返身去往貌似其自身的反面、实为更高超综合的知行一体观及其另一理路,那不仅是难上加难的,甚至还因其被自身的路径所挟制、所绑架,而终究动弹不得。

    所以,西方哲学、西方思想,要突破自身,实现自我否定,几乎如同想要揪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一般,难上加难,太不现实。西方认识论、思想论及哲学的彻底革命与全新解放,还需借助中华文明的道、中华之道的知行一体、思用合一的道统建构来实现。唯有将思想投入到知行一体的道之更广阔世界里去,唯有打通思想与行为的藩篱坚定追寻生命的一切智能智慧,我们才能成为真正的、全面的、有生命活力的思想者,才能不至于在思想背离人类丰富真实活动的歧路上再不可救药地走下去。

    中国古代圣贤或中国的大思想家们,正因为看到了、看明白了思想与认知,终归是有局限的,甚至在人类更根本、更赖以生存的丰富行用面前,总的来说那是几乎难有不法从的,或难有抵抗力的。所以,他们给中华之道设计了一种完全不同于西方之专事独立思考、专为思想至上的别样理路,那就是:将知、行与思、用统合一体,如生命的本来样子一般更注重将思想融入到道的寻觅与行进中去。于道上求,在道中思,从行为实践中提炼真知灼见的思想,从兼合一体的知行活动中让思想作用于实践。其不仅令思想变为能行、有用的思想,令思想获得了在知行思用贯通的世界里自由穿梭翱翔的广阔天地;更让各种丰富且容易陷入天马行空之虚的各种纷乱思想、牢牢栓系在形形色色坚实的实践活动上,让我们社会更多的大众作为与懵懂实践、插上道思与大道智慧的有力翅膀。

    中华文明,为大学于行用之间,寓教化于生活之中,于知行一统的追求里获得了道的平台与理路,在道的专注中得到了思想的更大自由与实践的道德化能动。这种不一样的、全面兼合与知行一统的追求努力,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已为我们立起了一个堪称模范的标杆来。今后,我们要做的,除了拨乱反本、重回大道之外;所需要的只是,循着按着固有的道之平台与理路,在一个更大、进一步升级化的世界里,综合全面、均衡有序地摆放好中之大道与西之旁道的关系,并建立起一种有机智能化的道行道思大统合体系来罢了。

    本文所讲给思想、认识在知思行用一体道合体系中做好定位、归位的问题,虽与知行合一的思想及理论紧密相关,但绝非仅仅一个知行合一那么简单。她最终将直接涉及一套系统分辨理论和先于认识论的站位论之提出,将直接涉及到中华之道的“文明大道统”对西方哲学、西方思想观、西方分科知识体系、西方整个现代性体系的颠覆、清算、替代、统合,直接涉及人类唤回与开新出一种不同于西方主导的现代文明的、未来500年到上千年时间之人类新文明的大问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外部世界,有它的活动规律,客观规律。是我们所说的“大道”。
        外部世界,最终要反映到人的大脑里,在头脑里形成“道“。(31楼的阳眼阴眼看世界)。 -----可涉及到人与人交往,生活态度,心理问题等等;涉及到大脑内部的活动规律,或者说涉及人如何认识外部世界、人如何把握内心世界时,争议就多了。---这些是大脑里的“道”,是我们经常说的“道”。
    ------按通常的观点,的确有这样的问题。我后面以分合论解道,就不大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了。或者说,我们真正深刻领悟了道的统一性与不同道之自然统系后,就不会再对什么是道、什么不是道争议不休了。
    2016/3/17 8:53:37
  • 补充说明两句:
      4、外部世界的“道”,与头脑里的“道”。
        外部世界,有它的活动规律,客观规律。是我们所说的“大道”。
        外部世界,最终要反映到人的大脑里,在头脑里形成“道“。(31楼的阳眼阴眼看世界)。
        我们在自然科学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登月、导弹、航母、汽车、空调、高楼---,这些是自然之“道”。这个方面没有争议的。
        可涉及到人与人交往,生活态度,心理问题等等;涉及到大脑内部的活动规律,或者说涉及人如何认识外部世界、人如何把握内心世界时,争议就多了。---这些是大脑里的“道”,是我们经常说的“道”。
        ---- 为大家提供思考的素材,抛砖引玉。
    2016/3/14 11:16:50
  • 32楼
    所有思想者都先要搞清楚什么呢?
    -------
    为博主说几句.
    1、 博主的意思是,思想,与“道”---“中华之道”是两回事。
          要搞清楚头脑里的“道”。
          头脑里的“道”与我们写出来的文字“道”,是两回事,需要分辨。
          至少我是这样理解的。
    2、31楼的意思是,用 “阳眼“观察与思考,阴眼得”道“--“无”。即使我们不去刻意的思    考,“无”支配“有”的规则也是客观成立的。
       我的理解是,他也是说,头脑里有两个“东西”:一个是“无”--“道”,一个是“有”--精神、思想。(有些时候,人控制不了自我,如“身不由己”,”思“不由已,无名怒火、口误等)
    3、磨刀不误砍柴工。
        分清头脑里的”道“,与说出来的”理“,是在磨刀。
        32楼的“实事求是”论,是在“砍柴”。
        从砍柴的结果看磨刀,是啊,磨了半天的刀,一根柴也没有得到。
    2016/3/10 11:17:16
  • 所有思想者都先要搞清楚什么呢?谎言之中不出真理,真话的实事求是才能出真理。细想一下古今中外的所谓思想家,哲学家都又有谁能做到了说实事求是的真话了呢?请参见本人发帖的,办好于时俱进的三件大事才能化乱为冶。
    2016/3/9 15:13:51
  • -----简单地说,以容易表达的与难以表达的来区分思想和道,就像以自然规律与人工作为、以阴与阳等概念体系来界定它们一样,都各有自己可以成立的依据,都能解释通其中的一些问题。不过,是不是能够做到整个与全部均能妥善地解释,则还是有些问题的。
          我以分合来解道、并进而总结出站位论与认识论一统的分辨理论来,就是想要给人们提供另一种更好的分辨之法,希望能从根本上对道、对人类主体的知行与其外客体的关系等,做出更为切合实际且整体与全员一统的解答。由于现在还没来得及和盘托出,所以也不能先自吹自擂。只能等到讨论到时,咱们再来论个清楚了。
    2016/3/7 15:43:55
  • -------这样说,有一定的道理。不过,也容易将道与思想较多地分裂开来看。
            我们在看到道与表达出的思想之间所存在的差异与不同时,还应看到其根本上的一些共同共通之处。相信分辨理论能够很好地做到对这两点的统筹与兼顾。
    2016/3/7 15:31:01
  • 下面的探讨,也许对你的分辨理论有参考之处
    1、大脑里有两个系统
       A、思想(第一系统)。
       B、道(中华之道)--“思想之前之下”的“东西”(第二系统)。
       这个系统,按前文,许多研究者注意到,分别称之为:无意识(潜意识)、存在、本我、物自在、等等,这个系统也可以称为“感性认识系统”,再换个名称也行;我们关注的是大脑里确实有这个系统就行。
       (知--思想系统,行--“道”的系统。)
    2、 A、思想系统,大家都知道。我们的所思所想,通过语言文字等表达出来。
         B、“道”的系统。通过我们的经历,工作生活、实践等得到---与外界的客观物质打交道时获得。
    3、看到美女(或者说经历了爱情),我们头脑里,有了“思想之下”的“东西”--“道”;
       同时,我们的“思想”也可以把它表达出来。
       而听者,听到我们说爱情,他的头脑里有了“爱情”的思想,可他没见过说话者的爱情(美女)--缺少“思想之下”的“东西”--“道”。
    (宋小宝的小品《表白》中说,爱情是个很玄很玄的“东西”)
    4、同样,中国的“道”,老子、王阳明等高人在悟道、修道、传道时,他们大脑里有两个系统--“道”与思想。
       A、大多数听者(读者)头脑里,只有“思想”一个系统--第一系统。道,仅仅是文字,是我们的话语了;没有“道”的系统--第二系统。
       B、我们说自己是“得道之人”,就是说自己头脑里有了两个系统:既有语言文字的道---“思想”里的道,又有“思想之前之下”的“道”。
       修道的修,就是自己去做,去经历啊。悟道的悟,也是自己经历了,实践了,才会产生“悟”。
      5、换句话说,得“道”之人--头脑里有两个系统,他们想说的其实是“第二系统”的事情--“道”,而听者(读者)却把它当成“第一系统”的“思想”--语言文字的道。
    ---时间关系,暂到此。不妥之处,请斧正。
    2016/3/7 11:39:26
  • “后来的研究者,认为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理性认识(思想)指导我们的行动;感性认识就像”甘蔗渣“一样被我们所唾弃了。”
          ------这个问题在西方哲学中的确相当普遍地存在着。而在中华之道的道统与语境下,这一认识不是主流、甚至也不较为普遍地存在。我认为这跟道的理路与思维有着直接的关系。
    2016/3/6 22:22:42
  • 4、分析哲学的意思是,同一个人说话,上下说一个名词--北京,(本文中五个北京名词),在不同的环境下,含义与范畴不同。
       我们无法去确认每个名词的范畴,也没有必要。
      但我们可以分析我们的行为,比如说位置,时间等来指导下一步的行动。
      5、我们在说“道”、“理”、“道理”等名词时,不同的场合,每个名词的范畴不同。换了说话的主体(人),或者是听话的人,范畴更不同。--这是我们日常争论的源头。
      6、分析哲学的思维方式很好。
      7、沿着精细分析的思维,分析中国的“道”,东西方是可以互通的,不一定是对立的。
    -------以上这些认识,我也比较认同。只不过,我更多地是从中国传统的道之理路来进行梳理的,而且还由此而发掘总结出了一种堪称更根本与一以贯之的分辩理论。您所讲的分析哲学的方式,其实跟我所理解的道及将要阐释的分辨理论,有些方面是相当同步的。
    2016/3/6 22:14:41
  • ------简言之,不好说传道,乃是西方化或未得大道者的一种惯用方式,但得真道、大道如老子者,却确实似乎更愿信赖、依赖于道之本身,而非后代普遍推崇的言传身教、尤其是言语的传授。
          关于这个问题,我早前就注意到了,但该做如何解释,我打算在阐释过分辩论与站位论后,再来好好地谈这个问题。
    2016/3/6 22:07:23
  • 19楼感性认识胡明任:
          我们大道之学的后人,多将传道看得较重,西方认识论更是这样的以思想理论指导实践的理路。其实呢,我们先哲们践道履道且发掘出了以道观之的一种理路,本身相当大程度上是依赖于和顺应于道之自然的。
          也就是说,道本自然,道在道行之间。多数时候,其实道是不需要我们去给谁传授和讲解的,在各自道上的人自然会日用且有所领悟的。老子谓之曰道以及做了更全面和抽象化的阐释,其指出有道、应以道之理路看问题的意义,甚至远比其传授给了后人关于什么是道、认知道的方式是什么、如何行道等更大。
    2016/3/6 21:55:19
  • 7楼
    在认识、思想之前与之下,是不是就不存在有更为基础、更为根本、甚至更具决定性的别的什么了?”
    ------------
        下面仅仅是探讨:
          在思想之前、思想的当下,是否存在更为基础,更为根本、甚至是决定性的“东西”?有!
       1、博主的意思是:中华之道!--”道“。
       2、佛洛伊德认为:在意识(思想)的下面,存在着“无意识“(潜意识),后来改为”本我“、”自我“。--“思想“是冰山浮在水面的部分,”无意识“是水面下的大部分冰山。
       3、存在主义认为在思想的下面是“存在”。
       4、现象学追根究底的“东西”,也是在怀疑“思想”下面的“东西”在起决定性作用。
       5、战争中使用的兵器一般是大刀,长矛,可有人偏偏使用竹器。分析哲学剑走偏锋,是通过语言分析的方式,它的目标也是“思想之下”的“东西”。
       6、好了,回来。中国的“道”,其实就是“思想之下”的“东西”;可我们一说出来,“它“变成了我们的话语。
       7、哲学的问题比较枯燥,所以举快乐轻松的话题。张三看到某个美女,性感迷人,他对李四说看到那个美女如何如何。我们都知道,张三头脑里的“美女”,与他说出的话“美女“,不一样,是本质的不同。张三头脑里的”美女“,是”思想之下”的“东西”;李四听到的话语“美女”,是“思想”。当李四也看到那个美女,他头脑里也有了“思想之下”的“东西”,两个人交流就顺畅了。许多人恶狠狠地说“对牛弹琴”,其实是听者头脑里缺少“思想之下”的“东西”。(此处可以展开许多,暂到此。)
       还是那句话,说美女大家都不感兴趣,我们说“道“,是“思想之下”,不知几人能读下去。
      8、马克思对大脑里这个“思想之下”的“东西”,也关注过,他认为是“感性认识“.但他大多时间是在写资本论,他对感性认识没有深入地研究。后来的研究者,认为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理性认识(思想)指导我们的行动;感性认识就像”甘蔗渣“一样被我们所唾弃了。
    2016/3/6 12:08:4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