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士与中国自身一套防腐反腐机制
2016-02-23
字号:
    士、“士之组系”,乃是中华获得“中华文明”称号、成为不同普通国家之“文明体”的代表性社会集群与最有担当的传承者。

    这百年来直至今天,我们整个学界与社会公众,对中华文明自身特有的这一庞大与使命担当的社会中位阶层,远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要让我说,目前对它的关注与重视、对其地位与作用的总体评估,顶大只做到了应有程度的不超百分之十!

    我一直认为,与记述中国近现代历史时,我们总是在突出所谓的“封建皇权统治”之土崩瓦解相比,另一件也许更重要与更关键的事,恰恰被我们给忽视、甚至遗漏了。那就是:一个贯通上下、铸就文明的“士之组系”阶层或集群的分崩与消散。这“士”阶层或集群的整体性消亡,甚至远比与它有关联、看上去更显眼的“科举制”之废除、“道统”之全面崩塌,给整个此后的中国社会与整个中华文明,造成了更多、更大、更根本的持久深远之影响。它们之间的关系,就如人的存亡与法律制度的有无一样:人在,基于人的法律制度才能够得以存在;若是人都不在了,那些为人而设的法律制度,还有什么掰扯的必要与意义呢?

    简单地说,没有这个“士”之集群与阶层的退出、消散,近现代中国的西化进程便寸步难行、无法得以一浪高过一浪地推进;没有这个“士”之集群与阶层的退出、消散,中国便不会从一种“古中华文明”转型成为一个新型却也割断了文明体传承的现代国家!没有这个“士”之集群与阶层的退出、消散,西学知识体系及其西化思维便不会全面把持现如今我们的整个学界及理论话语!

    可以说,中国的“士”,跟我们这个几千年中华文明国的整体命运,那是息息相关、直接相关、甚至有基础主导性之大作用的。“士”,以他的存在与不再,而让历史上的中华文明与现如今的新中国,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路向、风貌来。

    在我看来,我们今天花了不少气力、做了很多研究,却仍旧看不清、道不明古代中国究竟是什么?总体上应该怎样定性?是皇权国家?集权国家?宗法家国?民族国家?还是中华帝国?天下中央国?中华文明国?——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我们没有好好聚焦“士之组系”,没有真正搞清楚明白“士”是什么!士的作用都有什么、有多大!没有真正搞清楚明白这个“士之组系”与中国社会、这个文明国家的国家统治、这个被视为中华文明的文明体之关系,究竟是怎样的!

    说国情也罢,讲社会历史文化的传承也罢,对中国社会这一有着精神聚合力与统一行动力的“士”之庞大层系,不予重视、未加认知,便是对自我过去与现实的最大无知!——因为,过去,我们中华文明的基本走向与统系建构,一刻也离不开他们(甚至连文明更新、王朝更替都多是在这帮“弄潮儿”们的领导下搅起波澜来的);今后,新中国欲走复兴道、中华文明要对人类新文明的开启与拓展做出更大贡献,同样少不了以“新士人”为代表的社会力量之参与、甚至主导!而今天呢?或许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现如今,没有了作为一股整体力量存在着的“士”,我们中国的社会重建、国家道法秩序的构建、全民道德伦理的再铸,以及今天大家最为关注的权力监督与反腐防腐等问题,才迟迟找不出头绪、迈不开步子,彷徨于跟随西方不行、回归传统又回不去的尴尬境地。

    今天,我们仅就一个反腐防腐的问题切入进去,来看看缺“士”、废“士”之后的现今中国,都遇到了哪些问题与窘迫。

    首先,必须要说的是,反腐防腐,乃是人类自有了“公权利”、“国家权力”这种东西后,普遍都在各自努力探索着的一件大事。现今的西方如此,古代以自身方式进行着高度文明化的中华文明国也是如此。而且,反腐防腐,没有定式、甚至都没有堪称普遍适用之最好的。所以,西方那套努力弱化与制约权力、法制权力至上、多权分立分管的反腐防腐机制,某些时候和情境下是可以学习、借用。但并不意味着只有学习别人的一条路可走(反倒多数情况下,还是自己原先的一套,更适宜于有着不同社会实际与强大传承力的我们),因为我们古代中华文明从来就有自己的另一套。

    第二,有不少人受贬损中华传统文明之宣传的影响,或者被“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之类学者们误导了,总是以为中华传统社会或古代中华,那是腐败成风、任由其肆虐泛滥而无人能管的。其实呢,不用旁征博引,只要提两个问题,相信大家就会还原其真实。一是,作为一个高度集权的文明化国家,如果没有一整套对付“腐患”与腐败的行之有效机制和办法,在那个人类尚未进入民众广泛参与监督的特定时代,中华国怎么可能始终屹立不倒、长期维持领先世界的繁荣、不被集权国家极易滋长的腐患腐败所吞噬掉呢?

    二是,想没想过,儒学圣王道统及学士入仕制度,于千百年来能够大行其道,难道只是以文人、学人们的自我坚守和长久作为,便能解释得通吗?若没有统治者集团和整个社会的认同、首肯、甚至系统推动,它们能够获得那么长久、跨越多个朝代的存在可能吗?除此而外,谁敢说,从上到下尊行一种即便今天看来也相当文明化的“道统”,长期实行“社会学士”入仕为官的高明制度,就没有统治者及全社会关于遏制腐患腐败的更深用意和系统考量在里面吗?

    第三,不要说古代遏制腐败的许多做法,比如设置鸣冤鼓、职业谏官、大吏巡视等,是符合自身理路与社会实际的有效制度;单从尤重道德伦理、内圣外王之道且以圣贤文化教导科举入仕学子等问题上看,其完全是跟中华思维、中华大智慧如出一辙地理路与做法。中华思维的大智慧在于,以人为本,据道而生,以生防腐,防治并举,比之治标难治本的“堵”更注重源流自然的“疏”,比之后期的“治已病”更强调早期布局的“治未病”。正是基于这种内心向善、道德内化的釜底抽薪之防治腐败理路,所以我们虽也重法,但更重道德伦理。这是西方所没有或少有践行的一种综合立体、标本兼治之法。

    具体地说就是,让入仕掌权的官们,在为官之前便先系统地进行一番“净化”与“升华”,靠着全面灌输与树立起的生民为重、天下情怀,靠着圣贤道德尊奉与“内化”,奠定为官掌权后的“天下为公”之思想行为基础,由内而外地筑牢御腐防腐的防火墙,然后再加以规矩律法的制衡约束,系统解决不愿腐、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问题。虽说这种理路,在实施起来后也同样有“走样”的时候,但无疑,这种做法在构思与规划的系统性、全面性、多能综合并用及持久管用上,那是总体远超西式单一的“依法治国”套路的。我们知此,便知中国历代统治者们扶正“道统”,力主“文明”、宣扬“道德”、以及遵从习俗“规矩”等,那都不仅仅是自身的偏好与德性问题,更是行文明国家与社会之自然大道、成以生防腐之综合治理的必然应有作为罢了。

    第四,以当今失却了“道统”、消散了“士之组系”的新中国作为反证,可知,社会阶层或介于非统治集团与非底层愚民间的各门类社会公众,没有了文明发展的担当、天下家国的情怀、凝合一体的文化道德诉求及足以抗衡约束统治力的集群力量以后,就是“一盘散沙”,就是丛林化社会中必将遭人践踏或导致自我踩踏的弱势群类——现今,不是被统治权力、就是被异军突起的资本权利集团所踩踏。

    今天,在文明性大打折扣、国家力量与资本力量两头夹击的现实处境下,一直处于上下之间、宽阔中位的社会及社会力量,一者是分蘖不够充分、发育时间有限、发展空间受压,二者是没有像古代中华文明时期那样,催生出一个富有精神感召力与道之一统性的“士”组系或集群来。所以,社会虽很辽阔,却仍很苍凉、蛮荒。中国未来的希望,或者说中国未来足以为人类文明做出更大贡献的那一刻,必将是自我找回文明之道、并能够为人类更全面兼容的新文明提供一整套文明化生与治方案之时。而这伟大的蓝图,首先得从更好地耕耘社会、培育社会力量的突出代表——“新士人”或有统一“天下生民”关怀的“社会学士”(而不仅仅是只有“国家情怀”、利益观照的)集群开始。

    第五,现如今,公权力、甚至法权力被执掌着所玷污与私用例子,还少吗?治国,固然起初要从严法、依法开始,但法是人定的,也是执法者来运用和执行的。缺了拥有“士”之情怀与德行操守的立法者、执法者、监法者,尤其是缺少了一种天然站位于人类文明大道之社会主干道上的社会发展代言人们,再高明的西方之法,在中华这个大格局观与变通思维大行其道的地方,最终总是会大大地“走样子”的。

    所以,在我看来,与其将更多的注意力和精力放在法治、德治之上,真不如更未雨绸缪地来关心关心中国未来发展的核心“队伍建设”——也就是更具根本性和一解百解作用的“新士人”组系或集群的培育与形成问题。此乃才是未来中华长远发展和永立世界潮头的真根本。众思考者,不可不察。

    第六,现今高度西式现代化的中国,资本的为私天性与牟利动能,加上学术知识与分科晋职需求,再加上本来就很强势、现又缺失了文明之道“大道统”规制的国家统治权力,几方的多面夹击,早已将“士”之情怀与传承,几乎扫荡已尽。现如今所谓的知识分子,跟昔日的士人,早已不可同日而语。除了都是读书人、都身处最高统治与最下层无知民众之间外,没有统一的大道遵循、天下生民关怀、甚至只为职称与所谓专业学术、社会亲历体验实践缺乏等,都是他们的致命伤。不过,好在,天不绝中华文明及其最重要的中流传承者。一是有了中国的再度崛起与自信重归,二是有了可以交流整合一切思想的互联网,三是有了中国国家“走出去”时文明交流对话、甚至高举合之道旗帜的现实需要,四是有了全社会、以及党和国家对传统文化的呼唤与扶持,五是有了从昔日国家一统体系中得到大幅度解放出来的、获得了极大多元发展和生存滋养空间的中位社会等,这最后一条,可能是最重要却最容易被我们忽视的格局初创、大道之始。中华新文明的未来,将会在这其中孕育、发展、直至发达。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应该看到,一大批有国家民族情怀的新士人或社会学士,其实就是能给现行体制和干部队伍带来新气象的一股“活水”!
         党和国家以某种必要的制度保障长期地吸纳这些人,甚至海内外的仁人志士,那是势在必行的。
    2016/2/24 20:48:58
  • 球人灯塔:
    与其将更多的注意力和精力放在法治、德治之上,真不如更未雨绸缪地来关心关心中国未来发展的核心“队伍建设”——也就是更具根本性和一解百解作用的“新士人”组系或集群的培育与形成问题。此乃才是未来中华长远发展和永立世界潮头的真根本。
    ===这就是干部制度改革要解决的问题。
          ------对了。眼下便已出现了在已有利益群体中难觅真改革者的困境。面向全社会重新举起“招贤纳士”的大旗来,已经成了下一步干部制度及相关政策改革的一个关键问题了。
    2016/2/24 20:44:46
  • 与其将更多的注意力和精力放在法治、德治之上,真不如更未雨绸缪地来关心关心中国未来发展的核心“队伍建设”——也就是更具根本性和一解百解作用的“新士人”组系或集群的培育与形成问题。此乃才是未来中华长远发展和永立世界潮头的真根本。
    ===这就是干部制度改革要解决的问题。
    2016/2/24 17:58:21
  • gz3hua:
    何必再去刻意进行“士”道德教育?!-----------党纲本来就已经规定党员必须“为人民服务”!
    -------党员,在革命或非执政时期,还能靠着一种信仰或信念作为替代,可现在还行吗?还有多少党员真信的自己主义、宗旨?为了文明之道、天下之公、家国民众敢于死谏和粉身碎骨浑不怕呢?
          换言之,在当今的党员队伍中,能碰上几个真有“士之情怀”和作为的,已经很是感到欣慰了。我等都是深度接触这个群体的人、或者本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
    2016/2/23 19:35:20
  • ------仅从“士、农、工、商”这几大阶层的排序看,我们其实也应看到“士之组系”在中国社会中所处的独特地位。这是其他国家、包括以前的帝国等所没有的。
          他们不是西方等文明特有的贵族,他们也不能完全等同于“读书人”,他们是有道义担当(在这中国是特有的)、有天下家国生民情怀(也是中国所特有)、甚至总体千年稳固却非单纯世袭及分层分支庞杂等,都非常值得关心中国自身之道、也就是中华之道的人们好好思考与研究。
    2016/2/23 19:26:36
  • 风云骑士:“无论什么先进的‘士‘脱离了人民群众必将被历史抛弃。“
         ------这话很对。不过也只对了一半,另一半是人类文明、或中华文明的长久发展需要。
         也正是因为“士”,来自和扎根于民众、且最能形成足以制衡国家统治权的一股大道之力量,所以,我才在士、农、工、商这几大中国固有阶层中,尤为看重士之组系的中流砥柱作用!
    2016/2/23 19:18:20
  • 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人民民主才是防止腐败的杀手锏。
    无论什么先进的“士”脱离了人民群众必将被历史抛弃。
    2016/2/23 12:05:13
  • 人是会变的动物,但在政治引导下的腐败容易,转变难!正如一个人想学好可能一辈子都学不好,学坏就是转瞬间的事!“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得是一辈子只做好事不做坏事。”腐败的绿灯开不得!为了一己的野心开了一点绿灯,很可能将中华民族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2016/2/23 12:00: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