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凌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随心所欲 - 任凌云首页
和廖仁平谈《富国策》
2015-12-10
字号:
    廖仁平:PYN理论、财富仓库理论、社会系统悖论理论三大理论的探索者

    云帆:任凌云的网名

    廖仁平:文章中没有找到您对价值的精简定义,最好给出。您将自然资源看成是“存量”价值。这个比较新颖,但这个存量价值的量如何确定?

    廖仁平:我推测:你的商品价值定义实指商品中凝结的人类无差别劳动(即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及其自然资源价值之和。对吗?

    云帆:关于商品价值定义我基本上沿用了马克思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说法,所以你的理解是正确的。但是还要补充一下,自然资源属于大家资源,每个人应该共享,所以劳动是创造价值的唯一源泉

    廖仁平:从可持续角度看,只要人们研发投入能补偿资源消耗(新技术一般会找到替代资源或提高单位资源的利用效率,比如沙子中的石英提纯可以有很大用途……),可以大致估算单位资源的价值量。

    云帆:可以这样说

    廖仁平:早期经济系统中,自然资源相对很丰富,所以说劳动是商品价值惟一源泉基本正确。但今天,资源相对开始短缺,所以要投入劳动研发找出替代性新资源或老资源的新用途等。

    云帆:但是我的方法更加简单,根本就不用估算单位资源的价值量。我是用资源税让稀缺资源都变得充分,就不存在稀缺资源了。

    廖仁平:嗯,但副作用短期可能很大,你想过没有?

    云帆:我想过没有副作用。如果用机械思考问题的方法会有副作用,如果有普遍联系思维思考问题就没有副作用。

    廖仁平:比方现在的煤炭,价格已经很低了,仍然销售不旺,若再加高资源税,初级生产资料价格会有一个较高涨幅,这会提升下游商品价格,链锁问题会出现。

    云帆:这个我已经思考过了

    廖仁平:我说过,你的思考定性逻辑是正确的。关键是应用时的相关成本影响难确定。

    云帆:你缺乏系统性思考

    廖仁平:按你的思想,资源税是较高甚至很高。经济体能承受吗?

    云帆 :正好相反,必须征收高资源税才能保证经济正常运转。

    廖仁平:平均主义不公平。按劳分配或按效分配,争议也会很多,都认为自已出力多都想多得,怎么办?

    云帆:市场说你效果好,就效果好。

    廖仁平:理论上是这样。

    云帆:这就是我支持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原因。我的共赢经济学可以实现公平,谁都无话可以说。

    廖仁平:实践中,市场经济国家问题仍不少。

    云帆:共赢经济学就是市场经济国家的不公平问题的,共赢经济学就是让所有人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劳动为社会做出贡献,并根据贡献大小获得收入。

    廖仁平:好,我出个问题,你给个解答。

    云帆:好,中国经济目前已经存在问题没有一个不能做到两全其美的。共赢经济学可以把中国所有的两难问题都变成两利问题

    廖仁平:假定国家现在实行市场经济管理,对煤炭资源税大幅提高,原煤1价格提升1倍,请分析一下后续经济影响及商品市场价格等。

    云帆:要根据数据算,我以前算过一下,商品综合价格大约提高5%左右

    廖仁平:这个幅度可以接受。

    廖仁平:但好处有多少?

    云帆:而我们购买能力也会提高5%,而且是低收入人群提高比例更大,可以减少贫富悬殊。

    廖仁平:至少你要做理论预估,否则很难说服相关部门彩信,对吗?

    云帆:比如每个都可以多发100元

    廖仁平:嗯。

    云帆:穷人收入提高10%,富人提高1%

    廖仁平:这个我支持!

    云帆:就可以把内需不足问题解决,内需不足本质是收入分配不公平。

    廖仁平:分配不公是重要原因,不是惟一原因。

    云帆:根本原因就是收入分配不公。其他原因都可以由这个原因衍生出来。

    廖仁平:不全对,中国改开前,分配比较公平,但内需严重不足。

    云帆:以前是供应不足,不是需求不足。以前其实收入分配也不公平,不是平均主义就公平。

    廖仁平:嗯。以前主要问题是供给不足。

    云帆:如果收入公平既不会出现供给不足,也不会出现需求不足,平均主义是另外一种不公平。

    廖仁平:西欧福利多的一些国家,目前也常出危机。

    云帆:是的

    廖仁平:他们供给足,需求也足,但问题仍多,如何理解。

    云帆:他们目前主要是需求不足。

    廖仁平:福利国家分配算比较公平了吧。

    云帆:希腊都要破产了,不公平。

    廖仁平:对呀

    云帆:他们用的是凯恩斯主义政策,凯恩斯主义只是瞎猫装上了死耗子,只解决了部分问题。

    廖仁平:平均主义不公平。按劳分配或按效分配,争议也会很多,都认为自已出力多都想多得,怎么办?

    云帆:市场说你效果好,就效果好

    廖仁平:理论上是这样。

    云帆:这就是我支持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原因,我的共赢经济学可以实现公平,谁都无话可以说。

    廖仁平:实践中,市场经济国家问题仍不少。

    云帆:是的,共赢经济学就是市场经济国家的不公平问题的,共赢经济学就是让所有人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劳动为社会做出贡献,并根据贡献大小获得收入。

    廖仁平:迄今,我理解你的共赢经济学,实指自由公平法制性市场自由竞争中,大幅征收资源税二次分配共赢,对吗?

    云帆:征收资源税只是措施之一,前面还有4个措施。

    廖仁平:政府只要通过反垄断、打击违法犯罪、监督信息不对称、限制负外部性、通过征收稀缺自然资源的资源税建立普惠制社会保障体系等行为承担起了维护这个经济体成员平等自由的责任,市场机制就是实现社会资源分配达到最佳状态。

    是这个吗?

    云帆:是的,但是真正做到这一点很难,也只有按照我的《富国策》里面政策建议做了,才能做到。要不断改进

    廖仁平:你的理论贡献可能就是:“通过征收稀缺自然资源的资源税建立普惠制社会保障体系等行为承担起了维护这个经济体成员平等自由的责任”而且都还云帆:是的,其实不仅仅局限于此,我对其他贡献也非常大,比如对外部性问题,我也否定原来外部性理论中大部分思想。

    廖仁平:嗯。

    云帆:原来的理论根本就不能解决外部性问题,并且还造成腐败

    反垄断理论我也有创新。

    廖仁平:“通过征收稀缺自然资源的资源税建立普惠制社会保障体系等行为承担起了维护这个经济体成员平等自由的责任”理论上我赞同,估计国人们也会赞同,但具体实施效果如何要实践证明。

    廖仁平:如果成功,仅此一点,你的学术地位就算有了。

    云帆:反垄断,也没有人会反对,信息不对称理论,我也有革命性的认识。

    云帆:我的所有建议都是让人无话可说,让所有人合理利益都得到增加。

    廖仁平:你很自信,呵呵,很好。

    共产主义刚兴起时,许多人(包括许多聪明人)都坚信它的伟大,并愿意为之献生,结果怎么样?

    云帆:我的理论实际上也是共产主义理论,但是我政策建议还是没有几个领导愿意执行,因为侵犯了他们的非法利益。所以我只能寄希望于习近平

    廖仁平:不仅仅是领导,人性中许多不好的因素都会影响好政策的实施成本。

    云帆:我都考虑到了。

    廖仁平:共产主义理论上是人类最好的归宿,但就是实现不了,奈何?

    云帆:我政策设计就是鼓励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这是社会进步的动力,但是个人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时候可以顺便实现社会利益最大化。

    这也是我理论一个过人之处。

    廖仁平:嗯。但冲突很普遍。个体理性合成的集体失灵谬误很多。

    云帆:是的,正是因为冲突很普遍,才能体现 我成果珍贵

    云帆:但是我这套设计有一个缺点,就是必须从最高层搞起

    廖仁平:嗯。祝你成功,以后我们再交流,我得离开一会了。

    云帆:这样就可以让贪官都可以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都能实现社会利益最大化。到地方执行,就要遇到像焦裕禄这样官员,还要有经济理论基础,不然很难获得地方官员支持。别人批评过我的理论太完美了,只有天上才用,根本不可能。

    廖仁平:嗯,共产主义理论也很完美。呵呵。可惜当代人不领情。

    廖仁平:你的市场主体完成第一次分配,国家社会共赢性进行二次多次分配,方向是对的。中国当下似正向这处方向前进。

    廖仁平:所以,你还是很有前途的。

    云帆:当前中共中央是想这么走,但是一到具体政策就南辕北辙。这是经济理论水平差造成的,他们制定政策往往只想一步。往往中央政策一出来,相关利益方一对策,最后结果和目标就背道而驰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北京物资学院管理工程学士,国防科技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工商管理经济师,见义勇为的英雄。1997年大学毕业就分配到了安乡县计委,但是对政府部门工作不是很适应,期间从事过日用品连锁、电子商务网站等经营活动。2003年进入国防科大攻读公共管理硕士,期间从事物流企业规划设计工作,撰写了一些小经济政策文章和《基础教育的公办与民办学校的并轨研究》。2005年回到安乡创办了从事轮胎租售业务的共赢轮胎店,提出了企业经营的共赢理念。2007年撰写了第一篇公开发表的学术文章《城市出租车管理的和谐共赢模式》。2009年进入了创作高峰期,两年来,撰写经济理论、经济政策和政府机构改革研究文章近50篇,在经济学家网51篇(修改后只能重发),价值中国网专栏或首页推荐文章30篇以上,中国改革论坛网40多篇,华声论坛精华文章38篇,国研网刊发了17篇,领导决策参考网采用了16篇,中国权威经济论文库收录9篇,共识网5篇,中国改革网、社科网、人民论坛网、金融界等知名网站也转载了部分文章,小网站转载无数。《中国市场》杂志发表1篇,经济学消息报3篇,其他刊物8篇。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