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分析 - 陈功首页
中国应尽快出台“大规模民营经济振兴计划”
2015-09-11
字号:
    中国经济正在进入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因为中国经济的若干数据仍然在下滑中“挣扎”。如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2.04万亿元,下降9.7%,其中,出口1.2万亿元, 下降6.1%;进口8361亿元,下降14.3%。8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7%,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降至临界点下方。从企业业绩的表现来看,2015年上市公司A股中报已经出 齐,凭借金融类上市公司的支撑,2700余家公司共有7.4%的净利润增长。但如果剔除金融股,其他企业总体净利润实际同比下降了1%。这也就是说,中国的实体经济依旧在下滑的轨道之上, 市场并没有青睐实体经济。

    这些显示中国经济增长乏力的数据,与资本市场上看空中国的预期实际形成了很强的呼应,加剧了资金从中国市场流出。8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大幅减少939亿美元,而且是连续第四个月下 降,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信号。这进一步证实了安邦咨询(ANBOUND)此前警告的事实:负面预期正在引发中国市场上资本和财富的重新配置。需要澄清的是,虽然中国的外汇储备仍然有 3.554万亿美元之巨,但去掉购买美债的1万多亿美元,去掉基于“一带一路”、对外援助以及大宗商品等已经投资、花掉的部分,以及必须留作“灾备”之用的存底部分,中国真正能使用的 外汇储备部分,其实规模并不大。

    所以,很显然实体经济领域的数据和金融市场上的悲观预期正在“合流”,可能在中国市场造成更大、更广的负面影响。作为国内的独立智库,安邦咨询的研究人员认为,国内政策部门不仅 要对这种形势变化有足够的重视和预期,而且应该集中各方资源,找到足够有效的应对策略,方有可能度过当前的难关,重上稳定增长之路。

    扭转经济低迷是复杂的系统性问题,不存在什么短期特效药。不过应对之策仍应该落实到一些具体的举措上,也就是要变成能够推出的“招数”,而且最好是有影响力的“大招”。安邦咨询 (ANBOUND)过去出过不少“大招”,比如以共同基金方式改革国企,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得到体现,在新的国企改革方案中将会落地;着眼于输出制造能力和建立共同市场的“新丝绸之路 ”和“非洲马歇尔计划”,也在中国的经济和地缘战略中得到体现。对于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困局,我们的建议是,中国政府应该出台“大规模民营经济振兴计划”,通过刺激民营经济的发 展,给中国市场带来活力,从而让中国经济回到实体经济上面来。

    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在内部讨论中指出,民营经济振兴计划类似于新的“4万亿”宏观经济刺激计划,但它应该很明确是针对民营经济的(我们要中性看待“4万亿”计划,因为现在的扩 张性宏观政策的力度丝毫不亚于“4万亿”)。通过建立新的向民营经济开放的信贷体系和标准,修正一些做法,结合一些改革,让大规模振兴民营经济计划得以顺利实现。应该这样说,中国 的大规模民营经济振兴计划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从邓小平释放生产力的决策之后,实际有关的经济刺激计划,要么是针对宏观经济的,要么就是推动国有企业成长的,因此在政策久违 之后,十分有必要考虑再次推出这样的宏观刺激计划,有针对性的调顺民营经济,壮大实体经济。就这一政策的根本目标而言,就要通过刺激民营经济的活力,重振实体经济,引导社会资本 重新回到经济发展的循环圈里面,而不要总盯着股市、房地产那点有限的投资品。

    陈功强调,中国是一个大国,没有实体经济是万万不行的,没有高水平的消费品制造业是万万不行的,要实现工业4.0,要搞“精细工业”,这一切都需要通过重振民营经济来实现,这是真正 的宏观大局。与实体经济相比,金融是宏观调控的一个重要抓手,但毕竟不是实体经济,中间要经过很多的环节传导,13亿人中的工作和生活肯定不能完全靠金融,也靠不了股市,还是要从 大政策入手,提振大环境,改变大氛围。而振兴民营经济的计划,就是着眼于改变市场环境和氛围,通过提振实体经济来影响市场信心的一种政策操作。

    可能有人会问: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民营经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资本流出的不少,“脱实就虚”的不少,比过去的实力和信心都有所削弱,靠出台政策就能振兴起来吗?

    从政策操作的角度来看,当然不能只停留在纸面上的概念号召。大规模振兴民营经济计划中,除了前述的配套政策安排,重点应该鼓励发展“财团经济”,集中社会资本(包括金融资源), 来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支撑。之所以强调“财团经济”的模式,主要在于实体经济中的民营经济出走的不少,现在体质虚弱,在国内市场的影响力相对减弱,再加上民营企业现在的投资比过 去要谨慎,因此必须考虑积小成大,这样才有国际竞争力。以“财团经济”为平台,鼓励民营经济联手搞财团,通过财团方式来集约资本,发展民营经济,这种模式如果能落地,对于利用社 会资本(包括利用50万亿储蓄)来振兴经济,会发生显著的作用。所以,搞“财团经济”应该成为大规模振兴民营经济的关键一环。

    我们注意到,财经决策高层最近的关注点也在向市场方向靠拢。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最近在浙江调研时表示,眼下宏观经济有难处,渡过结构调整这个关口 ,要靠改革、靠创新。要狠抓国企、金融、财税等主要任务。他同时表示,浙江的一些地方的经验是处理好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为企业创业提供了条件。很显然,中央也在基层找办法 ,希望这些考察能变成更利于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政策出台。长期以来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着眼于国企,国企是主要的受益者,而国企对于中国经济增长也具有重要意义。但无可否认的是,民 营经济是中国最有活力的部分,如果这个部分无法得到更多的资源,甚至被迫出走海外,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终究不利,最终国有企业也会失去发展的基础环境和消费依托。

    扭转中国经济困局必须靠实体经济,大规模振兴实体经济应该充分发挥民营经济的力量。所以我们建议,有关部门应考虑大张旗鼓地尽快出台“大规模民营经济振兴计划”,鼓励民营企业以 “财团经济”的模式来谋求发展,以推动市场信心的转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一言以弊之:民营经济的大跌进计划。
    2015/9/13 15:35:50
  • 34楼RanD:
    反对单纯为发展民营经济而进行任何金融财政倾斜!

    解决问题,还是要进行矛盾分析的方法,当前的矛盾是什么?可人有不同看法,我的看法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体面稳定的工作收入和健康安全的水土大气环境)的向往和经济社会的不稳定的矛盾,解决问题要奔这些问题去,为恢复青山绿水努力,为创造和谐社会努力。发展民营经济能解决这些问题吗?我倒是认为目前的问题都是民营企业造成的。
    2015/9/13 10:19:14
  • 回32楼huluseng:
      经济危机时期,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府把过剩产业从资本家手里接过来,让资本家下岗;然后交给劳动者一方物尽其用,让劳动者休养生息。待过剩的商品消耗掉,危机就过去了。====

      危机过去了,资本家一回来,危机又产生了。而且规模更大,怎么办。 既然走了,就别叫他们回来了。
    2015/9/13 2:46:50
  • 关于中国渡过经济危机的问题,我提我的方案,各位可批评指正。

    渡过经济危机,必须依靠国家的力量是肯定的,但具体怎么使用国家的力量就很关键。当我们搞不清楚当前经济问题的解决之道时,我们可以从历史中找到类似的案例去参考。博主呼吁的“大规模民营经济振兴计划” 是凯恩斯主义,跟罗斯福新政和当年的四万亿是一丘之貉。历史证明,它们都失败了,解决不了经济危机的问题!不要折腾了。我分析一下凯恩斯主义的办法:

    经济危机是社会化大生产的卡壳,病根在于,广大劳动人民(也就是广大消费者)手里可支配的钞票太少,无法购买资本家手里已经堆积如山的商品。凯恩斯主义者想的办法是,维持资本主义制度,让印钞机印钱,国家挪用这些新钞票“投资”未来可能有用的项目(投资西藏的公路铁路),“投资”的项目还是按照资本主义的分配方法,让资本家吃大头,消化掉部分“商品”,而一小撮劳动者吃小头,通过打工得到了一点工资,也可以消化一点存货。用改革家们发明的一个句式“改革的问题只能用深化改革来解决”来描述:凯恩斯主义是,过去“分配不公”带来的问题只能用继续“分配不公”来解决。这种神逻辑当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是暂时缓解一下,等新印的钞票烧光之后,社会化大生产的机器依然卡壳,而且原来新印的钞票还把通胀搞起来了(猪肉涨了),劳动人民的日子更难受了。“经济危机”用深化“经济危机”的办法处理,然并卵...

    而美联储一直捣鼓什么“加息”“紧缩”的办法是另一种死扛也要保留资本主义制度的办法,类似破罐子破摔。不就是广大老百姓没钱买资本家手里的过剩商品吗?那好,干脆来货币紧缩,让社会化大生产的机器彻底停下来,大家就这么耗着。资本家手里过剩的货绝不降价(宁可房子空置着,牛奶倒掉...),宁可毁掉绝不予家奴。反正“地主”家有余粮,吃喝不愁,耗得起。杨白劳家要是耗不起破产了,黄世仁正好有机会低价抄底买喜儿,这样杨白劳手里不就有俩活钱了吗?骗他去买黄世仁手里囤的高价房,过剩的存货又可消化掉了一些,可惜喜儿/海藻等等苦命人就被白玩白糟蹋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漫长的相持过程,什么时候劳动人民省吃俭用、卖身卖肾卖儿卖女的凑足了钱,消化完了不肯降价的过剩商品。资本家们就宣告经济危机结束。这时,再让印钞机“宽松”起来,重启社会化大生产,又来一轮“分配不公”的游戏,直到下一轮经济危机卡壳。此种做法大概就是“新自由主义”,授予资本“法西斯”特权,肆意妄为地践踏社会公正,迫使劳动者一方屈辱地投降。想想当年猪肉基那铁拳砸“三铁”,三千万国企工人分分钟就被剥夺了“主人”地位,被扫地出门了,然后“喜儿”们不就“昂首走进夜总会”吗?居然还有好多人念猪的好,呵呵,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以上是资本主义“治理”经济危机的非战争手段,还有用战争手段(黑吃黑)解决商品过剩问题的搞法,当然更不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

    幸好,我们党和政府还有社会主义的名头,还可以依靠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来真正解决经济危机问题。社会主义改良的策略是“让老百姓休养生息,组织生产自救,手里攒点钱;让资本家放假回家休息,暂停剥削,直到经济危机过去再上班”。革命者估计说“干嘛不直接革命,实行共产主义”,呵呵,资本家不干,那得死好多人。我这里说的是“改良”,劳资双方暂时和解的权宜之计。

    历史上成功的案例有:49年建国头几年搞的新民主主义公私合营,迅速把国民党扔下的烂摊子盘活了,中国国力快速恢复,顺便还在朝鲜那边揍了十七国联军。再远一点的例子有德国小资产阶级的代表希特勒上台头两年搞的国家社会主义经济政策,国家机器夺取生产资料的控制权(资本家下岗),强行重启德国社会化大生产系统,不到两年德国国力恢复......正反例子很多,左派右派的都有,关键的一条其实就是,让资本家下岗,交出生产资料的使用权和分配权。

    国家原来想搞的“腾笼换鸟”照样进行,高污染、高能耗的企业该关就关,高新产业该扶持还是扶持。这是既定国策。另外一些解决就业的私营企业不是说没利润了吗?干不下去就不干了。私营企业主们,你们办个手续把工厂里的生产资料都托管给国家“维稳办”,国家打个收据给你,你们就放假了,回家度假去吧,转化为纯消费者。因为他们一般有存粮,滋润生活是没有问题的。将来经济危机过去了再凭收据找“维稳办”取回生产资料,继续当老板。

    国家“维稳办”接手托管企业之后,立即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要工人们按照鞍钢宪法的原则自组织,集思广益,选贤聘能,自己进行生产自救。这类维稳企业的目的是让工人们维持生活,在资本家下岗的情况下进行生产,自负盈亏。政府不收税,还可以给点扶持政策,让工人们通过辛勤的劳动摆脱经济困境。在国家宣布经济危机结束之前,不准原资本家插手企业管理和生产,资方不准提取利润,当然也不承担税收什么的责任。这类方法其实在前段时间的南欧地区流行,西班牙/希腊工人占领了倒闭工厂,开除了没卵用的资本家,展开生产自救,政府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人组织生产混口饭吃,总比组织上街游行强吧!

    用这个改良原则来和解“房地产泡沫”问题。房地产商手里囤积了过剩的房子,卖不出去。刚需没钱,买不起房子。卡壳了!国家“维稳办”出面,接受房地产商托管的房产,打收据,房地产商可以拿这个收据到银行去冻结一定数额的企业贷款,这样房地产商就下岗了,在国家解决房地产泡沫问题之前,房地产商们放假了,或者去其他国家搞基建吧。

    国家“维稳办”收到房子之后,变成不同等级的公租房,面向“刚需”招租。租期可以长一点,10年一期吧。网上拍卖的形式公平招租,价高者住,但是只能自住,不得转租,否则重罚+坐牢。这样刚需们就分到合理价格的房子啦!维稳办还收到了一笔租金,可用于房屋维修。如果鬼城没人租的话,国家可以动员西部恶劣地质条件下的村落整体安置到鬼城去住,反正鬼城的房子废物利用,也把西部的廉价劳动力运到城里来了,对低端制造业有利。

    10年之后,估计经济危机已经过去了,刚需们也攒了些钱,10年前的房价可能相对于那时的工资水平和物价来说也不那么贵了。“维稳办”当中介,银行、组织租户集团和原房屋主集团开个代表大会,定个三方都可以接受的购房办法,愿意购房的租户把钱补了,租房变买房。不愿意购房的租户搬走,房子网上拍卖...

    总之呢,经济危机时期,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府把过剩产业从资本家手里接过来,让资本家下岗;然后交给劳动者一方物尽其用,让劳动者休养生息。待过剩的商品消耗掉,危机就过去了
    2015/9/13 0:24:29
  • 民营企业只能作为国有企业的补充。建议将奢侈品,消费品等在人民生活中可有可有的商品生产全部交给民营企业。关系国计民生的粮食,药品等全部交给国营企业,这样既能搞活市场,又能降低监管成本,避免市场经济中发生种种乱象,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
    2015/9/12 12:23:23
  • 经济发展的危机是怎么造成的。由于成千上万的私营企业。生产处于无政府状态。一哄而上。不过现在社会生产一般规模都很大,机器设备的比例很大,一哄而上还行,一哄而下的形势就不可能了。因此,这种形势能不造成产能过剩吗?产能过剩就是经济危机。这就是中国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而现在博主还鼓动着发展什么民营经济。危机就是他们造成的。还要发展它们。这不是饮鸩止渴吗?懂不懂经济。
      现在中国,需要发展一下国营企业了,来改变现在中国经济的无政府状态了。这样中国经济才会有出路。
    2015/9/12 3:06:48
  • 资本主义社会经济的发展规律是:高涨-危机-萧条-复苏-高涨。这个马克思主义早就在一百多年前就得出的结论。依它来观察中国的经济发展过程,再清楚不过了。只不过人们故意不去用马克思的这个原理去研究这个问题而已。所以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过时,而是唯一的,非常实用的能够解释中国经济发展的趋势的理论体系。
      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工人工资的大幅度的提高,民工红利消失了。使那些外国老板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的前景非常失望。纷纷出逃。对于这个问题如何认识。从发展经济的目的来看,绝不是为了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而是为了提高全体人民(包括农民工)的生活水平。所以提高工资,是很自然的事。凭什么我们发展经济,只能以牺牲中国人的生活水平,来迎合外国老板的胃口,提高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我们发展经济的目的,就应该是提高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因此那种牺牲中国人生活水平的发展方式,完全是错误的。到了修改的时候了。
    2015/9/12 2:58:08
  • 楼主就别扯淡了:现如今马云之流的流氓民企太猖狂了,都公开叫板银联清算系统了,还大力发展,还让不让老百姓活了?应该大力封杀才对!
    2015/9/11 23:33:25
  • 【管中窥豹--光顾“赚钱”的医生是好医生吗?】读陈功《中国应尽快出台“大规模振兴民营经济计划” 感言
       资本主义教养或豢养的“叫兽”与“砖家”,没有一个能够开出救治中国的好药方!只是给人民添堵,给国家造乱!
         2015.9.11-23:20
    2015/9/11 23:19:54

  • 老土20142015-09-11
    确切的说,目前实行的是少数人的资本主义,包括一部分国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阶段要实行的是全民资本主义,我们不必要谈资本主义色变,既然现代社会资本成为获取利益的一个途径,而且也日益深入人心,那么我们为何不沿着资本主义的经济轨道实现社会的大同?国有经济本来的意义就是小范围的全民资本主义,改革后彻底与人民无关了,成为官僚资本,一个国企的老总的收益是员工的数十倍,甚至在当今国有经济私有的的过程中,一些人侵吞原本属于全体人民的收益。所以,改革现有体制的途径就是实现资本主义,但不是少数人的资本主义,而是全体人民的资本主义,也就是严格意义的社会主义,全体人民享有国家资本,享有利益分配权和投资决定权、拥有罢免企业管理人员的权利,这才是社会主义需要实现的目的。
    2015/9/11 21:13:18
  • 而全民股东代表制度的发展,与共产党的党章宗旨信仰方向是高度一致的;全民所有与共产主义是一体两面的互构关系,为人民服务与为全民服务有本质的不同吗?共产党是理所当然的代表人选。当然有所不同的是,原来基本属于委派制,现在要从共产党群体中,采用某种更适合的方式,产生出能够胜任在有计划的市场经济条件下,于经济领域中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这是向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所决定的。这种新方式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可以在现有委派制与现代企业运行体制机制之间寻找平衡点,并有序过度。
    为什么要采取全民股东代表委员制度,因为这个制度最能够代表全体人民根本权益,并为这个社会实现公平公正合理合法稳定发展提供基础,同时,它也体现了现代企业制度的先进性,与在有计划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运行目标的合理性、一致性。并夯实共产党组织的执政基础,巩固现在的社会主义制度,为未来的共产主义理想发展方向提供可能路径。
    当然,也许是我个人理解问题,我理解的共产党概念,与实际严重脱离。
    2015/9/11 20:28:14
  • 全民股东代表制和混合所有制发展对国家社会政治影响的简略分析:
    当然,咱连业余水平也谈不上,只是按一般常理来理解,这里以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基本原理为依据。
    当下中国社会经济领域内经济构成主体,大致可分为:私有经济、外资经济、全民属性/国有经济,及混合所有制经济。
    其中最大变量就是所谓坚持国有企业主导权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向(大致是这样说的吧),将对中国未来的社会、国家政治产生的决定性影响。
    个人认识,共产党政权,在经济领域里的基础,是曾经建立起的全民所有制经济和集体经济;因而也受到了全民拥护。
    全民所有就是民有国家经营,
    因为国家没有经营好,
    所以改革,
    现在被标识为国家所有。
    但是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巩固共产党政权的角度立场,共产党执政与坚持国有企业主导权之间,没有必然联系。所谓坚持国有企业
    主导权的说法相对而论就是个伪命题,
    原因在于,谁能代表国家呢?
    基本常识是,那个社会群体所形成的社会体系实力与势力大并占据主导地位,那个社会群体就能获取执政权力,代表国家。
    现在经济界形成的一般共识是:私有经济更富有市场竞争力,是发展改革方向。
    假如通过混合所有制条件下、依照现在的社会环境,私有经济获得了长足发展并壮大,获得主导地位也是不难想象的,那么,自然就会导致代表私有经济权益的社会群体组织的社会体系利用自身已经获得的经济地位,来伸张自己的政治地位,最终主导国家权利与国有企业改革方向。
    2015/9/11 20:27:5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安邦集团(ANBOUND)创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员、博士后导师、著名智库学者、信息分析权威专家、北京城市学院竞争情报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学会的理事、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体改研究会特邀研究员。1993年创办安邦咨询公司,开创了我国本土信息分析事业。二十多年来,在信息分析领域有着大量的著述,专长于政策分析及研究,在财经问题的预测和分析方面的研究成果,为国内外学界和财经界人士所广泛关注。他是新丝绸之路的最早研究者,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提倡者,他同时也是陆权理论的最早研究者。研究方向主要是基于信息分析的地缘政治战略和城市发展战略。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