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分析 - 陈功首页
《马航MH370失联十七天》序言
2015-06-02
字号:
    编者按:2014年3月8日,一架载有153名中国乘客的飞机在太平洋上神秘地失踪了,消息立即引发了中国的举国关注,一场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海空大搜索,就此在太平洋上展开。很多中国 人都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是,MH370起伏的命运在由此开始的17天中把我们卷入得多深。它呼啸着从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此后就一直在13亿中国人的记忆中飞行……安邦咨询作为全球唯一 一家智库,参与到整个搜索进程当中,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信息分析学教授陈功在孤独进行着信息追踪与信息分析。陈功以自己作为智库学者的亲身经历。回忆了17个日日夜夜,写出《马 航MH370失联十七天》一书,书中透露,安邦咨询在马航MH370失联的第六天就成功定位了失联客机的坠海地点,掀开了航空业的重重迷雾,《马航MH370失联十七天》是一本颠覆性的书籍!马 航MH370带着239条生命消失了,但它不应该淡出人们的记忆,忘记生命尤其是别人的生命意味着冷漠、背叛与不尊重!让我们共同翻开《马航MH370失联十七天》去品读、去思考、去研讨、去 缅怀、去重温、去领悟!下面,让我们共同走进那17个难忘的日日夜夜吧!

    北京。

    这是一个有2000万人口的超级大城市,人流和车流如潮汐般地涌动,清晨人们从四面八方向城市中心区集中,夜晚又从城市中心区向四面八方散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城市始终存在 这样的潮起潮落。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并不见得会在意这样的潮起潮落,他们仅仅是大潮中的一个人,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他们更关心的理所当然的是自己的存在,自己的一切;但是当无 数的人集合在一起,超级大城市这种有节奏的潮汐运动就会出现,驱动这一切的因素其实是他们自己,他们彼此的关系,他们的共同作用,构成城市生活的内在规律,形成了城市的斗转星移 、潮起潮落。人犹如大洋中的一滴水,只有伴随着宏大的洋流,才能环游世界。

    一切自有关系,一切自有规律,这就是社会。

    我在一家独立跨国智库机构从事管理和研究工作,这家机构叫安邦咨询(ANBOUND),商标中的主要部分是由我的英文名字构成的。这家研究机构创设于1993年,迄今已经有20余年的历史了, 我是它的创始人。很多人不知道智库究竟是在做什么,其实很简单,智库就是社会运动的观察者。社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名利场,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利益关系,驱使着人们相互之间做 出各种各样的决定以及事情,因此观察各种各样的动态关系,人的关系、事务的关系,透过各种复杂而奇幻的表面现象,挖掘和发现各种各样的关系,解构信息和信息关系的秘密,就成为了 一件富有使命感的工作。

    让我讲述一个故事来满足大家的求知欲。

    1799年,法军上尉皮耶?佛罕索瓦·札维耶·布夏贺在埃及港湾城市罗塞塔发现了一块石碑。这块奇异的石碑上,自上而下刻有同一段诏书的三种语言文本,最上面是14行古埃及象形文,这种 文字已经失传了上千年,大家始终无法了解它们的意思。中间是32行埃及草书,这是一种在埃及莎草纸上写的文字。再下面的是54行古希腊文,这种文字已经可以为现在的人们所了解和解析 。

    这块石头的重要意义在于,自从公元4世纪结束后,尼罗河文明就开始式微,人们不再使用埃及象形文字,其读法与写法都彻底失传了,此后虽然历代许许多多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极尽所能 ,却一直解读不了这些神秘文字的结构和用法。直到1400年之后,罗塞塔石碑出土后,它独特的三种文字对照的写法,意外地成为了解码的钥匙,因为这三种语言中的古希腊文是近代人类可 以阅读和解析的,这样学者们就得以利用比较分析的方法,通过熟悉的希腊文来分析比较这块石碑上其他两种神秘文字的内容,进而掌握那些已经失传的语言文字和文法结构。

    19世纪初期的英国物理学家托马斯·杨(Thomas Young)成为第一个发现碑文曾多次提及“托勒密”这一人名发音的人,于是他成为破解历史谜团成功的第一人。法国学者尚·佛罕索瓦·商 博良(Champollion)通过分析罗塞塔石碑,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理解到,一直被误认为是用形表义的古埃及象形文字,原来也具有表音作用的人。此后,古埃及象形文字之谜逐渐被层层剥开, 1419个古埃及象形文字得以展示在世人面前。

    从此以后,罗塞塔石碑就成为“破解秘密”这一智力游戏的代名词。而智库学者的研究工作,复杂性丝毫不比罗塞塔石碑的秘密逊色多少,只不过他们所面对的问题和挑战主要来自社会和经 济环境,他们所要破解的是社会和经济运行的秘密,这是一种更为宏大、更为复杂多变的秘密,需要智库学者穷尽智慧去持续地挖掘和发现,他们是真实世界中的考古者。

    那么智库学者是怎么工作的呢?

    智库的研究活动中,最关键的学科是信息以及信息分析。这不是学院派的研究机构,它的研究工作始终是动态的,尤其是重在解析未来的趋势。而从现在到未来,各式各样的不确定性始终是 个关键,你准确捕捉到现在的不确定性,而现在的不确定性并不好把握和发现,这就需要信息和信息分析。

    世界变化多端,到处都是不确定性,如果随便找一个,那就是司空见惯的评论,虽然同样可能让很多人深信不疑,但并不会真正在未来趋势变化中表现出决定性作用。真正高价值的信息,真 正会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信息,是要通过发掘才能找到的,是要通过甄别才能发现的。这就要求信息分析学家像考古学家一样,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抽丝剥茧,去伪存真,去粗存精,持续追 踪,才能有所发现。

    信息分析就是这样的工作,它不神秘,但也不容易。它像语文、数学、物理和化学一样,属于基础学科,哪个学科都会用到一点点,比如学科综述就需要信息分析的功夫,高等数学更是建立 在逻辑分析的基础之上,但哪个学科也没有说它就是信息分析科学,这是研究资源、研究对象和研究框架所决定的差异。社会发展、官方政策都需要对未来有所判断和了解,军事优势建立在 对战略趋势的把握上,人们在投资和炒股的时候也需要知道明天的各种可能性,所以信息分析学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它的价值在于可以帮助人们实现各种梦想。

    似乎这是一种迷人的科学?人们是否真的需要信息分析学的帮助?答案是:并不一定。

    我们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还是更习惯于戴着有色眼镜看世界的,不过这没什么可懊悔的,如果你能够在现实中把握不确定性,那么你就总可以搬个凳子在前面坐等别人的到来。大多数人可 能会寻寻觅觅,摸索着向前走,也许偶然会成功,更多的是到处碰壁,无奈之间,最终还是会发现,前行之路还是会通向你早已等待的位置。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你才终于开始得到别人的 承认。其实,中国的古人早已明晰其中的奥秘,很多古画诗赋中都能看到这样的情景:深山之中,弯弯曲曲的石板路蜿蜒向上,签名档山野之间隐隐有一个亭子,一位老者高高在上,端坐期 间,于是你走上前去,倾听他为你指点迷津。

    这是艺术,也是智库的境界。

    社会是一个名利场,如果你面对的是一大群时刻竞争着、梦想自立为王的大猩猩,那你就必须要让自己成为珍妮·古道尔(Jane Goodall)那样的学者。愿意用38年的时间委身于原始丛林, 过着比大猩猩豪华不了多少的生活,忍受着孤独的折磨,去观察,去思考,去讨论,去写作,去宣传,舍此别无他法。珍妮·古道尔获得过联合国所颁发的马丁·路德·金奖,这个奖项过去 还有两位世界级的人士曾经获得过,他们分别是南非总统曼德拉和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所以,珍妮·古道尔还是幸运的,世界接受了她的观点。与珍妮·古道尔相比,还有更多的智库学者遭 遇的恐怕是世人的不信任,他们也许终生要在谜一样地深山中盘桓、寻觅。

    这就是我的工作,谈不上令人兴致盎然,但也不会枯燥乏味。科学研究工作都是如此,在研究生涯的大多数时候,都是老一套的模式,除非偶然发生大事件才会打乱这样的节奏,而在我们的 世界中,这样的大事件的确也是时有发生。

    2014年3月8日。

    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机场,MH370航班的客舱门已经开启,这是一架777-200型客机,是一种波音公司的宽体客机,机身宽敞。乘客们已经开始陆续进入,10名机组人员开始忙碌起来。航班乘 务长是安德鲁·纳里(Andrew Nari),49岁,已经在马航工作了25年。驾驶舱的两名飞行员也已经准备就绪,机长是扎哈里·艾哈迈德·沙阿(Zaharie Ahmad Shah),53岁,是一位资深老飞行 员,有超过1.8万小时的飞行经验。副驾驶是法利克·阿卜杜尔·哈米德,只有27岁,正在完成人生大事—筹办婚礼。

    客舱门关闭。这架波音777-200型飞机总共搭载了239人,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还包括4名幼童,2名只有2岁,还有1名是3岁,1名是4岁。其中,来自中国内地的公民有153人。

    0时41分,MH370开始加速滑跑,速度超过V1拉高,起飞,冲上天空。

    1时07分,驾驶舱向空管塔台报告:“MH370保持飞行高度350。”这个意思是,现在的高度是3.5万英尺。

    1时19分,吉隆坡塔台发出呼叫:“MH370,请联络胡志明市,频率120.9,晚安。”“好的,晚安。”驾驶舱回答。

    1时22分,MH370从空管雷达上突然消失。飞机消失的位置是北纬6度55分15秒,东经103度34分43秒。

    一架载有153名中国乘客的飞机在太平洋上神秘地失踪了,消息立即引发了中国的举国关注,一场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海空大搜索,就此在太平洋上展开。

    我与很多中国人都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情是,MH370起伏的命运在由此开始的17天中把我们卷入得多深。它呼啸着从吉隆坡国际机场起飞,此后就一直在13亿中国人的记忆中飞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昨天,是中国东方之星客轮遇难者“头七”祭奠日(什么级别?)
    今天,是新加坡的全国哀悼日,为在沙巴地震中的新加坡罹难者。
    2015/6/10 14:06:37
  • 估计会对这次东方之星遇难人员举行国家哀悼仪式。
    2015/6/6 9:33:34
  • 草原新雨:
    很想全面看看这本书。不过,前几天微信中透露,中国的搜寻系统终于找到黑匣子,搞清了这场空难是人为原因造成的,责任在马来西亚政府!他们为了维护自已的利益,逼迫驾驶员造成如此悲惨结局!他们为什么敢拿中国人的命当儿戏?如果机上大多是美国人,他们是否敢这样?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
    草原老师,
    没有找到飞机,反而找到了飞机上的黑匣子?黑匣子里有飞机么?
    微信上的"信息"不好当真。
    2015/6/5 9:48:24
  • 看中国历史,说在尧舜时代,就有移民政策,就是把那些不肖子孙、罪大恶极者遣送到中原的四围。直到今天,这个说法依然令人信服,就是不管远(西欧)近(东亚、南亚),这些子孙的恶的本性没变,用中国老人的话说:没有几个好东西!
    2015/6/5 9:44:42
  • 科学技术为各个国家搭建了共同的世界舞台,其中主角是各国政府,作为观众,通过媒体越来越看清一些所谓发达国家头面人物的真面目!
    2015/6/5 9:36:20
  • 很想全面看看这本书。不过,前几天微信中透露,中国的搜寻系统终于找到黑匣子,搞清了这场空难是人为原因造成的,责任在马来西亚政府!他们为了维护自已的利益,逼迫驾驶员造成如此悲惨结局!他们为什么敢拿中国人的命当儿戏?如果机上大多是美国人,他们是否敢这样?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2015/6/5 9:28:44
  • 不妨一读嘛,不要以上来就喷,不然跟市井骂街有什么区别?不论阳谋和阴谋,我们都必须从已经发生的证据出发,经过逻辑和判断,再形成自己的定见,这才让人服气。
    2015/6/4 17:29:08
  • 知识上面还有智慧,智慧上面还有般若。
    2015/6/4 12:33:23
  • 安邦咨询作为全球唯一 一家智库,参与到整个搜索进程当中,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信息分析学教授陈功在孤独进行着信息追踪与信息分析。
    ***摘自本文
    陈功先生,
    你如此自吹自擂,晚上睡觉还用盖被子么?
    这种夸张,与俄国人民立志要“学会用肛门呼吸“不相上下了!
    2015/6/4 12:32:49
  • 《马航MH370失联十七天》是一本颠覆性的书籍!
    *****
    这位陈博主是到草根网上卖书的吧?就凭这句如此自吹的话,这本书也一定不用读!
    草根管理员还特别配合,这样做不妥。
    2015/6/4 12:24:04
  • 智库的研究活动中,最关键的学科是信息以及信息分析。这不是学院派的研究机构,它的研究工作始终是动态的,尤其是重在解析未来的趋势。而从现在到未来,各式各样的不确定性始终是 个关键,你准确捕捉到现在的不确定性,而现在的不确定性并不好把握和发现,这就需要信息和信息分析。
    世界变化多端,到处都是不确定性,如果随便找一个,那就是司空见惯的评论,虽然同样可能让很多人深信不疑,但并不会真正在未来趋势变化中表现出决定性作用。真正高价值的信息,真 正会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信息,是要通过发掘才能找到的,是要通过甄别才能发现的。这就要求信息分析学家像考古学家一样,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抽丝剥茧,去伪存真,去粗存精,持续追 踪,才能有所发现。
    信息分析就是这样的工作,它不神秘,但也不容易。它像语文、数学、物理和化学一样,属于基础学科,哪个学科都会用到一点点,比如学科综述就需要信息分析的功夫,高等数学更是建立 在逻辑分析的基础之上,但哪个学科也没有说它就是信息分析科学,这是研究资源、研究对象和研究框架所决定的差异。社会发展、官方政策都需要对未来有所判断和了解,军事优势建立在 对战略趋势的把握上,人们在投资和炒股的时候也需要知道明天的各种可能性,所以信息分析学的存在是有价值的,它的价值在于可以帮助人们实现各种梦想。
    ————————————
    呵呵!
    如果你的智库仅是用所谓的科学知识进行 常规的逻辑运算的话,这个档次是不是太低了??
    知识上面还有智慧,智慧上面还是般若。
    知识能解决一切问题?(已知的未知的)
    知识相对来说是有限的可以“穷尽的”,而智慧应该是超出知识范畴的。
    2015/6/4 6:35:11
  • 从此以后,罗塞塔石碑就成为“破解秘密”这一智力游戏的代名词。而智库学者的研究工作,复杂性丝毫不比罗塞塔石碑的秘密逊色多少,只不过他们所面对的问题和挑战主要来自社会和经 济环境,他们所要破解的是社会和经济运行的秘密,这是一种更为宏大、更为复杂多变的秘密,需要智库学者穷尽智慧去持续地挖掘和发现,他们是真实世界中的考古者。
    ——————————————
    从这段文字中可以看出,陈教授的思维还停留在中观与宏观,人类社会在自然规律面前是多么微小约,宏观上面还有宇观呢!
    对人或人类来说,宇宙就是人、社会、自然在时间和空间中的一切活动。(而人类的认知能力对宇宙来说就更微小了,不可知的远大于可知可得的信息)
    2015/6/4 6:25:0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安邦集团(ANBOUND)创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员、博士后导师、著名智库学者、信息分析权威专家、北京城市学院竞争情报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学会的理事、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特聘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体改研究会特邀研究员。1993年创办安邦咨询公司,开创了我国本土信息分析事业。二十多年来,在信息分析领域有着大量的著述,专长于政策分析及研究,在财经问题的预测和分析方面的研究成果,为国内外学界和财经界人士所广泛关注。他是新丝绸之路的最早研究者,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提倡者,他同时也是陆权理论的最早研究者。研究方向主要是基于信息分析的地缘政治战略和城市发展战略。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