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模式 - 郑永年首页
中国实施丝绸之路的优势
2015-01-22
字号:
在实施丝绸之路方面,中国所具备的一些特殊优势,可以协助新兴市场国家有效克服其经济发展的瓶颈,激发其潜在成长动力。丝绸之路沿岸、沿边国家,大多数为发展中国家,甚至贫穷国 家,都急需发展。尽管这些国家多半拥有丰沛的天然与人力资源,但普遍面临资金、人才、技术与基础建设不足、市场规模过小、治理能力不佳等瓶颈。正是在这些方面,中国具有很大的优 势。中国和这些国家的要素呈现出很强的互补性,如果双方的优势得到有效的结合,就可以释放出巨大的生产力。

  中国经济规模已经空前庞大,在主要工业部门都拥有巨大的产能,并覆盖不同位阶的产品,有能力同时在五大洲上百个国家,承接水库、电厂、超高压电网、深水港、机场、工业区、传统铁 路、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行动通讯网的兴建。中国也有能力协助整个地区架构跨国基础建设网路,让各国能有效克服其国内市场规模过小的障碍,能以整个区域为腹地,发展产业专业分工 ,以及形成跨国的产业聚集。在过去的30多年里,中国本身的发展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分不开。基础建设是任何国家工业化、城市化和经济全面起飞的前提。中国在这方面已经拥有庞大 的能力,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基础设施国家”。在这方面,中国也开始“走出去”,并且获得很多很好的经验。这些经验对发展中国家至关重要。

  如果基础设施建设表现为“硬件”,中国在“软件”方面也同样存在丰富经验。中国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公共治理、经济发展、城市规划等领域的人才,并自行摸索出有效并用“ 市场”与“政府”两手的独特经济发展经验。中国也应该与发展中国家分享其发展过程中的“软件”经验,提供知识与管理技术支援,并协助培育人才。这里有两点很重要。第一,中国的发 展是在开放过程中进行的,因此在发展这些方面的“软件”过程中,已经吸取了诸多国际经验。中国的“软件”建设不是闭门造车,而具有普遍性。第二,中国自己在这些方面也走过了很多 的弯路。不过,中国在走过弯路之后,很快就调整政策,逐渐走出自己的社会治理道路。这些教训对很多发展中国家有参考价值。今天,很多发展中国家在这些方面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中 国可以和这些国家分享这些方面的经验。

  但是光有上述优势,还不足以支撑中国的丝绸之路战略,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所拥有的金融优势。历史地看,任何国家的硬力量和软力量的走出去,必须配之以强大的金融力量。没有足够的金 融力量,各方面的力量很难走出去。中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存底,又有丰沛的国内储蓄,已经建立起独立的全球支付系统,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也日益普及,中国有条件为发展中国家,提 供更多元的低成本融资平台与信贷机制。在这个过程中,对中国来说,就是要把大量的现金转化为资本;对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就是通过中国资本,促动或加快国内建设。

  活络外汇储备

  在金融优势方面,非常必要把国家庞大的外汇储备的使用,和丝绸之路战略结合起来考量。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超过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外贸盈余和外商直接投资净流入,即国际收支的双 顺差所致。2008年之前,中国一直实行出口强制结售汇制度,出口企业自留的外汇较少,更多的外汇资金以中央银行外汇储备的形式表现出来。当央行买进外汇时,必须增发等值的国内基础 货币,基础货币通过货币乘数的放大,导致流通中的货币供给量成倍增加,加剧通货膨胀。同时,为了实现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央行没有很多的选择,更多的是把外汇储备投资在美国国债 和房地产抵押债券上。不过,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大量发行货币,导致美元贬值,加上美债利息本来就低,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大量的外汇储备成了中国的负担。中国处于两难处境: 如果不囤积美元外汇储备,就有遭到挤兑引发金融危机的风险;如果囤积美元,收益率低下,造成资金的浪费。

  外汇储备和丝绸之路战略可以结合考量。对中国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保值这笔巨额外汇储备,并在保值的基础上创造更多的价值(增值)。外汇储备来之不易,是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农民工 进入国际经济体系的结果。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和中国的开放政策,促成了中国经济进入西方世界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而中国是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廉价劳动力。中国成为世界的加工 厂,农民工就是加工厂的主体。如果没有农民工廉价的劳动力,很难想象中国可以成为世界加工厂。廉价劳动力在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而廉价劳动力并不是轻易取得的 资源。发达国家已经耗尽,只有通过进口劳务获取有限的廉价劳动力。廉价劳动力一般存在于广大的发展中国家,不过并非所有发展中国家都拥有廉价劳动力。很多发展中国家,尤其是那些 曾是殖民地的国家,劳工往往具有较高的权利和法律意识,并且这些国家尽管穷但社会保护机制(至少从理论上说)良好,资本很难压低劳工成本。例如印度理论上说拥有大量的廉价劳动力 ,但资本很难进入印度。只有中国因为各种因素,廉价劳动力成为现实。中国可以说是当代资本主义最后一个边疆,中国之后很难出现这么庞大规模的廉价劳动力。不过,随着一些新因素的 出现,包括人口结构的变化、劳动力成本和新农民工(第二代)权利意识的提高,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也所剩无几。这些年来中国的一些地区开始面临劳工荒的现象。中国今后很难再继续通过 把廉价劳动力投入世界市场,获取巨量的外汇储备。

  再者,如此庞大的外汇储备的产生,也是中国普通消费者在过去30多年间,承受了等值人民币额外增发所带来的通胀,所积累起来的硬通货财富。外汇储备实际所代表的,是中国大众已拥有 的、对海外实物资产随时可以兑现的购买权,其未来的任何兑现即对海外产品或资产的购买,可以缓解中国现实的通货膨胀水平。

  庞大的外汇储备可以通过丝绸之路战略而转化成庞大的资本。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可以通过转化成资本而得到增值。在目前的情况下,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任何一项政策,都可以影响到人民币的 价值,即使那些政策并没有明确针对中国。这就要求中国通过输出人民币或者人民币的国际化,来保障人民币的增值。输出人民币可以减少国内通胀压力,把国内积累的通货膨胀转移到国外 。这是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的有效保值手段。美国也是通过输出美元转移其国内的通货膨胀风险的。美元在国内流通的只有三分之一,三分之二都是在国外。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可以搞量化 宽松,即QE。从理论上说,量化宽松会导致美国国内的通胀压力,但实际上则不然,美国没有通货膨胀的压力,主要是通过美元的国际化,把通胀的压力转移到其他国家,美国市场上很多商 品,要比国际上包括出厂国的还要便宜。

  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不过,中国不是美国。美国输出美元是因为美元的国际主导地位。中国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还很难和美国竞争。但中国可以通过其他方法来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就目前来说,中国 要尽可能推动国际买卖优先用人民币来结算。关于外汇储备保值的讨论,可以首先聚焦于如何扩大人民币在国际范围内的使用问题,而不是人民币资本市场的开放问题。

  一般认为,输出人民币的前提是中国放开资本管控。但这条道路风险很大,可以说是走不通的,因为这样做很可能有利于西方,尤其是美国所拥有的压倒性优势的金融业,促成这些国家加强 对中国外汇储备的有效掌控。之前就已经有德国和日本的例子。这两国都是经济强国,但金融业则高度依赖于美国。主要原因是这两国被迫开放资本账户。美国金融业在二战后所拥有的、与 美元地位相匹配的无与伦比竞争力,决定了德国和日本在金融资本市场必须依赖美国。中国过去30多年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巨大的发展成就,和中国能够有效管控自己的储蓄、确保在基础设 施投资方面较低的资金成本,有很大的关联。

  中国政府已和许多国家包括一些西方国家央行,签订了人民币互换协议,为满足海外人民币需求创造了初步的条件。中国也可以对所有中国政府和国企参与的国际贸易或投资项目,提出尽可 能即优先使用人民币的要求,以增加海外人民币的有效需求。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可以通过到海外收购企业。现在看来,要到发达的西方收购大企业有很大的困难。西方国家恐惧于中国的崛起 ,往往诉诸于各种理由,例如国家安全搞贸易保护主义,制造贸易摩擦,实质上是要把中国的资本(人民币)挡在国门之外。但中国可以通过丝绸之路,把人民币输送到广大的亚、非、拉等 地去。

  较之西方发达的市场,亚、非、拉市场风险比较大。尽管在那里,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低下、法制不完善、既得利益往往和西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因素都会增加中国资本的风险。但是, 这些国家大都是发展中国家,需要大量的资本,高风险也经常隐含着高回报。对中国来说,问题已经不再是要不要走到这些国家和地区去,而是如何有效、安全地走出去。再者,从中国和平 发展的国际战略来说,中国也必须走到那些地方去。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对发展中国家,中国应当如何履行自己应当履行的国际责任?可以说,丝绸之路是中国 走向国际、承担国际责任之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一带一路的领军人物---沈万三  此博文包含图片 (2015-03-04 13:33:57)[编辑][删除]转载▼
    马六甲海峡:留下云贵人600年前的足迹(新马纪行七)  一带一路的领军人物---沈万三
    作者: 本报记者沈赤兵 周静  编辑:杨柳
      马来西亚巴生港是世界排名第13位的国际大港。2月14日,记者登上巴生港务局的塔楼控制中心,只见摆放整齐的集装箱堆满码头,上千辆卸下的进口轿车正等待验收。再往远处眺望,便能看见闻名世界的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之所以重要,在于它位于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岛之间,西通印度洋,东接南中国海,是一条沟通西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国际水道,也是亚洲与大洋洲的十字路口。
      历史上云南与贵州是一家。早在600年前,有云贵人就把触角伸向了马六甲。
      郑和是云贵人的祖先。郑和本姓马,名三保,1371年生,云南昆阳(今晋宁昆阳镇)宝山乡知代村人。自1405年始,郑和率领27800余人、200余艘船只7次下西洋,其中有5次到达过马六甲海峡。他比哥伦布、麦哲伦的世界地理大发现还要早许多年,是让华人扬眉吐气的历史名人。他率领的船队是15世纪世界上最先进的航海船队,除了运用罗盘、航海图,还运用看星象,观潮汐,使用“牵星图”等,标志着当时中国的航海技术已远远走在了世界前列。郑和所代表的是一种文化精神:一种不畏艰险,征服自然的价值趋向,一种打开国门走向世界进行文化交流的决心。
      马六甲海峡同时与贵州另一个历史名人相联系的,就是被余秋雨赞誉为“中国十世纪杰出理财大师”的沈万三。在吉隆坡隆基马中国际(马主板上市公司)总部,记者采访了该企业负责人拿都吴国强(汉泰)。他说,沈万三当年的国际贸易,就是经马六甲海峡,然后进入内河,来到马来西亚的吉兰丹地区,带来了有名的中国丝绸和陶瓷。沈万三作为开拓国际市场的先驱代表人物,在江南致富,在滇黔古道留下商贸痕迹,在贵州安享晚年直到去世。我国著名历史学家吴晗考证:沈万三一豪主要是通番。600年前,他利用“海上丝绸之路”,在外贸中积累了惊人财富,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在东南亚被誉为“经营之神”。据日本学者汪义正对明代“新安沉船”的考证表明,当年沈万三统领的民间船队就是浩浩荡荡来回通过马六甲海峡,展开世界贸易。
    2015/3/4 14:56:43
  • 楼主这次的文章还靠点谱。
    2015/1/23 2:25:36
  • 当外汇储备不能换来实际商品时,储备只是一种社会负担,而不是社会财富。中国的一带一路,应该将这种虚拟的纸币,换成实际的物质,最终用于保障中国的民生。
    2015/1/23 0:04:12
  • 支持本文,外汇是促进中国走出世界的有力工具!
    2015/1/22 16:00:3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先后出版专著14部,主编学术著作12部。此外,经常在报刊及其他媒体发表评论,是香港《信报》1997年至2006年的专栏作家,2004年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多年来,其独立而深入的中国研究以及视角独到的专栏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广泛的影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