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参考博客 - 岑科首页
反对火车票涨价的人,是害死女大学生的帮凶
2008-01-26
字号:

  一年一度的春运,已成为中国社会的沉重话题。1月13日,安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三学生冷静在芜湖火车站被拥挤的人流挤下站台,不幸被还没来得及停稳的火车当场轧死。这件事让人感到悲哀。同时,有人庆幸,春节期间自己可以不用回家。但现实的问题是,千千万万的人要回家,如何避免更多的惨剧发生?

  ——在这里,虽然不想说,但不得不说:要避免类似的惨剧,根本的办法是提高火车票的价格。春节,较多的人要回家,较少的车可以用,供不应求,价格就要上涨。这是经济学的铁律。问题在于,中国的铁路部门是一个政企不分的垄断集团,本身就附带公共服务性质,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也该涨价?

  反对涨价的愿望和理由都很好,但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铁路的客流远远超出运力。譬如,想回家的人有1个亿,铁路的运力只有8千万,这个差距不是某个人的意志可以消除的。

  有人建议用实名制,一人一票;有人要求严厉打击倒卖车票的二道贩子;有人呼吁取消特殊群体的购票特权。这些措施可以执行,但终究改变不了车票供不应求的事实。想象一下,1亿人就算遵循最严格的纪律排队去买8千万张票,也还是有2千万人落空。

  解决供求缺口最有效的办法是涨价。有观点认为,春节火车票是大众必需品,所以提价不能减少需求。这是错误的。假如把火车票价格提高到飞机票的水平,需求一定会下降;就像如果把飞机票价降低到火车票的水平,就一定会出现供不应求。

  有人觉得这是疯了。火车票卖到飞机票的价格,那些打工的农民兄弟怎么买得起?回答是:农民兄弟现在买到的火车票,价格已经涨到了离飞机票不远的水平。

  道理很简单。假设一位农民兄弟,排了三天三夜的队,花500元买了一张从北京到广州的火车票。按原来的价格,他肯定不愿转卖这张火车票。但只要你出的价钱足够高:800元、1000元、1500元、2000元……到最后,他会考虑卖出这张票。

  不管农民兄弟有没有卖出这张票,这张票的价格已经不是原来的500元。如果他愿意,他就变成了“票贩子”,能赚到一笔钱。如果他不愿意,他就损失了他本来可以赚到那笔差价,这时候,他消费这张火车票的实际价格是“500元+差价”。

  所以,只要需求增加,价格就一定会上涨,这是任何政策都无法改变的。当农民兄弟愿意卖出这张票时,他自己能赚到一笔钱;那个买票的人也能顺利地回家,这是皆大欢喜的事。这一点没有学过经济学的人很难理解——自由交易下的票贩子其实有益于社会。

  铁路部门为什么不敢把票价提高到票贩子的水平?因为他们怕被群众的口水淹死。如果有一天,铁路部门的垄断经营被打破,铁路运输变成一个自由经营的行业,人们对春运的火车票涨价就不会再有怨言。票价提高后,那些最迫切希望回家的人,可以很方便地买到火车票;那些想回家又嫌票价太贵的人,可以换个时间回家;或者可以把路费省下来,寄给父母亲友,表达回家的心意。

  价格上涨后,会有更多的铁路支线建成,会有更先进的技术和更有效的管理会把运力充分挖掘出来;价格的变化也会刺激其他交通方式的扩展和调整……所有这些,将共同发生作用,使春运不再成为一个沉重的话题。

  最后强调一点,反对铁路垄断和支持票价上涨,是两个不同的问题。社会的目标是打破垄断。但在垄断打破之前,固执地反对涨价,等于用别人的错误,对自己进行惩罚。被人潮推下站台的冷静,就死于这种惩罚。而且,可以肯定,如果垄断不除,票价不改,还会有更多的惨剧,在春运的人潮中发生。

  (本文发表于国际航空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刚开始的你的一些文章我还是比较欣赏的,最近发现越来越离谱,我很奇怪你会冒出这么奇怪的想法。你的很多观点都是提倡要符合所谓的经济规律才能出现和谐,从没想过一些体制和建设上的合理性,竟然说涨价就能解决问题,太肤浅了。
    2008/2/4 15:52:23
  • 斑竹上这篇文章是为了当靶子的吧?我为有这样的老乡感到耻辱!!加了很久这个作者的QQ号一直没和他聊,因为他的个性签名自诩位不说废话的人.看来应该改改了,叫只说废话的人!
    2008/1/26 14:08:51
  • 真是莫名其妙的观点,
    当看到牛头不对马嘴,气势汹汹而又言之无物的标题时。我以为我的眼花了...八竿子打不着,不存在任何内在逻辑关系的事,让作者作为标题亮了出来,一时还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因为火车票的价格没涨到让人不回家的地步.,所以害死了急于回家过年而死于火车站意外事故的女大学生. 真这是那门子的逻辑???.
    如果以此逻辑推理,同样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因为去医院看病的价格没涨到让人不去看病的程度,所以害死了非要去看病而死于医疗事故的人,那些反对医院医疗费用涨价的人是死于医疗事故受害者的帮凶;因为高校的学费没涨到让富人也上不起学的程度,所以害的穷人也没学上。那些反对学费涨价的人是穷人也上不起学的帮凶;
    大家看看,这就是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系,与茅于轼写过《大家的经济学》。所谓的学经济的人的逻辑方式。
    看来,缺少“良知”这个免疫系统。“老年痴呆症”真的是会传染的。

    2008/1/26 13:33: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5年出生于贵州,1996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系。2002年~2003年写作出版《当代中国经济学家学术评传:茅于轼》;2005年与茅于轼先生共同编写出版《大家的经济学》。

我的偶像叫凯恩斯。他用一本书挽救了资本主义;在证券投资中赚过50万英镑;还娶了世界上最出色的芭蕾舞演员为妻。QQ:80351540 MSN:ckck075@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