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植物学的人类历史学启示
2014-06-18
字号:
新历史观发现,人类文明的最大进化动力,是在过去五千年中,当地球气候发生较大尺度的降温时,已经走在欧亚大陆北部较高纬度的人类,回头往南闯进已经有人的相邻地域,这必然引致 两个地域的人类拥挤在一起生死搏斗,这种类似的机制,同样存在于植物学的研究中。

  现在的植物学发现,地球气温高低与植物在山上不同高程的占位(垂直方向的分布),是有对应的关系的,比如阔叶林带、针叶林带、灌木林带、草原地带(或可简化为A、B、C、D、E层)等 等,当地球气温上升时,在山地不同高度层生长的植物,都会有移往高处生长的趋势,比如B层的植物上升到A层占位、C层上升到B层占位等表现(余此类推)。

  这时候,有两种情况可能会引致不同植物因为互相挤迫而相互侵害,甚至是严重损害:其一,如果A层原来已经是在山顶的话,比如高山的山顶草原,由于其已经没有空间供其再升高得更高, 其中有些植物(如果是独有的)就可能会被挤迫灭绝;其二,由于任何一层植物的升高速度是不同的,当某层的升高速度明显高于上一层的升高速度时,上一层某些植物也可能会因被挤迫而 灭绝。

  现在中国有一种自然景观叫高山草原(比如江西萍乡武功山的天上草原、广东韶关万时山高山草原、湖南长沙长沙县高山草原等),在这方面相对比较直观,之所以有高山草原,是因为草类 具有能在比树木更高的高度生长的能力,但如果地球气温升高,随着树木往上攀升,只要升温的幅度够大和时间够长,就可能出现挤掉高山草原的结果。


  地球气温升高时,树木层升高侵占草原层的示意图

  为什么植物会跟人类历史的机制有相似之处呢?原因可能是因为两者都是先有土地占位全满的底子(植物学的草占满了草原和人类历史学的人占满了全地域的空间),在一个多层的结构里, 如果在占位全满的情况下,若要进行相邻层的相对移动,就会在重叠的部分引致过分挤迫的问题(生物的生存资料不足),这跟我们日常所见的其它动物迁徙是极其不同的,很多动物迁徙是 没有土地占位全满的问题的,非洲草原的动物大迁徙没有,候鸟和鱼类的跨越式迁徙也没有。

  当然,并不是地球温度上升,才会造成山岭植物相互挤迫的问题,在地球气温降温时,其实也会有类似的过程,只不过对于不同植物和情况来讲,有的可能升温时的影响较大,有的可能降温 时影响较大,需要对具体问题做具体分析。

  作为人类来讲,在近一万年的历史过程中,先是由于在距今8000-5000年这段时间,地球是处于连续三千年的超高温期,人类已经由南往北走到了很高的纬度占位,所以,每次遇到地球降温, 都会回头去到相邻已经占位全满的地域,这必然在此引致人类间最大的生死搏斗,结果,就像是植物在地球升温时,山岭上的树木层会挤迫相邻的草原层一样,这里面的道理是非常相似的。

  过去,我们一般都以为阶级斗争是人类间最大规模的争斗,但其实这个认识并不到位,阶级斗争其实是社会内部相互依存的争斗,任何对立阶级都是互相依存的,而人类最大的争斗,是源自 于占位性争斗,这是生死存亡的争斗,由于这个争斗的原动力是来自大自然的地球气候变冷,其发生时往往是全球性的事件和很长时段的事件,所以,这种争斗是阶级斗争所不能比拟的。

  由于地球气候变化是一个较长时间尺度的低频过程,而人类个体寿命只有几十年或百来年,所以,任一个人类个体,都无法即看到高山草场的兴又看到高山草场的亡,也无法即看到人类历史 的兴又看到人类历史的亡,所以,人类的历史认识和历史观至今仍是非常近视的。

  总起来讲,中国的历史,是一个长时间尺度自然动力决定的历史,所以,只有近视的历史认识和历史观是非常可悲的,比如就国家形态而言,过去一直片面的认为是因阶级而立,是因人的意 志而立,所以现在人人都可以随意以恶言相向和恶意折腾,甚至不惜自毁统一国家,但是,统一国家的真正意义,是在应对长时间尺度的民族危亡时,拥有全地域人类的安身立命之宝,只有 真正懂得长时间尺度的历史思维和认识,才能真正对长时间尺度的安危做到自我负责。

  有了植物学研究的启示,人类的历史学认识和历史观有了新的视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2楼的换位说跑题了。
    2014/6/26 13:26:05
  • 要换位思考哦!猪多冷啊!在被宰杀之前能得到关心也是好的。
    2014/6/23 11:19:59
  • TO:10楼:以前河北的猪圈是露天的,大半边都没有顶盖,但没听说过冻死猪。
    2014/6/23 8:24:49
  • 我在农村也养过猪。猪住在棚子里,风好像灌不进去。冬天会给
    ╭︿︿︿╮
    {/ o  o /}  
    ( (oo) )  
      ︶ ︶︶铺些稻草。您应该给猪们穿上皮袄,不然冻死咋办。:}
    2014/6/22 22:33:07
  • TO:8楼:主要跟人类是处于最顶层的生物有关。
    2014/6/19 20:02:20
  • 我年轻时在空军喂过猪,是消化厨余和白菜帮子的那种,规模很小,每个连队一个坐北向南的露天小猪圈,三几头猪,冬天最冷的晚上我打手电筒去看,每个猪圈的猪都是一样,全部都挤在圈墙最顶风也就是最挡风的角落里,几乎半立着挤着,总之是缩至最小的散热状况,那时我就想,生物的社会性应该是自然决定的,到了白天的温暖时候,猪就绝不会聚着挤在一起。
    2014/6/19 13:18:11
  • 谢谢4、5楼的认真评论。
    2014/6/19 13:02:25
  • 我在上中学时曾经思考过植物与动物有没有共性,以及他们之间的关联。记得当时的思考只是针对个体的,思考的角度是进化论中的比较解剖学。
    比较作为群体的植物(森林)和动物(人类社会),是一个独特的角度。
    温度的变化是决定性的,包括自然界的温度,和人类精神世界的温度---内心的火焰。
    2014/6/19 8:49:07
  • TO:2楼:中国人是国家形态的原创,但由于中国历史的长周期性,偏偏原创者还没进化得足够成熟,所以,可能还要为止付出很大的代价,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统一被拆毁,就可能像以前的历史一样,陷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难以重新聚拢的血腥深渊,这是西方人最希望达至的,也是他们正在卖力的捣鼓着的。
    2014/6/18 12:15:52
  • 从这篇文章中,隐隐觉得,博主对现今的中国,有自己的观点。
    严酷时期,人们强调国家。宽松时期,人们强调个人,这应该是博主的观点。所以,面对这个强调个人价值、强调个人思维的世界,我们应该怎么判断它?
    强调国家的主体,从长期来说,有益。
    但是,在一个强调“个人”的现实世界,如何才能做到,让人们自觉的维护国家,这个重要的主体?
    内部的宣传?教育?
    或者,只能在经历一次意外的,属于国家级别的,“极端”的破坏事件后。人们才会在,感到一种极度不安全感之后,去减弱“个人”,去强调“国家”?
    关于这一点,也许,可以写几篇文章。
    当然,如果内容过于敏感,还是不要写,省得招惹麻烦。
    2014/6/18 12:06:33
  • 文章结尾:——有了植物学研究的启示,人类的历史学认识和历史观有了新的视野,原来,如果有外部动力使生存空间重叠,连植物可能都会做生死搏杀。
    2014/6/18 8:00:5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