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金渠先生夜话》39
2014-06-06
字号:
411.苗实:知者幸,不知者罪,一笑而过。记得曾国藩有首诗,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大概意思是,人世间的事本来就如天平一样,这头高 了那头就低,既不因有了功就忘乎所以,也不能被人骂了就垂头丧气。只要效法“屠羊说”,乐观豁达,把一切看开了,荣誉也罢,诽谤也罢,都不过是蓝天上的一片浮云,一会儿就会被风 吹散,成为往事。

  412.苗实:徐宁康先生认为,以前觉得,国家强大了,就没人欺负我们了。现在觉得,国家强大了,就没人能救我们了。我觉得,言简意赅,意味深长,徐先生道出了大批知识分子的心声。 的确,中国的政府过于强大,而底层老百姓长期贫困,二者之间存在一定关联。试想,权贵资本主义猖獗,底层老百姓就没有发财致富的渠道。

  413.苗实:我对经济学的爱,可以用表里如一这个词来形容。过去,对女孩有过兴趣。但是,现在都被经济学占据了。更进一步讲,我痴迷经济学已深入骨髓,即便无名无利,仍然会一如既 往。从时间上看,我与经济学打交道已经有十六年了,一路走来,尽是投资,没有任何经济回报,可是我的心中从来就没有“放弃”二字的位置。可能,经济学能够最大化我的价值,尽管就 目前而言,仅仅是文化层面上的精神价值。这正如我的恩公白老先生所说,在这个急功近利、以物质享受为主的特殊年代里,有一位把精神生活视为高于一切的奇人,他就是“学者苗实”。 奇就奇在了,他好不容易从宝鸡农村到城市上大学,却在大学毕业时放弃了体制内就业,成了经济学研究的个体户;在大学的专业是物理学,却放弃自己的专业自学经济学;为了自己认定的 理想——追求经济学真理,创新经济学与推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可以舍弃一切,包括爱情、家庭、工作、社会组织,甚至在现代社会生活中可以不要身份证,不要手机、电话;在自己设定 的目标下,他可以不顾一切地去奋斗,沉浸在自己的理想中,尽管这种奋斗可能是毫无意义与毫无收获的。他尽管一无所有,身处关中农村,生活在中国社会的最底层,但研究的却是两个顶 层设计——经济理论的顶层设计与中国经济改革的顶层设计。他提出了“新三元悖论”。“大小经济学”和“新痛苦指数”等三大经济学理论创见,同时在设想着中国人的未来幸福生活,规划 着中国的改革与转型,一直在写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文章,评论着吴敬琏、厉以宁、林毅夫这些中国顶级经济学家的观点,筹划着他的中国经济改革转型研究院,即国家转型研究院。

  414.苗实:丝绸之路经济带不是一个严格的行政区划,而至于谁是起点,更无争论的意义。进一步讲,这个经济带首先要能够在沿线不同地区的生产水平的差异性。资源禀赋的互补性与经济发 展的互利性的基础上形成产业集群,从而激活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配置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产生规模经济效应,深化分工交易,丰富经济增长点。也就是说,经济带的实质还是千方百计发挥 比较优势,夯实微观基础,实现产业的合理布局,找准企业的正确定位,提质增效,做大做强。当然,在市场的资源配置决定性作用得以发挥的同时,政府必须从政策服务上积极配合,更好 发挥辅助作用。

  415.苗实:【小可宏愿】三个自信要想站得稳,开放包容发展是关键;机会均等本为大潮流,人人出彩才是中国梦。三十又三年寒窗苦读,为成一学者何等艰难;不管平生所学碗中稀,誓为 深化改革鼓与呼。

  416.苗实: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对于中国,什么是时务呢?我看,就是国际大气候与国内小气候的叠加。而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学中学物理的时候,有个正交分解法,而中国的 发展轨迹就可以按照这个方法分解为国际大气候与国内小气候的叠加;学大学物理的时候,有个积分法,而中国的发展轨迹就可以按照“先分割,接着求和,最后积分”的方法来处理。所以 ,中国的中西双轨渐进之路还会继续。或许,有朝一日,会完全转轨为西式现代化国家。

  417.苗实:我虽然已是四十不惑,但网龄很短,只有不到五年。可以说在网络上,我一直是实名发言。而且,每说一句话都要负责任。但是,与我辩论的网友大都不是实名发言,甚至有时候 是匿名,所以我本人受到莫名的侮辱和谩骂是常有的事情。没办法,谁让咱是网络公众人物呢。当然,有时候自己性子来了,非得与他们斗个胜负才罢休。不过,事后一想,就无所谓胜负, 斗个什么劲呀,还是一笑而过来得好。特别是在人大经济论坛,某些坛友眼里容不得沙子,一定要我接受思想改造,上学院派的船。殊不知,我的成长经历与学院派大相径庭,只能做好特色 ,走适合自己的路子。话又说回来了,他们都是出于好意,不过事情没有他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所以,在我的经济学人生中,只能做好苗实,不可能也永远做不了林毅夫。

  418.苗实:左小蕾先生指出,作为一门研究资源有效及优化配置的严肃科学,经济学是担负经世济民责任的深沉学问,而经济学家应该担起自己的责任,建言献策,而不是沽名钓誉,儿戏化 地发表经济言论,误导经济政策。我看,左先生此言差矣。毕竟,经济学家在中国至少有四张面孔,第一张面孔是学院派经济学家,第二种面孔是政府经济学家,第三张面孔是首席经济学家 ,第四张面孔是独立经济学家。所以,政府经济学家只是经济学家大群体中的一部分。大家都知道,政府经济学家是智囊,不是每个经济学家都有这个机会。况且,市场经济知识的普及,深 化改革的启蒙,都需要经济学家,尤其是独立经济学家向社会大众进行传播和讲解。

  419.苗实:从思想倾向上相对而言,林毅夫先生在国际上属于非主流,在国内属于主流。也就是说,他的价值观。世界观和审美习惯都是中国的,而非世界的。更进一步讲,他的思想服务谁, 已经不言而喻了。人常说,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所以,林先生的言行本质上无可厚非。但是,与他对立的是“国际上主流,国内非主流”的这些人指责他也无可厚非。用马克思的 话讲,这是由于服务的阶级对象不同,才有了不同的阶级立场。当然,中国有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本来就是一对矛盾。不过,底层老百姓的贫困问题是中国最迫切要面对的重大问题,如 果处理不好,搞得矛盾不可调和,那就会满盘皆输,谁也得不到好处。在这种情况下,往往国内被边缘化的思想者,包括经济学家,就更接近真理一些。那么无可置疑,林毅夫先生就与真理 距离更远一些。试问,国内特色与国际潮流谁为大?毫无疑问,国际潮流为大,即中国发展顺应国际潮流是历史的必然,谁也不能也无法回避,谁也不能也无法阻挡。否则,中国就不会有改 革开放,就不会有实现现代化的使命。而只有改革开放,只有现代化,才能让最广大人民群众发财致富,过上好日子。

  420.苗实:过去,我也曾经关注过分析过中国的短期问题。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热衷于长期问题。也许,短期问题没有长期问题更具时间沉淀性。或者说,短期问题是宏观问题,长 期问题是制度问题,而后者更具根本性和战略性。用凯恩斯的话讲,长期看,我们都死了,这就是宏观问题。可能,分析短期问题的文章,已过时,几乎就没有阅读欣赏的价值了。而分析长 期问题的文章,常看常新,历久弥香。当然,我的短期问题的文章现在很少写,并不代表我就不关注短期问题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以前觉得.国家强大了,就没人欺负我们了.现在觉得.国家强大了.就没人能救我们了“.好一段哀婉撩人的心曲.《红楼梦》里有一段邀宠的自述:”…我们都像烧糊的卷子似的“.异曲同工啊.
    知识分子群体中.总有一小部分擅长“春愁夏啼”.还有“秋思“.思念民国时教育多么好.出多少大师.物价如何低.一两千元就买个四合院.
    邀宠可以归结到”怨“.”小人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那一小部分知识分子怎么成了小人?知识怎么就不能改变他们卑琐的人格?
    除了怨还有“妒”.见不得同行暴得大名平步青云.因为”妒“是群体性固疾.自然一呼百应.直欲将其开出”读书人“群体.
    古人说”妒“实为“淫“之表.这个“读书人“群体”淫“于”名“.”淫”于利.私下里说到某老已经身家几千万且被朝廷倚重.未尝不”心向往之“.
    2014/6/6 8:50:2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曾是校园霹雳舞者,现为经济论坛专家级网络红人,江湖人称“苗大师”和“学术凤姐”,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大众读物类财经作家,林毅夫研究专家,慈善公益人士,50人独立经济学家论坛成员,慧眼财经顶级专家,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早年私淑于京城四老四少(刘国光,董辅礽,厉以宁,吴敬琏,魏杰,樊纲,刘伟,钟朋荣)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近年来先后问学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老师和林毅夫老师,目前著述300多万字,主要著作七部,包括中国经济改革两部曲《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原名《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最早为《林毅夫学术批评》);学术社会人生五部曲《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观财经社会人生:大道至简方为真》,《无愧我心匡时艰:读书要沉潜含玩》,《管他风儿可劲吹:身外无物胸中春》。另外,更为详细的内容,欢迎搜索“苗实百度百科”和“苗实新浪博客”,谢谢大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