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锦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走出书斋 - 曹锦清首页
百年复兴:中国共产党的时代叙事与历史使命
2014-05-11
字号:
 ——玛雅专访曹锦清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年11月出版的《道路自信:中国为什么能》一书,通过作者玛雅与十几位著名专家学者的对话,从不同角度探讨总结了中国的发展道路和发展经验,对“中国为什么能”这一叩问做出了响亮回答。本文为该书主编玛雅专访华东理工大学教授曹锦清。)

  玛雅:中国梦的提出,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和各种解读。从中国共产党的叙事来说,如何理解这个命题?

  曹锦清:中国梦的命题多回归到百年的民族主义和现代化叙事去了。中国梦是说,在建党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建国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个叙事——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对于依然保留着民族复兴情怀的人们,包括两岸三地的中国人和海外侨胞,是有感召力的。

  玛雅: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后,大力加强反腐。如果不能治理腐败,共产党将自毁长城,在中华民族最有希望的时候功亏一篑。

  曹锦清: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市场经济下,货币执行重新划分社会等级地位的巨大功能。这是共产党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也是一些官员顶不住的原因。不是一句“为人民服务”就能让他守住底线,守护自己的心灵的。他要搞钱,货币标准跟人的本性找到一种契合,人性中原来被禁锢的欲望都得到释放。这使得整个党政系统面临一个突然的金钱世界的到来,于是腐败就不可避免。

  如果共产党里某些掌权人,经不住通过权力获取物质利益的诱惑;物质利益最大化以后,他希望这个利益私有化,把原来多少对他还有点制约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旗号都丟掉,只为自己,不守护这个民族,那就是背离天命。既然我们民族选择了这个党,这个党就应该承担,但是有些人可能不承担。秦和隋天命都在,是统治者自己丢掉了,背离了天命。共产党取代国民党,建立了政权,经过一甲子的时间强大起来了,中华民族的百年寂兴已是百尺竿头,这个时候,怎么能把赋予自己的天命舍弃了呢?

  玛雅:从这个意义来说,从严治党,有腐必反,是实现中华民族复兴梦的前提。

  曹锦清:这是大问题。腐败不治,对执政党自身是最大的伤害。习近平讲,“为政消廉才能取信于民,秉公用权才能赢得人心。”否则,就只能高度依赖经济的持续增长和就业的充分供给来维系政权。而单凭物质性的手段,就比较脆弱,一旦出现重大波折,会非常危险。所以,反腐绝不是一句空话。不论什么人,不论他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厉惩处。因为这个天下不是你的,你是代天下守天下。天命赋予你了,你不能只为自己,你要守护这个民族。

  玛雅:十八大说,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对此如何理解?

  曹锦清: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正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这条路上要达到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一个追赶中的国家要达到自身的道路自信乃至三个自信,这在世界上还从来没有过。那么共产党作为一个领导党,领导的责任是什么?你要告诉这个整体,中国从哪里来,现在何处,未来到哪里去。所以领导就是共产党引领我们走,我们跟随它的引领。所以对共产党来讲,目标特别重要,按照这个目标设定历史发展的脉络特别重要。你有一个目标,人民认同你这个目标,愿意跟你走,认同你有这个能力,这个能力叫执政能力,你的领导权是从这里获得的。一个领导党一定要有历史观和整体观,你是为整体的和未来的目标服务的。

  玛雅: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不同于西方政党的地方。西方政党是利益集团的代表,不是整个民族的守护者。

  曹锦清:所以我叫它代表党。理论上讲,西方民主制不需要领导党,因为整体不在了,只有一个一个利益集团。西方政治学偏重于经验主义,所以把民意测验、四年一选看得很重。当然有些深思熟虑的政治家已经发现这个问题不对了,在多数老百姓的即时表达里隐含着背离公意的可能。西方现在福利政策需要调整,可是2008年到现在好几年过去了,就是调整不过来。公意在那里也没人提,没有一个政党敢代表这个公意。西方政治家们在危机面前吵吵闹闹,可是决策不了,贻误了很多调整的时间和空间。他们转过头来看我们,我们的决策集体能够发现整体的利益,有一个长远目标,能够领导这个民族一步一步实现这个目标,就凭这三点他们就只好望洋兴叹了。

  玛雅:网上最近又在争论苏联问题。有些人不懂苏共亡党亡国的原因和结果,试图引导中共重蹈苏共度辙,这是对历史的无知。

  曹锦清: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中国目前这个政体是承担了它的使命的。至少满足我认同的三个价值: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经济可持续发展。一个稳定的执政集团,对当代和未来一段时间的中国来讲是必要的。共产党今天还在引领这个民族完成社会转型这样一个历史重任。这个历史重任还在,也就是天命还在。

  玛雅:就是说,共产党承担着带领中华民族恢复亚洲大国地位的重任,所以它肩负着天命?

  曹锦清:共产党对中国还负有责任。第一要保证政治版图的统一,第二要维持社会稳定,第三经济要可持续发展。13亿人的转型,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风波,可能有挫折或者大的风险,一个稳定的执政集团比较容易驾驭局面。只要它的目标被这个民族的大多数人认同,它干事情就比较有把握。邓小平讲了权力集中的好处,我觉得是有道理的。很多发展中国家搞了西式民主制,结果很失败,政府无法有效实施政策,更没有能力应对危机。

  政治版图统一、社会稳定和可持续发展这些问题,很多个体可能不去想,因为他有当下个人利益的诉求。那么有党的领导,有个稳定的执政集团和稳定的政策实施,对国家的转型是有必要的。所以问题应该这样提出,而不是按照选票的数量形成一个所谓多数人的意见,把这个意见变成政策。这30多年来,虽然有一些政策失误,但总的来讲还是不错的。我们对政策带来的负面效应、对贪污腐败猛烈抨击,但是中国如此快的社会转型,大体上保持了稳定,这也是了不得的。所以,不要因为有人指责中国“专制”,就被这个表面的概念迷惑了我们对当前中国政治实质内容的审视。

  玛雅:《道路自信:中国为什么能》,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年11月版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关于自信:“普世价值“以为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是天经地义的——也就等于说,人虽然有着文化性的标签,还是要自视为动物(人只有把自己看做动物,才是明智的);当然,有了文化身份的动物,已然是魔鬼,而非”绿色、生态“的动物;而把以动物性为人性作为根基的文明就成为”普世文明“。
       中华所谓的”文明“是要”明明德于天下“的文明,是以人人可以为尧舜为信念的文明,是”人是要有点精神“的文明,是”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实成“的文明。
       中国人都是”知道“的——虽然,百姓日用而不知——这是我们自信的根本保证。
    2014/8/21 21:49:12
  • 地球上其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以“斯大林社会主义”作为模板进而胡编乱造出来的,例如“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名义上是“劳动党”执政,实际上是金氏家族利益集团世袭垄断国家政治权力。
        特别注意:那些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也搞“社会主义”,尤其是德国与北欧国家。中共官方称之为“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中共官方自称“无产阶级社会主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德国阿道夫*希特勒同志创建的政党名称为“社会主义民主党”,被中共官方恶意翻译成“纳粹党”欺骗误导国民。
    2014/5/20 14:42:00
  • 戈尔巴乔夫皇帝(总统)执政时期,苏联帝国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戈尔巴乔夫皇帝(总统)受“国际共济会”(右派恶狼)犹太富豪索罗斯先生的引诱哄骗实行“改革开放”,欠下了美利坚帝国2000多亿美元的外债无力偿还,被迫接受“哈佛精英”发明创造的“休克疗法”,引爆了国内社会阶级矛盾炸弹,最终导致苏联帝国于1991年12月26日全面解体、破产倒闭。大量的“苏共”官方秘密档案文件流散至民间,“十月革命”的真相以及后续机密得以暴露!!!
        苏联帝国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共产党”(组织)至今仍然存在,也继续从事政治活动,但由于名声太臭,“民意支持率”仅为百分之10左右。
    2014/5/20 14:41:37
  • 乌克兰人赫鲁晓夫先生接班之后,在“苏共”内部发布“秘密报告”揭露斯大林皇帝的罪行,对“斯大林社会主义”予以“修正”,被中共官方称之为“修正主义”。
        勃列日涅夫皇帝执政时期,恢复了斯大林风格的恐怖统治,逮捕处死“持不同政见者”,政治上腐败横行、经济上停滞不前。
        安德烈波夫、契尔年科都是短命皇帝,上任不到一年就病故。
    2014/5/20 14:41:19
  • 格鲁吉亚人斯大林先生接班之后,显然不敢继续鼓吹“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它从法国人傅立叶与英国人欧文发明创造的“乌托邦社会”(马克思称之为“空想社会主义”)获得灵感,提出了“社会主义过渡理论”并且立马宣布苏俄成为“社会主义国家”,被中共官方称之为“斯大林社会主义”。斯大林皇帝发动“肃反运动”,若干的“革命同志”与“革命群众”遭到屠杀镇压。
    2014/5/20 14:41:01
  •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 沙皇俄国军队与德国军队激烈鏖战,沙皇俄国小贵族列宁先生在德国政府的秘密支持下(向其提供了5000万金马克、约合9吨多黄金)并且利用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作为政治理论工具坑蒙拐骗“人民群众”(尤其是“无产阶级”士兵)为它们“抛头颅、洒热血、干革命”。1916年俄国爆发“资产阶级革命”,沙皇统治体制被推翻,建立了“议会制度”。1917年列宁家族利益集团发动了所谓的“十月革命”,推翻了俄国新生的“资产阶级政权”与“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列宁家族利益集团立马变脸,改口说俄国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还过于落后、无法产生出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所必须的“生产关系”、必须实行“国家资本主义制度”予以若干年的“过渡”才能进入“共产主义社会”;若干的“革命同志”与“革命群众”被贴上各种标签遭到它们屠杀镇压。据说,列宁先生死于“特务暗杀”;邱振华总指导师认为,也有可能是被“革命同志”或“革命群众”干掉的。
    2014/5/20 14:40:30
  • 世界各国的“共产党”(具体名称有所不同)纷纷利用马克思“共产主义”思想作为政治理论工具坑蒙拐骗“人民群众”为它们“抛头颅、洒热血、干革命”,马克思先生在世时就曾经哀叹“我播下的是龙种、却收获到了跳蚤”!!!“革命”成功以后,操纵控制“共产党”(组织)的官僚家族利益集团谁都不愿意搞马克思“共产主义”,它们找出种种借口另搞一套,炮制出几系列的假冒伪劣产品来,若干的“革命同志”与“革命群众”被贴上各种标签遭到它们屠杀镇压。
    2014/5/20 14:39:50
  • 能有百年吗?
    2014/5/18 21:54:47
  • 一个稳定的执政集团,对当代和未来一段时间的中国来讲是必要的。
    政治版图统一、社会稳定和可持续发展这些问题,很多个体可能不去想,因为他有当下个人利益的诉求。
    我们的决策集体能够发现整体的利益,有一个长远目标,能够领导这个民族一步一步实现这个目标。
    2014/5/14 15:22:35
  • 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与5000年的中华文明,一脉相承, 具有深厚的历史底蕴.
    2014/5/11 23:02:46
  • 1/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就是一面伟大的旗帜.
    2/这样的旗帜的意义, 超越了普通意义上的爱党爱国.
    2014/5/11 22:59:35
  • 我们必须来一个壁叠分明的中华文明复兴运动,范围是全球性的,而我们要争取的对象,不是只限于两岸三地的中国人和海外侨胞,而是全世界所有的人,凡是加入我们的中华文明复兴运动的,就是我们自己的人。
    不要妄自菲薄,现在西方文明出问题了,只要我们言之有物,思想理论高超,能够解决或至少启迪现在世界面临的难题,拥护我们的,加入我们的将会很多,包括欧洲和北美的年轻人。
    光明正大高举中华文明复兴旗帜,能够激励我们出现最高级的人才,尤其是激励我们的年轻人,包括西藏、新疆维族的年轻人,来解决我们目前面临的种种难题,包括年轻人的失业和就业不足的问题,让他们投入社会,关心社会,从根本上解决我们的腐败问题。
    2014/5/11 22:34: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9年生,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曾任教于上海市城建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著作有《现代西方人生哲学》、《平等论》、《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合著)、《中国单位现象研究》、《黄河边的中国》、《中国七问》等。其中《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是他与同事花了4年时间,在浙北的一个乡村进行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著成,该书曾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