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文心雕龙·诠赋·第八》诠释
2014-05-06
字号:
  句读原文

  詩有六義,其二曰賦。賦者,鋪也。鋪采摛文,體物寫志也。

  昔邵公稱:公卿獻詩,師箴瞽賦。傳云:登高能賦,可為大夫。詩序則同義,傳說則異體;總其歸塗,實相枝幹。故劉向明不歌而頌,班固稱古詩之流也。

  至如鄭莊之賦大隧,士蒍之賦狐裘;結言短韻,辞自己作,雖合賦體,明而未融。及靈均唱騷,始廣聲貌。然則賦也者,受命於詩人,而拓宇於楚辭也。於是荀况禮智,宋玉風釣;爰錫名號 ,與詩畫境。六義附庸,蔚成大國。遂客主以首引,極聲貌以窮文;斯蓋別詩之原始,命賦之厥初也。

  秦世不文,頗有雜賦;漢初詞人,循流而作。陸賈扣其端;賈誼振其緒;枚馬播其風;王、揚騁其勢;皋、朔已下,品物畢圖。繁積於宣時,校閱於成世,進御之賦千有餘首。討其源流,信 興楚而盛漢矣。

  若夫京殿苑獵;述行序志;並體國經野;義尚光大。既履端於唱序;亦歸餘於總亂。序以建言,首引情本;亂以理篇,寫送文勢。按那之卒章,閔馬稱亂;故知殷人緝頌,楚人理賦。斯並鴻 裁之寰域,雅文之樞轄也。至於草區禽族,庶品雜類;則觸興致情,因變取會。擬諸形容,則言務纖密;象其物宜,則理貴側附。斯又小制之區畛,奇巧之機要也。

  觀夫荀結隱語,事數自環;宋發誇談,實始淫麗;枚乘菟園,舉要以會新;相如上林,繁類以成豔;賈誼鵩鳥,致辨於情理;子淵洞簫,窮變於聲貌;孟堅兩都,明絢以雅贍;張衡二京,迅 發以宏富;子雲甘泉,構深偉之風;延壽靈光,含飛動之勢。凡此十家,並辭賦之英傑也。及仲宣靡密,發端必遒;偉長博通,時逢壯采;太沖、安仁,策勳於鴻規;士衡、子安,底績於流 制;景純綺巧,縟理有餘;彥伯梗概,情韻不匱;亦魏晉之賦首也。

  原夫登高之旨,蓋覩物興情;情以物興,故義必明雅。物以情觀,故詞必巧麗。麗詞雅義,符采相勝。如組織之品朱紫,畫繪之著玄黃。文雖雜而有質,色雖糅而有本。此立賦之大體也。

  然逐末之儔,蔑棄其本。雖讀千賦,愈惑體要。遂使繁華損枝,膏腴害骨;無貴風軌,莫益勸戒。此揚子所以追悔於雕蟲,貽誚於霧縠者也。

  贊曰:賦自詩出,分歧異派。寫物圖貌,蔚似雕畫。抑滯必揚,言曠無隘。風歸麗則,辭翦荑稗。

  诠经释典

  《诗经》包含风、雅、颂三种体裁和赋、比、兴三种艺术手法。其中,赋,既是一种体裁,又是一种艺术手法。所谓赋就是铺展文字陈述事物。换句话说,就是通过文字的铺展组合,把事物 的本质信息、外部表现和与其它事物的关联关系描绘出来。邵公说:“古时天子听政,公卿、士大夫要上陈谏诗,少师要上呈警策箴言,瞽者要伴着乐器的演奏说唱民情。”《毛传》讲:“ 只有具备了登上高处能描绘出所见物事,并铺陈出情势的人,才可以做一个称职的士大夫。”

  事实上,诗与赋创作的思维逻辑是同一的,只是表现形式和表达的艺术手法不同而已。但从诗的语言主要采用思想范畴,赋的语言主要以具象范畴展开的情况来看,应该说:诗是源,赋是流 ;诗是主干,赋是枝叶。

  所以,刘向认为:“赋,是陈述说明事物的,既不适合歌唱,也不适配乐曲。”班固曾言:“《诗经》里面掺杂着赋,赋是风、雅、颂的变体。”

  郑庄公作的《大隧》,晋国士蒍作的《狐裘》;由于篇幅较短,未脱离韵律限制,尽管字辞运用特色鲜明,类于赋,但具象范畴的层次展开还欠充分,所以只能说是赋的萌芽。直到屈原创作 出《离骚》,字辞范畴层递叠垒,事物状况丰富完善,赋的文体形式才初步确立。因此,可以说,赋源泉于《诗经》,拓展演变于《楚辞》。

  继之而来,荀况的《礼赋》、《智赋》,宋玉的《风赋》、《钓赋》直接以赋命名,与诗体明显区别开来。这样,本为于《诗经》艺术手法的赋,摇身一跃,成为了蔚然壮观的一个文体的种 类。于是,以宾主对话为导引展开论述,极力穷尽对事物本质、面貌及关联的描写就成了赋的基本样式。这也是赋最早与诗分离,从而独立发展的原始状态。

  秦代文章很少,但颇有一些赋的力作。汉代初年辞赋作家相继奋起,逐浪升高。以陆贾为开端;贾谊横空出世,推波助澜;枚乘、司马相如互壮声色;到王褒、杨雄已蔚然成风;以至枚皋、 东方朔以后,一切文章题材都被赋予了赋的形式。汉宣帝时,赋已汪洋泛滥。成帝时,刘向汇集整理,辑录评论的有七十八家,一千零四篇。所以,追究赋的源头,确是兴起于战国末期忧深 虑远的楚辞,而盛行于汉代的。

  描绘京都宫殿的宏伟建筑;叙述皇家园林狩猎的壮观场面;记载远游出征的经历志向;论说治国经邦道理。赋,规模广大,宗旨深远。其行文格式一般都是以序破题做引,以总括凝思结尾。 序,要么开门见山直接点题;要么首先交待作者属文的原因或目的,以引起正文。总括则是凝炼全篇思想,归纳最终结论;或以箴言警句做结,以升华文章的气势和感染力。闵马父最早称《 诗经·商颂·那颂》末尾一章为总括;于是殷人编辑《商颂》,楚人写作辞赋,文章末尾都以总括做结。从此,有否精彩的序与总括,成为一篇作品能否登上大雅之堂——大赋的关键。

  至于那些抒写草木花卉、动物飞禽、寻常境遇的作品,因是作者睹物思情,有感而发;所以表达方式就花样繁多,各有千秋,没有固定模块。其艺术形式表现为:对事物或场景的刻画,必须 细致、详实、骨感,如临目前,如卧耳畔;比喻、象征必须准确、生动、鲜明,从中能够得出必然的新颖认识,新鲜思想。故刻画新奇,喻体巧妙是小赋精华所在。

  看荀子所作的赋,隐喻较多,论述过程经常采用设问方式,回环反复,工巧深刻,使事物所蕴含的道理能自发显现,引人入胜;宋玉写的赋,语言技巧高超,但常华而不实,是浮夸文风的始 作俑者;枚乘的《菟园赋》画龙点睛,新意叠出;司马相如《上林赋》内容夸张,渲染艳丽;贾谊《鹏鸟赋》紧扣逻辑,条分缕析;王褒《洞箫赋》形声状貌,穷尽变化;班固两都赋晓畅绚 丽,详略精当;张衡二京赋思如飞瀑,宏大瑰丽;扬雄《甘泉赋》旨宏意远,雄奇深刻;王延寿《灵光殿赋》质地灵动,气势飞扬。这十大家都是辞赋创作领域中的杰出英才。此外,王粲构 思细密,笔力遒劲;徐干博学通达,妙笔生花;左思、潘岳鸿篇巨制,辞藻壮丽;陆机、成公绥形声造曲,款曼流行;郭璞文赋纤细纯净,穷极描绘;袁宏赋作激昂慷慨,韵味无匮。这些名 家则是魏晋时期的辞赋典范。

  所谓“登高能赋”,意思是人接触到外界的信息,就会在思维直观中有所状况;思维世界已由外在信息激发启动,思想范畴就一定能够明确地表达出来。事物信息既然靠思维直观才能全面准 确,那么,文字就需要与事物本貌恰好相称。

  生象文字本质在于具象范畴;其观念范畴则与事物的境况、变化状态、全局关联和全程运动一一对应,而又万变不离其宗——思想范畴。好比丝麻织品讲究红、紫、黄、蓝纵横交贯;绘画要 黑、白、蓝、绿等色调经纬弥合一样。就是说,生象文字虽然范畴多重,但其呈显事物的本质信息和关系质本貌却是种、类恒定的;犹如无论色调多么丰富多彩,其所依附的丝麻或宣纸是恒 质不变的。这就是赋用字造辞的根本原则立场。

  然而,那些舍本逐末之徒,不是脱离或蔑视实际生活,陷入虚幻妄想;就是丢弃赋辞创作的根本原则和文明立场。所以,他们读赋千篇,学富五车,反倒不知赋是什么东西了。结果就像因为 有了太多的枝条、杂叶,反而伤毁了树的主干;过于肥胖、臃肿,就会损害人的身体骨骼一样。凭幻妄杜撰出来的东西,不但无助于文明风气的播扬;更无益于对不良思想、堕落行为的讽喻 劝勉;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这也是杨雄后悔年轻时故意卖弄雕虫小技所写的自以为傲的作品,徒留被工农大众讥笑的把柄。

  万年长叹:赋是从《诗经》这一母体分化、拓变而来的,其自身也有着不同的风格和流派。用生象文字写景状物,能够精彩到如雕塑绘画一样,声情并茂。仔细分析事物蕴藏的构形生成机制 ,使其原生态活灵活现;概括论述经邦济世道理,让人类社会发展文明健康,这是辞赋的根本目的。

  赋的创作原则是太极阴阳原理整生逻辑,所以,写作时必须构思清晰,目的明确;一定要坚决剪裁掉虚妄、浮夸、华而不实的文辞;让文章回归文明世界的真正本色。

  概要把握

  《文章流别论》:“赋者,敷陈之称,古诗之流也。古之作者,发乎情,止乎礼义。情之发,因辞以形之;礼义之旨,须事以明之。故有赋焉,所以假象尽辞,敷陈其志。前世为赋者,有孙 卿、屈原,尚颇有古诗之义,至宋玉则多淫浮之病矣。《楚辞》之赋,赋之善者也。故扬子称赋莫深于《离骚》。贾谊之作,则屈原俦也。古诗之赋,以情义为主,以事类为佐。今之赋,以 事形为本,以义正为助。情义为主,则言省而文有例矣;事形为本,则言富而辞无常矣。文之烦省,辞之险易,盖由于此。夫假象过大,则与类相远;逸辞过壮,则与事相违;辩言过理,则 与义相失;丽靡过美,则与情相悖。此四过者,所以背大体而害政教。是以司马迁割相如之浮说,扬雄疾‘辞人之赋丽以淫’。”

  《艺概·赋概》:“赋别于诗者,诗辞情少而声情多,赋声情少而辞情多。皇甫士安《三都赋序》云:‘昔之为文者,非苟尚辞而已。’可见赋之尚辞不待言也。”

  《周礼·天官·序官》:“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

  王安石《周官新义》:“宫门城阙堂室之类,高下广狭之制,凡在国者莫不有体,此之谓体国。井牧,沟洫,田莱之类,远近多寡之数,凡在野者,莫不有经,此之谓经野。”

  《艺概·赋概》:“春有草树,山有烟霞,皆是造化自然,非设色之可拟。故赋之为道,重象尤宜重兴。兴不称象,虽纷披繁密而生意索然,能无为识者厌乎?”

  《论文杂记》:“屈原《离骚》,引辞表旨,譬物连类,以情为里,以物为表,抑郁沈怨,与《风》《雅》为节。……及宋玉、景差为之,涂泽以摛辞,繁类以成体,振尘滓之泽,发芳香之 鬯,亦《葩经》之嗣响也。”“贾生《鵩赋》,旨贯天人,入神致用,其言中,其事隐,撷道家之菁英,约儒家之正谊,其源出于《易经》。”

  《艺概·赋概》:“屈子之赋,贾生得其质,相如得其文,虽涂径各分,而无庸轩轾也。……贾生之赋志胜才,相如之赋才胜志。”

  皇甫谧《三都赋序》:“然则赋也者,所以因物造端,敷弘体理,欲人不能加也。引而申之,故文必极美;触类而长之,故辞必尽丽。然则美丽之文,赋之作也。”

  《艺概·赋概》:“赋,辞欲丽,迹也;义欲雅,心也。”“戴安道画《南都赋》,范宣叹为有益。知画中有赋,即可知赋中宜有画矣。”

  元祝尧《古赋辨体》卷三《两汉体上》:“骚人之赋与诗人之赋虽异,然犹有古诗之义,辞虽丽而义可则。……词人之赋,……辞极丽而过淫伤已。诗人所赋,固以吟咏情性也;骚人所赋, 有古诗之义者,亦以其发乎情也。其情不自知而形于辞,其辞不自知而合于理。情形于辞,故丽而可观;辞合于理,故则而可法。然其丽而可观,虽若出于辞,而实出于情;其则而可法,虽 若出于理,而实出于辞。……或失之于情,尚辞而不尚意,则无兴起之妙,而于则乎何有?……又或失之于辞,尚理而不尚辞,则无咏歌之遗,而于丽乎何有?……二十五篇之《骚》,莫非 发乎情者,……所以其辞也丽,其理也则。……汉兴,赋家专取……骚中赡丽之辞以为辞,……若情若理,有不暇及。故其为丽已异乎《风》《骚》之丽,而则之与淫遂判矣。……心乎古赋 者,诚当祖《骚》而宗汉,去其所以淫,而取其所以则,则庶不失古赋之本义云。”

  荀子《礼赋》“爰有大物:非丝非帛,文理成章;非日非月,为天下光;生者以寿,死者以葬;城郭以固,三军以强;粹而王,驳而伯,无一焉而亡。臣愚不识,敢请之王?王曰:此夫文而 不采者欤?简然易知,而致有理者欤?君子所敬,而小人所鄙者欤?性不得则若禽兽,性得之则甚雅似者欤?匹夫隆之则为圣人,诸侯隆之则一四海者欤?致明而约,甚顺而体。请归之:礼 !”

  这里要说的话太多,简化起见,就直接说“赋”吧。

  《说文解字》第131页:

  赋  :敛也。从贝武声。方遇切。

  《汉语大字典》第3644页:

  赋fù:1.敛取,征收;2.税;3.徭役,兵役;4.兵,军队;5.贡士,古代向最高统治者荐举人员;6.授予,给予;7.享受,特指生成的资质;8.藏;9.量;10.操持;11.诗歌表现手法之一(南 朝梁钟嵘《诗品·序》:“直书其事,寓言写物,赋也。”);12.古代文体之一;13.诵读,吟詠;14.写作;15.通“敷(fū)”。?铺展,敷布;?颁布,陈述(提示:在这个意义上看似不似 海德格尔所言的“道说”)。

  为明显起见,还是将其按“六书”与“六爻”的思维式法进行范畴区分:

  赋fù:

  思想范畴(会意;逻辑,信息,规律,法则,“理念”):6.授予,给予;7.享受,特指生成的资质。

  机制范畴(象形;心灵,意识,灵魂,精神,思维):3.徭役,兵役;4.兵,军队。

  具象范畴(形声;器物,身躯,行为):1.敛取,征收;8.藏。

  相干范畴(转注;自然界,人类社会,信息维):2.税;5.贡士,古代向最高统治者荐举人员;10.操持;13.诵读,吟詠;14.写作;15.通“敷(fū)”。?铺展,敷布;?颁布,陈述。

  体制范畴(指事;国家,政府,联盟):9.量。

  中介范畴(假借;团体,组织,符号):11.诗歌表现手法之一(南朝梁钟嵘《诗品·序》:“直书其事,寓言写物,赋也。”);12.古代文体之一。

  说明:从赋字篆体构造上,可以看出是一个人抗着戈看着“贝”。许慎给出其本义为“敛”。是“收聚;收获;收藏”的意思。当然,根据 ,我们也可以说是“看着宝贝东西”、“保护财物 ”、“捍卫人民胜利果实”等等。但是这样就成了范畴的解释,而非“范畴”的“名”了。换句话说,汉字每一个字本身就是“范畴”的“名”,本身就包含着固有的“信息域”的。而“范 畴”的信息域又不仅仅只是由范畴的“名”来定格的。他也可以由更多的范畴组合表达,以使这一范畴的“名”的信息域更好地被人体会出其真正所指。那么,也就是说,“信息域”并不是 与一切都断然割裂开来的实存“物”。说到底,“信息域”还是一个在思想上“指事”的、“会意”的。至于表达这一“信息域”范畴之“名”,只是一个“中介”而已。就是说,这个名, 似乎不管是用“形声”来造,用“象形”来造,用“字母”来拚,都逃脱不了“中介”、“转注”的本质。

  说到这里,我们就会发现出现两个问题:

  一是对于“六书”,我们真的缺乏研究。就是说,对我们使用了已经七、八千年的这一造字、用字原则,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清醒的认识。这样的结果,是不能不让人怀疑哲学到底是什么的。 也就不能只怪罪那些反对汉字,甚至“一心要灭亡汉字”的人各种歪理邪说了。因为我们自己曾经也并不知道“为什么”。

  二是一旦用“字母”来拚“信息域”之“名”,这个名就不再是我们所说意义上的“范畴”,而就成了“理念”形式了。问题是吊诡之处在于,如果“理念”不是这样来的,而是直接来源于 “命名”、“命题”,在最初的创造者那里,或许有其思想中的“信息域”,但时间一长,一离开初创者。或者只记得这一理念之“名”的定义,而对那一“信息域”并无真情实感,那么“ 虚无”也就油然而生了。因为那几个被“命名”规定了的“拼音字母”,确实除了“名”本身之外,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形式”而已。而由此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就正是苏格拉 底的“辩证法”所要辩明的东西。而对这一根本缺陷的意志弥补,就是柏拉图关于“理念”、“本体”、“分有”、“回忆”说的肇始。也正是亚里士多德颠倒了柏拉图的“本体”,创造形 而上学,却只闹出个纯粹的“形式逻辑”的源泉。而康德的三大批判:《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之所以被称为是唯心主义的,没有超越“伦理实践”,也正 是因为“理念”的人为性,割断了与最初那个“信息域”的自然“联系”。至于黑格尔的问题,因为其对“中介”认识得很清楚,他要追究的已不是“理念”问题,而是这一“理念”来源“ 信息域”的原始“生象”,所以“对立统一规律”及“相互作用”就提上了他的议事日程。但因其“绝对理念”“自然”的“上帝”性,而非“种、类”性,马克思也就必然要将其“辩证法 ”颠倒过来,使“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而不是“种、类”“分有”普遍性。到这个时候,马克思能不提出“两个决裂”吗?因为这个“分有”正是柏拉图理想国的柱石,而整个西方哲 学不过是柏拉图理念哲学的“一系列注脚”(A·N·怀特海语)而已。但是,由于“思维工具”“语言”对人的“反作用”。马克思的“成果”在西方是没有办法得到完善的。任何试图从事 这一工作的人,只要是运用字母文字或以“理念”为根基进行“哲学”创造,无论成就有多么高,最终只能被判定为“修正主义者”。

  由此,再返回到第一个问题上去,我们也就明确了中-西对接的关键枢纽所在了。

  这也是笔者为何要提出西方文化,中华文明的原因。

  别的暂不讨论,单单一个“陈述”的含义,就已经将“赋”推上了“道说”的道德制高点。

  创造赋的整生逻辑思维式法,不但是自然授予人类的对于文字的创造法则,也是文本写作的铺展“构思”。更是对人类文明这个最大宝贝的捍卫。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创造赋的整生逻辑思维式法,不但是自然授予人类的对于文字的创造法则,也是文本写作的铺展“构思”。更是对人类文明这个最大宝贝的捍卫。
    2014/6/9 13:57:51
  • 8楼。噢?称犬为狗,称蠢驴为驴,管王八下的蛋叫王八蛋,也叫“出言不逊”?

           这就是你懂的“科学”?
    2014/5/6 11:21:32
  • 7,呵呵,反正,有一件事可是明白无误的,是薛博主先出言不逊的,而且张口闭口科学科学的试图压人。现在还有谁不懂科学?懂科学没什么了不起,哈哈。请反驳那些诘问先,然后再装逼也不迟,嘿嘿。
    2014/5/6 11:01:34
  • 3.4.5楼,把你的网名改成中山狼无情兽,以明白地向草根网友宣布你是个什么狗东东。然后,待本博有闲心的时候,再好好溜溜你这条狼狗。免得闷地抓狂,到处乱吠。
    2014/5/6 10:54:25
  • 1.3.4.5楼这只癞蛤蟆怎么叫起来没完没了了哈?
    2014/5/6 10:47:33
  • 速度,不过是同时记录时间和距离的记录方式而已,速度快如何会导致时间变慢?

    薛博主身上的电子和原子核,速度不一样,所以不在同一个时间点上?所以,薛博主存在两个?电子们在过去,因为它们的时间过得慢?原子核们在现在,因为它们相对于电子静止,时间不会变慢。是不是?哈哈。
    2014/5/6 10:16:43
  • 算算老账,哈哈。薛博主拿那个犹太傻逼爱因斯坦压复兴旗手什么意思?犹太代表比儒家代表厉害,是吗?也是,犹太傻逼马克思成了中国人的教主,另一个犹太傻逼也应该是要顶礼膜拜的。
    2014/5/6 10:11:23
  • 2,哦?封杀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不逗薛博主玩?
    2014/5/6 10:06:05
  • 1楼复兴中华  寻章摘句之辈耳耳。
    -----------------------------
         噢?这头蠢驴一样的中山狼,不搞封杀了?
    2014/5/6 9:38:36
  • 寻章摘句之辈耳耳。
    2014/5/6 8:19:4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