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文心雕龙·乐府·第七》诠释
2014-04-30
字号:
句读原文

  樂府者,聲依永,律和聲也。鈞天九奏,既其上帝。葛天八闋,爰乃皇時。自咸英以降,亦無得而論矣。至於塗山歌於候人,始為南音;有娀謠於飛燕,始為北聲;夏甲歎於東陽,東音以發;殷整思於西河,西音以興;音聲推移,亦不一概矣。

  匹夫庶婦,謳吟土風。詩官採言,樂胥被律;志感絲篁,氣變金石。是以師曠覘風於盛衰;季札鑒微於興廢;精之至也。夫樂本心術,故響浹肌髓。先王慎焉,務塞淫濫;敷訓胄子,必歌九德。故能情感七始,化動八風。

  自雅聲浸微,溺音騰沸。秦燔樂經,漢初紹復。制氏紀其鏗鏘;叔孫定其容典。於是武德興乎高祖,四時廣於孝文,雖摹韶夏,而頗襲秦舊。中和之響,闃其不還。暨武帝崇禮,始立樂府;總趙代之音,撮齊楚之氣。延年以曼聲協律;朱馬以騷體製歌。桂華雜曲,麗而不經;赤雁群篇,靡而非典;河間薦雅而罕御;故汲黯致譏於天馬也。至宣帝雅詩,頗效鹿鳴。邇及元成,稍廣淫樂。正音乖俗,其難也如此。暨後漢郊廟,惟雜雅章;辭雖典文,而律非夔曠。

  至於魏之三祖,氣爽才麗;宰割辭調,音靡節平。觀其北上眾引,秋風列篇;或述酣宴,或傷羁戍;志不出於滔蕩,辭不離於哀思;雖三調之正聲,實韶夏之鄭曲也。

  逮於晉世,則傅玄曉音;創定雅歌,以詠祖宗。張華新篇,亦充庭萬。然杜夔調律,音奏舒雅;荀勖改懸,聲節哀急。故阮咸譏其離聲,後人驗其銅尺。和樂之精妙,固表裏而相資矣。

  故知詩為樂心,聲為樂體。樂體在聲,瞽師務調其器;樂心在詩,君子宜正其文。好樂無荒,晉風所以稱美;伊其相謔,鄭國所以云亡。故知季札觀樂,不直聽聲而已。若夫豔歌婉孌,怨詩訣絕;淫辭在曲,正響焉生?然俗聽飛馳,職競新異;雅詠溫恭,必欠伸魚睨;奇辭切至,則拊髀雀躍;詩聲俱鄭,自此階矣。

  凡樂辭曰詩,詠聲曰歌。聲來被辭,辭繁難節;故陳思稱左延年閑於增損古辭。多者則宜減之,明貴約也。觀高祖之詠大風,孝武之歎來遲;歌童被聲,莫敢不協。子建士衡,咸有佳篇。並無詔伶人,故事謝絲管。俗稱乖調,蓋未思也。

  至於軒岐鼓吹,漢世鐃挽;雖戎喪殊事,而並總入樂府。繆襲所制,亦有可算焉。昔子政品文,詩與歌別;故略具樂篇,以標區界。

  贊曰:八音摛文,樹辭為體。謳吟坰野,金石雲陛。韶響難追,鄭聲易啟。豈惟觀樂,於焉識禮。

  诠经释典

  所谓乐府(音乐),就是找到事物固有的生成韵律、变化节奏,运用共鸣原理,使不同范畴的韵律和节奏协调共处,形成的歌词曲谱。自轭、互轭、共轭、复共轭这一自然天籁的太极阴阳原理,是乐府创作的思维主宰。上古葛天氏时期就曾有乐府形式的完整乐章。但是,包括皇帝时的《咸池》、帝喾时的《五英》等乐府作品,都因没有考古资料资以佐证,人们已经无法看到其真实面貌了。

  涂山女唱给夏禹的“候人兮猗”,是南方民族最早的歌词记录;有娀氏女儿“燕燕往飞”的歌谣,是北方民族最早的乐府记载;东方民族最早的乐府传说,是夏后氏孔甲感叹山东费县百姓之子命运的《破斧之歌》;西方民族乐府活动兴起于殷帝王河亶甲所作的思乡曲。这些乐府的起源既非同时,其发展道路也很不一致。

  庶民百姓哼唱本地歌谣以抒发内心的喜怒哀乐。乐府机构主要是通过采集记录和整理这些谣词、俚曲,创作出新的旋律,使其既适合于箫笛琴瑟等管弦乐器的演奏,又能陶冶人们思想情志的高雅乐章,从而教化民众树立良好风气。

  晋国师旷根据“南风不竞,多死声”判断出楚军必定无功而返;吴国公子季札从《周南》、《召南》、《邶》、《卫》、《王》等乐曲中,听出了国家兴衰存亡;可见两个人对音律已精通到了极点。

  音乐的本质是思想情绪的共鸣。它不但沁透肌肤,且深入骨髓;所以古圣王无一不坚决制止淫荡糜烂音乐的制作和传播。对卿大夫子弟施行教育,一定起用那些品质高尚、情调积极的道德之士。因为正六律、和五声、通八风,才使得伦理正气贯穿于社会生活始终,四面八方的民众才宾服王化,和谐相处。

  自从雅乐正歌因家天下的延宕而式微,萎靡淫烂的音乐慢慢流荡沉迷。由于秦始皇焚烧了古典《乐经》,汉初儒生不得不费尽心力进行儒家经典的恢复工作。鲁人制氏宏扬了乐曲激昂向上的主旋律;叔孙通采集秦遗经礼制定了宗庙乐章。于是,高祖时的《武德》,文帝时的《四时》舞,虽试图模仿虞舜《韶乐》、夏禹《大夏》风格,但毕竟受秦制影响太深,而难以复原古典。所以,纯正雅致的上古声乐,从此丧失,再难听到了。

  到汉武帝时,朝廷崇尚礼乐,才内设金马、石渠官署考文章,外兴乐府机构采集民间曲调歌谣,汇总了河北、山西、山东、安徽、湖北一带的经典曲目。协律都尉李延年率领数十人研究律吕、音调创作出一批新声曲;朱买臣、司马相如仿效楚辞风格写出了新的诗颂。可惜,像《桂华》这样的杂曲,虽然雄壮,却不合经典;而《赤雁》一类的乐章,虽然华美,却有失体统;河间献王刘德虽向武帝推荐了一些真正的传统雅乐,却又很少被武帝采用。因此,汲黯曾对汉武帝把《天马歌》列入祭祀宗庙祖先的《郊祀歌》曲目,做出了激烈批判。

  宣帝好作诗,欲兴协律之事。益州刺史王襄听说王褒是诗中才俊,便邀请他创作了《中和》、《乐职》、《宣布》诗,并衣《鹿呜》的声律谱作歌曲,着人传唱,以宣教风化。到了元帝、成帝时期,柔靡淫乐的乐曲却又泛滥开来。由此可见,以雅正诗乐取代庸俗歌谣是有多么地困难了。以致,后汉时期祭祀天地神庙的礼乐一仍先汉之旧。乐词虽形似古典,但声律早已逸出了夔和师旷的正宗体统。

  至于魏太祖曹操、高祖曹丕、烈祖曹睿,虽然心胸万夫,才华充沛,但是其分裂古调的作法,依然没有逃脱浮靡、平淡的俗套。曹操的《苦寒行》《北上太行山》、曹丕的《燕歌行》等名篇,无论是酣歌宴饮,还是哀伤征夫,都免不了情绪放纵、字句凄冷的小家子气。虽然直接继承了汉代乐府,用平调、清调、瑟调演奏,但与虞舜、夏禹时的古乐相比依然类同郑国的靡靡之音。不过,晋代通晓声律的傅玄,创作出了《四厢乐歌》、《晋鼓吹曲》、《宣文舞歌》等比较纯正的郊祀曲辞和《祠宣皇帝登歌》等詠祖宗的雅歌;张华完成了《正德》、《大豫》乐章制作,充实了大型歌舞《万舞》;聪敏过人的魏杜夔经过精确考订,重铸乐器并复制了节奏舒缓温雅的古乐。然武帝泰始九年,中書監荀勖在以自己所造的尺子对钟律进行改造时出现了偏差,致使音调节奏悲哀急促。很多人稱其精密,却受到妙达八音阮咸的讥笑,说荀勖新律声高,不合中和。后来,有人比照从地下发掘出的古代铜尺,才知道荀勖和杜夔所使用的尺子不一样,差四分多长。可见和声纯正与否,不单要有正确的声律标准,更需要乐器之间音律协调得当才行。

  整体生生的思维逻辑是音乐的灵魂和主干;全息转达声音的节奏韵律是音乐的载体。因为音乐的载体是节奏韵律的质度和振荡频率,所以专业乐师首要的工作就是选择和调整好乐器质料,务必使其音质清晰并有利于乐器与乐器之的协调配合;因为音乐的灵魂和主干是思维逻辑,所以儒士必须掌握整生逻辑思维式法,才能使乐辞达到高尚品质的严格要求。

  好的音乐,既使人身心愉悦,又不令人耽于淫乐;所以,季札才赞美晋国《唐风》意旨深远广阔。因为《郑风·溱洧》宣泄男女调戏喷射激情;因此,当季札在鲁国听到它时,就已经断言郑国要最先灭亡了。可见季札观赏音乐,绝不只是听听热闹而已。

  如果音乐创作者们的思想只是沉迷于卿卿我我、男女声色、你争我夺、打打杀杀的凄楚悲诉幻觉之中,那么健康、积极、振奋人心、品质高尚的歌曲将如何立足,又怎会产生?然而,不幸的是,以罪恶消费为唯一目的的俗众不但口味变化迅速,且一门心思追求新奇怪诞的哀嚎流行;所以,一听到恭谨雅正的乐府,不是哈欠连天,就是瞪起死鱼一样的眼睛,以空洞僵化蔑视一切文明;而一遇到荒诞哀怨的乐曲,不是拍腿称快,就是像麻雀一样胡蹦乱跳,疯狂摇晃。于是,诗歌与音乐便在消费者淫乐市场的诱导下,一步步走进败坏人们心灵和社会伦理道德的地狱之门,难以回头。

  音乐的真正字辞是思想范畴、观念范畴;观念范畴以具象范畴的声貌进行表达则是歌词。所以,先创作曲谱,再配歌辞,字句的分寸用度就很难把握;相反,如果先创作诗辞,再配乐谱,思想境界和韵律运用的要求就简单明确得多。曹植曾言魏时擅郑声的左延年善于增减古乐辞,使古典的“主旋律”均被剔除,只让放纵的情思一意孤行。所以,诗人真正应当警醒的,恰恰是字字不离主旋律,才是最可宝贵的文明要求,简单性原理。

  例如,汉高祖的《大风歌》、汉武帝的《李夫人歌》,字句简炼,节奏鲜明,乐师就很容易配谱,唱起来韵律也能够被准确把握。当然,曹植、陆机虽然有很多好的诗篇,由于朝廷不重视,更没有好的乐师给予配谱,结果因无法由乐队进行演奏而枯萎雕零。有人说他们的诗歌不被传颂,是因为其违反了音乐的声律要求,这纯粹是不长脑子的话。

  轩辕黄帝时主管医药大臣歧伯所作的《鼓吹曲》;汉代所出现的《铙歌》和《挽歌》;虽然形式有别,内容不同;有军乐,有哀乐;但都属于经典音乐中的种类,并非杂蔓的谣曲。包括三国时缪袭和韦昭由汉代新《乐府》改编制作的十二篇《魏鼓吹曲》、《吴鼓吹曲》和《挽歌》等,也有可归入《新乐府》行列的曲目。就是说选入《乐府》经典的音乐标准在质量,而不在形式。

  从前,刘向在鉴校经传、诸子、诗赋的时候,就把诗与歌区别开来看待。现在,通过本篇进行系统论述,目的还是进一步澄清和明确诗辞、谣曲、乐律三者之间的范畴界定及其共同点。

  万年长叹:自然界的各种声响都表达着一定的信息,但只有具备整生逻辑原则的生象文字才能够成为其有效的全息载体。同样,乡音、俚曲天下人都会哼唱,但只有胸怀天下、关注黎民百姓文明发展的儒士才能创作出可供乐器演奏的经典华章。

  典雅纯正的古乐已经很难在当今复兴了;可是,颓废荒淫的亡国之音却在大街小巷漫衍流行。醒醒吧,善良的人们!音乐,不只是用来消遣淫乐的。从中,我们更应当看出一个社会道德伦理、政府体制和社会机制的高尚堕落、进步倒退以及兴盛衰亡。

  概要把握

  《文镜秘府论·论文意》:“乐府者,选其清调合律,唱入管弦,所奏即入之乐府聚之。如《塘上行》、《怨歌行》、《长歌行》、《短歌行》之类是也。”

  黄侃《文心雕龙札记》:“盖诗与乐府者,自其本言之,竟无区别,凡诗无不可歌,则统谓之乐府可也;自其末言之,则惟尝被管弦者谓之乐,其未诏伶人者,远之若曹、陆依拟古题之乐府,近之若唐人自撰新题之乐府,皆当归之于诗,不宜与乐府淆溷也。……郭茂倩曰:‘凡乐府歌辞,有因声而作歌者,若魏之三调歌诗,因弦管金石造歌以被之,是也。有因歌而造声者,若清商吴声诸曲,始皆徒歌,既而被之弦管,是也(案此本《宋书·乐志》)。’有有声有辞者,若郊庙、相和,铙歌、横吹等曲是也。有有辞无声者,若后人之所述作,未必尽被于金石是也。案彦和作《乐府》篇,意主于被弦管之作,然又引及子建、士衡之拟作,则事谢丝管者亦附录焉。……今略区乐府以为四种:一、乐府所用本曲,若汉相和歌辞,《江南》、《东光》之类是也。二、依乐府本曲以制辞,而其声亦被弦管者,若魏武依《苦寒行》以制《北上》,魏文依《燕歌行》以制《秋风》是也。三、依乐府题以制辞,而其声不被弦管者,若子建、士衡所作是也。四、不依乐府旧题,自创新题以制辞,其声亦不被弦管者,若杜子美《悲陈陶》诸篇,白乐天《新乐府》是也。”“彦和此篇大恉,在于止节淫滥。盖自秦以来,雅音沦丧,汉代常用,皆非雅声。魏晋以来,陵替滋甚,遂使雅郑混淆,钟石斯缪。彦和闵正声之难复,伤郑曲之盛行,故欲归本于正文。以为诗文果正,则郑声无所附丽,古之雅声虽不可复,古之雅咏固可放依。盖欲去郑声,必先为雅曲。至如魏氏三祖所为,犹且谓非正响。推此以观,则简文赋咏,志在桑中,叔宝耽荒,歌高绮艷,隋炀艷篇,辞极淫绮,弥为汉魏之罪人矣。彦和生于齐世,独能抒此正论,以挽浇风,洵可谓卓尔之才矣。”

  《汉书·礼乐志》:“昔黄帝作《咸池》,颛顼作《六茎》,帝喾作《五英》,尧作《大章》,舜作《招》,禹作《夏》,汤作《濩》,武王作《武》,周公作《勺》。《勺》,言能勺先祖之道也。《武》,言以功定天下也。《濩》,言救民也。《夏》,大承二帝也。《招》,继尧也。《大章》,章之也。《五英》,英华茂也。《六茎》,及根茎也。《咸池》,备矣。自《夏》以往,其流不可闻矣。”

  周必大《书谭该乐府后》:“世谓乐府起于汉魏,盖由惠帝有乐府令,武帝立乐府采诗夜诵也。唐元稹则以仲尼《文王操》、伯牙《水仙操》、齐犊沐《雉朝飞》、卫女《思归引》为乐府之始,以予考之,『乃赓载歌』,『薰兮』『解愠』,在虞舜时,此体固已萌芽,岂止三代遗韵而已。”

  《汉书·艺文志》:“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

  《汉书·食货志》:“冬,民既入,妇人同巷,相从夜绩。……男女有不得其所者,因相与歌咏,各言其伤。……孟春之月,群居者将散,行人振木铎徇于路以采诗,献之太师,比其音律,以闻于天子。故曰,王者不窥牖户而知天下。”

  《礼记·乐记》:“是故情深而文明,气盛而化神,和顺积中而英华发外,唯乐不可以为伪。”“钟声铿,铿以立号,号以立横,横以立武,君子听钟声则思武臣。石声磬,磬以立辨,辨以致死,君子听磬声则思死封疆之臣。丝声哀,哀以立廉,廉以立志,君子听琴瑟之声,则思志义之臣。竹声滥,滥以立会,会以聚众,君子听竽笙箫管之声,则思畜聚之臣。鼓鼙之声讙,讙以立动,动以进众,君子听鼓鼙之声,则思将帅之臣。君子之听音非听其铿鎗而已也,彼亦有所合之也。”

  《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吴公子札来聘,……请观于周乐。使工为之歌《周南》《召南》,曰:美哉,始基之矣,犹未也,然勤而不怨矣。为之歌《邶》、《鄘》、《卫》,曰:美哉,渊乎!忧而不困者也。吾闻卫康叔、武公之德如是,是其《卫风》乎?为之歌《王》,曰:美哉!思而不惧,其周之东乎?……若有他乐,吾不敢请已。”

  《汉书·董仲舒传》:“乐者,所以变民风、化民俗也;其变民也易,其化民也着。故声发于和而本于情,接于肌肤,臧于骨髓。故王道虽微缺而筦弦之声未衰也。”

  《乐记》:“流辟邪散、狄成涤滥之音作,而民淫乱。”

  《皋陶谟》:“皋陶曰:亦行有九德: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彊而义。”

  《汉书》:“古者,自卿大夫师瞽以下,皆选有道德之人,朝夕习业,以教国子。国子者,卿大夫之子弟也。皆学歌九德。”

  《礼记·乐记》:“子夏对魏文侯曰:今君之所好者,其溺音乎!文侯曰:敢问溺音何从出也?子夏对曰:郑音好滥,淫志;宋音燕女,溺志;卫音趋数,烦志;齐音敖辟,乔志(谓傲辟骄志也):此四者,皆淫于色而害于德,是以祭祀弗用也。”

  《汉书·礼乐志》:“周道始缺,怨刺之诗起。王泽既竭,而诗不能作。王官失业,《雅》《颂》相错。……桑间、濮上、郑、卫、宋、齐之声并出。内则致疾损寿,外则乱政伤民。巧伪因而饰之,以营乱富贵之耳目。庶人以求利,列国以相间。故秦穆遗戎而由余去,齐人餽鲁而孔子行。至于六国,魏文侯最为好古,而谓子夏曰:寡人听古乐则欲寐,及闻郑、卫,余不知倦焉。子夏辞而辨之,终不见纳,自此礼乐丧矣。”“汉兴,乐家有制氏,以雅乐声律世世在太乐官,但能记其铿锵,而不能言其义。”“高祖时,叔孙通因秦乐人制宗庙乐。大祝迎神于庙门,奏《嘉至》,犹古降神之乐也。皇帝入庙门,奏《永至》,以为行步之节,犹古《采荠》《肆夏》也。干豆上,奏《登歌》。独上歌,不以筦弦乱人声,欲在位者徧闻之,犹古《清庙》之歌也。《登歌》再终,下奏《休成》之乐,美神明既飨也。皇帝就酒东厢,坐定,奏《永安》之乐,美礼已成也。”

  《礼记·乐记》:“故乐者,天地之命,中和之纪,人情之所不能免也。”

  《荀子·劝学》:“《礼》之敬文也,《乐》之中和也,《诗》《书》之博也,《春秋》之微也,在天地之间者,毕矣。”

  《孔子家语·辨乐》:“故君子之音,温柔居中,以养生育之气。忧愁之感,不加于心也;暴厉之动,不在于体也。夫然者,乃所谓治安之风也。小人之音则不然,亢丽微末,以象杀伐之气。中和之感不载于心,温和之动不存于体。夫然者,乃所以为乱之风。”

  《汉书·艺文志》:“自孝武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代赵之讴,秦楚之风,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亦可以观风俗,知薄厚云。』案歌诗家有邯郸河间歌诗四篇,燕代讴雁门云中陇西歌诗九篇,齐郑歌诗四篇,吴楚汝南歌诗十五篇,歌诗凡有二十八家,彦和特举其大者言之。”

  《宋书·乐志》:“汉武帝虽颇造新哥,然不以光扬祖考,崇述正德为先,但多咏祭祀见事及其祥瑞而已。商周《雅》《颂》之体阙焉。”

  《汉书·礼乐志》:“是时,河间献王有雅材,亦以为治道非礼乐不成,因献所集雅乐。天子下太乐官,常存肄之,岁时以备数,然不常御,常御及郊庙,皆非雅声。”

  《史记·乐书》:“汉武帝尝得神马渥洼水中,作歌曰:‘太一贡兮天马下,霑赤汗兮沫流赭。骋容与兮跇万里,今安匹兮龙为友。’后伐大宛得千里马,马名蒲捎,作歌曰:‘天马来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承灵威兮怀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中尉汲黯进曰:‘凡王者作乐,上以承祖宗,下以化兆民。今陛下得马,诗以为歌,协于宗庙,先帝百姓,岂能知其音耶?’”

  《汉书·王褒传》:“宣帝时,天下殷富,数有嘉应,上颇作歌诗,欲兴协律之事。于是益州刺史王襄欲宣风化于众庶,闻王褒有俊才,请与相见,使褒作《中和》、《乐职》、《宣布》诗,选好事者令依《鹿鸣》之声,习而歌之。”

  《汉书·礼乐志》:“今汉郊庙诗歌,未有祖宗之事,八音调均,又不协于钟律,而内有掖庭材人,外有上林乐府,皆以郑声施于朝庭。至成帝时,……郑声尤甚。黄门名倡丙彊、景武之属富显于世。贵戚五侯定陵、富平外戚之家淫侈过度,至与人主争女乐。哀帝自为定陶王时疾之,又性不好音,及即位,下诏曰:惟世俗奢泰文巧,而郑卫之声兴。夫奢泰则下不孙而国贫,文巧则趋末背本者众,郑卫之声兴则淫辟之化流。而欲黎庶敦朴家给,犹浊其源而求其清流,岂不难哉!孔子不云乎?『放郑声,郑声淫。』其罢乐府官。”

  《文章流别论》:“诗虽以情志为本,而以声成为节。”

  《礼记·乐记》:“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之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

  《毛诗大序》正义:“诗是乐之心,乐为诗之声,故诗乐同其功也。”“原夫作乐之始,乐写人音。人音有小大高下之殊,乐器有宫征商羽之异。依人音而制乐,托乐器以写人,是乐本效人,非人效乐。但乐曲既定,规矩先成,后人作诗,模摩旧法,此声成文谓之音。若据乐初之时,则人能成文,始入于乐。若据制乐之后,则人之作诗,先须成乐之文,乃成为音。声能写情,情皆可见,听音而知治乱,观乐而晓盛衰,故神瞽有以知其趣也。”

  《礼记·乐记》:“乐者,心之动也;声者,乐之象也。”

  《左传·昭公二十一年》:“夫音,乐之舆也;而钟,音之器也。”

  《日知录·乐章》:“歌者为诗,击者、拊者、吹者为器。合而言之谓之乐,对诗而言,则所谓乐者专属八音,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是也,分诗与乐言之也。专举乐,则诗在其中,‘吾自卫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是也,合诗与乐言之也。”

  《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季札见歌《郑》曰:美哉,其细已甚,民弗堪也,是其先亡乎!”

  《汉书·艺文志》:“诵其言谓之诗,詠(咏之正字)其声谓之歌。”

  王先谦《汉铙歌释文笺正·例略》:“辞者,文言也;言成文而为诗。慧地(刘勰出家后名)云:‘乐辞曰诗’是也。”

  《晋书·乐志》:“凡乐章古辞,今之存者,并汉世街陌谣讴,《江南可采莲》、《乌生十五子》、《白头吟》之属也。……凡此诸曲,始皆徒歌,既而被之弦管,又有因丝竹金石造歌以被之,魏世三调歌辞之类是也。”

  《史记·高祖本纪》:“十二年十月,高祖还归,过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纵酒,发沛中儿,得百二十人,教之歌。酒酣,高祖击筑,自为歌诗,令儿皆和习之。歌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范文澜《文心雕龙注》:“案诗为乐心,声为乐体,诗与歌本不可分,故《三百篇》皆歌诗也。自汉代有《在邹》《讽谏》等不歌之诗,诗、歌遂画然两途。凡后世可歌之辞,不论其形式如何变化,不得不谓为《三百篇》之嫡属,而摹拟形貌之作,既与声貌离绝,仅存空名,徒供目赏,久之亦遂陈熟可厌。《别录》诗、歌有别,《班志》独录歌诗,具有精义,似非止为部居所拘也。”

  黄侃《文心雕龙札记》:“刘向校书,以诗赋与六艺异略,故其歌诗亦不得不与六艺之《诗》异类。然观《艺文志》所载,有乐府所采歌谣,有郊庙所用乐章,有帝者自撰歌诗,有材人名倡所作歌诗,有杂歌诗,此则凡诗皆以入录,以其可歌,故曰歌诗。刘彦和谓子政品文,诗与歌别,殆未详考也。”

  《汉书·艺文志》:“至成帝时,……诏光禄大夫刘向校经传、诸子、诗赋,……每一书已,向辄条其篇目,撮其旨意,录而奏之。会向卒,哀帝复使向子侍中奉车都尉歆卒父业。歆于是总群书而奏其《七略》。”

  詹鍈《文心雕龙义证》:“班固据《七略》编成《艺文志》,保存在《汉书》内。其中《诗》六家四百六十一卷为一类,又歌诗二十八家三百一十四篇为一类,故云‘诗与歌别。’”“《周礼·春官·大师》:‘皆文之以五声:宫,商,角,征,羽;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按郑玄注云:‘金,钟鎛也;石,磬也;土,埙也;革,鼓鼗也;丝,琴瑟也;木,柷敔也;匏,笙也;竹,管也。’”

  郑樵《通志·乐府总序》:“自后夔以来,乐以诗为本,诗以声为用,八音六律为之羽翼。”“礼乐相须以为用,礼非乐不行,乐非礼不举。”

  詹鍈《文心雕龙义证》:“《诗·鲁颂·駉》:‘駉駉牧马,在垧之野。’毛传:‘邑外曰郊,郊外曰野,野外曰林,林外曰垧。’”

  不得不说的:审美

  像其它一切说不清、道不明的“普世价值”一样,在当代,“审美”这一范畴,虽然经常挂在艺术家、文学评论或者艺术评论家的嘴边;但是,这些艺术家、评论家真地就懂得什么是“美”,什么叫“审美”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有几个人的作品是“美”的,能经得起“审美”的检验,过得了“审美”这一关?问问莫言,看其能给一个怎样的回答。反正,笔者是不敢期盼其能给一个满意的回复的。因为那部夺得中国有史以来最高金额10万元的1997年“大家文学奖”的作品名字《丰乳肥臀》本身就已经把“美”搞得臊腥腥、臭哄哄了,除了像诺贝尔奖评委、“大家文学奖”评委和李银河类性开发群体那样猫科动物才能把玩之外,还怎么让人耐得住心情去“审”?

  赤裸裸的叫卖,假惺惺的慈善,凶巴巴的美元,已经把人类世界道德伦理颠覆得七零八落了,谁还有兴趣“审美”?

  在这个科技工具统治一切的时代,也许只有那些恬不知耻的“公知”,才敢大肆鼓噪“审美疲劳”吧?“审美”居然能出现“疲劳”?可见这个“美”,无疑只能是那些用金钱堆垒起的大亨、富豪的玩物,而非“美”本身了。

  查一下字典、词典。

  商务印书馆《新华字典》1992年重排本第318页:

  美měi:1.好,善;2.<方>得意,高兴;3.赞美,称赞,以为好;4.(外)指美洲,包括北美洲和南美洲,世界七大洲的两个洲。

  为明显起见,现以“六书”、“六爻”思维式法进行范畴界定。

  思想范畴:1.好,善。

  机制范畴:无

  具象范畴:无

  相干范畴:2.<方>得意,高兴;3.赞美,称赞,以为好。

  体制范畴:无

  中介范畴:4.(外)指美洲,包括北美洲和南美洲,世界七大洲的两个洲。

  商务印书馆《新华词典》2001年修订版第672页:

  美měi:1.美丽,好看;2.使美丽;3.美好的,令人满意的;4.得意;5.赞扬,称赞;6.美洲或美国的简称。

  思想范畴:无

  机制范畴:无

  具象范畴:无

  相干范畴:1.美丽,好看;2.使美丽;3.美好的,令人满意的;4.得意;5.赞扬,称赞;

  体制范畴:无

  中介范畴:6.美洲或美国的简称。

  《新华字典》第421页:

  审shěn:1.详细,周密;2.审问,讯问案件;3.知道,也作“x”、‘y’;4.一定地,果然。

  思想范畴:无

  机制范畴:无

  具象范畴:无

  相干范畴:1.详细,周密;2.审问,讯问案件;3.知道,也作“x”、‘y’;

  体制范畴:无

  中介范畴:4.一定地,果然。

  《新华词典》第875页:

  审shěn:1.详细,周密;2.审查;3.审问,讯问处理案件;4.知道;5.文言副词。的确,果然。

  思想范畴:无

  机制范畴:无

  具象范畴:无

  相干范畴:1.详细,周密;2.审查;3.审问,讯问处理案件;4.知道;

  体制范畴:无

  中介范畴:5.文言副词。的确,果然。

  [审美]:领会或鉴赏物品、风景或艺术品等的美。

  四川辞书出版社、湖北辞书出版社《汉语大字典》三卷本1995年第一版1995的5月第一次印刷第3126页:

  美měi:1.味道可口;2.形貌好看;3素质优良;4.优美,艺术性强;5.精,质量高;6.肥沃;7.景物佳胜;8.茂盛;9.丰收;10.成长,成熟;11.贵重;12.完美,淳良;13.巨大业绩;14.品德或志趣高尚;15.长处,才能;16.喜,快乐;17.舒服,美满;18.称赞,褒奖;19.音调单位;20.国名,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21.洲名,亚美利加洲的简称。

  思想范畴:1.味道可口;2.形貌好看;3素质优良;4.优美,艺术性强;5.精,质量高;6.肥沃;7.景物佳胜;11.贵重;12.完美,淳良;13.巨大业绩;14.品德或志趣高尚;

  机制范畴:无

  具象范畴:无

  相干范畴:8.茂盛;9.丰收;10.成长,成熟;16.喜,快乐;17.舒服,美满;18.称赞,褒奖;

  体制范畴:无

  中介范畴:15.长处,才能;19.音调单位;20.国名,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21.洲名,亚美利加洲的简称。

  《汉语大字典》第3126页:

  审shěn:1.详知;2.明白,清楚;3.详细,周密;4.慎重;5.正,不偏斜;6.固定,安定;7.真实,果真;8.考察,研究;9.辨别;10.审问,审讯;11.审核,审查;12.询问;13.量词。束数;14.姓。

  思想范畴:2.明白,清楚;4.慎重;5.正,不偏斜。

  机制范畴:无

  具象范畴:无

  相干范畴:1.详知;3.详细,周密;6.固定,安定;7.真实,果真;8.考察,研究;9.辨别;10.审问,审讯;11.审核,审查;12.询问。

  体制范畴:无

  中介范畴:13.量词。束数;14.姓。

  通过上面的范畴区分,可以看出三种字典中字的意、义差别:

  一是在《汉语大字典中》中,“美”和“审”都具有相当多的思想范畴,且“指象”明确,能(指)所(指)兼备;在《新华字典》中“美”有思想范畴,“审”没有,且“美”的思想范畴的指“象”含糊、混沌;在《新华词典》中,“美”、“审”均没有思想范畴。

  二是《汉语大字典》字意、字义均丰富,上承传统,下接当代;《新华字典》字意少,字义简单,日常生活化,上思想不明,下具象不清;《新华词典》无字意,字义被观念词化,有所指,但能指之“象”不定。

  三是《汉语大字典》多为自然、亲和的描述性,如“美”的“味道可口”、“形貌好看”,“审”的“慎重”、“询问”;《新华词典》突出了观念的使令性,如“美”的“使美丽”、“令人满意的”,“审”的“讯问处理”,甚至“审美”定义(领会或鉴赏物品、风景或艺术品等的美)本身,就暴露出强烈僵化的使令性。

  由此,不难得出一些看似平常,却着实令人触目惊心的结论:

  一是以《汉语大字典》为老师,在“博古通今”上就少了思想障碍,且对传统的承接会自然而然;以《新华字典》为师,在思想上对古今就会两头糊涂,既不知其然,也不知其所以然;以《新华词典》为准,则有今无古,不但没有思想,观念僵化,脱离现实,且强迫倾向浓烈。

  二是只有掌握了《汉语大字典》,在阅读和写作中才能更好地使用和体会汉字的思想意义及现实的鲜活性;《新华字典》的汉字内容解释使人只可适应日常生活,而难以进入“文本叙述”;《新华词典》的汉字“空心化”,方块拼音的观念祈使化,只能使人成为自闭僵化而又野蛮的理念动物,“个人主义”而又无思想、无生活,必然是其常态思维。

  三是从一个人的素质表现主要取决于其道德修养和知识储备的立场上看,以《新华词典》这样类“外语”工具书为获取知识主渠道的知识分子,其思想根源基本上就自动“西化、分化”了,已经用不着美国特别地、有针对性地教唆和收买。而更为悲剧地是这种“西化、分化”却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非中非西的傻瓜相机化——只知用臀部而不会用大脑思考。

  四是对青年的培养教育,真正的焦点还不是在汉语、外语上,而是汉语工具书上。虽然这只是一个中介工具。但是特殊性在于“文字”这一“中介”时常主导着人的“思维”,而不是相反。就像音乐和诗歌可心使人哭,使人笑,使人愁,使人忧,使人愤怒、使人烦躁或使人堕落一样。

  五是形而上学每日每时地左右着人们的思想和生活。离开形而上学,或陷入错误的形而上学人也就与动物无异了。好在汉字和卦爻这两种简单而朴实的中介符号使得形而上学就凝结在具象范畴的结构之中,是不需要特别地啃什么奥卡姆的剔刀的。

  六是所谓美、或审美,其最高层次,或曰其区别于善、好、完整等意义的所在,就是其指“象”是形而上的,关系质的,尤其是道德品质的。自然和谐,舒缓温雅,就是大美。拿西方艺术品作例子,其突出典型就是维纳斯的断臂,才成就了想象空间、美的诠释、天使的向往。否则如果这一塑像是一个完整体形,所谓维纳斯女神也就只不过是一具毫无生机的石头、或诱人精神沉陷的肉体模型而已,或许漂亮,但不具真正意义上的美。

  七是字母文字天生的形上性,造成了对形而上“存在”的“遮蔽”。所以,除了借助“理念上帝”、“道成肉身”,才可以抓住道德这一“救命稻草”之外,就无处安魂了。这是西方字母语言自身带来的注定悲剧性,是很值得可怜和悲悯的。问题在于,对这一问题已经有了直观认识的海德格尔,刚刚意识到“汉字”的道德性,便被西方固有的“殖民思维”给扯了回去。于是,只能翻来覆去地折腾德语,以试图“通向语言之路”,进入真正的“道说”境界,从而替代“汉字”属性。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大自然是不会给那些为一己私利不惜毁坏一切生灵的幽灵们以投机取巧的方式获得伟大声名的机会的。

  救人,才能救己。

  尤其令人悲哀地是,不懂汉语的人说一些没有见解的话,也就算了。那些成天摆弄汉字,却又被理念、观念思维和自私理性束缚的华人们,还要堕入“畜生道”,以贬低中华文明为荣,那就不只是愚蠢,而可恶至及了。

  不要因为自己迷糊,就说经典混沌。就像不要因为自己靠阳光雨露生活,就不相信太阳是大公无私的,仁者爱人一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其实,简单说来,就是以“六书”、“六爻”的“卦”之思维式法为思想前提,运用生象文字符号范畴构图解释事物本质及其之间的关系。

         复杂起来,就是将六十四卦在整合后的标准图谱——《易龙图》中,定位、分段,有针对性地、既具体又不离普遍性地对事物进行场域分析。
    2014/6/9 14:21:42
  • [100楼]  百科蒋   老薛 你的电话打不通的,我刚打了一下。
    --------------------------------
         噢。起得晚,忘开机了(有时甚至几天不开机,经常遭抱怨和训斥)。马上开。
    2014/5/8 12:05:29
  • 老薛
    你的电话打不通的,我刚打了一下。
    2014/5/8 11:56:26
  • [96楼]  过河 :老薛再解释一下下,【整生逻辑】是如何避玄入道滴?哈哈~~
    ---------------------------------
         唉,真惭愧。唠叨三、四年了,还得“再解释”。呵呵。

         其实,简单说来,就是以“六书”、“六爻”的“卦”之思维式法为思想前提,运用生象文字符号范畴构图解释事物本质及其之间的关系。

         复杂起来,就是将六十四卦在整合后的标准图谱——《易龙图》中,定位、分段,有针对性地、既具体又不离普遍性地对事物进行场域分析。

          就这个,完了。看看,过得了河不?呵呵。
    2014/5/8 11:52:01
  • [97楼]  过河   哈,不好意思,隔了几天才注意到老薛滴回帖。

    原则同意老薛89楼滴评论。哈哈~~
    -----------------------------------------------

             呵呵。没关系啦。大发展的时代人人都忙得很,可以理解。
             关键在于原则共识,这是十二分难得地。
    2014/5/8 11:39:16
  • 哈,不好意思,隔了几天才注意到老薛滴回帖。

    原则同意老薛89楼滴评论。哈哈~~
    2014/5/7 22:14:57
  • [88楼]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87楼过河:偶觉得,学佛老是个做事业的基础。入世者也须学佛老。没有佛老打底,儒墨马列毛都易成为辞章之学,外观之识。就象草根网的一些博主,在一定程度上缺乏佛老的文化底蕴,结果儒、马、毛都成了打人、杀人武器。那不是在改造世界,而是在毁灭世界。而他们还不知道,虽然他们真诚的很热烈。 当然,要想进去了又能出得来,还得在事上练。
    ------------------------------
            嗯。过河此言进入了“文本表述”。
           尽管,现在所谓的“文本表述”,还局限在理念逻辑的“同一”上,而本博所认可的“文本表述”则是思想、观念、具象范畴的“合一”,即整生逻辑上。

            只有整生逻辑,才能够避免将佛、老,儒、马、毛之“玄”,仅仅变成为损人利己的“观念形态”,从而进入整体和谐的“有机自然”。
    -----------------------------
    老薛再解释一下下,【整生逻辑】是如何避玄入道滴?哈哈~~
    2014/5/7 22:13:31
  • [94楼] 评论人: 百科蒋
    一句当代俗语:听老婆话,跟党走。
    2014/5/2 21:12:34
    这样一句话有道理啊!  
    听老婆话,跟党走。
    听老婆话,家和!
    跟党走。国兴!
    有道理!有哲理!首创精神不错!
    2014/5/2 21:17:32
  • 一句当代俗语:听老婆话,跟党走。
    2014/5/2 21:12:34
  • 这个不是世界其它民族所能替代来完成的???

    那么我们现在要做什么?不是很清楚了吗??
    -----------------------------------------------------
    呵呵。是啊。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呀?
    你不妨搜索一下,看看中共中央是什么时候开始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
        尼采说过什么狂话了的?“我之所以聪明,就是从来不考虑不是问题的问题。”
        但是,我们的一些小资知识分子被西方主流所谓的“现代性”“物质世界”迷住了双眼,根本看不清中国的现实是怎么回事。像唐吉诃德大战风车一样,在自己给自己出的难题里面,英勇无畏地进行圈逻辑战斗。

         竟忘了一句当代俗语:听老婆话,跟党走。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什么?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啊!
         噢,好像刚刚看到一个新闻,前前政治局大员已经在宣讲“保卫汉字”了呀?
         意味着什么?就是有一盘“大棋”,开始进入打劫、收官阶段了呀。不是吗?

          要不怎么说睡狮醒了呢。二百多年了,她哪一天睡踏实了?
    2014/5/2 20:15:35
  • [91楼]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嗯。好,共识越来越多。物质能与信息能是“轴心”要素,而非“质心”要素。

    马恩列的思想,正是俗太极图所表现出的中国古代“朴素辩证法”的西方化。
    =========================
    是的!
    当今中国,怎样发掘,整理、整合、优化升级中华文明这个,人类文明的质心要素。

    并能形成社会巨大的共业,这是中华民族为自己、也为世界未来的担当或使命。

    这个不是世界其它民族所能替代来完成的???

    那么我们现在要做什么?不是很清楚了吗??

    2014/5/2 13:55:06
  • 90楼zyk2013   西方的唯物、资本、马恩列思想或思维方式,与东方的唯心、唯识的思维方式是有区别的,而且还不是一点点。
    他们不知道,所有物质对人产生的生命、生理反应或情感都要通过心理或精神得到的。而为什么会得到和得到了什么、哪些?,这就不仅仅是心理学上的学问了。

    东方智慧就是在研究这个,超出心理以外的东西,谓之唯心,唯识学。
    中华文明在这里留下了大量的精神财富。因为就象太阳一样,我们整天用着,到了视而不见的地步,真的把宝贝当垃圾了。
    而人类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如果不能同步发展,提高、升华, 所产生的灾难是无量级的。 (因为物质文明的能量,正发生着巨大的积蓄或积聚,它所造成的灵魂损害也越来越大)
    ---------------------------
    嗯。好,共识越来越多。物质能与信息能是“轴心”要素,而非“质心”要素。

         马恩列的思想,正是俗太极图所表现出的中国古代“朴素辩证法”的西方化。
    2014/5/2 13:31:3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