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金渠先生夜话》26
2014-04-30
字号:
271.苗实:做学问,就是六个字,学道守道弘道。可以说,学道是一辈子的大事情,而守道弘道是后半辈子的大事情。首先,受尽千辛万苦,才能谈得上学道。随后,才能守道弘道。譬如,学习研究经济学,第一步熟读经典,第二步拜访名师,第三步著书立说,第四步出谋划策。其中,第一二步是学道,而第三四步是守道弘道。

  272.苗实:习李时代,最大的任务之一就是解决农民工变市民的事情。而且,这个事情真正办好了,三农问题就会越来越容易处理。现在的情况是,农民工在城市干了二三十年,到老了仍然被无情地抛回农村,根本分享不到自己曾经奉献过的城市的发展成果。所以说,这很不公平。当然了,这个事情要办好,就要深化配套改革。

  273.苗实:诺奖经济学得主罗伯特·席勒先生指出,也许有一天,对非理性的更广泛定义将与理性的某个定义趋于一致,并对真正的人类行为做出解释。我打赌,真正的进展将来自经济学之外——来自其他社会科学,甚至来自信息科学和计算机工程。可以说,我认同席勒先生的这个观点。本来,人类行为就是既有理性,也有非理性。而且,非理性未必就导致错误的结果。譬如,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在中国就是至理名言。

  274.苗实:央行副行长易纲先生在华盛顿一次讨论会上表示,中国目前利率市场化条件不具备。地方政府没有预算方面的束缚,趋向于任意借贷,无视利率水平。即使利率非常高,它们仍能借贷,这意味着中国在利率市场化方面还没有准备好。我认为,易先生是讳疾忌医。既然明明知道地方政府没有硬预算约束,为什么还要放贷?而且,政府就不是真正的市场主体,为什么要与企业抢饭碗而大搞投资呢?所以说,要治政府这个病,恰恰要尽快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

  275.苗实: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知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PEI三论奠基人,国家转型研究院(筹)院长,中国经济学界的菩提达摩。1980年9月—1996年7月,在农村中小学念书;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理论物理;2001年8月—2013年7月,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筹)从事经济研究;2013年8月至今,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在新三元悖论(P)。大小经济学(E)和新痛苦指数(I)等三个理论探索领域有开创性的学术贡献,对中国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三农与区域问题有长期研究,著有《中国经济如是说》。《中国经济研究浅谈》。《人生经济沉思录》。《苗实不惑年文集》和《苗实甲午自选集》,均可在苗实新浪博客下载。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8666人次下载,网络关注度1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

  276.苗实:制度不对,人就是奴隶,这个社会就是奴隶社会;制度对了,人才能成为人,这个社会才是正常社会。譬如,中国的农民就是奴隶,他们头上有三座大山,分别是万恶的土地制度。万恶的户籍制度和万恶的社会保障制度。而且,更为可悲的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自己被奴役被压迫。客观地说,大多数农民走出农村,不种地,解救自身的同时,还解救了整个中国。所以,中国太需要启蒙了。如果农民真正觉醒了,整个社会才能进步。甚至可以说,推倒三座大山,是中国深化改革的突破口,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总枢纽。一个国家,连自己的农民都不能解救,就不是正常国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实现现代化,进而民族复兴???

  277.苗实:辽宁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黄继忠先生认为,国有企业违背了市场经济单一的要求,而市场经济的企业只有一个单一的盈利目标,这是投资者最原始的动力,也是资源配置形成价格的最原始动力。但是,国有企业不是单一的目标,是多元目标,比如宏观调控目标,就业的目标,安定团结的目标等等。正因为国有企业不是单纯的以盈利为目标,而这种目标必然是和市场经济的目标相悖,所以不管国有企业无论现在发挥什么作用,从长期改革来看,国有企业应该可能会从市场中消失。可以说,我赞同黄先生的主张。本来,企业就是要追求利润最大化。而且,这是与生俱来的神圣使命。至于某些目标,那是政府的责任,与企业无关。

  278.苗实:在大多数人看来,经济学是如今中国社会的一门“显学”,知名的经济学者不仅名利双收,还能影响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对于这种观点,龚六堂先生给出的回应却是——痴心妄想。“全世界研究经济学的有多少人?谁能够影响经济政策?研究经济学的真正意义在于:第一,享受学习的这个过程。第二,可以把很多别人没有看清楚的问题看清楚,自己心里舒服。”要我说,龚先生还是讲了句大实话。客观上,经济学者对经济政策充其量有间接影响。

  279.苗实:龚六堂先生指出,宏观中的方法和思想的关系问题,这不仅仅是宏观经济学中的问题,也是这个经济学中的问题。在经济学中,经济学思想当然很重要,但是如果没有掌握好的研究问题的方法也是不可能解决的。在我们的经济学教学中,可能比较强调经济学研究方法的问题,这主要是因为对于中国学者来讲,在方法上有所突破比思想上有所突破来的容易一些。可以说,我赞同龚先生的看法。不过,方法的突破对一个文科生而言,极有可能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特别是中国,经济学学习者大多是文科生。

  280.苗实:(1)龚六堂先生认为,中国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的研究本身就不应该存在差异。无论是研究中国经济问题还是经济理论问题,不仅有中国的经济学家研究,西方也有大量的经济学家在研究这些问题。之所以造成前一些年的中外经济学研究的差异,主要是经济学的研究方法问题。我想,只要研究方法一致,中外经济学就不存在差异。的确,龚先生说的是正理。现在,中国经济学家在经济研究上方法有点落后。(2)龚六堂先生称,在广泛的引入数学工具以后,经济学已经可以称的上一种科学了。如果按我的观点,数学才是真正的科学,只有虔诚的天才才能研究数学,这也是我为什么转来学经济学的原因。国内学者认为经济学是一种解释世界的理论,我比较认同。一般的,我们研究经济学问题,从两个方面出发,一是从现实出发,这一点很难,需要很强的经济学洞察力;另一方面,就是从别人的论文中寻找经济学的研究方向。看来,龚先生对经济学是科学既有所认可,又有所保留。同时,他给出了经济研究的两个出发点,很有指导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曾是校园霹雳舞者,现为经济论坛专家级网络红人,江湖人称“苗大师”和“学术凤姐”,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大众读物类财经作家,林毅夫研究专家,慈善公益人士,50人独立经济学家论坛成员,慧眼财经顶级专家,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早年私淑于京城四老四少(刘国光,董辅礽,厉以宁,吴敬琏,魏杰,樊纲,刘伟,钟朋荣)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近年来先后问学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老师和林毅夫老师,目前著述300多万字,主要著作七部,包括中国经济改革两部曲《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原名《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最早为《林毅夫学术批评》);学术社会人生五部曲《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观财经社会人生:大道至简方为真》,《无愧我心匡时艰:读书要沉潜含玩》,《管他风儿可劲吹:身外无物胸中春》。另外,更为详细的内容,欢迎搜索“苗实百度百科”和“苗实新浪博客”,谢谢大家!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