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为什么我们不能“低税收”?
2014-03-05
字号:
税收是维持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所必须的代价。忽悠减税的民粹主张历来受到人们的欢迎,但其本质是害人的,是反文明的,是违反公众利益的。

  人们一直认为高税收会增加人们的痛苦感,其实而那些税收最高的国家反而幸福感最高,这是因为高税收可以带来高保障,这样人们可以用更多的时间用于休闲,娱乐和社交,大家也会互相信任、互相照顾,当然幸福度更高,只有高税收和高福利的国家,人们才会轻松拥有以上这些,盖洛普健康组织曾对人们的生活满意度进行了定期调查:根据各国的年度调查报告显示:税率最高的北欧国家的居民是地球上最快乐的人,丹麦一如既往地名列第一,随后是芬兰、荷兰和瑞典,而在低税率的美国,人民反而不快乐,调查显示,大约25%,也就是四分之一的美国人患有心理疾病,大约16%,差不多接近五分之一的美国人将终生遭受抑郁症的痛苦。跟世界上其他国家相比,这些数字几乎是最高的,是欧洲的两倍,美国人每年花费大约800亿美元治疗抑郁症,可见,高税率高保障给人带来的是快乐,而低税收低保障带来的只是人们的痛苦。

  近年又开始流行一个说法,那就是福利国家让政府欠债,这也不符合现实,福利国家不仅没有欠债,反而是债务水平最低的,高福利国家的债务水平不仅远低于美国,日本,甚至比中国更低,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低的,比如瑞典的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约为30%左右,财政赤字不超过1%,而挪威不仅没有赤字,反而用大量的盈余,新加坡也是这样,不仅没有一点的债务,而且每年还向民众分红。

  这背后的原因是因为高福利国家一般都经济非常繁荣,而且非常的稳定,国内需求旺盛而稳定,经济危机对其基本没有冲击作用,因此政府也没理由欠债,而大家所熟悉的南欧四国,其实他们都不是高福利国家,比如希腊的福利支出水平都不及欧盟的平均水平,更是远低于高福利的北欧。

  总之,经过我们的考察和研究之后,认为社会对福利的投资不仅不会成为经济的负担,反而成为经济繁荣的基础,福利社会不仅不会让人变的懒惰,反而会让人变得勤快,福利社会不仅不是经济发达的产物,相反却是最先在落后国家兴起,福利社会不仅不会让政府欠债,反而因为经济的稳定繁荣让政府出现财政盈余,福利国家不仅不会限制自由,反而创造了积极的自由,不仅不会有痛苦感,反而更轻松和幸福。

  现代社会实行所谓的“小政府”根本就不可能,因为社会越发展,文明程度越高,需要的公共服务就越多,而这些问题其实就从来没有逃脱经济学的研究范畴,在制度经济学中,这属于私人财富暴增导致的“公共贫困”问题,早就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现代化导致公共服务需求在增加,汽车在增加,公路就需要增加,垃圾越来越多,清洁工就需要增加,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保障防范社会风险的机制就必须越来越完善。如果前者增加,后者而不成比例的增加,就必然会造成社会的紊乱,新制度经济学将这种矛盾总结为:“私人富足和公共污秽”。

  也就是私人财富的迅速增长本身就对公共服务提出了更多的要求,没有汽车的年代,我们也没必要修那么多的公路,农业为主的国家,显然也不需要城市清洁工,现在人们只想购买私人汽车,却不想为公路建设支付税收,我们只想享受干净的街道,清新的空气却不想为此支付税收,这是不可能的。

  GDP高速增长、私人财富剧烈膨胀的年代,本应该公共服务也成比例增长,但在减税的民粹思潮影响下,教育、环境、交通等公共福利被关注的程度却越来越少。现代人类远没有从公共服务的应用中获得愉快,甚至所提供的服务远没有使我们免于烦恼。“我们拥有昂贵的电视机,但学校却破败不堪;我们拥有清洁的私人住房,但街道却肮脏混论。”精力集中于汽车,却忽略了学校和公园,对私人货物毫不吝啬,而对公共货物的生产却极度克制,这不是通情达理的做法。

  由于没有很好的扩充公共服务,我们失去了本该享有的机会,我们必须在私人世界和公共世界之间建立一座桥梁。必须通过有效的政府手段使人们尽量避免个人的过度奢侈消费,而在公共服务上增加合理开支,让社会财富的产生从私人生产转向公共生产,这样人民的生活就会更有意义。并且这是很长一段时期内的主导任务。

  而这就涉及到观念的转变,必须在民众中树立“公共产品”的概念。并且愿意将自己的一部分财富拥有公共产品生产,因为除了邮政等少数几个例外,大部分公共服务是不适合收费的,他们是公共产品,必须给一切人使用,这些必须用税收支付,虽然增税一直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但却是不得不做出的一个决定。社会越发展,需要的公共服务就越多,这是无法逃避的选择。

  政府支出不是为公务员开工资,尽管很多人将大政府形容为雇佣更多的公务员,这种说法是与事实严重不符的,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公共开支养活的最大的两个群体恐怕就是“教师”和“清洁工”了,现代民众接受教育越来越高,教师就得增加,城市化程度越来越高,清洁工就得越来越多,而这两个财政供养的最大群体显然不属于我们平时所谓的公务员。

  除了公务员、教师、市政清洁等常规支出外,其财政收入主要用于扶持新兴产业和社会福利和基础设施建设,如果削减的话,也只能是这三个方面,而这方面的削减一般会导致三方面的危害:新兴产业得不到扶持,经济发展没有后劲:贫富分化严重,穷人无钱消费,最终消费不足,产能过剩;财富全部集中在富人手里,投机横行,经济泡沫严重,最终爆发金融危机,宣言减税的基本都是骗子。这种政策之所以被称为巫毒经济学,而不仅仅是毒品经济学,这是因为尽管他施行的是有毒的经济政策,但是民众仍然像着了魔一样对这些骗子进行英雄般的欢呼。 所谓巫毒经济学,主要是指起源于里根时代的“减税+赤字+借债”的经济政策,而当前美国所承受的国债危机、财政悬崖等一系列问题都来源于此。

  事实证明,“小政府”国家都遭到了失败,而实行大政府的都取得了成功, 美国政府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在应对全球化的决策中走错了方向,他们没有对教育、科技和基础建设加大投资,而是削减政府开支、减少税收。30年来,美国政府一直在削弱自己在本国经济中的角色,而非提高现代化经济和劳动力所需的必要投资。富人得益于大规模减税,利用财富捆绑了权力,带来了更多的社会不公。

  而在北欧。北欧国家利用高收税资助了高水平的政府服务,成功地营造了经济繁荣、社会公正。这是今天全球化经济保持良好状态的关键。对于世界许多国家,尤其是年轻人来说,应该看到这一现实。可惜的是,由于中国青少年接受的都是英语教育,留学都是去欧美的英语国家,以至于中国至今对北欧模式研究非常有限,我们整天听到的都是对北欧模式的污蔑和诅咒,而很少人真正对其进行客观分析和评价。北欧模式和美国模式经过三十多年的竞赛,已经分出高下,中国应该向哪个学习,应该心里有数了。

  在这里笔者要提出“社会危机”的概念,中国虽然不面临经济危机,但面临巨大的社会危机,而这种社会危机就是由于私人财富暴增的同时,公共服务没有成比例增加造成的,如果说经济危机往往是由于私人产品供给过剩造成的,那么社会危机往往是因为公共产品供给不足造成的,这种供给不足既包含看得到的公共产品的供给不足,也包含看不到的公共制度的不足,可以统称为“公共贫困”,现在大家常见的食品不安全,公共环境差,社会治安不好,公众道德滑坡等都是社会危机,要解决这些危机就需要加大社会公共产品的供给。

  减税在中国还有一个误区,中国应该警惕,中国税收是以企业税为主,主要是“比例税”,具有“自减税”机制,不需要“人为减税”。其次现代社会的大趋势是,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越高,公民生活越来越依赖于政府的公共服务,社会越发展,公共服务越多,税收从本质上是要不断增长的,但这种增长只会让民众越来越幸福,因此减税根本就不可能,事实也证明减税的美国等国家失败了,美国成为了世界上的抑郁症大国,反而没有减税的北欧,却成为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国家,中国应该学习走高税收高保障的北欧道路,而不是美国道路。中国应该结构性的增税,并且避免“税直接加于民”,让有能力承担税收的人和企业承担更多税收,这才是中国应该做的。

  减税所导致的后果,绝不是“借钱—还钱”那么简单,其最毒的地方是利息,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也没有不带利息的贷款,利息是民众的一个额外负担,里根-小布什减税的最终后果是什么呢?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最新的预测显示,美国需要在未来十年支付5万亿美元以上的利息,这是什么概念呢,当经济危机刚爆发时小布什救市也才花了七、八千美元。未来十年,美国政府所有收入的14%以上将用于支付债务利息。2013至2022年期间,美国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将超出医疗补助计划支出;是社会保障支出的一半;接近美国未来十年国防开支总和。从2014年净利息支出将超过美国用于教育、交通、能源和国防之外的所有其它可支配项目开支的总和。

  如果你对这些空洞的数字没有概念的话,我们可以这样通俗的表述,那就是民众每年将大量的税收交给政府,但无法享受到任何公共服务,因为这些钱都被用来还利息了。光干活,没收入是奴隶的特征,美国民众就即将成为这样的债务奴隶,而这还仅仅是利息,还不包含本金,如果包含本金,几百年也还不完。中国人不能将中国政府也逼上这样的道路,这样做受害的最终还是人民。

  在减税方面,还是一个观点颇能迷惑人,他们提出“自己的钱自己花是最有效率的”,这种观点颇能迷惑人,但也是伪科学,比如经济学家范剑平,前段时间在自己的微博发出了一个典型的哈耶克口吻的微博,“小政府好在哪里?自己的钱自己花是最有效率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绕圈子交税给政府然后让政府来分发福利?民众给政府这个权力,正是政府规模膨胀、官员腐败的根源。民众越少地依赖政府,要政府做的事越少,政府的规模才会越小,贪腐才会越少。政府包办,推演到极致,就是计划经济”。

  这段话看起来很有道理,也非常具有煽动性,被很多平面媒体转载使用,其实哈耶克的很多东西,根本就不用别人来批驳,只要他们自己稍微的睁开眼,看一看现实,就会发现他们的错误。自己的钱自己花真的是最有效率的吗?显然不是。

  在市场上一共有三种市场主体,分别是个人,企业和政府,各有各的分工,一般个人干效益不如企业干的事情,就会由企业来做,企业干效益不如政府干的事情,就由政府来做,这里面有成本的问题,有效率的问题,也有能力的问题,这几个问题归结起来就是效益的问题。

  我们先看,为什么企业做事情效益要比个人高?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搬家公司为什么会存在呢,如果你时间允许的话,你自己一点点搬,一件件搬也是可以的,但是时间也是有成本的,搬家时的误工费就是成本,雇佣车辆也是成本,即使自己开车也要耗油,当这些成本加起来比请搬家公司的成本还要高时,搬家公司自然就具有了优势,这就是企业的效益要高于个人的案例。市场经济条件下,为什么出现了那么多的企业,就是因为企业办事的效益比个人高。

  政府只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这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撒切尔改革时,流行起来的一个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不应该被广泛应用,我们可以看看政府的起源,在中国,政府产生于治水,西方的政府产生于战争,其实是国防的需要,如果政府只做裁判员,那将治水和国防都交给民间可能吗,正因为民间完不成了,才诞生了政府。也就是政府之所以诞生,就是因为民间有办不了的事情,政府一诞生就为办事而诞生的。政府一开始就是扮演的运动员的角色。

  道路清洁,国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保障体系,基本上都是公司干效益比较低的,比如道路清洁,请清洁工的成本不高,但是向路人收费的成本却非常高,路人扔一次垃圾,清洁公司就跑过去收一次垃圾清理费,这是多高的人工成本啊,因此基本上没有任何一个清洁公司愿意干这种事情。

  同样道路也是这样,现在社会修路并不难,但是收费难,如果修路公司,将路全封闭起来,两头社卡,向过路的人收费,也可以,但是成本会非常高,所以没有任何修路公司愿意这么做。现在的收费公路也仅限于高度公路这种收入比如容易的道路,首先高速公路面向的是车辆,收费量比较小,其实高速公路本身就是封闭的。

  而对于道路清洁和普通马路,只能让大家先免费享用,然后政府再通过税收支付给相应的公司,这种方式才是效益最高的。同样,国防,治水这些也会遇到因为收费成本过高,而没有一个公司去做的现象,这类事情只有政府做效益才是最高的。

  政府办事为什么会产生高效益呢,首先政府享有规模效益,每个家庭在自家后院留出半亩地进行休闲娱乐也可以,政府修建个大的公共广场也可以,但从效益上说,后者的效益更高,因为政府修建的公共广场利用率更高,休闲娱乐的效果更好,比一家一户修个小广场更省地,这就是规模的优势。另外,每个人出门带个垃圾袋,将自己产生的垃圾带回家,然后再自己运到垃圾场也可以,政府建立垃圾桶,然后雇佣清洁工也可以,当然后者效果更好,这也是规模优势。

  除了规模优势还有批发优势,政府做很多事情,其在采购方面就具有批发优势,当然比个人购买成本更低。政府做事还有专业优势,政府来街道清洁,修建基础设施,建立社会保障可以采用最先进的技术,聚拢最优秀的人才,运用效率最高的设备,这就是专业优势,如果是个人则不具备这种优势。当然政府构建的社保体系,也比“养儿防老”和“存钱养老”效益要高的多,这方面笔者在上一篇文章中也有专门的介绍。

  政府做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个人和企业做效益更低的事情,这就是政府的优势,是分工的优势,政府也是市场的主体之一。

  “自己的钱自己花”是小农思想,不符合市场经济,市场经济讲究的是专业分工。专业人做专业事效率才最高,“自己的钱自己花”不仅效率最高,很多时候反而效率最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收钱和花钱不孤立开,至少有个可溯性,不进黑箱。
    2014/3/6 20:24:16
  • 吃饭与积累的问题,一直是中国的大问题。但积累的财富要用上国防与安保等方面才是正确的。
    2014/3/5 9:51:2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