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用卫星重新认识“靺鞨族”
2014-01-14
字号:

  中国东北古代曾有过一个“靺鞨(mo4 he4)族”,据网络资料介绍,“靺鞨”之名初见于唐朝的《北齐书》,其遗址广泛分布在松花江、黑龙江流域,很多历史研究将其族源判与“肃慎、女真、满族”等等相联系,但由于所有文字记载都在很晚的唐朝之后,再加上“靺鞨族”自己没有文字,所有相关资料都是由其他民族所记录,所以始终可能不是很真切,一直到最近在关注松花江历史时发现,原来“靺鞨族”除了他人的记载之外,在卫星地图上还能找到很多相关痕迹。

  (一)认识“靺”与“末”字的线索:

  “靺鞨族”痕迹的线索,是从松花江曾名为“束末河、粟(su4)末水”开始的,按照汉字很多是源自于部族名,以及部族名可以因婚配等组合成汉字的道理,广布“靺鞨族”遗址的松花江,其“束末河、粟末水”的“末”字,当然应该跟“靺鞨族”的“靺”字有关,“末”应该就是“靺”,甚至就是“靺”的族源,松花江应该就是“靺鞨族”居住的江,“靺”字不仅有“末”,而其还有“革”,“革”字是八卦之一的“革卦”,这也是先夏的部族名,而且是后来汉族的族源之一,“汉”字的繁体就是“氵+革+大”,而“靺鞨族”除了有“革+末”,另外还有“革+曷(he2)”,“曷”可能又是由“日+匈”组合而来,这些通通都是不断组合的先夏部族名。

  那么,有没有“末”部族的相关地名遗留在地图上呢?有!

  虽然没有认真仔细的搜索,但感觉云南“大理”附近带“末”字的地名最可疑,这里有“ 上末上村、上末村、下末北村、下末南村、老末河”等等,聚集的很紧密,不象是随意用字,而这就是“白族”的地方,“白族”是与“彝族”非常亲近的民族,但语言却完全不同,“彝族”已经在之前考证过,其是从东北跟随盘古和华胥氏南下,后来到了西南的,这些明显是可能与“末”的情形相吻合的。

  云南除了大理之外,文山州文山县也有聚集性的带“末”字的地名分布,比如“黑末、高末小寨、维末丫口、小末林、南末、高末村、末达、龙末”,这是壮族、苗族的地方,不知道是壮族、苗族与“末”直接相关,还是历史上各民族的相对位置有过错位,在这些地名中,“龙末”的“龙”字特别显眼。

  实际上,带“末”的地名在整个西南都有分布,其中有两个亮点:

  其一,是贵州省黔南州平塘县,这里有“交末、龙末山、下末万、鲁末、更末力、兴末村、上末万”等等,这里是“布依族、苗族”的地方,“布依族”又是与“彝族”很亲近的民族,这里面也有“龙”,而且还是“龙末”,这说明“末”是确实有高至“龙”位的人的;

  其二,在藏南拉萨到新德里方向一线,存在这一串带“末”字地名的高显示点,包括“昌都(8个显示项)林芝(5个)那曲(11个)日喀则(12个)阿里(3个)”,这是一条通向印度的长路,如果不是民族语言译音的影响,印度的历史就有了关联,因为印度的第一个国家形态就是“摩羯国”,由于“靺鞨”的“鞨”的读音可能也是“jie2”,“靺鞨”应该是与“摩羯”对音的,这样一来,读着佛教的《摩羯经》,“摩羯星”因此就开始在西方高高的升起了,从这一个“末”字的字义,人类应该不用再争是“西人东渐”、还是“东人西渐”了,完全不可能本“末”倒置的。

  “末”字的地名痕迹,最北的起点可能是黑龙江省的“漠河”,“漠河”也是“靺鞨”的对音,然后是吉林省的“束末河、粟末水”,最后随盘古进入中原并一直南下和到了云南,其后很可能是上了西藏和进入了印度,这正是成语的“穷途末路”,“穷”就是“有穷氏”,最典型的是落在广西河池市大化县,比如:“弄穷(全国有近30个显示项)陇穷、丹穷、丹穷外、地穷、石穷峒、峒穷、六穷、上穷、下穷、加穷、更穷”,这又是瑶族的地方,“末”当然是走到了更远,一直走到别人难以走到的“末”,另外,“弄穷”的“弄”字除了密集的分布在上海和华东一带之外,也密集的分布在云南和藏南带“末”字地名的条形地带。

  (二)认识“束”字的线索:

  “末”不是孤证,因为“束”字可以做“末”的旁证,东北的松花江古称“束末河”,而云南丽江就有旅游胜地“束河”,这应该不是巧合,“束河”是纳西族的古镇,用“纳西语”说是“绍坞”,这应该是“束河”的对音,“纳西族”也是跟“彝族”非常亲近的民族,其应该也是源自东北的华夏分支。

  在先夏源头的东北,辽宁省阜新县就有带“束”字的原始地名聚集性存在,比如:“上高束台、高束台村、桂林束台、阿拉勿束村、小阿拉勿束、招束沟乡、招束沟乡、上招束沟村、上招束沟桥、招束沟桥、招束皋、沙拉乌束村、腰沙拉乌束、腰招束沟、束力者”,这里现在是蒙古族的地方,但先夏时蒙古族还没有形成,但这里离红山人类遗址地域非常近,应该就是4600年前盘古各部族曾经聚集的地方。

  全国带“束”的地名也非常密集,比如河北省河间市有“束城镇”,山东济宁有“大束镇”,另外其它地方还有“束鹿”、“束鸡”等等,总之是非常繁多,而就姓氏来讲,“束”是中国的姓氏之一,现在全国的束姓大概有30万人,从网上“束”姓人士自报家门来看,其居住地有山东济宁、上海、江苏溧阳、无锡、盐城、泗阳、镇江、丹阳、安徽芜湖、桐城、合肥、马鞍山、舒城、无为、云南楚雄、陕西等等,还有人说,“束”姓的辈序字有“天、加、华、必、长、方、正、传、以、后……”。

  “束”、“末”二字可能都是源自于“木”字,古代原本就有“木”姓,所以,这都是最远古的事情,从字形上看,“木”姓可能还是“李”姓、“林”姓、“梵”姓、“楚”姓等的源头,据百度词条介绍,现在“木”姓主要分布在浙江温州、上海松江、天津武清、河北鸡泽、辛集、山东东平、平邑、辽宁清原、山西太原、陕西韩城、广东澄海、云南泸水、河口、邱北等地,而且,汉族、白族、藏族、独龙族、纳西族、傈僳族族等多个民族有此姓。

  总的来讲,“束”是盘古的先夏大迁徙的一份子,所以,在接近迁徙终点的云南,就有较多“束”姓,而且,带“束”字的地名在云南除了丽江之外,还有很多分布,比如昆明市的:“东束段、束家村、束家庄地、束刻村”等,曲靖市的:“束米甸村、束岗村、束块”等,云南可能就是“结束”的地方,因为“束”可能是在这里“了结”;另外在靠近云南的广西河池市还有:“林束、良束、同束”等等。

  (三)认识“鞨”与“曷(he2)”字的线索:

  按照同样的道理,“鞨”应该是出自于“曷”,而带“曷”字的地名明显也是呈由北向南移动之势,其在渤海海边的天津有“碣石”,河北昌黎有“碣石”,秦皇岛有“碣石”,山东滨海市有“碣石”,辽宁葫芦岛市也有“碣石”,所以这一带也可能是“靺鞨族”居住过的地域,只不过“碣”字原本应该都是“褐”字,“褐”字的“礻”部首是“神”的原字,“褐石”就是“曷部族”祭拜“祖宗”的“神化物”。

  后来的“曷”似乎到了南方,比如广东潮汕的“揭阳市”、广东汕尾市的“碣石镇”,也许连汕头市的“礐石”也是,“碣石镇”管辖的海域曾达到“东沙群岛”,而从这里再往前走就是“菲律宾”,很可能这里的“曷”人真的下海南下了,因为这些地方现在都是潮汕人,潮汕人应该不是“靺鞨族”的后人,所以至今没人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揭阳”,也许“揭阳”的榕江在上古时被称为“曷水”。

  “葛”姓和“诸葛”在全国都广泛的分布,据百度的“葛姓”词条,其始祖为“葛伯”,是黄帝的支庶,封于葛(今河南宁陵),建“葛国”,现在,“葛”姓在中国约有150万人口,带“葛”字的地名分布也很广,“葛”的“艹(cao3)”其实是“艸(cao3)”,这在上古时曾被降为奴隶部族的标志,“葛”原本就是“曷”,其实这就是“落草”,前面所说的“弄”字的下半部其实也是“艸”,“弄”的字形是用双手伺候大王。

  (四)认识“栗(li4)”与“粟(su4)”及相关字的线索:

  必须明确,就“靺鞨族”的族源来讲,其不可能是东北“肃慎、女真、满族”等部族的后裔,这个信息是藏在“束末河、粟末水”的“粟”字里面,“粟”是粮食的一种,而“僳”字的“亻+粟”就是种“粟”的人,这就是西南的“傈僳(li4 su4)族”,“傈僳族”明显是与“彝族”比较亲近,而且是一起在4600年之前随先夏离开东北南下到云南附近,其只有在这之前,才可能与“末”相互关联,因此,“靺鞨族”应该是4600年前就已经存在,其不会晚于“肃慎、女真、满族”等部族,当然也不会是他们的后人。

  带“栗、粟”二字的相关地名在中原非常密集,以“栗”字来说,在河南夏邑县古称“栗县”,河南南阳市有“栗河铺镇”,江西宜春市的“栗公山”,重庆市丰都县附近有“栗都”等等,如果扩大一点用“溧”字来搜索,南京有“溧水区”、江苏常州有“溧阳市”、江苏镇江有“西溧村”、(这三处明显是在参与盘古守卫江南),江西吉安市有“溧江、溧溪、溧源、溧江乡”等等,从顺序上看,“傈僳族”的历史痕迹也是在由北向南移动,然后最终转折向西走向了大西南。

  (五)认识“兀(wu1)”与“吉”字:

  认识“靺鞨族”还有另一个侧面,“靺鞨族”又叫“勿吉族”,“勿吉族”可能是“兀吉族”之误,而“兀”应该是“真”字的一部分,“真”的字形是“匕+目+兀”,“靺鞨族”的族源应该是跟“女真族”有关的,所以,在先夏大迁徙终点附近的昆明有“滇池”,而且在西山上有极古老的“真武殿”。

  “兀吉族”的“吉”字,可能是吉林省、吉林市、永吉镇这些地名的出处,也是现在中华民族崇尚“吉”字的根本出处,汉字喜庆的“吉、喜、囍、周、桔、洁、结”等字形里都带有“吉”字,甚至家家都张贴有“吉”字,家家都希望开门大“吉”。

  (六)“靺鞨族”可能是东北的土著汉人:

  回到文章的开头,由于“末”主要是在“白族”生活的地域,从“白族”虽然被隔绝于汉语区之外很远,却能讲很标准的普通话来看,汉语普通话很可能是“末”的母语,所以也是“靺鞨族”的母语,“靺鞨族”后来可能是渤海国的主人,网上有资料所说的“靺鞨语一直没有取得与汉语并列作为官方语的地位,而且渤海的官方语恐怕在渤海较早阶段就被定格为汉语了”可能是中原汉人先入为主的误解,因为很可能他们会讲“肃慎语、女真语、满族语、鲜卑语”等,只是他们在东北生活的交际需要。

  4600年前,华夏从东北走向中原,其族人在东北不可能完全没有遗留,而东北后来多数时间都处于部族社会的环境,所以,任何在东北生活的人类,不可能不组成部族还能生存,而“靺鞨族”的主体或一部分,很可能就是东北最老牌的土著汉人,或者说是土著的华夏,所以“靺鞨族”在东北曾屡建政权,由这个认识出发,现在东北的汉人,应该不全是闯关东才过去的,有人从体质人类学的角度说,似乎东北老汉人一般个子小一些,而闯关东的汉人个子大一些,但这些认识现在还未经验证,真希望开始有人对此关注并具体验证,这个历史认识现在已经开始有条件搞清楚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除了“穷途末路”的“穷”字和“末”字,是因为“穷部族”和“末部族”在西南最后无路可走而立的字义之外,“束部族”也是在西南无路可走,而为“束”字立了“结束”的字义,“结束”很可能就是“解决了‘束部族’”,只是因为“结”字还没能完全理解,所以还不能十分肯定,“结”字带有“吉”,这是先夏的重要字眼,但“纟 si1”字与“吉”字组合的意义是什么呢?
    2014/2/12 14:45:56
  • 击中要害了。鲁迅说“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由此可知博主的内涵有多浅薄。
    2014/2/6 15:59:45
  • 我的草根点击数已近60万(实数:596017),不用你操心草根网的人看不懂,你喜欢热闹就去那些垃圾网站呀。
    2014/1/28 12:33:48
  • 你要是只认体制内,你就不要到草根网来,只认常识和体制内只能是无脑儿。
    ————————难怪你无人问津、只能在社会边缘处自娱自乐了。这样的研究有什么实际意义又能说服得了谁呢?你这种自视甚高、但其实并不扎实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呢?
    2014/1/28 11:53:12
  • TO:17楼:谢谢您的支持,我的新历史观和卫星考古的视野,现在主要还在先夏最早的100年的历史空间,还没进到诸侯国的时代,所以,可能要以后才能解答诸侯国的问题,现在墓葬考古还在不断发现未知的古国,这说明学界对那段历史的认识也还很浅,我之前发现的“难国”,他们还完全没有跟进,发现“胡”是先夏的后裔,也没有跟进,这些都是后来诸侯国之先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4/1/28 8:54:48
  • 你要是只认常识,就不要到智库网来,你要是只认体制内,你就不要到草根网来,只认常识和体制内只能是无脑儿。
    2014/1/28 7:31:03
  • 人应该在常识的基础上争鸣而不是凿空乱说。人家不讲话你还真以为人家不私下笑你啊!
    2014/1/28 2:34:45
  • 你要草根的人都不说话吗?你去跟草根智库网的网主说说,你跟他说草根就不要再说话了,草根就是草根追求个啥呢?每天发那么多文章连篇累牍大放厥词,当体制内的所谓专业人士没在呀,哈哈!
    .
    2014/1/27 21:13:22
  • 难道中国的历史学界都不追求科学和历史事实、只有博主一个人在追求吗?人家都不讲话就你一个人连篇累牍大放厥词,博主认为正常吗?
    2014/1/27 14:02:38
  • 人人都有科学追求的权利,只有一直都在边上吠的人最无耻。
    2014/1/27 7:31:56
  • 博主以当代伽利略和布鲁诺自居吗?是不是太高抬自己了?
    2014/1/26 23:30:21
  • 一个人要偏执到什么程度才不怕宗教审判和火堆呢?
    2014/1/25 8:06:2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