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俊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山老狼 - 冯俊杰首页
对法治、宪政和圣贤治国的理解(答博友评)
2014-01-13
字号:

  本文主要是针对笑米勒博友在鄙人《“极左”和“极右”都无法引领中华复兴》一文中的评论而作的答复,因篇幅所限,只能集结成文,加之问题比较集中,所以作集中答复,欢迎大家理性探讨,百花齐放,期待各位博友的真知灼见。

  回复302楼笑米勒:

  1、我想你的观点难以自圆其说,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你说要废除商鞅创立的制度,行宪政,商鞅制度和宪政在对“法”的态度是相同的,即“法大于天,他们的区别在于商鞅是实行中央集权而宪政是实行三权分立,这是制度形式的不同;另外宪法是用来保障人权的,哪怕他是罪犯也有人权,宪法不是用来维护一派而打压或革命另一派,它只是以法的形式明确和保障了各方权利义务,让各方有权利坐在一起平等协商,所以你对宪政的理解是有误的。

  2、另外你提的改革雷厉风行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急功近利”的改革都是短命鬼,商鞅变法的例外不是因为他的雷厉风行(他自己都死于非命),而是秦国有位胸怀天下的太师和秦孝公,仅仅诛杀了他的人,他的法制却免于斧钺延续下来。

  回复305楼笑米勒:

  法制的核心是“依法治国”,而不是定法和施法分离,这只是实现法制的一种形式而已,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能说直路是路弯路就不是路了。商鞅所在的秦孝公时期,正如你所说的并没有实行定法和施法分离,但国家的每一项措施无不依法而行,太子抗法太师为救太子斩左足,在法面前没有人能说情,对法执行的彻底和深入的程度上,当今还没有一个国家能与当时的秦国匹敌,包括当今最好的宪政国家,还存在游说法呢;

  判断一个社会制度的优劣,并不是像你所说的看谁来支配生产资料,也不是谁有权力挥霍,如果按这个逻辑,原始社会都是个体家庭支配生产资料,也不具有挥霍生产资料的官僚,你能说它比奴隶社会或者封建社会先进了吗?社会是一个群体不是个体,看社会先进与否看的是综合力量,能否比前一个创造出更丰富的物质和文化,至于私有公有只是实现文明的不同道路而已,不是问题的本质。

  至于你对圣贤思想的批判和把儒学批成“人文灾难”,我只能说你不懂中国历史,也不谈不上对儒家思想精髓的深刻了解,有时间建议你多读一读三皇五帝一直到西周的历史,读读儒家的经典著作,而不是只盯着某某人说儒家怎么了,这样有助于提高你对儒家思想的认识水平,目前的批判还停留在人云亦云的境界。简单的讲,“仁义礼智信”,就现在的国家而言,您讲讲现在哪个国家离开这五点能存活下去或者健康的发展,恐怕用不了几年不是亡国就是被推翻。用今天的话讲,这是之所以社会能称之为社会,能形成正能量的根源。关于儒家思想今天就不在这里多说了,以后有机会专门写吧。

  至于你说的商鞅体制颠倒了劳动伦理一说,说明你根本不懂商鞅变法是怎么回事,商鞅之前的秦国奴隶是没有机会做平民的,平民也没有机会食爵位,这些都是世袭的,商鞅变法就是要打破世袭,不能创造功劳的寄生官僚一律革职为民,从而为普通人加官进爵开辟了一条崭新的路。通过什么来打破,就是重奖农耕和战功,对于一个封建国家而言,对内农耕为立国之本,对外强兵为强国之道,商鞅正是抓住了这两个强国之纲,而使得秦国国富兵强的同时,改变了生产资料或者财富的获取或占有的方式。所以你对商鞅制度的批判根本不在点子上。

  至于你说的所谓文明社会里官僚应该怎么样,我只能说你是用屁股来决定态度的,因为今天你不是官僚受了官僚的气,所以你希望官僚围着你团团转才高兴。你一直强调宪政、法制、文明,这些的核心是人人平等,什么叫平等,“我也不用求你,你也不用求我”,如果把现在官僚对百姓颐指气使,改成百姓越能对官僚颐指气使就是高度文明社会的话,这个社会谁来提供公共服务,谁还愿意做社会的公仆,社会岂不是要倒退回自给自足的原始社会,您不觉得想想都好笑啊。中层次的文明实现的途径是形成制衡和监督,而不是从一个暴虐转向另一个暴虐,这种极端的做法于国于民都祸害无穷。

  至于你提的“二权分立”或“废除金权”根本不成立,何为“官权”,“官权”生而为代民支配生产资料,废除金权何谈官权。官是民的代表,是集体的代言人,是利用民赋予的权力行为大众谋福祉之事情,我们缺乏的是对官权的制衡和监督,而不是废除它的权力,他没有支配生产资料的权利,还开展什么工作。我们担心的并不是官支配生产资料,而是担心他将集体的生产资料用在什么地方,什么对象上,怎么用的,合不合理,合不合法,符合不符合大众的利益,以及违法违规了应该怎么样处理。

  回复309笑米勒:

  “控制官权的核心是控制印钞机,控制资本的核心是制服货币。”(对此句话之前的表述不反对)控制官权和资本的核心都是“制衡和监督”,封建社会的印钞机掌握在皇帝手里,为什么还会出现和珅之流?皇帝把官权控制住了吗?现在社会的印钞机掌握在央行或国家手里,不照样腐败丛生吗?货币的天然属性是流通和趋利避害,如果人为的扭曲它的本性,或者指定它只能怎么样,那就不叫货币或者资本了,那叫“饭票”“粮票”“布票”(此三个例子只做说明道理而已,不要妄加引申,引起不必要的争论,本人没有要批判谁批判哪个朝代之意)…,如果真那样做的话,恐怕社会用不了多久就停滞不前了,对于资本和货币需要因势利导,引导它向好的方向有益于大众的方向流动或投资,监督它可能出现的问题。控制一词用在此处也不怎么合理,很多东西是无法用控制来解决的,就像吹气球,口子扎得越紧,离爆炸越近。

  回复310楼笑米勒:

  “金权将生产资料控制了,其他人就只能打工被剥削,将金权控制起来,就是指个人财富除了可以购买生活资料外,购买了其他一切,包括购买了生产资料,这都是犯罪!”实在不敢苟同您的高见,如果工人将企业主获得的利润全部分完,或者工人比企业主获得的财富还多,那如何来完成社会再生产,又何必去当企业主呢,这不真正的乌托邦吗?至于你提的将金权控制起来,不准投资和生产,那谁来提供你要买的生活用品,这所有的一切都推到国家身上,国家能支撑得起来吗?农业社会尚且需要生产资料和商品流通,何况工业社会,从另外一方面讲,你能保证本国的生产和生活能完全永久的自给自足吗?不需要国际贸易吗?需要的话,你凭什么让别人免费提供你东西或服务?这种乌托邦的提法,就不用多解释了吧,想想我们曾经走过的路应该能明白。我们都还没有修到佛菩萨的境界,等修到的那一天,我想你所期望的都会实现的。走到哪一步说哪一步的话,奉劝人心向善是对的,但我们也不应该有仇富、虐富的心态,宪政和法制国家保护每个公民的合法所得不受侵害。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复2楼过河: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您的观点,讲圣贤学说融入到基础法律中,成为大众行为准则?
    2014/1/14 14:14:18
  • 5、你的陈述和我的观点并不矛盾。我讲的也是拥有公权力的人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我强调的是一种平等观和持久观,避免从一种暴虐转向另一种暴虐,两种暴虐都是病态的。
    6、对于这一点中你提的“仇官仇富天经地义”,我只能说这是你得个人情感问题,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用你的话既符合不了宪政的思想,也解决不了社会发展的问题。
    7、和第6点一样,你同样没有佐证你的观点的正确和合理性,也提出更有力的反正证明我的观点是错误的,所以我只能归结为这个观点是你个人喜好或个人情感问题,没有辩论的必要性。
    2014/1/14 14:11:09
  • 4、你并没有否认我对官权和资本的解释,你只是不认可资本获取更多的财富而已。同时你的陈述还是难以回答我提出的问题“倘若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不能交换,这个社会将如何运转下去?”至于你提出的假想“会不会产生出比资本更好的支配方式”我想说的是也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会”是我相信科技和社会生产方式是向前发展,“不会”是我同样认为这种偏重物质而忽视精神修持的发展最终会走向自取灭亡的道路,至于我们人类能不能看到更好的方式产生,那就是时间问题了,天知道。
    2014/1/14 14:09:55
  • 3、对于第三点,我想说的是你依据马克思学说观察的是过程,而我看的是结果,即看一个社会能否创造出更丰富的物质和文明。而过程一直是在变化的,就像你说的奴隶社会是暴力,到封建社会就变成了权力,到资本主义社会又变成了资本,它无法提供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即用哪种支配方式就是先进的。另外马克思的学说解释原始社会的问题还是牵强附会,在原始社会初期是像你说的物质匮乏,但产生农业和畜牧业后就好了很多,要不然就不会有后来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了。它的学说依然难以解释为什么后来的私有制奴隶社会比公有制原始社会更先进,同时私有制的社会并没有终结在奴隶社会,而是产生了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等更为先进的社会形式。另外,他提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优越于以往社会制度,共产主义就不讲了很渺茫,我想说的是它如何解释20世界社会主义的垮塌,仅仅归咎于帝国主义的颠覆恐怕难以说得过去,一定存在它自身的不合理性。
    2014/1/14 14:09:16
  • 2、你用锅煮饭的比喻很形象,提出了解决社会问题的四个办法“改良、改革、暴动和革命”,我原有的观点是反对“急功近利的改革”,你的观点是改革要用从速,当然你的提法有一定的道理,就是避免改革过程中出现的反复问题,但就像我之前陈述的一样,依靠强力维持的改革绝大部分都是短命鬼,而且之后带来的反扑和因未及时理顺的关系而新产生的社会诟病也不容忽视,商鞅的例外是个例,很难得有连续几代君主都矢志不渝的推行他的制度。至于暴动和革命已经超出了改革能解决的范畴,它是政权更迭的方式,不属于在政权内解决社会问题,不作过多讲述。
    2014/1/14 14:08:26
  • 乐见笑米勒博友有理有据的陈述自己的观点,欢迎理性有内涵的辩论。以下是本人针对您的观点提出的一些相对应的看法。
    1、首先在这一点里,我想说明一个观点,即马克思理论行得通行不通的问题,我认为它只是对以往社会发展的一个总结和对未来社会的一个预判,它解释不通当今社会的所有的社会现象及问题根源,更无法彻底解释人的思想和精神问题,也就难以完全有效地指导实践。随着当今科技的发展,唯物主义学说在逐渐产生争议。这只是我的观点,当然你肯定认为它是真理。其次,我不完全同意你在第一点里陈述的观点“法律与道德体现统治阶级意志”,法律与道德在某种程度上是要维护统治的稳定,但并不纯粹的是维护统治阶级意志,如果这样的话,有比法律和道德更见效快的方式,比如暴力,所以法律与道德除了要体现统治阶级意志外更要强调社会的稳定,所以它是更广泛的人与人之间的准则。
    2014/1/14 14:07:39
  • 偶滴理解是圣贤治国是主导性质的,法治是基础性质的。

    这个关系不能颠倒。一颠倒,法治就变成了摆设与空话。
    2014/1/13 23:01:11
  • “目前的批判还停留在人云亦云的境界。简单的讲,“仁义礼智信”,就现在的国家而言,您讲讲现在哪个国家离开这五点能存活下去或者健康的发展,恐怕用不了几年不是亡国就是被推翻。用今天的话讲,这是之所以社会能称之为社会,能形成正能量的根源。”
    确凿无疑。
    2014/1/13 8:41:5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钟爱财经,历史和时政,直击全球热点时政,透析新闻背后逻辑,推究世界格局演变,品味大国博弈故事。联系本人可关注天山老狼微信公众号:zhongzhengyipin, 文章后留言即可。或发邮件到:308997409@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