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俊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山老狼 - 冯俊杰首页
“极左”和“极右”都无法引领中华复兴
2014-01-02
字号:

  很多的网友喜欢搞对立,将“左派”“右派”分别与中国的两个大人物联系起来,毛代表“左派”而邓代表“右派”,两个阵营水火不容,咋一看是为中国的前途未来和中国人民的福祉争论,实则夹杂着很多个人偏见。毫无疑问,这两位都是中国历史上的大人物,在某种程度上都引领过中国社会的发展;但这两位都有被神话的嫌疑,但他们同时也是凡夫俗子,对宇宙真理的洞察能力也极其有限;我们尊重前辈,敬仰他们为这个国家和人民所做的贡献,这个没有错,但人无完人,是人他就有缺点和不足,这点我们要正视,不能因为我们喜欢某个人爱不允许别人有异议,历史总是在时间和辩证中得以趋于客观。学历史的都知道有个“历史唯物主义”,就是说评价历史人物一定要将他放在当时的社会历史背景下考虑,这样才相对客观可信,我想评价这两位大人物也不例外。如果不能认识到这一点,我们任何对伟人热爱的行为都是愚痴的,或者愚忠的,也是两位伟人不愿看到的,他们也希望后人能正视历史真相,学习经验,汲取教训,更好地服务子孙后代。

  关于毛泽东主席,陈云同志的一个评价:“建党有份,建国有功,治国无能,文革有罪。”这个评价是在文革结束之后,拨乱反正的背景下做的,这种社会背景使得这个评价有一定的情绪在里面,但总体上能代表一大部分老一辈革命家的意见。毛主席在世的时候,他老人家也曾经自己说过类似的话:‘新中国建立之前的功绩没有人有异议,对于建国后的一些事情尤其是文革会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主张功过三七分。’毛泽东思想和路线,在战争年代的中国,无疑有其独特的适应性,抛开有关苏俄和日本的关联不论,最终能取得战争的胜利,可以说在那个年代就是“真理”了。但建国后的和平时期,这套理论和路线是否适用,能否照搬,就不见得了。一味地搞阶级斗争,通过政治高压的方式,推动和保障经济的发展,不是长久之计,反观一下现在的朝鲜就什么都明白了。当然,这种提法在刚刚建国的社会背景下有一定的可理解性,毕竟新政权得防范颠覆,但度没有把握住。再一个,搞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是明显违背社会和经济规律的,当时的很多领导人是有同感的,尽管初衷是好的,但现实条件不允许,物质的富裕程度和人的文化修养及思想境界都达不到。所以毛主席的思想或路线还是太过超前和理想化了,以一己之力抛开社会历史的规律,去跨越式发展,是不现实的。共产主义是可以实现的,但只有在一个条件下可以实现,那就是:普天下的大众都大彻大悟,转凡成圣,大公无私,否则这个学说很可能沦为一个乌托邦的假想,没有人相信它能够实现,包括的它的拥护者。毛泽东主席主导的那套办法难以处理好经济、文化、政治等等领域的发展问题,这个问题是需要正视的,不要去神话他,也不要批的一文不值,他和我们一样是凡夫不是神,凡夫的知见都有其局限性。

  关于邓小平主席,我想说的是,他也不是什么圣人,不是万能的神。邓小平的功绩在于解放思想和改革开放,这个不是邓小平灵机一动想出来要这么干,而是内忧外患的大环境下中国必然要做出的选择,国家和人一样,不可能孤立的自我发展,全球化是趋势,不管你想不想融入,它都在一天天的影响着你。所以走改革开放这步棋是邓小平的高明之处。他解决了当时人们思想负担,解决了当时经济停滞不前等亟待解决的问题。但他的问题在哪儿?在冒进上,改革开放,没有错,但步子迈得快,不协调,偏重了物质而忽略了精神,源头上没有控制好,这就是造成当今中国社会的变态的根本原因。话又说回来,如果当时不走的这么急,不这么矫枉过正,没有他的强力主推,在当时那个社会背景下,恐怕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就前功尽弃了,很有可能再次倒退到改革前,从这方面讲,有一定的可理解性,但给中国社会带来的诟病也是不容忽视的。当今的中国人比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人都拜金、比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更没有底线、比任何资本主义国家的人都不懂得尊重传统文化,金钱成了中国人心中衡量一切的重要甚至是唯一的标准,除了吃喝玩乐这些动物低等的需求外再无更高层次的追求。这和我们文化发生断层有很大的关系,从晚清一直到现在,我们至少经历过两次文化灾难,慈禧和文革,直接将中国的传统文化踩到了脚底,我们的根已经衔接不上了,现在还经常看到有人在骂孔子、骂老子、骂释迦摩尼佛,很多都是人云亦云,究其水平根本还没有弄懂中国文化是啥,为什么中华文明一直到鸦片战争之前都是超级稳定的文明,延续几千年而不衰,就是因为延续圣贤治国的传统,拜圣贤为师,推崇圣贤学说,而不是皇帝思想和主席理论。孔子有句话能很好的讲明这个道理:“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他只是作为一个布道者,所说的都不是他自己的创作的,他只是转述以往圣贤已经验证的真理而已,世间真理只有一个,也只有这个真理是永恒的,所以只传真理,不传个人学说。佛教同样是这样,释迦摩尼佛讲的经,不是他自己创作的,是世间本来就存在的真理,在他之前已经有无数的佛讲过了,他只是再一次转述而已。所以奉劝那些一天到晚喊犬儒、犬道、犬释的同学,先把这三家的经典弄懂,再去评论。话题再回到关于邓小平的评价上,他的理论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经济和政治的问题,但比如生态环境问题、精神空虚、道德沦丧等社会问题,就不是邓学说能解决的,你无论再怎么改革、再开放、再市场化,都无法根治人的欲望问题,当今社会问题的根源就是人的欲望。所以邓的理论也是有局限性的,难以支撑起大国的复兴。

  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不是靠谁的理论和思想了,我们凡夫的知见只能解决一时的问题,不能够圆满的解决、也不能够永恒的解决问题,这个答案早在上世纪就有人给出了,英国的哲学家汤恩比博士在欧洲一次国际会议上指出:“能够真正挽救二十一世纪的世界,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我知道很多人看了,会觉得我在宣扬迷信,我只能说信的人,你可以去深究其中的道理,不信的人,就当热闹看看罢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答复利天生:愧不敢当啊,有时间还需要多向您学习儒家经典。粗浅之作,抛砖引玉,望听您高见。
    2014/1/13 11:37:47
  • 答复笑米勒:因为篇幅所限,针对您评论的答复只能集结成文,发表在最新文章《对法治、宪政和圣贤治国的理解(答博友评)》里,如您有兴趣可以翻阅,欢迎理性探讨,共勉之。
    2014/1/13 11:35:26
  • “为什么中华文明一直到鸦片战争之前都是超级稳定的文明,延续几千年而不衰,就是因为延续圣贤治国的传统,拜圣贤为师,推崇圣贤学说,而不是皇帝思想和主席理论。孔子有句话能很好的讲明这个道理:“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非常正确。
    2014/1/13 8:36:01
  • 305楼] 评论人: 笑弥勒  这位朋友前面说得都不错,但最后一句废除金权就不对了,你的所谓金权即代表物质,这个与权力一样是不能废除的,这两者都是要限制!要有个合理的制衡!这两者若都彻底废除,可能么?有权力而不能支配资源(金权),这样的权力没用,金权若可以胡作非为,那么权力一定是金权的帮凶!所以我们要对两者进行三角形式的制衡,同时以各种看得见的良好制度来制衡!如官员财产公开、不动产可以公开查询(尤其是房产),反垄断法,房屋空置税,资金闲置税,货币发行法、不断完善的福利保障制度等,否则脱离这些实际可操作性的东西,那么权力与你的金权肯定狼狈为奸!不择手段获取疯狂的利益!
    2014/1/12 13:08:48
  • 对楼下,你分析的不错,但如何将官与资关入笼子呢?关是权力的动作,要有力量才能去关,力如何产生呢?
    2014/1/12 12:58:13
  • 回复302楼:另外你提的改革雷厉风行的问题,我想说的是“急功近利”的改革都是短命鬼,商鞅变法的例外不是因为他的雷厉风行(他自己都死于非命),而是秦国有位胸怀天下的太师和秦孝公,仅仅诛杀了他的人,他的法制却免于斧钺延续下来。
    2014/1/11 18:40:44
  • 回复302楼:我想你的观点难以自圆其说,有自相矛盾的地方。你说要废除商鞅创立的制度,行宪政,商鞅制度和宪政在对“法”的态度是相同的,即“法大于天,他们的区别在于商鞅是实行中央集权而宪政是实行三权分立,这是制度形式的不同;另外宪法是用来保障人权的,哪怕他是罪犯也有人权,宪法不是用来维护一派而打压或革命另一派,它只是以法的形式明确和保障了各方权利义务,让各方有权利坐在一起平等协商,所以你对宪政的理解是有误的。
    2014/1/11 18:28:06
  • 回复永明:没有研究过人种进化的问题,所以鄙人不敢妄加论断,多谢光顾寒舍。
    2014/1/11 12:50:08
  • 回复292楼、293楼:我想说的有两点:第一,社会不是人和人的简单相加,而是错综复杂的生态系统,生态系统它有自己的自净功能,在它能承受的范围内有自我纠错的能力,如果真的超越了它承载的极限,就会很快崩溃,就谈不上什么改革和调整,我们能做的是不要助纣为虐,加速它的恶化,再辅以适当的调养,使其自身能代谢掉病毒和渣滓,恢复健康;如果此时用猛药强攻,病是好了,身体自身的免疫系统也摧毁的差不多了,更可怕的是会产生药物依赖症,引申到国家政府就是依赖强制性的权力机关和行政干预。
    第二:物极必反。
    2014/1/11 11:46:20
  • 回复290楼:不妨深究一下朝代的更替,任何一个朝代(从夏王朝一直到清王朝)的末代皇帝会不会像大多数开国皇帝或有作为的先皇一样身体力行的亲近饱学贯通圣贤思想的大家、或聘用其为国师、太师或宰辅,并依教奉行广施仁政。如果朝代的更替归结为人性的贪嗔痴的话,你怎么解释朝代的延续呢?朝代的灭亡为什么不是发生在第一代或后面几代,难道只有在最后一代人们才有贪嗔痴吗?
    回复291楼:你想说的是现代人的仇富心里,无非有这么几种原因:获得财富时的权利不平等、分配财富时的权利不平等、获得财富后的为富不仁、个人的病态心理,这归根结底还是人的心病或者说思想病,要根治,需要改进的不仅仅是制度,还有人心。
    2014/1/11 11:34:03
  • 298楼永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说的就是汉朝的班固,班固出使西域,36个人冲进匈奴大营,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一样。
    匈奴是游牧民族,以勇猛著称,碰到汉人那是天敌。汉族人种退化了,这种退化不只在体质上。
    2014/1/11 8:08:04
  • 297楼永明:
    存在的理由没了,自然就消失了。
    “存在的理由“弄清楚,是基础。
    2014/1/11 7:58: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钟爱财经,历史和时政,直击全球热点时政,透析新闻背后逻辑,推究世界格局演变,品味大国博弈故事。联系本人可关注天山老狼微信公众号:zhongzhengyipin, 文章后留言即可。或发邮件到:308997409@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