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百年告别 - 温铁军首页
农村城镇化是“去城市化”
2013-12-29
字号:

  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温铁军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新型城镇化背景下,“三农”问题的实质内涵是农民权益保护、农村可持续稳定、农业生态安全,农村的城镇化不应是“去农村化”而是“去城市化”,不再沿用工业文明社会的发展道路,下一步应加大对农村基建投入,高度重视农业生态安全,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实现乡土社会的生态文明复兴。

  农业生态安全成重点

  中国证券报: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城镇化工作会议已经召开,你认为“三农”的内涵要重新界定么?

  温铁军:“三农”的实质内涵是农民权益保护、农村可持续稳定、农业生态安全。目前官方也在朝这个方向转变。2003年中央文件正式强调“三农”问题是重中之重,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强调农民能够平等分享现代化收益,十年间“三农”投入大幅增加,十年期间达到约八万亿左右,财政对“三农”的社会开支也做到了历史最大规模,农民的权益保护、农村的可持续发展都多多少少得到了体现。

  现在最需要解决的就是农业的生态安全治理。如今在中国,农业已经演变为立体交叉污染最为严重的产业。下一步必须将农业发展转到现代农业、生态农业的方向上来。生态农业是最可能盈利的新兴产业 .

  至于政策上如何落实,首先,转变以往的补贴方式。政府应该将财政政策的重点,从用于治理污染改变为支持零排放的有机小农,或者支持综合性农业合作社的循环农业,改为对从事有机种植技术和实验的研究进行补贴,对采用有机种植的农户进行补贴,以形成恢复农业有机生产的外部激励机制。并对高污染的行业课以高惩罚,建立起清洁生产且符合生态发展的产业体系。其次,借鉴国际生态农业运动经验。如以社区支持农业,恢复农业有机生产和生态功能。

  乡土生态文明待复兴

  中国证券报:城镇化工作会议后,农村发展的道路将发生什么变化?

  温铁军:千万不要用保守的老计划经济的思路来改造现在的农村,以为城市是先进,农村是落后。城镇化不是“去农村化”,而是“去城市化”。下一步,城镇化要加大对农村的投入,以使农村在原有结构不变的情况下实现城乡一体化。

  现在很多人还是延续老的计划思路。这次城镇化会议中,有人提出的最为保守的思路就是将产业集群叠加在城市带上,把打工者变为市民,加剧原有产能过剩、高污染、高破坏。这就是所谓“城市化”。我们不能沿着错误的道路继续跑下去。下一步根本要改善的是城市治理结构,让它来适应农村的发展,降低城市的治理成本,改变其严重破坏生态的发展方式。

  农村也要改,但是并不是让城市化掉农村。中国有多少万个几千人口的大村,这些大村在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是作为城镇存在的,只不过我们不承认其为城市。这些村庄没有照搬现有的叠床架屋的政府架构,一个五千人的大村,吃财政补贴饭的干部只有七个,一年拿到的经费只有几十万,而这种村内的经济结构、社会结构都是多元化的。今后,最好不要破坏原有的以“大村”为单位的传统自治模式,真正需要的只不过是上级加强基本建设投入,多做垃圾分类、生态化发展。

  中国证券报:如何理解城镇化工作会议所说的“记得住乡愁”?

  温铁军:这句话体现的不再是GDP、财政收入、发展效率,而是百姓要的赖以生存的生活环境。

  原来只是城市小资的一缕乡愁,为什么要记住它?是我们试图让这一缕乡愁转化成乡土社会的生态文明复兴。在人类进入短短数百年的工业社会之前,人类就是在乡土社会中生活了数万年。只不过这短短的几百年,因西方的殖民化崛起而形成工业化,导致所有的城里人只肯保留那淡淡的一缕乡愁。

  所以我们今天所说的“记得住乡愁”是乡土社会的生态文明复兴,是人类在工业社会走不下去的时候,及时提出把工业文明转变为生态文明。而生态文明的基础不是工业,是农村,是广大的乡土社会。

  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

  中国证券报: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要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但是三四线城市的农民既想拥有城市户口也不想放弃土地,如何解决这一矛盾?

  温铁军:中国的任何变革都要保持农民作为小土地所有者。

  北京郊区的农民愿意变成市民,是因为他们一卖地就能卖出几百上千万,可以变成中产阶级市民。但三线以下的城市,农民变不成中产阶级市民,卖了地就从“小资”变为失地农民,意味着在制造社会冲突。

  造成小城市市民化推进阻碍的原因是没有真正把政策优惠放到基层,而是把优惠向大城市倾斜。如何让农民既保留土地、又从城镇化中长久受益,只能靠提高农民谈判能力,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

  中国证券报:为什么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具体途径是什么?

  温铁军:提高农民组织化是解决农业发展、农村环保等一系列问题的关键。如果没有农民组织化程度的提高,连基本的契约关系都没有。千万不要以为跟每个农民签订合同就是契约关系,它不可维护。到现在为止,80%以上的所谓产业化订单关系或订单农业、合同农业都是违约的。

  农民有高度分散性,没有组织化的提高,真正的契约型社会和信用社会就建立不起来。八万亿的“三农”投入就能解决三农问题了吗?还存在大量的跑冒滴漏。

  来源:中国证券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祝温先生新春快乐! 希望温先生能为草根网友带来更多的好文章。
    2014/1/30 12:45:00
  • 人类的希望,大体上是可以寄托在农耕文明基础上的,其他的文明也许真的靠不住~~~
    2014/1/28 21:25:20
  • 续:

      以上推荐的农业发展方法,看起来是有规划的,不少的专家可能会误认为又回到计划经济了。但是,我们可以放眼看看所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崛起过程,看看当今有哪个实行自由市场的国家的经济实现成功崛起过程,会不需要政府的长远规划和不断优化经济发展的游戏规则的(比如:欧美日等国家)。然而,在当今的现实生活中,每个家庭都有它的计划,每个企业都有它的发展计划,每个组织都有它的发展计划,每个国家的经济建设是不可能没有长远规划的、是不可能象脚踩西瓜皮一样滑到哪里算哪里的,就如我国的一五、二五、N五等五年规划一样。而计划有计划的优点,市场有市场的优点,计划和市场永远都是互补的关系、而绝对不是对立的关系;假设市场离开了政府,就必然会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失去方向、或是象大海里飞速航行突然失去舵手的轮船一样;全球的市场永远都是自私自利的,市场是根本不可能作出对国家和人民都最为有利的各种决策,唯有一国的中央政府才能作出对国家和对人民都最为有利的各种决策。工业的发展和城市的建设是需要政府长远规划的,农业的发展一样需要政府的长远规划,其它的各行各业的发展一样需要长远规划,任由自给自足的农民兄弟去建设现代农业是非常不现实的、是必然会迷失农业发展方向和失去长远目标的。我们要想早日实现全面小康和共同富裕的宏伟目标,要想大量地减少农民的数量、增加农民和广大群众的收入、大力地推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健康快速发展等,就必须尽快地规划好农业和各行各业的建设。
      随着农业和农村生产的不断向前发展和广大农民不断脱贫致富,必然要投入大量的建筑材料,大量的机械设备和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而且广大农民致富之后,也自然要改善生活条件和居住条件,购买更多的家庭必需品和外出旅游度假等正常消费。以上这些有效的内需和消费,必定可以有效地推动国民经济的强劲健康增长,从而给所有各行各业的老板、广大企业家、广大商家、广大富人、广大城镇居民、广大为三农服务的工作者、广大经济学家、广大知识分子和全体各族人民带来滚滚财源。
    2014/1/21 22:35:10
  • 续:

    上面通过以苦丁茶为例分析大埔县的特产之后,广大经济学家就一定不难理解苦丁茶生产销售是如此,蜜柚和单枞茶特产一样是如此,其它千百万种的特产农产品也一样如此。一个大埔的特产如此,那么全国两千多个县的特产也一样如此;全国的两千多个县必然会分别成为各种农产品的生产基地,比如某县为普洱茶生产基地、某县为铁观音生产基地、某县为肉牛生产基地之一、某县为苹果生产基地之一、某县为雪梨生产基地之一等等,两千多个县无须一一举来。大埔县的特产既然可以使当地农民致富,可以带动当地的工业和各行各业的发展,可以给当地政府和国家大大地增加财政收入,从而促进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同样道理,其它两千多个县的名优特产一样会像大埔县的特产一样,使当地的广大农民致富的同时带动各行各业的发展壮大,从而大力促进各行各业人民收入的良性循环。真正实现让全国各县的名优特产——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许多专家学者将房地产定为各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是非常可笑、幼稚、无知和盲目的,并且是非常不科学合理的定位,必然会被世人笑掉大牙,除非当地的环境和气候非常宜人居住,可以长期地吸引大量的各地人民前来购买住房并安家落户,或者在当地大量地生产房子,然后运输到全国各地去销售,否则任何地方的房地产都注定无法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我们千万不要让子孙万代贻笑万年!


    由以上分析可知,要让广大农民实现早日脱贫致富并不难,关键要广大专家学者早日找到适合我国国情的农业发展方法。如果方法得当的话,让广大农民和广大人民实现脱贫致富,只须一二十年就足够了;否则的话,再多用一两个世纪的时间,也无法使广大人民群众实现脱贫致富。我国的广大农民,不但科学文化素质普遍较低,而且没有资本和技术,加上又不懂经营、不懂市场、不懂销售、不懂科研成果的转化等等,但是这些都不可怕,以上举例论证的农业发展模式必然可以成功地顺利解决这些问题。
    2014/1/21 22:34:11
  • 续:

    广大茶农和苦丁茶公司,永远都是合作伙伴关系。土地永远只能承包给广大茶农、或只能在茶农之间进行转承包,苦丁茶公司不得承包土地或买下土地。公司除了负责产品的收购、加工和销售外,还要帮助茶农解决好产品的质量问题、品质的改良、生产技术的改进和科研成果的转化等等。广大茶农只须放心地生产出更多更好的苦丁茶来,把生产放在当地,而企业则会把销路放眼某一区域或全国甚至出口创汇。在科学技术和生产运输工具等等都如此发达的今天,加上各地的物流业又非常发达,远距离运送商品的成本已经降到了非常低的水平,不少生活必需品都可以实现全国基本同价,因此,根本无须担心大量的特产运不出去销售的问题。

    将大埔县的苦丁茶产业做大之后,不但可以大力推动当地各行各业的发展壮大,而且也可以大大地增加当地政府和国家的收入。广大茶农从事苦丁茶的种植,自然是农业和农村生产的大力发展,而公司进行加工销售苦丁茶产品自然是工业的发展,并且还会以特产规模的几倍或几十倍地带动当地的所有各行各业的发展。仅仅苦丁茶一个产业的规模都不小,2万户的茶农,每户平均年收入19.2万元,苦丁茶一年的产值就是20000*19.2万=38.4亿元,再加上苦丁茶公司对产品进行包装、加工、深加工从而转变成各种各样的产品之后,那么38.4亿元的农业产品很可能变成了上百亿元或几百亿元甚至更高价值的工业产品。上百亿元的工业产品销售出去之后,将为大埔县政府和国家增加不少的税收,况且还有蜜柚和单枞茶两个特产呢?并且这些特产还会以本身规模的几倍、或几十倍地带动当地各行各业发展,同时为大埔县政府和国家增加大量的税收来源。
    2014/1/21 22:33:05
  • 续:

    广大茶农最为担心的当然是产品的销路问题和价格的持续稳定。十几年以来,苦丁茶的价钱高的时候卖到二百多元1斤,价钱低的时候卖到十多元1斤或甚至于根本没人要,严重地伤害了广大茶农和广大商家的利益。要想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并不难,一是要科学合理规划好各县的特产生产,让各县都只努力推广各自的特产,决不模仿生产它县的特产,唯有这样,才能确保各种特产始终保持供求基本平衡,从而确保价格的持久稳定和科学合理;二是要让实力雄厚的企业(最好是上市公司,因为全世界的上市公司表面上是私有,但实质上却是集体所有或是全民所有)来参与特产的经营,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广大农民的产品销售问题。而公司的名称则可以直接用本县的名字加上特产的名字,比如用“大埔县苦丁茶公司”,这样的公司名称不但好让人民容易记住,而且也非常有象征意义。

    茶农生产出来的苦丁茶完全可以让公司来收购,价格由物价部门进行合理定价。公司收回来的苦丁茶首先会把等级分出来,外观较好的上等品可以直包装上市或出口创汇,外观较差的下等品可以用来生产各种茶饮料、保健食品、药食两用或加工成各种绿色放心食品。销路完全无须茶农担心,公司有的是实力,无论什么高级人才和天才级别的人才都雇用得起,经大埔县苦丁茶公司包装好的苦丁茶和各种苦丁茶制成品,都必然成为大埔县苦丁茶公司的荣誉产品和大埔县著名商品,并且迅速通过公司的强大销售网络,顺利地进入全国各地的大超市和各批发中心,让广大消费者放心地购买和享用。
    2014/1/21 22:28:20
  • 续:

      按每亩地种植200棵,每棵茶树每年平均产茶4斤,每斤卖40元来计算,那么平均每户农民的6亩茶一年下来、便可以有19.2万元的收入水平,而且这里面基本上都是利润。按照现在的物价水平来计算,如果每户茶农年收入有19万元左右的话,当然完全可以过上不错的小康生活,自然可以盖得起房子、上得起学、看得起病、退休后也永远不会为基本生活费用担心等。可以真正实现让农民脱贫致富和安居乐业,而且还可以有充分的财力和时间用来休闲娱乐、学习、教育儿女、照顾家人、做喜好的事情、提高各方面的素质、去外面欣赏我国的太好河山和风景名胜等。
    当广大茶农不再为基本生活费用所操心之后,自然会更加有心情去管好茶园。农民花多一些时间和精力去管好茶树,不但可以不断地提高品质和产量,而且也可以大大的节约成本。比如,本来可以用化学肥料来实现苦丁茶高产的,但为了提高茶的品质和质量安全,广大茶农完全可以选用有机肥和选用人工除虫,而尽量少用或根本不用农药化肥这些有严重污染的东西,这样不但节约了苦丁茶的生产成本,而且还大大地提高了苦丁茶的品质和质量安全,真正做到让广大消费者的安心享用绿色食品。为此,广大茶农就可以大大地节约成本,使苦丁茶的生产变成几乎只须投入劳动力就可以了,从而使利润大大地提高。
    2014/1/21 22:25:21
  • 续:

    假如全国的特产经过评比之后,将大埔县的名优特产确定为苦丁茶、蜜柚和单枞茶三种,并且这三种农产品的确为全国最名优,无论是单位产量还是品质都比其它县的同类产品优秀,那么大埔县就被确定为这三种产品的生产基地或基地之一。如果一个大埔县生产的这些产品就足够供应整个全国市场的话,那么其它县就没有必要再来重复生产这些产品;如果一个大埔县生产的这些产品、或其中一种产品不足以供应整个全国市场的话,那么就必须再增加一些县来生产这些产品,并一直增加到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为止。下面以苦丁茶为例,来介绍如何大力推广各种名优特产。

    假如经过各类专家周密评估市场的供求关系之后,确定让大埔县的其中2万户左右的农民来生产苦丁茶,并且让每户首期先平均种植6亩左右的苦丁茶,就可以满足市场的基本需求。大埔县山地丘陵多平地少,有不少耕地都属于丘陵和山地型,由于许多耕地都不适合用机械化来生产粮食,在确保不影响全国粮食供应安全的前提下,这些不适合机械化种粮的耕地将被规划确定为当地的特产用地。由于苦丁茶树比较高大,所以,用山地丘陵和不适合机械化种粮的耕地来种植是很好的,并且一点都不影响产量和品质。因此,这些不适合机械化种粮的耕地和山地丘陵,将科学合理地成片地承包给广大茶农用于生产苦丁茶。
    2014/1/21 22:20:14
  • 续:
      我国的经济型农产品的市场屈指难数:我国的经济型农产品有千百万种之多,其市场潜力是基本粮食市场的几十倍以上,两亿多户农民,完全可以通过几十亿亩的山地丘陵来生产、加工经济型农产品来实现早日脱贫致富。以前,我国的广大农民和城镇居民,都是因为贫穷而无法消费享受更多更好的经济型农产品。如:各种肉类、油料类、糖类、各种果类、各种海产品、各种滋补品、各种以农业原料为主的产品,工艺品等等。可想而知,如果让广大群众致富之后,各种经济型农产品的市场空间会有多么大的潜力。如果全国人民平均每人每天消费2元左右的肉类、15元左右的水果、10元左右的茶叶和美酒、10元左右的滋补保健品等等,那么光是这几种类型的食品市场就是粮食市场的好几倍,况且还有其它种类更多的农产品。
    我国地大物博,加上各地的地理位置和环境气候等不同,千百万种的经济型农产品,都完全可以分别成为全国两千多个县的名优特产。我们必须首先将各县的名优特产评比出来,然后各县就可以因地制宜,大力组织广大农民大量生产当地的特产,从而把各县的最大优势充分发挥出来。由于我国的基本耕地面积较少,因此,基本耕地只能专门用于生产基本粮食,就算各县名优特产的经济效益再高,也不准改变基本耕地的用途。当然,在保证粮食供应绝对安全的前提之下,则完全可以把小块的难以平整的或难以用机械化作业的耕地规划出来,用于生产当地的名优特产。因此,除了一部分小面积的耕地,可以用来给农民生产当地的名优特产之外,我们还有几十亿亩的山地和丘陵可以开发利用。将这些小面积的耕地和几十亿亩的山地丘陵,用于生产经济型农业特产是最有经济价值的。由于各地的农民所生产的都是各自的名优特产,这就可以从根本上避免各种农产品的重复生产,从而让各种农产品基本实现供求平衡和彻底避免恶性竞争,从而确保各地农民的根本利益。下面以大埔县的特产为例,来介绍如何大力推广全国各县的名优特产。
    2014/1/21 22:19:11
  • 为中国九亿农民的代言人温三农温铁军先生和广大经济学家介绍一种十几年前就适合我国国情的农业发展,并且能够让广大农民和广大人民群众实现早日脱贫致富的优良方案:

      首先广大经济学家应该要充分认识我国现阶段的基本国情:我国现在有13亿人民的巨大消费市场,有18亿亩的基本耕地,有几十亿亩的山地和丘陵,有几百万平方公里领海资源和接近两万公里长的海岸线资源等等。13亿人民中有八九亿人民是农民,有两亿多农户,不但农业人口基数大,科学文化水平又普遍偏低,加上我国人口多而人均资源少,我们应该解决好经济快速发展中的能源与资源紧缺和环境污染等问题,所以要大力推广发展耗能少和污染少的产业,特别是要大力推广全国各县的名优特产水果和蔬菜,才最最符合国情。由于农业产品(除开各种肉类)的生产、消费使用和最终的报废处理,大都是耗能少和污染少的绿色环保型产品;而工业产品的生产到消费再到最终报废处理,大都是耗能较大和污染较大的产品;因此,我国的基本国情决定了我们更加应该大力发展耗能少、污染少的农业来大力推动经济的科学健康发展;而科学合理地引导广大群众消费一二三产业的产品,不但可以让广大群众过上高品质的美好幸福生活,也非常有利于增进人们的身体健康和长寿、并大力推动经济高质量增长。
    我国的基本粮食的市场屈指可数:我国主要有大米、小麦、玉米等几种基本粮食。如果按每人每天平均消费1.5斤的粮食、1斤粮食为1.5元来计算,那么每人每年消费的粮食为:1.5斤*356天*1.5元=801元。13亿人民一年消费的粮食为1.06万亿元,因此我国每年的粮食市场大约为1.06万亿元。如果要实现让每户产粮的农民每年平均有20万元的总收入的话,那么我国的粮食市场仅仅只能让500万户左右的农民,每年平均有20万元左右的总收入。如果将18亿亩的基本耕地,承包给500万户(甚至更少,如一百万户以下)左右的农民进行机械化耕种,不但可以让种粮的农民轻松地赚钱致富,而且也完全可以保证基本耕地只能用于生产粮食,从而保证我国的粮食安全,当粮食供应充足时还可以合理地按排各地轮流休耕。两亿多户农民、减去生产粮食的500万户左右的一小部分农民,仍有两亿多户农民,那么剩余的两亿多户农民又如何来实现脱贫致富呢?他们完全可以通过大量生产和加工各种经济型农产品(除几种基本粮食之外的一切农产品)来实现。
    2014/1/21 22:18:23
  • “温铁军:中国的任何变革都要保持农民作为小土地所有者。”
    很对!
    2013/12/30 8:34:35
  • 农村城镇化就是去城市化。人生活在蓝天碧日、绿树成荫、溪水绕流农村,多好的事情啊!在水泥森林里的生活,只能增加人们的烦躁、焦虑的负面情绪,使人身心疲惫不堪。相信绝大多数人都知道疗养院、别墅一类的建筑都修建在哪里吧?水泥森林里有吗?
    2013/12/29 21:03: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理事长兼院长。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在中国农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到过美国多所大学讲学交流。长期从事三农问题研究,一直坚持用“脚”做学问。先后任职于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曾获国务院农研中心、原国家体改委、国家科委等中央五单位联合颁发的“农村改革十周年优秀论文奖”、农业部农研中心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等多项奖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