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桑弘羊之问源头:不加税赋国家何以增收
2013-11-28
字号:

  公元前81年,汉帝国的朝堂上展开了一场辩论会。一个叫桓宽的人详实的纪录了辩论的内容,写成一部流传至今的奇书——《盐铁论》。辩论的一方是来自全国各地,反对盐铁专营的儒生。另一方就是桑弘羊。面对群儒指责国营政策与民争利、官商勾结,他提出了著名的"桑弘羊之问"让反对者们给出答案。他说:在对外战事不断、国内天灾频繁的时候,如果通过增加税赋的办法来解决财政上的困难,势必激发民变,无异于饮鸠止渴,而采取官营工商业的办法,却完全可以达到“民不益赋”又增加收入的目的。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聪明的欧洲人就为他们窘迫的执政者们出了个金点子,发行国债。但什么是国债,国债的真正意义是什么,难道是让国家寅吃卯粮,让国家平白的洞开偌大一个风险敞口?国债其实是国家提前获取的税收。如果付不起债务利息,欧洲立马要求希腊加税。国债理论上让贪婪的统治者收取100年后的税收(那个时候交税的人还没出生)还可以心安理得。这就是国债伟大的成就。但至少它让国家搜刮社会财富规范化。第一次在游戏规则上,对国家收取社会财富产生了制度性制约。

  但是债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收入,通过债务来的财政扩张也不具备持续性。哪怕是美国,按说只要美国GDP增长跑赢债务增长,他就可以不仅不还欠下的债务,甚至还可以借得更多。但是增长有波动,债务却不会理会紧缩,只会膨胀得更多。因为理论上债务与GDP挂钩,实际上债务与贪婪的欲望挂钩。

  不行就向外掠夺吧。也的确,美国就是这么干的。每一张泛滥的美纸,都是向全世界收取的铸币税。显然我们想这么干也没这个地位。除税收国债之外,我国的办法就是桑弘羊的办法,垄断上游战略资源收取央企红利。超发货币在我国也属于垄断得利。我们超发货币也的确是客观的,但政府却依靠垄断土地,获得超发货币带来的巨大红利。总之羊毛只会出在羊身上,到头来还是老百姓、还是市场买单。千年以来,竟然还是老办法。

  桑弘羊之问本质:国家收入从何而来

  想我大汉朝就有这样的意识,天下之资,不在民,则在官。而另一方桑弘羊之问,则问出了千年之后当今各国制度都暴露出的共同弊端——在国债、税收、垄断红利皆满足不了财政的巨大胃口的情势下,国家收入到底从何而来?

  无论税收、超发货币、国债、还是与民争利的国企,其根本性质都是一样,那就是向市场向民间要钱,向社会内部的索取。都是千年来的旧办法、老思维。这也是国家的根本性质所决定的。国家作为调和不同人群矛盾的产物,其看家功夫就是将利益从某个人群输送至另一个人群。

  盐铁专营不是桑弘羊的发明,而是出自一个更早更有魅力更成功的改革者——管仲。齐桓公与管仲多次切磋富国之策,桓公建议对人口、楼台、树木、牲口征税。管仲一一否定,他给出了简单的七个字:“唯官山海为可耳。”意思是说,只要把山海的资源垄断起来就可以了。于是以垄断山上出铁,海里产盐的盐铁专卖制度就出炉了。国家控制资源所有权,经营权下放给民间商人,增值部分三七开,相当于30%所得税。这个制度创新使当时的中国在西方文明普遍只有税收的情况下,我们多了一项专营收入。专营制度成为治国难得的一项工具,为后世历代王朝效法。

  管仲改革为我们带来的启示是,权力来源于掌握的经济基础。国家的核心资产就是国土上的资源,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但是后世专营制度多有弊端,桑弘羊时代暴露出的问题就源于国家深度介入商品生产、流通领域造成的。管仲并没有组建生产单位,而汉代兴建了大型的制铁工场专派铁官监造。而规模效应的红利一旦用尽,国营事业效率低下,质量低劣、甚至强买强卖的弊端就暴露出来。

  及至王安石变法,有一次神宗问王安石:“市易司连水果都要垄断起来销售,实在太琐碎了,能不能把这一条罢废了。”变法何不失败!真相只有一个,国家之手越是深度介入市场,想从中渔利,长久来看总是让权力者失望。不管是税收、国债、还是国企,从市场池子里捞出来的油水越多,池子里的鱼越少。

  有一个普遍的错误说法,说养老保障是现在年轻人工作来供退休的人。其实基于人类社会的生存结构,你我在世间的生存从根本上说并不是别人的劳动养活我们的。比如你老了能拿退休工资,并不是我这样的年轻人还在劳动的原因。也是我们劳动的原因,但只是部分原因,不是根本原因。因为,我不会为你们老人干活(说得残酷,但是我必须要一针见血)我只是为了我的工资干活。也就是说我必须考量:我劳动的量能不能换回更多,这样我才值,才有劳动积极性。如此说来,我就不是这个社会的供养者,是别的养育了我们。是什么呢?是自然环境。是自然资源被吞噬进人类社会生产力的巨大胃口,经过一系列产业的消化,最终,成为我们每个社会细胞分配到的财富。一句话,人类社会建立在自然界良好运转上。

  于是,社会与自然的边界就变得关键起来。让我这个连大学都考不上的傻瓜来回答桑弘羊之问吧,但是请让我先从哲学角度迂回一下。

  桑弘羊之问试答:资源垄断需负担社会服务

  生命第一件事是什么?一个细胞膜,将生命自己和外界分隔开来。人第一个完善的意识是什么?自我意识,将自己和外界分开来。社会也一样,通过内部的觉醒认识到这个边界,通过内部的机制去建设这个边界。

  什么是边界?社会的主要活动是商业活动,商业活动的核心是银行业,金融的核心是央行。社会的核心是央行?我们一般认为,我们的身体盛放着血液。我们一般认为,方的杯子装方的水,圆的杯子装圆的水。这又是说,谁决定谁,谁就是“杯具”。那么,生病了我们去检查血液,里面有很多不好的东西,因此我们显现出病容——皮肤失去光泽,长了多余的东西……血液决定了我们的外表(注意,不是血液决定了我们的病因)这样看来,反而应该是血液盛放了我们的身体。

  中国人,只是最近才认识到金融也是我们的边疆。一个强有力的央行,一个完善的金融制度保障了我国经济的健康运行,那么央行就是我们的边疆。就是我们的篱笆墙。事实上,一面是国内市场,一面是国际市场,央行管控、过滤着往来的货币流动,的确是我们的边界。但是这些认识还不够。海疆陆疆还有金融边疆的确是国家的边界,那么社会的边界是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有一个边界?保护自己!孩子认识到自己和外在的边界,那么他再饿,也不会想去吃掉自己的手指头。再一个,真正的外部和自己差异太大,边界就要一面衔接自己,一面对付外部。也就是说,边界让我这个内部与外部更好的交流。你去登泰山,那里有人工修建的步道,你并没有走到社会外面。真正的外面是荒漠,是原始森林,没经过专业训练,会让你很快毙命。充满资源的自然界,才是人类社会的外部。那么,在经济上,我们与这个外部建立了某种固定的,有保障的边界了吗?

  没有!我们吸取自然资源的企业,根据市场行情,想挖煤就挖煤,挖煤要亏,就不挖煤。你说,这是当然的。但是我要问,我们挖煤的人是不是人,外面进口煤,挖的人,是不是人!我们挖煤的技术跟进口煤挖煤的技术,有没有不同,有多大的不同。人都是人,技术都差不多,为什么我们就挖不动了。我们的煤矿是炒起来的,资金成本高了。生活成本高了,工人工资就高了。

  这其实没有什么,只是市场经济。但是我们的工业、农业都要煤,你说不挖了,社会如何运转。也就是说即使亏损,也还是可以挖煤的,只是以市场经济的较狭隘的标准来看,就看不到价值。当然,可以进口。但擅离职守不是边界企业的表现。什么是边界上的企业,一面还是自然资源,等从其生产环节一过,就是社会中的商品了。其他非边界企业的原料,都是边界企业生产出来的商品。这些“边界”绝不能想,今天做SPA,我当皮肤细胞赚钱,明天不赚钱了,我就改行要当大脑细胞。边界企业不能受市场影响波动而要坚守岗位。那么,实际上边界企业就在市场的“边界”,不能完全依照市场规则运作。必须有一个公权力代替市场规矩把这些企业管理(计划)起来。那么这些企业必须是那个公权所有,或者其需要的生产原料(自然资源)是公权力所有无疑。同时,这个公权力就应该对市场中的其他普通企业没有如此直接的权力与义务关系。

  所以,这个公权力不完全是现在意义上的政府,所谓边界企业也不完全是现在的国企。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这个公权力通过出售自然资源或者初级的商品,它会有相当的收入的,因为市场中所有的企业的原材料,都来自于边界企业,来源于自然界。那么,这个公权力假设就是政府,它就有资源负担对社会的服务。

  桑弘羊之问再答:国资归计划,民资归市场

  对于这些边界企业,我的规划是定位为党产。国家授予共产党对于自然资源的垄断地位。党办企业展开对自然资源的经营。谁垄断了这些资源就垄断了经济命脉,显然只有共产党才有这样的地位。那么这个党产和现在国企的区别就要特别强调一下。

  你看管仲的盐铁专营,本质就是国家倚靠国土上的资源、财货创收。国家并不去经营实业。不管你商人还是农民,只要在这个社会正常活动了,自然而然的你都是在为这个社会作贡献。把你自己的生活过好,就是为国家作贡献。对于正常的社会活动,商业活动就不应该多加税。国企如果在市场上挣钱,这就好比让社保资金在股市中挣钱。国有单位和人民就成了对手,你为人民挣钱,到头来还是挣人民身上的钱,那不是白搭。我们应该像管子那样,以资源为本钱为人民在市场之外挣钱,这就能做到不与民争利。 还有助于厘清党政关系。 污染企业在给政府创收,政府对保护环境就很暧昧。这又有利于保护环境。

  我们国家的治国方略跟管仲跟桑弘羊是一脉相承的。其差别就是介入市场的深度。由于国企作为“长子”的地位。其和民营企业的矛盾是无法根本调和的。其本质是国家控制全国经济并收取红利的单位。那么把国企私营化就是很天真的想法,是儒生们迂腐的期盼。只有将国企这个单位存在尽量的回归其本质——资源税,并尽量少的介入市场,市场才会更和谐。但是我们看到桑弘羊一代大兴制铁作坊,初期提高了铁制品的质量和产量的同时规模化也带来了经济效益。那么怎么可以保留住国营的优势?另辟一个内部市场,一个计划经济范畴的无竞争的市场。将党企选择性的纳入到这个市场内。其出售的产品或资源流入市场,市场对其支付货币,这就是党产的收入来源。为什么不是政府收?政府应该去保护民营企业的利益,如果政府来收,就成了现在这样。那政府就收入大减啦!!但是政府的责任也调整了。对社会保障的支付在未来会成为其巨大的压力。社会保障应该也必须来源于“资源税”。所以,我们也可以以此来推算出党政分立的改革时间。

  一言以蔽之,如果要国营要公有制单位,那么就划入计划的领域不能在市场中存在。否则就扩大市场,把国企变成民营。

  结尾:资源垄断者,当思如何服务下游

  到此,就回答了桑弘羊之问。国家要发展,有支出压力,就有增加收入(加税、发债、超发货币)的冲动。现在,我提出有新的市场之外的收入来源,并让政府卸下社保乃至军费的负担(军队属于党管)。这就让我国根本避免了债务陷阱、超发货币带来的通货膨胀的陷阱。而国家财政就是应该以自然资源禀赋和社会条件量入为出。

  当钱袋子紧张的时候,权势者只想着怎么去弄钱,而不会去想我凭什么能得这笔钱?只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国企的地位就逐渐清晰了。作为资源的供应方,我怎么为下游产业服务?不是我怎么去弄钱,而我应该怎么去服务,是这个思维。从垄断战略资源的国企那里收缴的红利本质上就是资源税。改红利为资源税,换个称呼不是为了变着法儿收钱,而是为了继续规范收钱的方式。凭什么去收这笔钱。

  从古代苛捐杂税超发货币到国债,再到我这里,国家获得收入的手段更制度化、合理化。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国企实际上仍然是一种资本的社会形态。以市场为基本的经济组织方式,那么国企在市场中的地位和作用就有待于重新认识。因为受西方经济学关于市场的伪科学以及私有观念文化的影响,我们对国企这种社会组织的行为边界、方式和意义何在仍然模糊不清,对国企行为的评判却贯彻的是私有资本的价值标准。
    因为受西方市场理论的影响,我们误解或者曲解了垄断和竞争,因而放弃了国企在市场中的垄断和主导地位,后果就是跨国资本通过垄断控制了我国的绝大多数产业,在获得暴利的同时也加速了国民财富外流。而跨国资本掌握市场定价权,必然带来物价的长期持续上涨和普通国民的相对贫困化。
    跨国资本主导我国市场,意味着我们经济自主权的丧失;继续给予跨国资本市场自由的“市场化”改革,必然使得跨国资本的影响力向国家政治领域渗透,政治与经济手段的双管齐下,一个必然后果就是拆分目前被国企垄断的行业——银行、铁路和电信,进而搞垮国企并私有化,由跨国资本接盘。也就意味着全盘殖民化了!
    中国国企与国家赋税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持续改进中国国民的福祉而存在的;不同的只是方式和途径,国企通过掌控市场,控制价格,给国民提供质优价廉的产品,创造利润上缴国家转移支付给贫困的国民,赋税则是通过国家征收缩小社会贫富差距,并转移支付帮助贫困国民。
    2013/12/1 11:59:20
  • 国企只是管理上有问题,把国企内部的民主监督做好了,然后再把国企的账目公开,每年全民分红(上缴国企,充社保金亦可)。有些人不要老是打歪主意,变相的搞私有化,什么狗屁“民”企,就是些私人小老板。13亿人的股份凭什么就被你私有化了?

    再有像18楼那样把“人大”搬出来反“党”反“人民”的建议。你难道没见过人大代表们都什么货色吗?一个个肥头大耳的贪官相,不是官员就是私企老板,哪里是什么“人民代表”,就是一伙“权贵代表”。你要把国企,和央行的印钞机都“独立”出来交给“权贵代表”,让老百姓还活不活了?就现在这样的“党”管着吧,好歹它身后立着个大牌坊,老百姓不爽了可以理直气壮的骂它。哪天万一国企被“权贵代表”们私有化了,那些权贵们心黑手黑的,重庆强哥那种范儿。你还想“民煮湿疣”吗?嘿嘿。。。
    2013/11/29 3:18:05
  • 博主的讨论让人看了一头雾水,看了半天还是无解。就算国家全部“民企化”,“市场化”或者叫“私有化”了,最多最多也就是复制一个欧美模式,难道就避免经济危机了吗???从结论看来,博主得出的结论依然是通向危机的道路,不是解决问题的正途。

    解决问题要抓住主要矛盾,也就是病根。国家集体财富的源头在哪?是税收吗?不是!! 国家财富的源头是社会化大生产的总生产效益,也就是全国生产体系的“总产出”减去“总消耗”的剩余。税收只是集中这种剩余的途径罢了。中国人勤劳勇敢,“总产出”大于老百姓的“总消耗”,但是资本家阶级通过各种方式拿走了两者之间的剩余价值,所有前30年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欠下了环境债,资源债,福利债等。现在上边说“分蛋糕”,就是资本家阶级主动的自我调整,少剥削一点,贡献出一点剩余价值来还历史欠债,让老百姓脖子上的锁链松一松。这样做其实就抓住了“经济危机”的主要矛盾,即贫富差距过大,“过度剥削”造成穷人无法生存,社会化大生产无法继续。缓解一下老百姓身上的三座大山,让老百姓能够生养休息,游戏就能继续玩下去了。经济危机也就暂时混过去了。三中全会的主要精神就是这个。

    所以中国的经济形势比欧美好。欧美日的财阀们涸泽而渔,特别是金融赌场的那伙资本家完全不顾人民死活,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无法跳出经济危机的根本原因。

    当前中国的贪腐集团,房地产商背后的房奴主势力,黑社会贩毒集团,海外的日本财阀,华尔街的金融财阀,这些社会最黑暗的势力是一伙的。所以我们看到了国内到处爆炸,房地产商们跟中央顶着涨价,日本发动货币战争,还在东海上集结军舰意图不轨。所有这些都是联动的,它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2013/11/29 3:01:05
  • 国企变党企不可以。国资委及央行应该从国务院中独立出来,由人大选举或任命组建,向人大负责。
    2013/11/29 1:40:25
  • 自然资源公有是治国基础。
    2013/11/28 23:40:46
  • 管仲是第一个政治经济学大大师!
    2013/11/28 23:38:32
  • 为文须有正气.爱憎分明.切忌首鼠两端两面讨好..《盐铁论》至今两千余年.激励无数有志于富国强兵的改革者.历经正反两方面经验教训.已成为世界通行的政治经济学经典.其中的思想至今闪烁发光.其中文学(儒生)们的诘难主要是官府与民争利.利归于官府还是归于民.这个民并非是小民百姓.而是有能力冶铁熬盐的大户/豪强.这个争论仍有现实意义:"土地放开.房价会降"."放开资源垄断.给民企发展空间".这些以民的名义发出的声音.实际上至少是有能力开发的大户/豪强.如此看来.资源还是在国企手中好些.百姓感觉放心.
    2013/11/28 21:36:59
  • 各位好,这是看了吴晓波《历代经济变革得失的启发》
    2013/11/28 19:25:18
  • 关于超发货币纯粹是人云亦云.我国的货币发行依据外贸顺差.央行收进美元发出人民币.就是说市场上每一元人民币都有美元作锚(即等于有国际上相应商品作保证)公知们大肆叫嚷货币超发.实唱衰中国之一伎俩.准公知小公知也跟着叫嚷.有起哄之嫌.
    2013/11/28 16:23:49
  • 桑弘羊施行盐铁专营车船有税支持了汉武帝的北伐匈奴战争.应该说是税收历史上一次创新.一个统一的帝国必须有稳定的税源.可见工商业在汉代已显出它在经济中的重要性.专营制度在西方也有其历史了.烟酒专营.赌场特许经营.都属这一类.国家可以从这类专营中得到稳定收入.
    我国的国企经营资源的比例不大.石油石化烟草是上缴利税主力.中石化老总说:扶贫资金每三元就有中石化的一元.可见国企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作者说什么党企.实在不知所云.党有企业吗?党有自己的私利吗?台湾有党企.当年国民党让位于民进党时曾大规模清算一次.拿党企标签乱贴严重不恰当.
    2013/11/28 16:12:16
  • 楼主用心了,六楼的很贴切。
    2013/11/28 14:33:30
  • 国家好像保险公司,人类处于顺境时,保险是额外负担,而如果转变到了逆境,保险只会嫌少,如果顺境时将一切保险金取消,危难的时候就亡国了。
    2013/11/28 11:20: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