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货币战争 - 宋鸿兵首页
美国忧心:中国将吃掉我们的午餐
2007-11-27
字号:

  宋鸿兵:这篇文章的写手比那些直接而缺乏含蓄的要求人民币剧烈升值的家伙们强得实在太多,重要的是他的观点是有说服力的,从感性上分析,人民币升值对中国人来说是一种正义行为,让好吃懒做的美国人挨饿去吧;从理性上看,美国人好吃懒做来刺激全球经济的模式无法永远延续。因此,人民币升值对中国人是有利的。西方这些媒体是操纵人心理感受的高手!

  人民币剧烈升值的要害问题是热钱大规模涌入,人民币流动性泛滥将失去控制,资产泡沫将达到无法持续的天价,经济结构失衡将处于难以驾驭的地步。此时,唱衰中国经济将成为世界规模的大合唱,中国政府推出的任何制止过热的政策都将被人指责为"政府干预市场", 成百上千的对冲基金将四下放火,利用一切手段做空中国股市和房地产。与此同时,台湾将大搞台独,东南沿海处于军事紧张状态下;中国出口产品价格大幅上涨,世界媒体集中火力攻击中国输出了通货膨胀,美联储"不得不"大幅提高利率来对抗"源自中国的通货膨胀";西边的伊朗危机同时爆发,石油价格冲上200美元,中国生产企业的成本急剧上涨,经济滑坡,失业上升;数千亿美元的热钱裹挟着国内避险资金大幅外逃,通道就包括港股直通车。然后就是损失惨重的股民、下岗失业的工人和对各种不公压抑已久的老百姓的愤怒情绪逐渐失控,金融危机将变成彻头彻尾的社会动荡。

  远在太平洋彼岸的这篇文章的作者仅仅会耸耸肩,说一句,“OOPS!”


  美国忧心:中国将吃掉我们的午餐

  美国《新闻周刊》 彼得.希夫  

  中国通货膨胀率最近快速上涨(10月份为6.5%),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这是经济迅猛增长不可避免的结果。几乎没有人问,一个生产力取得极大发展、有功于全球价格下降的国家,为何不能降低本国的物价。相比之下,美国19世纪同样迅速的工业化在100多年的时间里带来了物价的稳步下降。

  事实是,中国的高物价及世界其他地区的高物价,是美国低物价的直接后果。当中国政府及中东和拉美政府终于着手消除本国的通货膨胀之时,继之而来的将是全球购买力的大规模调整,美国则是受损的一方。

  尽管经济学家力图掩饰明显的事实,但价格毕竟是货币供应的结果。追逐持续商品供应的货币增加,会导致价格上涨。在稳定的货币供应状态中,商品增加则导致价格下跌。

  为维持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地位,中国必须扩大货币供应以购买它每年对美国出口获得的美元。由于可买的美国产品不多,这些美元的很大一部分被中国当做了一种外汇储备。

  这一举措使中国产品对美国人来说比较便宜,而且限制了美元的全球供应,从而降低了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反过来,人民币供应量迅速增加,抑制了生产率上升可能造成的价格下降的压力。

  然而,当中国的通货膨胀问题使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地位越来越难以维持时,中国允许本国货币升值的那一天必将到来。大多数经济学家担心,这会使美国的消费陷于停顿,导致全球衰退。我认为,这将为美国消费的黄金时代敲响丧钟,但它事实上对中国是一件好事。

  以美国永不满足的消费意愿为全球繁荣先决条件的经济模式的荒谬性,归结至基本因素时也就不难理解。假设五个亚洲人和一个美国人因遇海难而身困荒岛。为获得最大效益,遇难者作出一种安排,由一名亚洲人去钓鱼,另一人去打猎,第三人采摘水果,第四人捡柴,第五人做饭。而美国人的任务就是吃。在现代经济学家的眼里,那个美国人显然就是这种微观经济的动力;如果没有他的大量消费,这神经济就会停滞。

  事实上,消费是一场移动的盛宴。美国人过度消费是因为世界推高了美国货币的购买力。随着美元贬值,我们过度消费的能力也会下降。但是,美国人失去的购买力会转移到其货币相应升值的国家。如果美国停止消费,全球的工厂不会关闭。不喂美国人,亚洲人自己可以吃得更多。

  美国的人均GDP为4.3万美元,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排名,以人均经济产出衡量,美国现居全球第4位。中国的人均产出为7600美元,居第 86位。然而,由于中国人口达13亿之众,其经济产出总额已然跃居全球第三。大多数预测人士估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经济总体规模将超越美国。但是,考虑到不断走弱的美元及这种降势使美国经济不可避免地减速这些因素,“换岗”的时间将大大提前,很可能在未来五年。货币调整或许很快将美国在按人均GDP排名的全球20强中淘汰出局,屈居希腊和新加坡这些国家之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20世纪90年代初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近年来,作者曾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高级咨询顾问,主要从事房地产贷款自动审核系统设计,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MBS(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方面的工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