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用卫星发现陀罗和佛教之源
2013-08-30
字号:

  因为近日黑龙江水灾,新闻里面有一个地名突然闯进了视野,这个地名就是黑龙江省鹤岗市的“萝北县”,在新闻的画面里,“萝北县”不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就是一望无际的水情,“萝北县”会是什么“萝”之北呢?

  “萝”字是上古东北考古的一个敏感字眼,因为之前发现,长春市就有“波罗湖”,而且在传说里还有“波罗神”和“波罗庙”,这是后来先夏大迁徙带到广州的“波罗神”和“波罗庙”的祖源,而因为“波罗”也可以写成“菠萝”,广州波罗庙附近就既有“罗岗”,也有“萝岗”,“萝北”会不会是“波罗”更北的祖源地呢?

  既然有了疑点,就打开百度搜索,结果发现原来“萝北县”是在“托罗山”之北,其本身也是“罗”与“萝”字混用。

  什么是“托罗山”?如果有与“罗”相关的部族在地势宽阔平坦的“萝北”生活时也遇到大水,会不会因为附近有“托罗山”的托扶而得救呢?这很有可能!“托罗山”地处上古的红山地域北端,在那时生成的神系之中,就有“托塔李天王”这样的人物,无论当时文字开始与否,“托”的字义的相应字音是存在的。

  正在琢磨之中,突然发现“托罗山”的发音可能就是“陀罗山”!

  这很有意思,因为凡是接触过佛教的人,几乎没有不知道“陀”和“陀罗”这样的词语,比如释迦摩尼佛就是“佛陀”,另外还有“难陀”、“因陀罗”、“旃陀罗”、“犍陀罗”等等,只不过一般人只当其是外来的词语,很少会去深究,最多只是知道其是有点高仰的意思,而如果“陀罗”的词语是原出于古代中国人在一片汪洋中仰视的“托罗山”,这个词的词义定形是合乎逻辑的。

  其实,中国山西的忻州还真有一座“陀罗山”,虽说这座山现在主要是佛教的地盘,但如果深究起来,“陀罗山”的名字,可能比佛教的出现还早得多,因为:

  第一,“陀罗山”上有“青龙池”,这是与距今4600年时的“青帝仓颉”相关的地名;

  第二,“陀罗山”下有“黄龙王沟村”,这是距今4600年时“黄帝”追杀“蚩尤”时来过的印记;

  第三,“陀罗山”的山顶上有一块面积约一亩大小的清凉石,不要以为这是惬意之“清凉”,“凉”其实是4600年前“波罗神”部族的专用字,山东的“凉山”、广东的“高凉”、西南的“大小凉山”、西北的“平凉”都是一致的,当时黄帝追杀的很可能主要就是“凉”,而“凉”就是“波罗神”的部族,为简便起见也可以称其为“罗部族”。

  山西忻州“陀罗山”获名的时间,可能就是在以上三个地名获名的同时,因为可能那时先是“波罗神”的“罗部族”跟随蚩尤到了这里,大概是这里的地形、地貌和情景都比较象“托罗山”,所以立名为“托罗山”,虽然之后不久黄帝跟随追到,但“罗部族”走后已经没人懂得“托罗山”的原意,所以在造字之后就成了“陀罗山”,按现在新历史观对先夏的认识,黄帝追杀蚩尤是在大约4600年前,这也是“陀罗山”立名的时间。

  而在有了这个时间基准之后,东北的“托罗山”的立名时间也变的清晰了起来,因为先夏的人类是从东北进入中原,而且红山的人类后期主要是在东北南部的辽西等地生活,其历史的大势是从北到南迁徙,“托罗山”地处红山地域北端,很可能是红山文化的很早期,所以,黑龙江的“托罗山”应该是在4600年之前很多很多,这远远的超出了佛教距今只有2500年的历史。

  为什么创建佛教的相关人类会特别带有“陀”、“陀罗”这些字眼?很明显,这些人就是当时住在“托罗山”附近,所以是特别强烈的带着“陀罗山”记忆的人群,而这个人群应该就是“释迦族”,“托罗山”的存在,无疑是佛教源于中国的极重要证据,其甚至精确到了佛教是起源于中国先夏的“罗部族”,精确到了佛教的前身是“波罗神教”,精确到了佛教起始时的语言是“罗部族”的“佉卢虱乸话”等等。

  顺便说一说,佛经大量转为“梵文”,很可能是约2500年前中国讲梵语的“难国”进入印度之后的事,“难国”国王叫“分和檀”,其整个国家进入印度并由佛陀引领皈依佛教后,可能大量的需要“梵文”经卷,“分和檀”是印度第一个国家形态的建立者,但其国民后来好像是成为了印度最低的第四等级。

  佛教的“释迦族”从“托罗山”走到印度是走了极远的路程的,所以,“佛陀”的视野是有“三千大千世界”的,这也叫“裟婆诃”,但从时间上讲,其总耗时却不是很长,大概也就是三几代人就走完了全程,所以,记忆又是比较完整的,其整个过程与先夏的历史和先夏由北向南的大迁徙是相一致的:

  第一步,其必须由北向南穿越整个东北,在最北端的黑龙江“托罗山”之后,长春的“波罗湖”就有“罗部族”生活的痕迹,“波罗湖”除了本身就有“波罗神”和“波罗庙”的传说之外,其因为水浅又被叫做“笸箩泡子”,而“笸箩”就是“婆罗”,释迦摩尼佛在印度就是经常生活在“波罗”和“婆罗”的圈子里的。

  据佛教南传的《长部经典》(大意):“尔时,世尊行乞归来饭食已,告尊者阿难曰:‘阿难!携持敷具,将往遮波罗庙,为昼中之休息’……,于是,世尊赴遮波罗庙,至已……,世尊告一面坐之尊者阿难曰:‘阿难!毗舍离是一可喜悦之处,忧园庙、瞿昙庙、七聚庙、多子庙、婆罗庙、遮波罗庙亦甚喜乐。’”这一段话里面就既有“波罗”又有“婆罗”,这应该绝非偶然。

  在东北偏南的地域还有一个疑似的相关地名痕迹,这个痕迹点就是丹东的“婆娑府城”,而且还是“九连城”,虽然现在这个古城的历史只能追溯到元朝,但这个“婆娑”的“娑”字实在是可疑,因为其除了出现在这里之外,几乎只在释迦族的“袈裟”、内蒙的“袈裟赖营”以及“裟婆诃”、“娑罗”等很窄的范围中有用,而这些词语都与本话题相关。

  从“托罗山”走到印度第二步,就是必须参加先夏的大渡海而进入中原,在这方面也是有证据的,为什么大渡海是必须关注的重要节点呢?因为新历史观发现,先夏历史的总趋势是由北向南的大迁徙,这是因为当时先夏的人类遇到了地球气候的大降温,而为什么不经过山海关南下,这是因为史前大洪水封死了南下的陆路通道,史前大洪水是因为山西偏关附近的黄河河道堰塞,河水顺着桑干河等往东的通道直泄到渤海,所有南下的部族都无法通过陆路南下,而到大连渡海就需要先夏的整体力量,任何散漫的个人和部族都没有可能。

  什么是“罗部族”渡海的证据呢?作为华夏其它部族来讲,因为都是参加了大渡海的,所以都有龙舟的记忆,但“罗部族”不仅有龙舟的共同记忆,而且另外还有两个特别的证据。

  证据之一:在后来随先夏的大迁徙中,讲“罗部族”的“佉卢虱乸话”的人有些留在了韶关,所以现在韶关还有十万人以上讲“虱乸话”,这些人有些是陆居的,比如住在“华屋村”、“靖村”等,另一部分住在水上,这就是很古老的“艇家”,也叫“疍家”,昨晚我还到武江河边跟“疍家”的人说话,这些最古老的“艇家”是陪伴华夏人祖华胥氏,华胥氏是4600年前最高层次的人物,“胥”与“疍”是成对性的汉字,站在艇边抬头望去就是“黄岗山”,“黄岗山”又是黄帝跟随“罗部族”的驻军点。

  证据之二:“罗部族”是一个带有“竹崇拜”和“竹王崇拜”的部族,“竹”应该是对大渡海时渤海中间的“大、小竹山岛”的记忆,其在韶关之后下到广州,广州“波罗庙”里和越秀山顶都有特别竹纹石刻标记,可惜“罗部族”在广东再西迁时,可能在广西的“伏波山”曾遭受重创,所以“竹”的痕迹后来有所削弱,但四川仍有“大竹”的地名,这可能还是来自同一个“竹”的记忆。

  从“托罗山”走到印度第三步,就必须是先夏历史和先夏大迁徙的参加者,作为先夏历史的参与者来讲,第一个历史事件可能就是从山东被黄帝追杀到山西,“陀罗山”的立名就是这一历史的见证,“黄帝”跟“蚩尤”其实是有很亲的血缘关系的,“蚩尤”很可能与“黄帝”的母亲“羲和”是同一个部族的,所以“羲和”是跟着一起到山西的,山西太原、太行山的“太”应该就是“羲和”,最终,虽然“蚩尤”被杀,但其部族并没有被灭,当时盘古的核心权力还很强,蚩尤部族的人开始转归跟随盘古集团。

  因为跟着盘古,而盘古后来又离开中原开始大迁徙,所以“罗部族”就成为了先夏大迁徙的参与者,而由于“罗部族”具有开路的特长(这个特长以后再详细介绍),所以,其在浙江衢州分支之后,被分成了几路,其中最终到印度的一支,可能就是跟随华胥氏的这一支,因为这一支到达南海边之后,明显的还在继续往南、往西,以前以为有南岛语系最早传到中国和东亚成为语言的最底层,但现在看,其实是“罗部族”带着“佉卢虱乸话”由北向南传入了南岛、东南亚和南亚的印度等等,甚至是到了西域。

  在“罗部族”参与先夏大迁徙的各分支中,往西进入印度的这一支的迁徙线路之长,穿越青藏高原的难度之大,是其它任何分支都不能相比的,于是,在这千锤百炼之中磨砺出了佛教,佛教的基本感觉是什么呢?佛教的基本感觉是所有的历程都是会过去的,只要往西爬上高山走近了西天,一切都突然间变得非常美好,印度西天的阳光、湿润、富庶(从未被收过税)无疑就是天堂,一切苦难都是在过去的地域,如果不信,可以倒过来从山谷往东爬回去试试,“西”的语境就是中国人说出来的。

  “罗部族”根本就是一个懂得仰望星空的部族,所以,他们是不会记错方向的,在上古史开始的同时,人类头顶的星空上就已经有“陀罗星”,盘古的《连山易》就有说到“陀罗星”:“寅申巳亥宫落陷,辰戌丑未入庙”,在现代的天文学中,“陀螺星”——大熊座80星(80 Ursae Majoris),位于大熊座ζ附近,属于中国星宿中的辅(Alcor),亮度为较暗的五等星。

  “罗部族”在汉语言文字中也留有不少痕迹和典故,“自投罗网”投的就是“罗”的网,“网开一面”也是上古“罗”部族相关的故事,西汉?司马迁《史记?殷本纪》:“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如果认真分辨,这其中的“张”和“祝”都是与“波罗人”相关的元素,广州“波罗庙”所在的“庙头村”就是张姓的村庄,而广州“波罗庙”的主神就是“祝融”,可能像“张人”那样弄网就是“张网”,而像“祝融”一样施祷就是“祝”。

  认识“萝北”和“托罗山”,就找到了“罗部族”最靠北的存在,也是红山已知的最北地界,“罗部族”可能是从黑龙江的“托罗山”,走到吉林省长春市“波罗湖”,然后再随先夏走进中原(也可能“波罗人”本身就是先夏的主体),所以,黑龙江的考古也应该可以开始提上日程。

  “萝北县”本身及附近的一些地名就很值得注意,首先,“托罗山”又叫“名山”,而“名山”这个地名,在后来先夏各支的大迁徙途中都有分布,比如:四川雅安市有“名山区”,广西玉林市有“名山镇”,重庆丰都县有“名山镇”等等。

  另外,“萝北县”的隔壁就是“汤原县”(汤圆?),因为这里有“汤旺河”,而按已有的经验,“汤旺河”很可能就是“汤王河”,这可能是“汤商”五千年前真正的祖源地,之前已知汤商最早的地点在吉林省吉林市常山镇,现在可以将之互相联系了……

  其实,黑龙江的考古还不止“托罗山”一个亮点,现在,牡丹江市的“莺歌山遗址”下层断代为4000多年,但依我估计,这里应该超过4600年的先夏古迹,因为海南就有“莺歌海、莺歌岭”,我还去过广东潮汕有“英歌山”,“莺歌”地名很可能是“秧歌舞”的原发地,因为全国很多地方都有“秧歌”,连广东潮汕都有“英歌舞”,在潮汕话里,“英”是与“莺”同音的,这些都只有以先夏为共同源头才可能形成的,而传播的途径就是先夏大迁徙。

  据网上的资料介绍,古印度最早的国名就叫“摩伽陀”,请注意这也是“陀”!“摩伽陀”在《唐书西域传》中就是“天竺国”、“汉身毒国”,这个“陀”好像就是“难国”国王“分和檀”建立的国家,虽然“难国”不一定有“托罗山”的直接经历,但他也是接受了“佛陀”的“陀”,只不过“分和檀”是商代之后进入印度的,其进入印度时,所带的梵文字已经比较成熟,所以,在整理佛经时,梵文成了极重要的角色,梵文也是中国制造,汉唐古籍说:“昔造字主三,一曰梵,右行,二曰佉卢,左行,三曰仓颉,下行”,现在这是无法推翻的。

  在到了印度之后,不知道这些“陀”还继续西行了多远,但现在有一点很值得注意,在地中海西岸土耳其国巴利阿里群岛中,面积第二的梅诺卡岛中央高程为357公尺的“托罗山(Monte Toro)”,很可能就是先夏的“陀罗山”,如果这个推测没错,地中海和西方的历史由此就可以认真改写了。

  “佉卢虱乸话”的文字在新疆被大量的发现,这也是“托罗山”的“罗部族”的后续历史,而且可能是极重要的一部分,在先夏的大迁徙之后,中国的造字中心好像西移到了西北,所以西北有很多仓颉的遗址,有周朝带出来的“大篆”,有秦朝带出来的“小篆”和“隶书”,有“西夏文”,有在甘肃发现最多竹简,有敦煌,有新疆的佉卢文发现等等,新疆在古代可能是“罗部族”的天下,甚至连“罗布泊”都与之相关,新疆及西域的丝绸之路根本就是先夏西迁之路……

  而这所有的一切,有一个源点就是黑龙江的“托罗山”。

  补记一:2013/08/29

  在已知华夏最早期的历史源头可以远达黑龙江边之后,黑龙江的地名也成了可以关注的内容,比如山东地名的“密”和“墨”,可能就是源于此,比如广东等地的“肇”应该也是如此,还有广州的“克山”应该也是如此,黑龙江地名的“甸”字甚至可以远播到缅甸和伊甸园……

  补记二:2013/08/29

  抗日战争时著名的“驼峰航线”可能也与“陀罗”有关,因为其航线范围的云南省兰坪县中排乡就有“托罗山”,而且1944年还有驼峰航线的飞机在这个“托罗山”失过事,这座“托罗山”属于“碧罗雪山山脉”。

  补记三:2013/08/29

  非洲东部的乌干达也有“托罗山”,其英文名是“TOROR HILL”,乌干达隔着红海口与西亚相望,只要去到西亚,而且有渡海的能力,就能去到该地。

  补记四:2013/08/29

  据《钦定盛京通志》:“国语(满语),托啰,桃也”,这个记音与闽南话、潮汕话是一样的,“托罗”的急读就是“桃”,其音是拼音的“to”,但音调不在四音的范围,如果这个音立的很早,那湖南的桃园县可能就也是在“罗”的范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TO:10楼:佛教的“西天极乐世界”的“西”的语境,应该就是中国人说的,其它任何地方的人都不会将印度称之为“西”,您的恍惚是有道理的,后来发现,佛陀是“净饭王”的儿子,但我曾看过有资料说中国还有“净乐王”,而到去年我写《用卫星看印度史诗是中国造》时,发现印度的文化和血缘根基都在中国,2500年前“难国”国王“分和檀”去到印度,竟然能够与“佛陀”直接交谈和交往,这使我坚定了佛教的根是在中国,这一次的发现是又一次证实,佛教的根是在中国。
    2013/8/31 8:13:33
  • 湖南是先夏大迁徙经过和分支的重要地域,不过由于我对湖南语言的把握能力还较弱,所以还难以直接谈论。
    2013/8/30 14:44:51
  • 辅以罗氏族谱的研究,应该会更全面.
    2013/8/30 14:19:27
  • 桃源县还真的罗姓人很多,本人亦姓罗.
    2013/8/30 14:18:18
  • 佛教及释迦族源于中国的证据远不止本文的这一些,本文所说的只是证据之一。
    2013/8/30 13:32:33
  • 0
    2013/8/30 12:09:44
  • 0
    2013/8/30 12:08:49
  • 开眼界
    2013/8/30 12:05:03
  • 奇文
    2013/8/30 9:23:50
  • 很有意思,值得思考。
    2013/8/30 7:55: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