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中国转型的希望在企业
2013-08-13
字号:

  7月31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特别例举了城市地铁,轻轨等建设项目,说明政府对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视程度并没有减弱。而经济发展也绝不能只从一方面下功夫,经济是一个生态系统,需要抓住关键,抓住重点才能激活整个系统。

  经济生态系统可以比喻为一棵树,基础设施是树根,大型企业是树干,中性企业是树枝,小微企业是树叶,大家都知道树的成长靠光合作用,靠树叶,但却忽略了,没有树根和树干,树叶能单独存在吗,因为真正懂行的人,他们从来不在树叶上做文章,而更多的是为树根浇水和修剪枝干,这样一棵树就自然枝繁叶茂了。

  搞经济也是一样,基础设施是第一位的,大型企业是最关键的,在任何一个落后的国家,其基础设施肯定是落后的,没有一个国家是拥有最先进的基础设施经济却不发达的。中国虽然很注重基础设施建设,但总量还远远不够。大企业其实也非常重要,大企业起着冲锋陷阵的作用,在国际上衡量一个国家经济是否强大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人均拥有世界500强的比例。比如北欧是世界上人均拥有世界500强企业最多的地区,因此北欧也是世界上最富的地区,其部分国家的人均GDP基本上达到了10万美元,是美国日本等国家的两倍。

  再比如韩国这种规模的经济体,世界上有很多,但只有韩国发展起来了,关键就是韩国起飞时期,政府一直扶持大企业的发展,结果早就一大批世界级的大企业,韩国也被这些企业带入了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如果没有了这些大企业,只靠一些小企业韩国跟其他三流国家没有两样。

  在发达国家,国家领导人都非常重视大企业的发展,国家领导人出访,随行的必然是众多的大企业领导人。而小企业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为生活服务的,这类企业,只要经济发展好,人民富有,他们就发展的很好,还有更多的是为大企业做配套服务的,他们的生存主要取决于大企业的兴衰,比如像波音这种超大型企业往往有几千家小企业为之做配套。同样像苹果、华为这些公司也是一样。

  其实很多中国地方政府的招商人员就深谙这个道理,他们一般都是先引进一个大龙头企业,马上就会有一大批小企业自定的跟进,道理就是如此。中国在服装行业没有国际级的大企业,所以中国的服装企业只能为国外企业做贴牌订单,中国缺乏像苹果这样的大型电子企业,所以中国的富士康、京东方等只能为人家做加工配套。

  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大企业,像波音和空客这些大企业的订单往往是靠国家领导人直接出面拿到的 ,中国也一直将这些订单做为国家博弈的筹码,这早已不是秘密。

  中国这些年对大企业重视不够,不注重培育大企业,而对于那些自发成长起来的大企业也照顾不够,比如华为被逐出美国的问题,比如尚德遭遇美国金融做空而破产的问题,这些就应该外交部出面协调,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美国的国会,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总统早就行动起来了,而中国在处理国际争端时一直是企业孤军奋战,国家出手的时候并不多,甚至媒体在这方面也很少占到中国企业一边。

  中国现在需要的世界第一梯队的,超大型企业才能带领中国完成转型。也就是中国转型的希望在企业,在大企业,而不在统计局的数字平衡上。

  中国转型的提法很大程度上是基于统计局的数字,如果没有这些数字,大家谁也不会提转型,而这些数字背后却包含着很大的统计陷阱,如果对于数据,如果不知道它的统计过程,那基本上是没多大意义甚至是毫无意义的。投资过大、中国人不消费、服务业比重过低其实都是统计陷阱的问题。我们简单举两个例子,比如消费问题,在大家的习惯性思维中,买房是属于消费的,也是中国民众最大的消费,但是在做经济统计时,买房就计入投资的,所以就造成了中国投资高,消费低的情况,而如果将买房也统计到消费中,中国的消费数据就不低了,这就是个统计陷阱。

  中国服务业比重低也是统计的问题,中国的服务业很多都漏统计,比如中国的上班族一般早上都不做饭,都习惯路边摊上买早餐,仅仅全国上班族的早餐一项就是非常大的数字,另比如大家常见的提供各种服务的路边流动摊贩,比如大家雇佣保姆,比如那些没有注册公司的装修人员等,这些都是服务业,而且是关系千家万户的,提供最普遍的服务,这些都没法统计,如果将这些也计算在内,中国的第三产业服务业数据将大大提高,中国的服务业实质并不低,低的只是统计数据,其实还是统计陷阱的问题。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可能出现多大的经济扭曲,中国谈转型很多是在掉入统计陷阱的同时,又犯了实证主义者最常犯的错误。

  中国某些以改革派自称的学者经常将改革看做经济的动力,其实也并非如此,就像上面我们所分析的那样,中国经济的发展还主要靠实干,最核心的就是基础设施和大企业,这两样做好了,中国经济的基础就打好了,中国经济之树木就会根深干壮,也就自然枝繁叶茂了。当下中国很多以自由派自居的经济学者荒唐到了连政府修路都反对的地方,这是非常不可取的。当然鉴于中国地方政府当下财务拮据的现状,笔者也不提倡举债发展,中国发展的投入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财政,而非债务,在为企业减税已经成为共识,也成为定局的情况下,中国须寻找其他方面的财源,而消费税,特别是奢侈品的消费税应该提上议程了。

  当然除了培育经济增长基础,政府的任务还包含根据经济周期调整宏观政策,和对经济进行长远规划和调整改革等工作,如果将这些工作进行下精力分配的话,笔者认为政府应该将60%的精力用于培养新的增长基础,30%的精力用于根据经济周期调整宏观政策,10%的精力用于长远规划和调整改革,当然这也只是大体上的分析,具体做起来,每个阶段可能都会有不同的重点,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掌握和调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政府还要创造:适合“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气候和土壤”
    2013/8/14 0:43:27
  • 培植大企业,任何时候都要放在首位,当然这里所说的培育是创造良好环境,为其增强创新能力服务,让它们更强壮。
    2013/8/13 14:44:08
  • 这是显然的。一切利润都来源于企业,价值的创造也是企业。其余不过是价值的分布。
    2013/8/13 9:26:0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