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命运之门
2013-07-29
字号:

  希望朋友们在通过读我这篇文章,触碰到人类命运的门。

  这个世界,就像一张纸上,画满了x型的大叉。表面上杂乱无章。可是在我看来,都有规律可寻。非常简单,随时间的发展他们要么开放要么封闭。只是斜度不同而已,世界上还没有能永远存 在的东西。这也是信息难于在文明载体消失之后,长久保留的原因。时间会让一切蒸发。

  比如,我们想保护滇池。我们以为,滇池难保护,一是因为污染太严重,二是官员来了三把火,保护不能持久。事实上,即使没有人类滇池也终将消失。因为她是地震湖泊,跟日本的琵琶湖 一样,她们走向的是一个消亡的结局。这在地质知识为人类掌握之前,谁也意识不到。

  被削弱的意义

  更宏大的地质历史是地壳的变动,带来大陆架的分崩离析。板块在运动,有些地壳就永远的沉没到地幔之中。所以我们不能随心所欲的找到找到超过7亿年以上的地壳,它们大部分没入了地幔 ,只有澳大利亚、格林兰等少数鸟不拉屎的地方是个例外,那里有裸露的几十亿年历史的地层。同时地壳还有一个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周期。大约两亿年。我们知道,人类的诞生跟非洲丛 林退化成草原是密不可分的。而气候的变化,一个适合人类形成的大陆,就是上帝在玩地球板块运动这个魔方游戏中组合出来的。这就是地壳运动的意义。也只有四分五裂的大陆,形成平衡 全球的洋流运动,才有和煦的气候,在不激烈的更加平衡的体系之下,才可能诞生农业,进入文明。因为,哪怕现在的农业,对于气候的异常都已经风险极大。而全球一个大陆,一个海洋, 那时候的干旱、海洋气旋也就更狂暴。

  但是,无疑的,在这个四分五裂的大陆之前,还有其他分裂的大陆。不过那个时候爬行动物都还没进化完善,何况更高级的哺乳类,根本八字还没一撇。这么就在无数个循环中,可能有适合 人类的气候,但是却没有人类就位。

  望着星空,我们想:浪费啊!如果宇宙中光有地球人类,那不是没必要那么大啊。同样的,厂房都修好了,却没有工人来就位。那不是特别浪费吗?我们人类通过规划,避免这样的浪费。那 么在宇宙间,我们太阳系没有人的时候,大神有什么可以减少这种浪费的行为。居然也有!

  我们的确浪费了几个轮回。但是如果一些初始条件稍加改变,人类将更晚诞生,浪费的更多。不只是地壳轮回,我们也浪费了太阳的生命。当生命开始理解这一切,太阳的寿命已经过去一半 ,而能让我们利用的年限已经没有一半了。一些因素,至少让我们提高了太阳2%以上的利用率。这是一个巨大的能量,太阳整个能量的2%!我们仍然在神为我们规划的命运之中!

  一些农村的,或者搞过农业的朋友可能知道。我们种植并不完全是想象那样,把种子洒土里,浇上水就等着了。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因为农民知道,适宜的季节是短暂的,等气候适宜 ,你洒下种,发芽期间生长是较慢的,这几天的耽误用一个环节就可以把它利用起来。那就是育苗室。我们建立一个不占太多土地的温棚,种子就可以提前发芽,等室外温度合适的时候,直 接就向土里插苗了。我们就更好的利用了土地和时间。因为等你要收割的时候,头天还是晴天,第二天黄金收割期就下雨了,一切就黄了。这也是经常遇到的,所以这个育种的技术就尤为重 要。

  地球生命无疑也有种子。在没有人的时候,也存在给地球育苗播种的事情吗?或许真有。

  在我们外围的火星,体积比我们更小,在原始星云中冷却得比我们更快,离小行星带更近,受到的撞击更多。这就是说,在地球还没冷却到合适温度的时候,火星已经冷却了。生命的诞生也 跟撞击相关。1953年斯坦利米勒和哈罗德尤里设计了一个实验装置,一个烧瓶代表蒸发的海洋,跟另一个代表大气层的有电极的烧瓶连接在一起……创世纪的七天之后,并没有我们想要的东 西,只有简单的氨基酸。而生命需要高级的蛋白质。在加州理工的冲击波实验室,实验人员将氨基酸添加进空心的弹丸,模拟彗星撞击地球的情形。时速在3000到5000公里,较慢是为了模拟 撞击夹角。碰撞温度达到几千摄氏度,绝对的极端情况。实验结果,添加的两种最简单的氨基乙酸和脯氨酸形成了它们两者的合成物。说明早期撞击有助于氨基酸结合甚至形成原始蛋白质。

  历史真相的拼图一点点在我脑海中完善起来。火星上诞生了最初的生命,更小的体积更小的引力,更多的撞击更大逃离火星引力的可能。问题是这样一个太空迁徙能持续多久,以致于对地球 达到多大的影响呢?

  在六七亿年前,火星还是有水的,也就是说很可能的是,火星生命作为育种室,为地球提前准备好了生命的种子。这还没完,更早的进化,可能诞生更高级的物种,进而为什么它们就不会被 带到地球。低级生命有更强大的耐极端环境的能力,或许它们的生殖细胞、或者一段还具有活性的,有恢复力的躯体,掉到了寒武纪的海洋……也或许只是简单的生命,不过在宇宙旅程中受 到辐射,产生了关键的变异。

  小行星带的意义

  如果没有火星,大陆变迁的意义就被削弱了,地球的意义、太阳的意义都被削弱了。小行星带也重要起来,为命中生命的靶心,它为我们提供了无穷的火力。其实,当我们把眼光放到周边恒 星系,我们发现类木行星离太阳那么远真是一个奇迹。人家的类木行星居然可以比水星轨道还要近!!它们是从高轨道,一边清理轨道一边下降,直到最后——跌入恒星。那么,邻居家曾经 的类地行星无疑是被巨行星清理了。为什么我们没有被木星大哥清理?

  让我们看看太阳系的地理!气态行星与固态行星有一条分明的界限,这就是小行星带!为什么会形成那么一片碎石的荒漠?空出整个“标准”行星轨道。这让我联想到长城,为抵御苦寒地带 彪悍的游牧民族,绵延的巨墙在几千年中,硬生生的在广袤的原野、高山为农耕民族带来战略屏障。小行星带是这样一圈保护内轨道行星的巨墙吗?

  对于它们的形成,我们不甚明了。但是随着人类空间活动的增多,我们或许会在本世纪找到一些关键证据,将我们带到真相女神的面前。我个人倾向于碰撞学说,毕竟,在几十亿年前,我们 有超过20颗的行星在绕日轨道运行。那么在小行星轨道,或许我们有两颗甚至更多行星。它们都变成斋粉的能量是多少,能不能阻止木星轨道的下沉?有条件可以计算一下。但我更倾向另一 种可能,更多的行星在小行星轨道比木星更快的绕日运行,这说明它们有更快的清理轨道能力。而我们知道气态巨行星轨道下降就是不断有原始星云的气体需要清理。而如果,这个辛苦活已 经被小弟完成了,那么它就会保持在一个稳定轨道上。而多个小弟在同一轨道上也必然会打起来,最终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小行星带。几败俱伤的结果。

  命运的棋局

  命运在我们的面前摆开谜样的棋局。之前我说到我们仍然在神为我们规划的命运之中!如果之前看了我《定海神针哲学系列之命运》的朋友或许明白我的意思。你被别人打败,说明别人比你 强。你被命运奴役,说明你拥有的能量小于环境的力量。命运就像条泛着狂涛、漩涡的河流。能有运气、有力量游过河的是少数。当人类掌握的力量越大,就越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但是这到 底是多大的能量呢?要比什么力量大呢?我们与命运搏斗,到底是与什么的力量在抗争呢?

  我们在一个命运的通道里。几十亿年前原始太阳星云的演化路径,像一束光。我们就在“光锥”之内。比如刚才提到的,整个太阳生命2%的能量,人类整个文明史的能量怎么能螳臂当车!在 地球上,无论我们弄出多大的动静,各大行星只是默默运行。我们已经掌握了核能了啊!但是我们的生命终将长大,突破封装文明的行星引力场,整个太阳系的资源装进人类先进生产力的胃 口,我们必将获得巨大的能量。那么,到了这样一个时候,我们将走向何方呢?

  做股票的朋友知道,市场上一百个参数,这一百个参数的无数的集合,你还可以继续加,只要足够多,总有一个能较好的与市场吻合。从而,股票走向似乎是可以大致预测的。事实上这没什 么大惊小怪的。但奇怪的是,如果我们将这个正确的参数组合广泛的公诸于众。这个参数就失灵了!发生了什么?如果它真是正确的,为什么不能经受别人的广泛的检验呢?难道出现了一种知 识,它是在科学体系之外。或许这种知识是模拟出的假象。我不肯定。我猜,更强大的测试力量将我们的测试原子撞得“魂飞魄散”了。同样的,当人类的力量强过了上帝为我们打造的摇篮 ——我们的太阳系。我们就不再是单纯受到太阳系初始条件的决定性的影响了。人类的历史将再也无法预测。而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命运的上帝为我们准备了什么?我们不知道文明的胚 胎在地球上能不能顺利的突破引力的蛋壳,真正成为一个星际间的文明。

  也就是说,人类是存在消亡的可能性的。之前我们一直好好的,那不过是像“三体文明”那样,一系列幸运的机缘巧合而已。说什么神眷顾的种族,千万不要当真,自己尽快发展科技,积蓄 破壳的力量,从而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吧。

  好了。我要说的也就是这些了。都是猜测,不要认真。事实或许不是这样,但我思路的方向大致是没错的。这个自信还是有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无聊的问题!
    2013/7/29 12:34:2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