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家国之间 - 石之瑜首页
两岸宪法各表与中国宪政之争
2013-07-11
字号:

  民主进步党的创党党员之一、台湾前行政院长谢长廷提出两岸“宪法各表”主张,适逢大陆正在辩论“宪政”问题,两者在时间上的遭遇,刚好谕示宪法文化在两岸的处境。这两个宪政问题的对照,同时说明了自由主义的局限性,与中国宪法文化的彷徨多歧——前者忽视了宪法认同的问题,后者则在宪法结构上摆荡。值此新局,各方集思广益,殊为必要。

  “宪法各表”所影射的问题,是西方自由主义与宪法学界罕见的课题,质言之,就是构成宪法施行的范畴的问题——从人来讲,便是谁有资格成为宪法的主体;从地来讲,则是政权之间的相互隶属与承认问题;从时间来讲,更是涉及法统与正统的问题。相对的,西方宪法制度的文献所关心的,主要都是政府结构问题。

  大陆新近辩论中国是否需要宪政的问题,其直接所涉及的恰是政府结构问题。自孟德斯鳩以降,划分政府权力的方法固然出于多门,然而不变的是行政与立法两者的关系,是最核心的结构问题。宪政主义所要求的,若非立法对行政制衡,就是行政对立法负责,而立法必须是民选的代议机构。这点,正在大陆引发质疑。

  质疑者认为,权力分立属于资本主义概念,保护的是资产阶级人权,因而在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体制不合用。这样的质疑将结构问题升高,成为同时是宪法认同的问题——即论者将宪法结构问题当成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重要区分标准,主张将行政对立法负责,当成是宪法主要问题的论者,就变成是资本主义论者。

  姓社与姓资的问题在21世纪重出江湖,好像很突兀,实际又不然。请看台湾,当国民党因应国共内战而发明了宪法“临时条款”(或称所谓“战时宪法”、“特别宪法”不一而足),在1990年代经历宪政改革而成为今天的民主宪法,其间之变迁动力决不是关于结构的,而是关于敌我划分标准的宪法认同问题。

  过去临时条款时代,台湾的敌人就是共产党;到了宪政改革以后,敌人便是中国。过去共产党与疑似共产党同路人的人权,在台湾休得保护;如今,来自中国大陆合法或非法的移民,在台湾的人权也一样受到歧视。理由都是出于国家安全,但所实践的,无非就是藉由对宪法保障对象的区隔,投射敌我区隔,建立宪法认同。

  谢长廷的宪法各表,乃利用宪法的认同功能,将两岸之间的关系,变成同时是对中国的认同,以及对各自管辖所在地的认同。对大陆而言,这样的双重认同所要化解的,就是台湾从地方认同上升成为国家认同的疑虑;对台湾而言,则是要确认台湾认同可以隐藏在中华民国的宪法认同之下,而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平等。

  一言以蔽之,中国自民初临时约法开始,袁世凯与唐绍仪间的府院之争闹得不可开交,不但对结构问题争执不休,每到最后掀开来,却都是关于宪法认同,像袁世凯解散国会,看似行政与立法的决斗,最后却以改变国体的闹剧登场,以至于革命与宪法成为中国宪政史上的宿命循环。一部部新宪法,都是革命党带来的。

  孙中山的名言是,革命民权决不授予反对革命之人,他心中所想排除的,当然是割据为王的军阀,其中主要的宪法认同问题,就在中央与地方如何分权,因而立刻可以联想到港澳台的一国两制,与边疆地区的民族区域自治。这些区域与全国之间的隶属关系,一旦因为民族或地方意识发生矛盾,宪法自沦为徒具条文而已。

  所以,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国共矛盾、统独矛盾与中央地方的矛盾,性质看似迥异,然而在宪法文化里所表现的,都可翻译成是如何区分敌我的宪法认同问题。当宪法认同失去共识的时候,就算宪法结构的辩论能产生共识,宪法还是一样魂不守舍,因为宪法权利不能授予敌人,而面对敌人当然不必遵守任何宪法义务。

  宪法各表的提出与宪政辩论所暗藏的社资或中西之争,两者承续的是中国近代史所挥之不去的国家认同梦魇,尖锐地凸出了西方宪政主义的概念缺陷,毕竟宪法绝非仅止是行政向立法负责的制度问题,因此宪法文化的不彰,也绝不能简单归诸于国民素质低下之类的结论。中国宪法认同的混乱,正肇因于帝国主义侵华。

  无独有偶,美国自2000年总统大选开始变本加厉的现象是,对移民社群的污名化与敌我意识的勃兴,到2012年甚至出现“抹煞47%”的恐怖言论。过去是黑白的种族问题,这是殖民非洲的后果;如今是移民问题,则是帝国与资本扩张后美其名为全球化的后果。在宪法文化的发展上,其意义就是敌我矛盾的崛起。

  所谓宪法各表所表的,可粉饰为自由主义宪法与一党专政宪法的各表,当1990年代初国民党放弃内战,又不敢立刻转进台独时,就用制度之争的名义为暗号,包藏如假包换的台独认同。李登辉后来具体坦承,他推动民主化最重要的就是认同问题。换言之,宪法各表的源头,不是自由主义与否,而是台独与否。

  假如宪法各表如实的是制度之争,就可与今天大陆上的宪政之争接轨,但宪法各表不是制度之争。矛盾的是,今天谢长廷的宪法各表,将早年李登辉的宪法各表颠倒,不再与大陆切割,反而是与大陆连接;这样的连接化解大陆各界对两岸不属于同群的焦虑,但引起了台独的焦虑。而他们焦虑与否,根本与宪法结构无关。

  大陆异议人士陈光诚来台拥抱自由主义,但他公然反对台独,简直把假借自由主义暗号来主张台独的崇拜者颠覆了。台湾在自由主义上震天价响只是泡沫,反衬了大陆上的宪政之争恐怕也是无意识的虚假。反对宪政的左派不必担心,到今天为止还在敌我矛盾中的中国宪法文化,在可预见的将来,不会是宪政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芝诺说,阿基里斯追不上乌龟。为什么呢?因为阿基里斯以乌龟为目标,他总是要到达乌龟前一次的位置,如果乌龟不挪位,他就不可能入位。这就像北京堵车,前面的车不走,后面的车就算是奔驰宝马,也没有用。这不是速度的问题,是目标与方向的问题。
    自近代以降,迫于亡国的危机,中华民族开始了持续百年的救亡过程,直到今天,中国梦依然指的是民族复兴。这种落后就要挨打的意识已经溶解在我们民族文化的骨髓里了。因此,我们以欧美为目标,我们向欧美学习,我们要追赶他们。中国梦是一个追赶的梦。
    孙中山设立了资产阶级民主的目标,这个梦在台湾继续做着。
    毛泽东设立了社会主义民主的目标,这个梦在大陆继续做着。
    美国的金融危机在击碎孙中山的梦。
    苏联解体也击碎了毛泽东的梦。
    真正的中国梦应该要走自己的路,而不是追赶乌龟。
    2013/7/12 16:13:32
  • 好像“宪法各表”的本意应该是台湾秉持其初始执政地位理念的一个技术性概念,跟大陆的宪政争论有个狗屁关系呀?博主这位洋博士是无知呢,还是为了舔菊而混淆视听呢,还是故作惊人之语来吸引眼球呢?
    2013/7/12 0:03:14
  • 中国有个党章,这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纲领、立党宗旨----也就是最高 、终极目标。
    看过 学过 很高尚!
    但是,我们实践中,不可以把它拿来制定法律!
    中国有好多党派,他们都有不同的纲领。
    以后中国要统一,咋样解决这个问题?
    你不可以拿这个要求其他党派、要求人民也那样吧!
    那是你们党内的行为规则、也是共产党不同于其他党派的规则、目标!
    国家建设、人民需求与你们党的目标雷同时可以,不雷同时咋样解决?
    有些新出现的现实问题咋办?党章显然不是万能的!
    内部规则、你们党内的内部规则必须服从面对全体国民的宪法、法律这个普世规则!乃至国际规则、国际法的精神。
    这是方向!不要回避,必须面对的方向性研究课题、必须解决的课题!
    这些,我们中国的社科界恐怕不敢提出、不敢研究!
    这才是最可悲的!
    我给你们提出来!现在也不迟-----
    2013/7/11 19:26:03
  • 中国的宪法中写进过 林彪 是党的接班人 等等词语,我说这是标准的法盲做的事情!是中国这个“人治”而非“法制”国家的 、如今看来可笑的特产!
      法律是规定和调整自然人间、法人间、法人与自然人间应该秉持的 权利义务关系的!涉及中国自然人、法人与外国自然人、法人的、甚至国家间的法律纠纷时,依据双方共同加入的 或者承认的法律执行。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是规定国家的国体 建制的,也是其他一切部门法的基础。也就是其他的一切法律必须从属于宪法,不得与宪法抵触。有些未尽事项是指可以先根据宪法精神予以处理,然后制定补充法。
    国家管理与宪法是眼前现实与长远规划、具体与理想化的关系!一个国家的性质可以改变,宪法 法律的基本精神一般是不会发生大的改变的,尤其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局域内----比如中国这个区域,或者印度那样的区域。
    宪法 法律也是会改变的,会随着世界人民认识的趋同性而改变!但是,基本精神是不会改变的----那就是有限制的平民化、平等化、自由化等等。
    2013/7/11 19:11:57
  • “宪法各表”论者,乃“两个中国”的推崇者也!
    2013/7/11 7:55: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哈佛大学硕士、丹佛大学博士、现任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新加坡联合早报特约政治评论员、知名台湾问题专家。编著《社会科学方法新论》、《后现代的政治知识》、《政治学的知识脉络》、《权湘诗钞》、《中国文化与中国的民》、《女性主义的政治批判》等中英文专著、文集五十余本。家国之间,语言之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