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百年告别 - 温铁军首页
农业过剩问题不能回避
2013-06-28
字号:

  菜贱伤农,很多人仍认为只是个别现象,中国的农业安全永远讲的是量的安全。农业过剩问题已经难以回避。解决农业问题要靠国家调整战略,农民增收不再靠农业,这已被事实所证明,所以现在讲新三农的时候,也有了新概念,而是合作农业,稳定农村,安全农业。

  中共十八大提出要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加快发展现代农业。关于农业现代化,目前出现了一些误区,需要我们关注。

  现在,当人们谈农业的时候,已经很难再单独谈农业,特别是在中国,2010年国务院公布的面源污染普查报告显示,农业已经超越工业和城市生活,成为中国面源污染第一大污染源。也就是说,农业造成的污染远大于工业,远大于城市。所以在今天讨论农业现代化的时候,农业污染不可忽略。

  过去,尽管农业可能不是那么的现代化,但它和资源环境之间的结合是正向的,而如今,这种结合却是创造了双重负外部性,一重是严重的资源环境破坏,特别是污染问题;第二重是严重的食品不安全。

  原因在哪里?在我看来,首先在于全球三大资本的过剩。第一大资本过剩毫无疑问是金融资本过剩。资本追逐利润毫无疑问,但我们很少讨论在资本过剩条件下农业与资本的关系。举例来说,中国现在奶产业摧毁性的打击本源于什么?本源于一笔不到5000万美金的热钱。热钱追求短期回报,不可能先去做草场和基地建设、养殖户培养,然后再做奶站建设,加工。怎么解决?掐终端。建一个现代化的奶业加工车间,对外宣传时这就叫农业现代化。但问题是,这个加工车间的产量还不到这家企业总销量的十分之一,那么余下的90%缺口哪里来?抬价抢奶站的奶源。这样一来整个奶业市场都搞乱了。于是乎大家一起来三聚氰胺造假,奶产业也毁了。这类故事比比皆是,但没有人愿意好好地把它研究清楚,问题也就难以解决。

  第二个资本过剩是产业资本过剩。它比金融资本过剩更早,是在1998年。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中国已经出现了生产过剩的问题,当时的做法是推出农业产业化,为已经处于过剩阶段的工业资本找到进入农业拉长产业链的机会。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成规模的食品不安全事件开始频频发生。黄浦江漂猪,它的上游浙江某地,据称年产700万头猪,按最低死亡率3%计算,一年也要有21万头猪死掉,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死猪焚烧问题哪能解决?

  如今,相比全球经济低迷,人们说,我们这边仍旧风景独好。但面对这种产业过剩直接进入农业的情况,我实难苟同这种乐观。之前,联合国粮农组织组织54个国家的专家作了一份报告,明确指出了中国农业过剩问题,但却未能引起国内各界的关注。世界上80%的大棚也就是业界常讲的设施农业集中在中国,全球67%的蔬菜、50%上的猪、50%的苹果、40%的柑橘,都由中国人生产,但我们的人口只有世界的19%。这其中的浪费问题不言而喻。但很多地方仍嫌不够,直到菜贱伤农。

  菜贱伤农,很多人仍认为只是个别现象,中国的农业安全永远讲的是量的安全。农业过剩问题已经难以回避。

  当金融资本过剩,产业资本过剩,商业资本也出现过剩,表现在农村中的商业环境中,就不可能构建一个所谓的契约关系,于是市场失灵,政策失灵。

  解决农业问题要靠国家调整战略,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农民增收不再靠农业,这已被事实所证明,所以现在讲新三农的时候,也有了新概念,不再是农民增收、农业增产,然后农村发展,而是合作农业,稳定农村,安全农业。

  中国是世界上中产阶级人群最多的国家,这会导致逆城市化或去城市化现象。所以我有个建议,希望可以开放非转农,让市民下乡,促进城乡之间的要素流动,这种趋势发展蕴含着大量的经济机会。农业领域存在很多很好的机会。北方林区每年林木的增值率至少在6%,南方林区的增值率至少8%,比一般制造业要强很多。

  (注:本文来源:小康·财智,由本刊记者刘彦华在对作者采访基础上整理而成,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012年中国猪肉产量5,335万吨
    时间:2013-01-24 14:52:00   来源: 艾格农业网

        1月1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经济数据显示,2012年全年中国粮食总产量达到58,957万吨,比上年增加1,836万吨,增长3.2%,连续九年增产。

        全年猪牛羊禽肉产量8,221万吨,比上年增长5.4%,其中猪肉产量5,335万吨,增长5.6%。生猪存栏47,492万头,比上年增长1.6%;生猪出栏69,628万头,比上年增长5.2%。全年禽蛋产量2,861万吨,比上年增长1.8%;牛奶3,744万吨,增长2.3%。

    按照以上数据,按14亿中国人口算,人均猪牛羊禽肉1天3两,鸡蛋1天1两,牛奶1天1两,中国人均每天膳食的动物脂肪蛋白也就半斤。因此,不存在温铁军老师说的中国农业产品过剩,当然粮食浪费现象是存在的,是需要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
    2013/8/13 18:04:01
  • 如果把我国比作是在大海里面飞速航行的巨轮,那么农业就相当于是海水里面(甲板下面船身的部分)的船身的部分,工业就相当于是海水上面(甲板上面船身的部分)船身的主体部分,服务业就相当于是船里面的所有设施和设备。如果这搜巨轮的船身很脆弱的话,那么船上的一切都会很危险,可能这搜巨轮很快就会沉没。同样道理,农业、工业和服务业之间的关系也和船上的三者的关系一样,我国人民可千万不能忽视农民的收入问题,千万不能不关心农业的建设和发展,我们可是坐在同一搜巨轮上的炎黄子孙!
    2013/7/27 23:08:25
  • 如果把国民经济比作是一棵大树,那么农业自然就是大树的根系,工业自然就是大树的树干,服务业就是大树的枝叶和果实。我们都清楚,只有树根越发达和树干越高大,枝叶才会越繁茂、果实才能累累的;如果树的根系不好或不发达,那么树干也就难以长得高大,枝叶也就难以繁茂、果实自然就少得可怜了;如果这棵大树的根系不好的话,这棵大树就会很危险或是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刮倒。只有大树的根系好、根系发达,大树才能粗壮茂盛,才能抵抗较大的风险,才不容易被大风刮倒等等。同样道理,如果农业不向前发展和广大农民的持久贫穷落后,必然会严重影响工业和服务业的不断发展壮大,必然会严重影响所有的各行各业不断发展壮大,必然会严重影响各行各业人们的收入水平,必然会严重影响国民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等等。
    2013/7/27 22:47:17
  • 改革开放以来来,没有一位经济学家或三农业学家提出过适合我国现阶段国情的农业发展方案,治标不治本方案倒是不少。如温三农温老师提出的农业发展方案,它只能让少部分农民增加点滴收入,根本无法解决日益严峻的三农问题和让广大农民早日脱贫致富,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的而且没有任何远见的劣质方案,的确是这些专家学者们的悲哀!
    2013/7/27 22:33:39
  • 民以食为天,国以农为本。只要固守常识,把维稳的经费用来帮农,释放几亿农民的购买力,何愁不能摆脱滞涨?
    2013/6/29 6:29:30
  • 似不能同意农业产业过剩的说法。
    土地财政已经吞噬了城市郊区的菜农用地,造成蔬菜水果价格的CPI上升不止100%。而菜农向离城市较远的地区转移,物流无法匹配,政府又不帮忙解决,这才造成类似蔬菜水果过剩的假象。
    据报道目前三大主粮都开始净进口,粮食作物每年进口需求已经由前些年的5%上升到10%,如果是这样,则中国甚至不能抵御哪怕一年的自然灾害。即使没有自然灾害,农田不能得到休耕,完全靠化肥农药和安全性存疑的转基因种子,农业生产的长久安全性从何谈起?
    2013/6/29 6:20:24
  • 黄山老人说得有道理。
    2013/6/29 6:10:04
  • 黄老山人说的不错
    2013/6/28 21:37:54
  • 要根据国家财政情况,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制定粮食价格5年,10年翻番或几番计划,逐步按比例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国家财政给予补贴。这是关系粮食安全的核心,唯有粮食价格在相对合理水平,农民才会回到土地,精心耕种土地。在提高价格的同时,要提高城镇低保待遇,提高工薪阶层的收入,保障城市低收入群体的利益。中国的执政者当务之急必须提高负责养活中国人的农民的耕种收益,这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将经济利益蛋糕向弱势的农民群体倾斜,这是保障国家安定的根本,这是中华民族之福,国家之大本也!!!!
    =======================
    黄老山人此言极是。
    但是【根据国家财政情况】即,税收。即,双权人民币(非M2扣减M1)。即,美元纸币(现行人民币发行制度下)。
    所以【国家之大本也!!!!】在商品社会中是“真正独立的货币发行权”,其植根与“真正自我的货币本质理论知识(永远学不来的东西)”
    2013/6/28 20:15:40
  • 这是我去年看《1942》之后对中国农业问题的思考,立此存照》。
    我们中国人经常在忘本,在失忆,看完电影《1942》我觉得非常可怕,启示之一,粮食是国家之根本,关系国家存亡的核心,没有粮食,所有一切都是空中楼阁;启示之二,人性的贪欲不会有改变,中国的国民性并没有改变多少,在家国破亡之际,仍然有那么多利欲熏心之徒大发国难财,更何况是太平盛世,所以利用权力攫取财富,占有更多资源乃人性贪欲使然;启示之三,必须要有民本政府,着眼于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大经。
        回到当下,我们国家已经深陷权力经济的泥潭,正在按照美国培养经济专家的安排,陷入伪经济增长的陷阱,举国政府上下陷入GDP增长的数字游戏之中,都在营造翻一番,翻两番超日本赶美国的游戏。那是空中楼阁呀,治国之纲要在真正落实以民为本,“民为邦本,本固邦宁”。要真正让民众得到利益呀,这才是国家之根本呀!
        中国这30多年来的经济政策,完全忽视粮食生产这个核心呀!!完全忘掉了粮食生产乃国家之根本,1942和1960还没过去多少年呀?!目前粮食价格和农产品价格过低,导致大量土地撂荒,无人耕种,可谓触目惊心呀!!(目前我们正越来越依赖美国的粮食, 将14亿人口的粮食安全放在远隔重洋包藏祸心的美国身上简直是自寻死路。目前亡国灭种的数千万吨的转基因大豆和上千万吨的转基因玉米和小麦每年正从美国进口到中国,而且数额越来越大;而且国家放纵美国控制中国的粮食产业链条,金龙鱼,双汇等等,这将是自取灭亡,与虎谋皮呀!!!)
    2013/6/28 13:40:23
  • 当前,从事农业生产大多是50-70岁的老人,很多地方都是60-70岁的老人,中国人口完全靠他们在养活。20-50岁的青壮农民离开土地,进入城市。在我的老家四川,一户农民老两口耕种6个人的土地生产粮食(子女全部离开土地),全年纯收入大致是5000-6000元钱,劳动力价格合计每人每天所得收入仅10元左右,很多缺水的稻田都改为生产红薯和玉米,因为以目前的价格,在旱田生产水稻还会赔本。如果是青壮劳力在外打工,每天收入大致是100-150元。劳动力价格相差10倍,价格体系严重扭曲,导致下一代人根本无人学习耕种技术的境地,为什么年轻一代不会学习耕种土地,因为耕种土地获取的收益无法让其获得有尊严的生活呀!!没有人耕种土地,下一代中国人靠谁来养活呀??!!非要等到崩溃的时候我们再来反省吗?!所以调整粮食价格体系,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和农产品价格是当务之急呀!!要让农民切实得到耕种收益以维持其体面的生活,让养活中国人的农民生活得狼狈不堪,在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这正常吗?!
        目前,很多无良和无知的经济学家(茅于轼之流)认为中国的粮食价格比较高,我国目前的粮价究竟高不高?有人认为与国际粮价相比我国粮价已不低。这种比法是错误的,因为参照标准错了。目前国际粮价主要由美、加、澳来供应,他们农民人均耕地非常多,而我国农民人均耕地太少,照此价格体系最后的结果是农民无法生存。我国应与同属小农的日韩来比。日本和韩国的粮食价格可以作为我国的参照。日本的稻米价格是我国的10倍至20倍,而韩国是我国的5倍至15倍。日本不但实行稻米的高价,而且还实行高的农民收入支持计划,使得工农收入差距并不大,韩国同样如此。而目前我国的城乡收入差距已非常危险,名义的相差3倍以上,其实上可能还远不只这个数。
        所以,要根据国家财政情况,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制定粮食价格5年,10年翻番或几番计划,逐步按比例提高粮食收购价格,国家财政给予补贴。这是关系粮食安全的核心,唯有粮食价格在相对合理水平,农民才会回到土地,精心耕种土地。在提高价格的同时,要提高城镇低保待遇,提高工薪阶层的收入,保障城市低收入群体的利益。中国的执政者当务之急必须提高负责养活中国人的农民的耕种收益,这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必由之路,也是将经济利益蛋糕向弱势的农民群体倾斜,这是保障国家安定的根本,这是中华民族之福,国家之大本也!!!!
    2013/6/28 13:40:00
  • 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将是中国未来20年-30年动荡之核心震源。
    一、目前粮食价格过低,导致粮食生产逐年萎缩,从进口粮食量的逐年大增即可知道。
    二、目前中国粮食生产主要依赖50-70岁的农民,中国人靠他们在养活和支撑。
    三、因粮食价格过低,目前中国已经出现大量的土地和良田撂荒。
    四、大量的优质耕地被搞成所谓的开发区和水泥森林,鬼城、上亿套的空置房。
    五、耕地红线早已突破,未来中国将面临更大之耕地危机。
    六、耕种土地获取的收益在我老家四川,1个劳力大致每天能获取10元-20元的收益,与力工100-150元的日收益相差10倍。
    七、目前年青人已无人学习耕种技术,未来中国将面临无人耕种土地之局面,后几代人将无人养活。
    七、照此趋势,中国将大量依赖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的粮食供应,如果依赖程度达到20-30%,乃至40%,中国将跪下来与美国对话。
    如果国家不从根本上转变农业政策,不按照经济规律做事,未来中国将面临前所未有之动荡。这绝非危言耸听!!!!
    2013/6/28 13:29: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理事长兼院长。著名的三农问题专家。在中国农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曾到过美国多所大学讲学交流。长期从事三农问题研究,一直坚持用“脚”做学问。先后任职于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曾获国务院农研中心、原国家体改委、国家科委等中央五单位联合颁发的“农村改革十周年优秀论文奖”、农业部农研中心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等多项奖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