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松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存亡之秋 - 向松祚首页
中国式的流动性危机
2013-06-26
字号:

  百多年前(1911年),年仅28岁的熊彼特发表《经济发展理论》(准确翻译应该是《经济进化理论》),旋即成为经济学重要经典。该书最有名的贡献是“创新理论”。核心观点是,人类经济演化历程就是永无止境的创新。企业家、创业家和创新者则是真正的主角和英雄。熊彼特后来将创新进一步阐释为“创造性毁灭”。鼓励企业家和创业家从事创新和创造性毁灭需要两个必不可少的条件。一是保障私有产权,二是信用创造。

  熊彼特对资本、信用、创新和企业家之间关系的阐述,即使今天读来,仍觉趣味盎然。他有一个新颖传神的譬喻:“货币市场是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司令部”。熊彼特说:“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货币市场永远都是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司令部。货币市场发出的各种指令,传递到资本主义经济的各个部门。货币市场里所激烈争辩和最终拍板的事项,本质上就是决定经济未来发展的宏伟大计。所有信用工具都拿到货币市场交易,所有经济发展项目都通过货币市场相互比较、相互竞争,力争得到信用资源,所有购买力及其余额,都拿到货币市场进行买卖。货币市场如此重要和如此丰富的发展和功能,自然导致了各种各样数之不尽的套利交易和买卖操纵,它们很容易掩盖或扭曲货币市场的本质功能。”

  上述论断对于我们认识今天全球和中国货币市场的本质和运行机制,具有十分重要的启发。货币市场的本质功能,是为实体经济的发展创造信用资源,它不能脱离实体经济,成为套利交易和买卖操纵的赌场,否则就会偏离和扭曲货币市场的本质作用。

  然而事与愿违,人类金融和信用体系的演变,日益显示出一个令人忧心的趋势,那就是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日益背离,虚拟经济自我循环,过度膨胀,时刻威胁实体经济稳定和健康发展,恰似“天上堰塞湖”。2008年源自美国的全球金融海啸,本质上就是虚拟经济背离实体经济、自我恶性膨胀、自我循环、导致高杠杆、高负债、投机炒作、“赌博式资本主义”的直接恶果。过去40年来,以衍生金融产品和金融交易为主导,美国金融业快速扩张。金融业对GDP的贡献从1950年的2.8%上升到1980年的4.9%,金融海啸之前(2006年)更是达到创纪录的8.3%。自1980年开始,美国金融业对GDP贡献度的增速,是1980年之前的两倍。1980年,美国金融资产总价值已经达到GDP的5倍;到2007年更是翻了一倍,超过GDP的10倍。

  当今全球外汇每日交易量超过5万亿美元,全年交易量超过1000万亿美元,真实贸易量才20万亿美元左右。全球衍生金融工具名义市值高达500万亿美元,市场交易量则早已超过千万亿美元规模。各种债券和理财产品的增长速度尤其惊人。根据哈佛大学教授Robin Greenwood and David Scharfstein的详细数据分析,过去30多年来,美国金融业快速扩张的主要源泉是货币市场,包括各种金融衍生工具、货币市场套利交易、理财产品和资产证券化产品高速增长。其他发达经济体譬如英国、欧洲和日本亦出现类似趋势。此所以今日世界各国皆是债台高筑、赤字高企、货币泛滥、投机盛行。反观实体经济,则是劳动生产力持续下降。所有发达经济体(包括美国、日本、欧元区、斯堪的纳维亚)劳动生产力增速最高的时代是1960年代,其后呈逐渐放缓态势,日本和欧元区之下降幅度最明显。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所有经济体的劳动生产力皆大幅下降,新兴市场国家下降幅度最大。

  多年来,面对发达经济体的虚拟经济恶性膨胀和货币市场日益庞大,中国多少只是一个旁观者。仿佛是一夜之间,人们突然醒悟过来,我国经济亦出现惊人的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背离,虚拟经济之恶性膨胀超出了许多人的想象和估计,货币市场之扩张速度让许多人措手不及。

  我国银行业资产总规模达到131.27万亿,近一半是非信贷资产,同业资产占比达到13.2%,某些银行的同业资产占总资产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同业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一个省级分行员工仅仅6个人的同业部门,一年利润超3亿,另一家银行的北京分行同业部门10个人,每年利润高达5亿。在基础货币高速扩张的刺激下,各商业银行纷纷扩展同业拆解业务,总行放弃对流动性和全行资金的统一管理,放任分支行参与同业拆解,“借短卖长”,以短期拆借低利率资金,购买长期高收益资产或者发放长期贷款,大银行则主要是资金借出方或供给者。一些大型国有企业集团,凭借其财务公司和从银行获取信贷的“超常能力或特权”,则摇身变为资金“二道贩子”。你借我贷,你买我卖,期限套利,监管套利,产品套利,汇差套利,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风生水起,好不热闹。反观实体经济尤其是那些就业和税收主力的制造业和中小企业,融资贷款成本却居高不下,甚至要忍受高利贷的盘剥和欺压。

  好景总是不久长。货币市场投机套利制造了美国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海啸,货币市场空转和货币市场泡沫必然崩溃和破灭,中国亦不例外,恰如江湖名言所说,出来混总是要还回去的。最近一段时间,我国货币市场各期限同业拆借利率急剧飙升,许多人吓破了胆。流动性紧张的核心原因主要不是外汇占款下降,不是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加强,而是某些银行金融机构自身流动性管理出现严重期限错配!

  坏事可以变成好事。面对中国式的流动性危机,央行此次按兵不动策略正确,首先是显示遏制期限套利和货币空转的决心。二是检验银行金融业应对流动性危机的能力。三是传递强烈政策信号,不会以简单放水来刺激经济。下一步,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都要认真检讨我国货币市场存在的制度性缺陷,从源头和制度上改进和完善货币市场运行机制和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制度。让货币市场真正回到熊彼特式的正确轨道上去,那就是为生产力的提升和真实财富的创造提供信用资源。

  (原载《新财经杂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向大师水平不是一般的高啊
    2013/6/27 16:32:51
  • [3楼] 评论人: tonygu      
    克强时代的最大麻烦是难找到经济增长点。城镇化就是没办法的病疾乱投医。但不城镇化又找不到安全有效的路子。谁能够为当前经济指明方向,谁就是第一流经济学人。
    2013/6/26 12:18:43
       为当前经济指明方向这个不太困难!基本方向、大致目标的提出是一个经济学人的基本功。一般经济学家都是具有这样的基本能力的。

       难就难在这样的基本属于理论性的方向、目标、道路与途径,最后的实质性结果是不是能够有效性破解现实性社会经济困境与世界性的民生难题!是有效性破解还是愈演愈烈的火上加油就是:试金石了。是临时性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还是根本性、彻底性、永久性破解就是:检测器了。

       难就难在:是不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根本性利益与心目中理想的目标。
       难就难在:经济学人的指出之方向与目标是不是与中国现实性上层建筑的原则性要求是不是具有一致性与建设性。所以,必须是:政治经济学的方向与目标,纯粹的经济学方向与目标基本无效,而难以实践性实施。
       难就难在:如何在这样的基础上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与方法达到理论性预想的:方向与目标!即:有效性的方法论、实施方案、与具体的能够得到全社会基本认同的:具体解决办法。

      而我们的中国经济学人现实性缺乏的就是这些!
      
       指出问题,提出问题非常简单!客观性看问题就可以了!所以,看到问题、提出问题的经济学人比比皆是!
      
       有效性解决问题,破解实践性现实性的社会经济困境与民生难题就是:难上加难了!

       所以,仅仅指出方向不能够算是一流经济学人,能够有效性破解现实性、世界性社会经济困境与全球性民生难题的经济学人才是真正的:第一流的经济学人!
    2013/6/26 12:56:52
  • 呵呵 怎么办呢?市场经济的实体经济需要利润源,而市场经济体系是天然缺陷没有总利润源的,只能靠信用扩张来暂时充当利润源,现在的情况是必然结果,除非解决总利润源问题。
    2013/6/26 11:56:22
  • 货币市场的本质功能,是为实体经济的发展创造信用资源,它不能脱离实体经济,成为套利交易和买卖操纵的赌场,否则就会偏离和扭曲货币市场的本质作用。2008年源自美国的全球金融海啸,本质上就是虚拟经济背离实体经济、自我恶性膨胀、自我循环、导致高杠杆、高负债、投机炒作、“赌博式资本主义”的直接恶果。当今全球外汇每日交易量超过5万亿美元,全年交易量超过1000万亿美元,真实贸易量才20万亿美元左右。全球衍生金融工具名义市值高达500万亿美元,市场交易量则早已超过千万亿美元规模。各种债券和理财产品的增长速度尤其惊人。在基础货币高速扩张的刺激下,各商业银行纷纷扩展同业拆解业务,总行放弃对流动性和全行资金的统一管理,放任分支行参与同业拆解,“借短卖长”,以短期拆借低利率资金,购买长期高收益资产或者发放长期贷款,大银行则主要是资金借出方或供给者。一些大型国有企业集团,凭借其财务公司和从银行获取信贷的“超常能力或特权”,则摇身变为资金“二道贩子”。反观实体经济尤其是那些就业和税收主力的制造业和中小企业,融资贷款成本却居高不下,甚至要忍受高利贷的盘剥和欺压。流动性紧张的核心原因主要不是外汇占款下降,不是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加强,而是某些银行金融机构自身流动性管理出现严重期限错配!===本文水平相当高。
    2013/6/26 8:06: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自由经济学家,《环球财经》主编。早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先后留学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欧元之父”、国际宏观经济学奠基人、199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蒙代尔。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杰出校友,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的创始人之一。著作:《产权理论和企业制度》、《张五常经济学》、《不要玩弄汇率》、《对美国政府说不》,翻译出版六卷本《蒙代尔经济学文集》。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