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愧于心 - 叶檀首页
户籍改革的中国梦
2013-06-15
字号:

  中国式户籍制诞生的原因,是经济增长赶不上人口增速。以户口把国民分等,在现代国家,独此一家。

  葛剑雄教授曾经多次描述,自己坐着小船从浙江湖州到上海的情形,而到195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颁布,国人失去了迁徙自由,而后,大饥荒接踵而至。户籍制是强权解决经济危机与就业危机,当危机深化到一定阶段,不得不把大批城市青年赶到乡村谋食,因为经济无法负担城市居民的公共福利。

  此轮城镇化,启动新一轮户籍改革,变封闭为开放,变僵化为流动,打破身份禁锢,重建活力市场。没有人质疑户籍开放与打破身份籓篱的积极意义,目前的质疑来自于成本核算与操作层面。

  打破户籍限制,要转变目前的财政拨付方法,均等化地减少福利,由各地公平承担成本。

  户改高调谁都会唱,但没有哪个地方政府尤其是大城市政府愿意放开户籍制度,任由农民工迁入。《财经国家周刊》报道,2012年4、5月间,国家城镇化专题调研组完成了对浙江、广东、江西和贵州等8个有代表性省份的调研,该专题组在全国不同城市发现“户改几乎遭遇所有市长的反对”。

  主要原因就是,目前的财政体制不健全,户籍制度直接与教育、社保、医疗等诸多福利挂钩。在现行财税体制下,地方政府预算收入由上级支付,按其户籍人口核定。因此,地方政府如果要扩大城镇福利制度覆盖的范围,只会主要考虑本地户籍农业人口。目前大城市容纳外地儿童就读,已经算是“宽宏大量”。改变目前财政拨付办法,向拥有儿童的家庭发放教育券,可以在打工地使用,减少流入地的财政负担,是较为公平的办法。

  目前的体制是适应旧有户籍制度的管理体制。从2008年10月1日起,嘉兴市建立按居住地登记户口的新型户籍管理制度,取消农业户口、非农业户口分类管理模式,全市城乡居民户口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仍然有所区分。重庆的户改实践在养老、教育等方面依然出现一系列操作难题,而杭州扩张城区面积之后,企业在招工时对户籍所在区依然有所限制。

  身份统一登记为“居民户口”容易,但农民真正成为城市居民很困难。对于政府而言,是城镇化过程中农民进城前期需要支付的大笔费用;对于农民而言,是失去土地的不甘心不放心,是放弃农民优势生育权的无奈。在惰政之下,我们看到可笑的一幕,已拥有城市户籍的人仍有宅基地与承包地,甚至笔者了解到的最可笑的情况是,已经出国获得所在国身份的人,仍然拥有浙江某农村的身份证与承包地。惰政能够让资源的浪费与紧缺奇妙地融合为一体。

  社科院发布的《城市蓝皮书》指出,假设到2020年,中国每年的城镇化率以0.8%到1.0%的速度推进,2002年中国城镇化率超过60%,今后20年内还将有近5亿农民需要实现市民化,人均市民化成本为10万元,至少需要40万亿至50万亿元。必须指出,这是不计入通胀只计入城市福利的保守数字,实际数字可能远超出这一数字。

  以重庆农民进城为例,按当初设定的目标“未来10年将有1000万农民转户进城”,测算每个新市民平均有6.7万元的进城成本,包括农村宅基地、承包地、林地的退出及新市民的社保、住房、就业、教育等方面的进入成本。原来计划两年内转移300多万人,总资金需求高达2010亿元。进入城市后还有培训、就业等成本。虽然我国实践证明,城镇化率每增加1%,就可拉动当年国内生产总值1%-2%,但世界实践也证明,过了临界点后,城镇化并不能拉动经济增长。

  地方政府面对的困难实实在在,农民进城后享受永久福利,大量未经专业培训的人口就业难。目前地方政府的负债与投资规模庞大,永远缺农民工、农民进城的另一块资金蛋糕。因此,强制式的区域户籍开放是必须的,否则城市自我封闭的僵局无法打破。

  最后,必须指出福利主义者的错误,中国福利体制需要打破不公平的二元体制,而不是建立高福利国家,虚幻的民生福利论抬高了大众的胃口,却是永远无法吃到嘴里的画饼,中国将会被不断增长的公务员福利,与未来的高福利吞噬。福利方面,请向美国看齐,法德等国不是榜样。

  中国的户籍改革必须推进,否则城镇化也好,经济结构调整也好,建设现代国家也好,都是无法触及经济体制深处的表面文章。同时,户籍改革必须是务实可行的,大跃进一定会造成大倒退。中国梦不是白日梦。

  打破1958年的户口制度,已逢其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进一步设想,能不能把“低保”转变形式,取而代之的是鼓励大城市里不能自给自足的居民们到小城镇或者农村地区去寻找生存空间?
    ----------说的好!
    2013/6/16 9:07:16
  • 赞同一楼。
    2013/6/16 6:06:15
  • 支持户籍改革!每个人应该有选择的权力,他应该可以选择适合于自己的生存空间。北漂们想生存于北京,但是其实做不到,他们漂在北京就是失败的。但是如果转战到中小城市去,到有社会需求的地方去,北漂们很可能找到他们渴望的成功。户口不应成为中国梦的障碍。
    前面说得是进城的户口,其实户籍改革还应该设置出城的通道。回头看看“陈水总”的事情,他不适合在厦门居住。自从他回城之后,他就过着入不敷出的生活,就没有开心的日子。厦门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监狱。如果存在一种机制,让不适应城市生活的人能够选择一次到乡镇去当农民,做点农活,小买卖养活自己,“陈水总”可能适合当一个很幸福的农民,而不是一个悲剧制造者。
    进一步设想,能不能把“低保”转变形式,取而代之的是鼓励大城市里不能自给自足的居民们到小城镇或者农村地区去寻找生存空间?
    2013/6/16 4:38: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历史博士,财经论者。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以我手写我心,用事例与逻辑说话,对事不无小补,对己无愧于心,且文章不遭斧钺之害失去原意,于愿足矣。邮箱yetan@vip.sohu.com

从历史到现实,从经济到政治,期间并无轩轾,常有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因此谴责任何以牺牲个人充当某种崇高理想祭品的行为,以及脱离生活常识的高深理论。赞赏尊重常识的理论,同情任何凭辛苦工作追求个人利益的行为。转型期的人面向不可知的未来,或许彷徨,但好在并未象但丁一样,对未来失去信心与感受。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