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由《 民主与排便》想到“腐败”与“大便”
2013-04-10
字号:

  在网上读到过一篇文字《 民主与排便》,其将政党“形象的比喻”为人体肠胃产生的废物,认为执政党“必须定期大解排泄掉”,并说这就是“民主”。

  笔者不敢苟同这把政党当“大便”的高见。把政党当“大便”,并要定期排泄掉,其意是否是说一个党执政长了,必然会变成“大便”因此要定期排泄掉?或许这有“人性本恶”的隐含哲理在其中,有其独到之处,但似乎有偏颇的地方。

  倒是由此想到一个虽然不雅但倒贴切的比喻——腐败与大便。

  如果把腐败比喻为“大便”,那倒是不错的。

  若是这样比喻,那还可以有一些“仿生”的推理。

  人维持生存、成长,需要食物,一定要吃饭,而吃饭后经过肠胃消化筛选吸收了营养,也必然要剩余下不需要的部分成为废物,并要排泄掉。

  那么,社会呢?推而广之,我们也要能至少认识到以下几点:

  其一,“腐败”产生“大便”,有必然性。

  人要只吃饭而不产生腐臭的大便,是不可能的。或许,由人组成的社会要生存发展又要不出现“腐败”现象,也是不可能的。

  其二,腐败的大便,要排泄掉,也有必要性。

  否则,人会便秘。若再不采取措施“通便”,人要被憋死。社会也一样,“腐败”虽然不可能一劳永逸的“根除”,但必须不懈的不断剔除。

  其三,不断有“大便”,不奇怪,不是过多则属正常,但要有不断排除“腐败”的“大便”并持续的环保净化的设施、措施和有效方法。

  正如一个自然人每天都排泄其体内的腐臭物——粪便,而清爽干净健康的生存下去一样;社会乃至政党,只要能及时排除发展中必然会产生的“腐败”,还是能继续生存、成长、发展的。

  人们是不是可以在这比喻的基础上,来认识、建立一种科学正确的“腐败”观呢?

  ——认清社会“腐败”现象产生的必然性(而不只是一味地深恶痛绝、认为其是不应该出现的),认识不断清理“腐败”的必要性(而不是因其不能根绝就失望的认为无可救药),并不懈地在不断寻找更有效的清理腐败的方法中,生存和不断发展。正像人过去和现在都在不断地排泄、净化每日都会产生的粪便,而清爽干净健康的生存下去一样。是不是呢?   

     (2005.12.)

  -----------------------------------------

  附:从沙僧佩骷髅变佛珠,想到人类文明差异与发展进化乃至反腐败

  一、人类文明发展纵向有差异

  据报道,中山大学古代戏曲与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康保成在一篇论文中指出,《西游记》中沙僧和尚脖项上挂的,人们一直认为是一串念珠,但在作者吴承恩的笔下却是一串用九颗人头骷髅穿起来的项链。

  而这挂着的骷髅,是他生吃活人的见证,也是他炫耀战功的一种方式。这在小说中交代得清清楚楚:第八回,沙和尚被观音菩萨降伏,情愿皈依正果,主动讲道:“我在此间吃人无数,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头,抛落流沙,竟沈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九个取经人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我以为异物,将索儿穿在一处,闲时拿来玩耍。”

  康教授还研究论证:后来,随着佛教密宗在我国传播开来,元蒙统治者对骷髅装饰逐渐心怀不悦。到了明代,汉人更不愿让一个已经皈依正果的僧人始终挂着令人恐怖的死人头骨装饰品了。所以,在许多人看来,沙和尚项上应当换成一串念经咒时计数用的念珠了。

  而中国新闻周刊也有署名文章说,最新的证据表明,我们的祖先很可能都是食人族!并且,遗传和生物学的研究证明,吃人肉曾经是很普遍的,我们每个人所携带的一些抗病毒基因可能正是由祖先吃人肉遗传而来。在人类早期社会中,吃人现象广泛存在。

  也就是说,人类社会群体的文明发展,在纵向上是有层次的。人类曾有过“人吃人”的状态。在对人类同类的待遇上,还经历过“以战俘为奴”、“以穷人为奴”,“人殉葬”,有尊卑,有贵贱,……直到近现代社会的尊重人权,以人为本。

  二、同时代人类文明,横向上也有不同和差别

  我们可以“腐败”为例:

  众所周知,瑞典是一个廉洁度很高的国家。据报道,瑞典的一位检察长说,她当检察官32年从未受理过一起官员腐败案件。瑞典前议会监察总长克劳兹。埃克伦德讲:“在瑞典,腐败是非常不能接受的事,这可能跟我们的历史和文化有关”。据他介绍,在瑞典,很少人会幻想通过受贿来发财,因为那是不可能,也是非常羞耻的事。如果一位官员被发现用权力做交易的话,那他将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正如一个案例:瑞典前副首相莫娜。萨林1995年因使用公务信用卡购买个人衣物引起非议而被迫辞职。

  同时,在瑞典,反腐败不仅仅是检察官和法官的事,而是全社会都关注的事情。而且,瑞典的民众和媒体都有很强的监督意识。如果一个人的生活水平高出他的收入水平,那么很快就会有人举报他。然后税务部门就会派人来查他是否有额外的收入。

  中国大陆一位官员在新加坡考察时,询问新加坡有没有腐败,一位新加坡官员说:“我们不敢说消除了腐败,但腐败已不再是制度性的,他不再是官员的生活方式,而且他被控制在社会能够容忍的范围之内。”

  而现在的中国,同瑞典、新加坡相比,有人认为(光明观察 - 网友笔谈 - 腐败已成为国人的生活方式?2004-8-17):我们的腐败不仅成为官场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且深深地影响着老百姓的生活方式,深深地影响着我们民族生活的现在和将来。大凡遇到涉及切身利益的事,国人首先想到的是找关系走后门。从生孩子进医院到入托、上学读书、找工作、开拓事业、打官司、找医生、进火葬场,凡是有人类活动的地方,腐败的生活方式不仅存在,而且畅行无阻。什么同乡、同学、同事、上司、部下、朋友、熟人、邻居、师生等,皆成为巧取利益的捷径。还有人是通过弄虚作假或拉关糸捞个一官半职,然后大肆利用职权通过各种形式受贿去发财。

  有人评论说,现在的状况是:人人恨腐败,个个搞腐败,腐败成了民族生存的文化和方式。法律对它无可奈何,舆论监督似乎也无济于事,理想中的社会总是离我们很远。它顽固地存在着、生长着,不管是纪检委,还是反贪局,都无法改变“腐败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民情。

  也许这里说的过于严重,但是作为同时代的瑞典、新加坡和中国,在腐败问题上横向比较,是不同和有不小差异的。

  为何会这样?储安平说:“中国人不以理性而以情感驾御一切的另一个现象即为好讲私情……中国实在是一个人情国家,无论大事小事,若有人的关系,总能得到或多或少的方便,所以即便是一封八行或一张名片,在中国社会上无不有它的效用。在中国即无事不讲关系,能钻营的人总要比不能钻营的人多占便宜,故人人乃在交际、请客、接纳、趋奉上下工夫,大部分时间耗费于应付人事,而份内的事反无充分的精力去照顾。一般说来,顾私总不免损公,所以我们的社会遂到处充满着不合理不合法和不公正;一个不合理不合法不公正的社会,自然是一个不健全的病态的社会。”此议或可参酌。

  三、简列差异的不同层次:人吃人,人为奴,人殉葬,…到尊重人权,以人为本

  如果纵观人类历史,或许我们可以简要的列举一下人类文明发展的不同阶段或曰层次的有一定代表的部分特征——

  原始社会:人吃人(活人杀吃)

  奴隶社会:人为奴(活人殉葬)

  封建社会:农奴,佃农(人俑陪葬)

  资本主义社会:童工,10-16小时工作制,八小时工作制,有钱人的民主和选举,天赋人权,全民的民主和选举

  社会主义社会:耕者有其田,占社会多数的工农的生存、劳动、参与社会管理的权利,以人为本

  这虽然是挂一漏万的部分代表性的列举,我们仍然由此可以看到,人类是从“野”和“蛮”的状态走来的,人类是在不断趋向文明的——人的地位是在提高的。

  四、低层次文明向高层次发展进化的内外动力——自愿?强制?

  那么,人类文明是怎样从低层次文明向较高层次提高的?或许可以说,无外乎两个途径。

  其一,自愿:

  这是人类个体本身的内在动力。是人类社会的物质文明发展及由此引起的精神文明的影响使然,从而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

  其二,强制:

  这对相当一部分人类个体来说,是外在动力。这是当人类中的统治者、先知者认识到需要之后,以其权力和影响所形成的、带有外化和内化强制性的白色、红色或者信仰的“恐怖”或曰“怕”:

  ——自愿认知的、宗教信仰式的“怕”(信仰“恐怖”?);

  ——革命的上纲上线甚或无限上纲,不得不服从的“怕”(红色“恐怖”?);

  ——“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的矫枉过正的“怕”(白色恐怖);

  ——“千夫所指,无疾而死”,社会舆论压力之“怕”,这也有是“怕德”之怕。

  这些都可能会使人暂时或长期放弃原有的原始或初级的自发习俗,服从和进化到较高的水平。

  五、对腐败的再认识和对克服腐败途径方法的思考

  从人类对待自身——对“人”的重视程度的历史演进、进化上,我们可能还应该想到和看到,人类在对待关系自身的利益的获取上,也有一个从低层次习俗向较高层次文明发展的过程。

  我们今天所说的“腐败”的“生活方式”,是不是也是一种习俗层次或状态?

  其实,人类对与自身利益有关的自然的或人为目标的追逐,总会有不同程度的异化。关键是我们应该如何认识、理解、改进他。

  或许,人类从今天看来令人毛骨悚然的“人吃人”的层次状态进化而来,会使我们感到,一定层次的乃至低层次的习俗,未必是无药可救、不能进化了。

  以往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历史及其进化途径、手段,对今天人类在现实层次上的继续发展进步,应该是有相当指导意义的。——我们的老祖宗就是这样进化而来,恐怕可以作有创新的参照吧?

  (2004.11)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