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庆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探根思者 - 陶文庆首页
“潜规则”的历代表现与实质及如何认识与防范
2013-04-10
字号:

  读吴思所著《潜规则》,感想颇多。

  今天,当我们在人类社会已经跨越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而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时,再看现时社会中的“潜规则”,让人为其中与现实的“不同和相同”而感慨,乃至颇为震惊。

  一、“潜规则”的历代表现与实质及其意味着什么

  《潜规则》考证了几千年中国历史,发现“潜规则”源远流长:

  封建社会有;

  以“太平”为重要诉求的太平天国,亦有;

  倡导“天下为公”的民国时期,还有;

  当然,从其他资料人们还会看到:前苏联、俄罗斯等等国家,恐怕同样有。

  《潜规则》里说,中国历代的行政法规按中央六部的分类归为“六典”,这些文件大体都说得很漂亮,勤政爱民云云,规定也越来越具体细致。奈何这些漂亮东西不太中用,倒是那些只做不说的“潜文化”生命力极强,大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劲头。

  逢年过节送红包,还有利用生日送礼,在清朝的术语叫“三节两寿”。这个词当时通行全国。“三节”是指春节、端午和中秋,“两寿”是指官员自己和官员夫人的生日。领导出差收受的红包,在清朝叫“程仪”。请官吏办事送的红包,在清朝叫“使费”。请中央各部批准什么东西,递上去的红包叫“部费”。还有几十种名目,譬如告别送别敬,冬天送炭敬,夏天送冰敬或瓜敬,向领导的秘书跟班送门敬或跟敬等等。以三节两寿为首的所有这些花样,明清时统称为“官场陋规”,现在则宽泛且模糊地称为“不正之风”乃至“腐败”。在明朝和清朝,这些术语还是延续使用的。经过五六百年的积累和充实,词汇像官场规矩一样变得丰富细腻,体现了官场“潜文化”积淀的丰厚。

  《潜规则》里还说,潜规则在“淘汰”清官;

  《潜规则》揭露了“官断十条路”——管理者手握的“权力判断空间”,可以被用来“游刃有余”的谋私。在不同位置上执掌不同权力而又相互能够发生作用的人,可以因为相互需要、“合则互利”,而通过利益交换联结成了一张张大网。形成一个个的“利益共同体”和利益分肥机制。

  这样的“潜规则”虽然五花八门,实际上还是对“显规则”的“修改”并形成了惯例。而且不是“修正”而是“修坏”的、非成文的惯例。

  我们也可以说,这些“潜规则”正是一种“腐败”。

  这样的一些“潜规则”的存在,还意味着——

  1、“潜规则”也是“显规则”的建立者所反对的、不愿看到的。但不同社会层次、权力层次的人的各自利益,可以和能够促使形成“潜规则”。

  2、“潜规则”的存在,还说明不同层次的利益集团与其上层的管理者是有区别的。不但管理者对非管理者有“潜规则”;君臣(管理者内部、上下级)之间也有博弈,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其中亦不乏潜规则。

  3、“潜规则”的不少表现,在当我们已经跨越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而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时,再来“竖看”它,不能不说,它看来是不分所有制形式,不分国家、社会制度,而会在人所组成的社会中出现的。

  二、“潜规则”的自然生发及其原因

  “潜规则”的不少表现,是不分所有制形式,不分国家、社会制度,而会在人所组成的社会中出现,而且看来有自然生发性,难于根绝。

  为何如此说?

  ——因为我们看到了,历代对“潜规则”这样的官场陋规都采取了措施,但收效甚微。

  《潜规则》中说,平定中国之后,朱元璋建立特务网,监督官员,努力维持着处罚贪官污吏的概率和力度。不断地发现,不断地处罚,不断地屠杀。但是这局棋似乎总也没个了结。朱元璋说:“我想清除贪官污吏,奈何早上杀了晚上又有犯的。今后犯赃的,不分轻重都杀了!”

  在这段话里,人们能听出焦躁和疲惫。也可以看出,“腐败”的难于根绝。

  可以归为一种“腐败”的“潜规则”,为什么会是这样难于根绝?

  ——因为,“潜规则”的发生还有人的自发趋利性所影响的“自然生发”性而难于根绝。

  正如《潜规则》中指出的,因为利益巨大,送红包便可能变成“势”在必行。有了这种“利欲”的根基,断裂个二三十年乃至百八十年,无非是一次冬眠。所谓“野火烧不尽”,就是因为烧掉的只是表面的几个名词,地表下的草根还活得好好的:人心还是那颗“食色性也”的心。一旦春风吹拂,又“绿”起来就是“自然”的。

  《潜规则》中提到,在化肥实施计划分配供应的体制下,“ 每一级资源控制者都会开出条子,从平价肥当中切出一块给自己”。这里所说的“ 每一级资源控制者都‘会’”,实际是说掌权者都有权、有“可能”做。而迄今为止人类社会的运行现实是:只要“可能”,就“会”发生。

  “潜规则”的难于根绝,还从“赇”——以“贝”相“求”可见。这一点,《潜规则》分析的入木三分:索取好处,需要使用者心存恶意,这也就需要克服良心的障碍。“赇”则替人免除了这些麻烦。只要你手中有了权,它就会主动找上门来,甜蜜蜜地腻上你,叫你在绝对不好意思翻脸的情境中缴械投降,放下武器,跟他们变成一拨的,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你无须任何恶意,甚至相反,拒绝这种赇,倒需要几分恶意,需要翻脸不认人的勇气和愣劲。因为赇通常是通过亲戚朋友的路子找上门来的。你不仅要翻脸不认谦恭热心的送礼人,还要翻脸不认你的亲戚朋友。 于是,贪赃枉法的成本又进一步降低了,拒绝贿赂的成本反而进一步提高了。良心的障碍和礼节的训练在此全面倒戈,反对他们本来应该维护的东西。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大多数人恐怕只有叹一口气,又一位清官从此消失。人们可以在模糊朋友、亲属馈赠与受贿、行贿的界限上做文章,创造对“权力寻租”的现实可能。

  ——“潜规则”、造假、腐败源远流长,也是其难于根绝的一个原因。

  《潜规则》考证发现,纪晓岚赶考,买了几支蜡烛,回到寓所怎么也点不着,仔细一看,原来也是泥做的,外面涂了一层羊脂。李逵碰到过李鬼,孙悟空遇到过六耳猕猴。这些事发生的时候还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且,美国的假货并不少见。古今中外,地摊和行贩的行为都差不多。

  所以,恐怕可以说,“潜规则”也罢,造假也罢,“腐败”也罢,其根源在“人”,在“人心”——人那颗“食色性也”的心……

  看来,无论在公私所有制形式中,也无论管理的到位程度如何,人的各自独立的生物存在,这一人的物质存在方式,“自然”地会从“物质存在”上影响的人的意识,使人有自发的虑己、利己的可能。

  也就是说,潜规则产生的原因,是人的自发的虑己、利己性,这是“内因”。如果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依据”,那么,“人”的“自然存在”本身,就是“潜规则”产生的“内因”。

  或可一言以蔽之:人之所欲,势之所至,利之所需,“潜规则”生焉。

  正如“结构决定功能”一样,人的各自独立的生物存在这一“结构”,已经和必然会不断(自发)产生利于“腐败”生长的条件,或曰腐败的因子。马克斯。韦伯甚至认为,在中产阶级仍很落后的国家,都曾有一个鲜明的特征,就是盛行不择手段地通过赚钱牟取私利,这几乎是一个无法超越的阶段。

  这使人们不由想到醋的生产过程以及醋酸菌在其中的生存和活动。醋酸菌本身的生存和活动,自然会产生醋酸;起始阶段一定浓度的酸性环境,倒是更利于醋酸菌的生长。但是,随着醋酸菌的不断活动,环境中醋酸的含量越来越浓。最后,酸性浓度达到极大时,醋酸菌本身也不能生存了。——醋酸菌的生存和活动,也只能再另起炉灶、从头开始新的周期了。——看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我们在此前的社会历史中,似乎不难看到这样的循环过程!

  这其中是不是有人组成的社会的运行规律,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有相当必然性的规律现象?——由于人的自发的自利性的影响,一个社会在人的利己互动之下,总会导致不同程度的,越积越多的腐败现象、潜在规则的出现。

  我们可能不能企望腐败现象、“潜规则”被彻底根绝、不再出现,因为它会因“人”而“发”,因人的自发的自利性而不断的“生发”。

  面对现状,或许我们应该借助黑格尔的哲理之言来理解这些现状:“存在即是合理的”;同时,“合理的是现实的”,——合理的也应该成为现实的。

  这里的两个“合理”的内涵,并不完全一样。所谓“存在是合理的”,是说既然是现实,它就有其存在的“合理”性或曰产生的某种“自然生发”的必然性。而“合理的是现实的”,即:现实中存在的不合理,终究会被“理性”的人类抛弃,“合理”总会成为现实的。

  三、“潜规则”的防范之道:科学的运作机制,必要的透明监督,有效的权力制约

  《潜规则》提醒了人们,或许我们能从“潜规则”已经“坏”到什么程度,推测一个社会能稳定维持的时间。封建社会,一个王朝维持300年左右,社会腐败因素就积淀到百孔千疮、腐败透顶,无可奈何花落去,只能通过民众的抗争、革命,在社会大动荡中洗心革面、改朝换代了(而且,不少封建政权在建立后不久,就已经“金玉其外”、不同程度的“败絮其中”了,只是由于国家政权强力部门还能强力维持而继续延续统治)。资本主义社会,以其所谓“民主”——执政者的竞争、轮换,看来是使社会腐败因素的积淀,有比封建王朝慢的方面。而前苏联,那有封建独裁历史诸多影响的社会主义,则由于种种原因,只维持了八十年。

  从这些我们不能不看到,就当今的人类文明程度而言,一个由趋利性的“人”组成的社会,或许一时还不可能完全制止、消除社会腐败因素的积淀。那么,用什么办法能最大限度的延长在和平状态下能够稳定维持发展的时间?

  面对有如此“耐力”的“潜规则”,人们不禁要问:“潜规则”还有防范、解决之道吗?

  在自然界,不能自我认识生存周期现象的醋酸菌,是只好不断的重复那种周期。在人类社会,能自觉认识到此现象的“万物之灵”的人,也只好让其组成的社会,永远不断地重复某种“周期”吗?

  还没有在竖看历史中认识到这种周期循环的人们,或许还在为自己、他人、社会乃至子孙,盲目地在制造新的周期。但是,已经清醒看到这周期的循环的人们,应该自觉的上下而求索“潜规则”的防范、解决之道。

  1.一定的机制,可以制约乃至消除“潜规则”、腐败的产生。

  地摊、小贩更易造假、卖假货,而大店名店则不同。如今人们在大大小小的百货店里买东西,比当年纪晓岚在地摊上买东西的风险小多了。原因在于固定位置的商店和自由买卖的竞争选择机制,使卖出假货,人们将找上门来;再卖假货,将无人上门买货。可见,造成两者重大差别的不是时间、地域和民族,而是具体的商业制度。

  同样,真正解决化肥供应中利用职权“截流”这个问题,《潜规则》说到:是化肥供应增加,政府退出,市场放开。现在化肥供求起伏波动,时常过剩,市场的供求规则取代了官场潜规则。可见,适当的机制可以使一些“潜规则”消于无形。

  2.人们有时把“腐败”、不择手段的牟利称之为“黑”。这“黑”,也是“不透明”,看不见。而“透明”,正是“黑”的克星之一。

  今天,以因特网为突出代表的最现代化、最先进的现代传媒,已能够对社会的许多方面的运行,做到极为迅速、相当“透明”、较难阻隔的传播和反映了。这是以往社会所不可能的。这也在为制约腐败、“潜规则”,创造着以往所不可能有的更好地条件。

  同时,媒体由于走向市场拥有了一定的独立性和权力。当媒体生存依赖于市场时,市场就成了媒体的衣食父母,媒体对行政权力的依附就大为减弱。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具有的一定的独立性,使其拥有了一定的独立干预社会的能力。

  有人发现,在传统权力运作中,除非上下级关系,否则权力很难跨地域发挥作用。因此,关系网一般是按地域分别建构的。建立关系网的目的不少是为了获取超额利益,关系网越庞大,参与分配的人越多,个体须支付的维持成本也就越高昂。所以,关系网的扩张同样要遵循对成本与收益的核算。而媒体能够跨地域报道的流动性,使得将其纳入固定关系网难以实现。一个地方官吏不可能同时结交全国媒体,他手中没有那么多可用于利益交换的筹码。当平常并不发生利害关系的某一媒体突然介入某事件时,与此事相关的关系网尽管可以延伸其触角试图迂回发生作用,但一则在时间上未必来得及,二则在成本代价上也不易达成一致。更重要的是,即便你笼络了此一媒体,另一媒体又照样可以同一理由与你为难,使你烦不胜烦、得不偿失。

  与市场竞争机制相联的现代媒体,应该和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创造“透明”,并使之成为“潜规则”和腐败的“克星”。

  3、了解“潜规则”的具体运作,对于克制它会有相当的作用。调查和记录、公布潜规则,如美国的扒粪运动一样,将其公之于众(至少置之于君前、使领导不被蒙蔽),使潜在的规则、处于暗处的、隐蔽的规则“透明化”,是制约它的重要方法之一。

  其实,现代人如果肯下功夫,关于官场运作实况的潜规则的知识,还是可以调查到的。《潜规则》发现,明清野史中甚至还有如何走私,如何收买“海关”和“水师”,如何处理不同走私团伙的利益冲突的知识。监察者学习好了,可以更有效地扬汤止沸。为中国的前途命运操心的领导人学习好了,更可以来个釜底抽薪,彻底改良土壤,免蹈从秦汉到明清历代王朝都绕不开的覆辙。

  高层管理者了解什么是“潜规则”,对怎样才能有效制约“潜规则”,肯定十分有用。其中一个原因是,“潜规则”在一定意义上说,正是“瞒”着高层管理者的,是瞒上欺下的“瞒规则”。

  4、有效的权力制约,也应是治理之道。

  有人认为,人大代表这一新兴权力,使腐败要付出更高代价,关系网更难维持。这不仅是由于利益共同体扩大,因此可能必须增加新的分肥者;更是由于人大代表的权力运用,具有时间和空间的双重流动性。在时间上,人大代表五年一换,届时又有新的“扎手人物”出现,必须笼络;在空间上,居住在甲地的全国代表可作用于全国各地,省、市代表的作用范围也具有类似的跨地域性。凡此种种,都增加了权力腐败自我保护的难度与成本。

  由于不再受制于“单位”,部分人大代表开始拥有一定的独立性和权力,这种新兴权力已表现出一种腐败机制难以消化的特质,有利于改善“潜规则”、腐败现象难于有效制约的局面。

  看来,在不能完全根绝使用权力非法牟利的情况下,以必要的监督和相当的权力制衡,限制一部分人的带有自发性的利用权力牟利现象,会十分有利于制约腐败的产生和漫延。

  而与社会文明程度相适应的民主选择与淘汰相形见绌者,民众自主参与、监督,也将对可能存在的利用权力、非法牟利行为,发挥最有力的制约作用。

  (2005.7.)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陶文庆,笔名文磬。江苏紫金标准草书研究院副院长,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师、管理干部。早年参军,转业后曾历任南京物资学校副校长十年,在南京财经大学中专部、总务处、校产处先后主持工作十年,并曾兼任南京财经大学学生处副处长。爱好业余研思,发有数百篇台海时评、时政评议、社会管理、学术探讨等文,为境内外网、刊登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