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道理:先辨识“道理”
2013-03-14
字号:

  中华学问家与世人,都非常讲究“名正”、才能“言顺”。那咱们就在全系的《中华道理》开讲之前,先来给这个“中华道理”之“道理”正正名,以免不作探究、纷纷从众的许多人,不明与误读了我的本意所指。

  现代汉语通行的“道理”一词,是由原先的“道”与“理”两个词组合而成的。大家都知道,在古代中国,我们的汉语词汇,大多都是单音词。现代汉语,则以双音词、多音词居多。在古汉语向现代汉语的演化过程中,会有一些新词义衍生、演绎出来,必然地,也会有一些原有的词义遭删减、被埋没掉。这是中国社会与文化发展的一个自然演化规律。

  就“道”与“理”两个字词本身而言,熟知中华文明与中华文化史的朋友都应知道,在先前,她们二者,每一个可都是大名鼎鼎、但凡读书人耳朵都能磨出茧子的概念啊!虽说,“道”概念的产生要早于“理”,声名也更为远扬,可不管是从被称作“中国古代哲学‘天、气、道、理’四大基本范畴”的意义上看,还是从她俩总是分别与中华精神思想、人文社会的最高建构有着最直接紧密的关系来看,按理说,就这二位,冷落了谁、隐没了谁、埋汰了谁、丢弃了谁,都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可这种事,就在演化出现代汉语的“道理”一词后,却硬生生、活生生地发生在了我们今天的社会生活里,发生在了我们的文字变迁史中------词语与词义的变迁,有时甚至比一些贤哲的诠释解读,都能够告诉我们更多的东西!

  我尚不知,“道”与“理”,这两个堪称中华文明最重要和最具影响力之一的总揽性概念,是在什么时候,被整合到一起、发展演化成一个双音词的。我记得曾经也在什么人的文字中看过,说“道”与“理”两个单音词结合到一起,起初也是含着“道”与“理”两方面的词义与所指的。不管此言是实是虚,单从“道”与“理”两概念,各有所指、自成一体、同样高大伟岸、一样如雷贯耳上,我是怎么也不能接受,将它二者合二为一后,便变成为一种厚此薄彼、一边倒的、一仆一主式的偏正性双音词了。

  道理,道理,道中之理、明道以为理也。

  一个本来基于道、寓于道、自道出、助道明的理,后来,不知怎的,经这么两相结合、同列一处,就不仅完全抹杀了道的存在、完全无视说理对本道的依存,直接摇身变成了今日这种“道出来的理”意义上的、无道与不讲理的“道理”!

  呜呼哀哉!千年之后,大道偏晦不明,“道”之为词,为总、为纲、为本、为帅,竟也无法在原本并列关系的词组内守住一方之地、并立双雄之一,竟也落得个失位、失意、失尊、失言的悲惨境地!中华之道,其千年来的偏解、偏信、偏行、偏失,由此,足可窥见一斑。我无言。然而,我又不能不言。

  我本来,是想以“中华道与理”为题,用一系列的文章,来阐明被遮蔽已久的中华之道、来全面扭转越往后越严重的偏失偏行的。可后来,细细地想了想,既然,原来“道”与“理”连用,就有贯通一体、分别强调、并列并重、以道为本的意思在;既然,我们在以后的中华之道超级理性体系的阐述中,是要重构与挺立起一套中华文明自己的大道至理来的,那么,不管今人如何地误读误解、较难接受,从一开始,我还是应该坚定地、大声地还“道理”概念一个原有的公道。所以,我不用“道与理”了。我就还是直接就用这个双音节词吧------只不过,不是偏正式的,而是并列式的;不是于“道出理来”意义上的,而是在“道以理说”意义上的。

  我所言之“道理”,简单地说,就是最直接、最直白、最不厚此薄彼、最望文生义的“道与理”,而不是那种将“道”隐没与作了陪衬的、仅仅偏重于义理和“说道”意义上的“道理”。一句话,“理”就是“理”,“道理”就是“道理”。我们若要说“明理”、“讲理”、“论理”、甚至构建理论体系,那单用一个“理”字就行了,别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那并非可有可无的“道”也拉扯进去。而当我们正儿八经地说“道理”时,便不能不首先“一碗水端平”,便不能不给越不过去的、根本实在的“道”一个明确的说法。

  今天,我们在这里,暂且不去谈“道”,不去谈“道”是什么,不去谈“道”有着“理”如何不可不依托、无法割舍掉的母子与鱼水关系。因为,大家都知道,在这些问题上,各式各样的定义与说法,那是多如牛毛一般的。今后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去不断地、反复地谈。

  在这里,我还想将自己这种顽固的“望文生义”继续到底。展开来看,“道理”一词,被搞偏、搞乱,被搞成了只见“理”、不知“道”的偏正式双音词,还只是一个不算太大的概念层面上的问题,还远远不如另一个问题为大。

  那另一个问题是什么呢?便是我早前说过的,中华民族、中华文明、中华之道“道理” 体系(肯定还是道与理意义上的)或这种特有“道体系”之生发与言说体系(或系统)的总体被毁与系统坍塌之问题。相关论述,在前面几篇关于中华学问体系与学问群体,业已不复存在的文章中,多有涉及。

  现如今,中国学人、甚至普通百姓,每每动辄言必“理性”、“理论”、“话语”,却恰恰不知与忘记了:中国人在一百年前的几千、上万年的历史长河里,其实一直有着自己的一整套对所谓规律(我们更加完整地关注着规律的隐显两面)发掘与阐释系统的。这套体系或系统,完全地不同于我们今天所接受的西式形而上学。她是以“道”、“理”、指辨与体悟、发掘与言说等为基本架构,来实现着世世代代中国人对整个天下、人世、家国、活着等的清楚认识与准确把握的。

  这也意味着,在“道理”一词中,扳倒“道”,撤掉“道”的基础内涵,使得“道理”成为孤立单一的事理、理性、理由、理论、说理以后,也就彻底地完成了对中华道理体系的解构,彻底地抽撤掉了全套中华之道超级综合理性体系的最基本、根本、甚至是唯一的那块基石。套用一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讲:“道”之不存,“理”将焉附?

  在这点上,作为中华文明的一整套体系或建构,最高的、最根本的“道”,与由“道”而生、自道析出的“道理”,以及接下去的体悟、言说体系,她们共同的命运,就像一根绳上的一串蚂蚱般,个个都逃不出坍塌、消散、隐遁、失意的可悲下场。这是中华民族与中华文明的一次系统性塌陷,这是中华之道体系两千多年来的一次洗牌重来。其中,已经造成了坍塌、危机。其中,也孕育着新生与希望。

  无论从当今的国际形势来看,还是从中华一整套体系的重生再铸来看,现实的需要,总是沿着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由低向高、由显向隐、由眼前向高远、由具体向系统、由急迫向根基之路径,一步步地推进着的。

  现在,大家普遍地开始了关于“话语”和“话语权”的关注。这只是第一步。因为,话语与话语权,来自于哪里?于西方,一定是来自学术研究、思想理论。于中华文明呢?则一定是要来自于自己的道理言说体系。没有自己的“道理体系”和对“道理”(道与理)的服众言说,中国人,要想在全球话语中掌握主动权,那只能是白日做梦!而中华的“道理体系”与“道理”,归根结底,是一定得赖于我们古代先辈们天天在讲的“道”、“大道”之追寻与发掘的。

  别的不说了,做个大体总结:第一,“道理”一词,由“道”与“理”并重,发展到今天唯独重“理”,这反映出了中华之道与中华道理体系的坍塌、消散、隐遁之现实。第二,我给“道理”这个双音词,赋予全新的(其实是原有的)所指与含义,这是我们未来重构中华文明、中华之道体系、中华自己的道理体悟言说体系,所必需的。第三,只有将中华之道体系、中华之道的道理体系,原原本本地发掘与揭示出来,并在全人类立场上实现了新的升级与统合,中国人才能彻底地实现在全球话语中的理直气壮、一呼百应。也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中华文明才算是为全世界勾画出了一个全人类新文明的基本框架与蓝图来。

  【点题】:“道理”一词绝不简单,其堪称“中华之道”的阐释与言说体系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中华文明之道中之到如同人之首内心之主感心之所思路-道之理之到- 理乃天地人三才道合一成王之里子理中之道
    2013/4/13 16:24:53
  • ------至于说,我本人写博阐释中华之道,先做这些咬文嚼字的工作,那是迫不得已的,也是为了以正视听的。
        因为,今日之偏失久矣,也几乎无处不在。从哪里入手呢?最基本、最关键的一些概念,是松动西学理论、清场迎道和确立自己一套的最佳切入点。你看我,“咬嚼”的,基本上都是最重要、最重大的一些概念。这些概念不搞清,比如文化、理论,当别人说你这一套是关于中国文化的理论时,还是得回过头给大家讲文明与文化、道理与理论的区别的。早知如此,不如事先说明白,做到有言在先。你说是不是?
    2013/3/21 9:47:33
  • 回复e张e弛
    ------这的确是一种有意思的视角,是中国式的语义分析了。我觉得,中国汉语的这个特点,一是,由其需要与思维方式所决定的,不是人们像这样才成为这样的。二是,其既有利、也有弊。弊病是不准确、难把握、需揣摩。好处呢?是可以综合与全面地表达,可以生出一些及其伟大、了不起的概念来。比如:自然、道等。这是汉语独有的优势。
       后面,我会在讲到自然、道等概念时,专门来分析一番的。我称之为全视域概念。这会,只需要思考一点:为什么中国这种全视域概念(自然、道等),一下子便可以用上千秋万代?而西式概念,几乎没有这样的?从中,我们可以窥见中华汉语言在构建最高形态的思想、道理上,具有的得天独厚之优势。
    2013/3/21 9:37:16
  • ---中国文字自远古创造初期本是由象形图画演变而来,这就导致一个字必定能表达或被理解成多个意思,当然我并不是反感具有六艺之功的中国汉字,象形字的优势就是让初识者很直观的就明白其意,而一字多意的缺点就是作为语言工具的文字符号让人不易掌握,如同样的一句话可以让听者理解成不同意思甚至相反的意思。这就需要使用者具备长时熏修 娴熟掌握语气 语境了。
    我是想说:中国人很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常自不觉的把精力投入到作为一种语言工具的方式方法 推敲琢磨和把玩上了,而忽略了我们真正需要解决和完成的大事。

    ----------------
    2013/3/20 23:28:56
  • 只见诸君尽显咬文嚼字之能事,说浩荡的中华文化里一半都是在文字游戏(或是艺术)上,不为过,虽然每个文字里都含有智慧结晶。
    但真正具有创造性的智慧或思想精髓 都只在《易经》、《道德经》、《黄帝内经》三本真经里。
    2013/3/20 22:16:42
  • 道、天、地、人,
    2013/3/17 12:44:39
  • 回复[8楼] 评论人: 三峡刘星
    -------说开讲座真有些不敢当,就是自己的一些思考与探索。或者,正因为做这种高远深刻的思考,光靠自己有限的学识肯定不行,所以,才愿意拿到网上来与大家交流互动。
        比如昨天“今天地”先生的一段话,就对我帮助很大。谁的所知所学都是有局限、有死角的。有人能够补充、提醒与订正着,其实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
        我只将自己定位于一个发现了深山宝库并试图引大家同去的山野向导。大家共同思考、努力吧。
    2013/3/16 10:11:36
  • 欣赏你的讲座有更新的思路和视角,不失为一种探索。
    2013/3/15 18:46:20
  • “从认知的角度,是由高到低,道、天、地、人,一层层的往下拨。道有一个道理,天有一个天理,地有一个地理,人有一个人理。关于这些,宋明理学的诸位大师们讲得很多了,不明道,何来天地人?不明道,所有认知的理气心性都是有偏差的。

    而!从学习角度来说,那正好反一反,先明人,然后地,然后天,然后德,然后道。不可能不按这个顺序一步步上求。没明理的人,叫他去求道,那不是乱来吗?”
         ------这段讲的很好!就体系架构而言,道在上端最高处;就学习认知过程而言,明理方可达道。
          我之开坛讲解《中华道理》,就是为了逐渐地让人们透误中华之道体系。
    2013/3/15 15:38:31
  • 呵呵。
    如果能将“道理”上升到“道德”的层面,效果就会更加显著了。
    2013/3/15 12:55:16
  • ------回复[3楼]:非为“贵道而轻理”也,只是强调要先辨道再明理。我之以中华道理问题,就是想既辨道、识道、发掘到,又说理、明理、讲道理。先立道,后明理。此乃以理论道,以理达道。
    2013/3/14 22:40:58
  • 是一个好思路,但是道理合成之后,偏重在何处?则成为一个奇妙的话题。
    无可置疑的是作者行为支点是“贵道而轻理”以此来阐述当前“失道”乃是因为“重理”,未免偏颇。
    道因为理而顺,道不理则不顺乎?否则何来理直气壮说道也?
    理由道而解,理不清则道难行乎?否则何来据理力争而说道?
    2013/3/14 20:12: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