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与这个世界的执权者对话
2013-01-23
字号:

  既得利益者对现状的维持或者说对新事物的扼杀,常常被诟病。但是,你们不一定就是最终的悲剧的反对者,你们也可以成为新世界的开拓者,社会进步的推动力量。一切,不过在于上帝如何导演,他(她)想看到的地球版悲喜剧。

  在纪录片,《微尘中的宇宙》中,我们看到科学家是怎么运用新兴的生物工程技术,来治疗地中海贫血这种遗传疾病。但是,作为各种各样携带遗传病基因的孩子,本来会死去,而不会留下后代,但由于人类最近高超的医疗技术,让这种不良基因得以在社会传递。其结果就是人一代一代不断的退化,然后我们主动或者被迫的提高我们的医疗技术,继续希望延续患者的生命,人道的让他们拥有和我们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但是,这个循环不可持续。人类肌体的功能在不断退化,以前我们有更大的颌骨咬合力。就在我们上一代,他们都还有整齐的牙齿,现在我们这代人,退化的颌骨装不下这么多牙齿,智齿的生长成我们的心病,把父辈整齐的牙齿挤得歪歪扭扭。牙科因为牙齿矫正有了更多的生意。现代化的医疗也加重了社会的负担,这是整个社会高昂的运行成本,我们不能回避。

  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想,有可能我的脑子里有什么死亡的开关吗?当我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可以自主的有尊严的优雅的决定。相反的,我们有什么长寿的开关吗?我们的祖先祭拜了哪位神灵,打开了一个什么样的通天开关,让人类几万年来寿命一直持续不断的增长。你会说,不是,我们是社会的进步,营造了更舒适的生存环境,降低了疾病、死亡的风险。对的,如果真有什么寿命开关,那一定是在生物学范畴之外,就在我们社会。

  和亲政策的景帝不死,汉武帝有大展宏图的机会吗?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多少皇帝少年得志,都跟先帝的提前挂掉有关。从始皇帝开始,有刚才的汉武帝、还有北魏孝文帝、康熙帝,即使老爹不死,更有太宗的玄武门之变,让老爹下台。实际上历史的进步,社会观念的改变就是昏庸老一辈死光光了才迎来的。因为作为资源的掌握者,旧结构的维持者,除开革命天翻地覆的少数年代,他们都是无法撼动的。

  我们不只是要更长的寿命,我们同时也注重优秀的生活品质。那么这就意味着,年轻人更少的机会,在与这个世界的竞争游戏中,与老资格玩家相比更贫乏的社会资源。而这,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上演。上帝早就知道提高人的生活水平是一种灾难,所以他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闹钟,到了时候我们就会死去,而他也好钟情更年轻的演员。

  是的,这个死亡的或者说长寿的开关就在生命之外。所有研究养生的都不会弄明白,因为他们都是生物学或者医学领域的好手。只有发明了马镫,我们才有战斗力饱满的骑兵。只有发达国家发展了集约化经济,才有他们的高福利。只有女人参与社会化大生产才能提高妇女地位。只有劳动者具备了更高的价值,才会消灭奴隶。同样的,诸位用药物和补品伺候着的,这些渴望回复青春的生命,只有让渡一部分并不致命的社会权利,你们才能获得优质健康的生命。

  我们人类的医学,不管是技术上还是理念上都有足够的发达。在《微尘中的宇宙》这部纪录片中,我们看到最新的生物技术,用干细胞或者ips细胞重整了我们有缺陷的身体。而生命是什么呢?就像一个水瓶座美女正在倾倒的水。但是只要有足够的补充,进大于出,我们就有可能实现生命作为个体的永续。但是,技术的实现,不一定是社会的普及,更不可妄想为少数人的特权。

  《时间规划局》这部电影里就讨论了这种社会伦理。与其说有技术却因为高昂的医疗费用而放弃社会底层患者的生命,电影里社会精英的无限生命更能激起道德争议。

  我几年前的担心也在变成现实。不管什么历史游戏,游戏都有规则,规则都有破绽。到了玩不下去的时候,就革命,重新洗牌,重新分配利益。

  在周代,分地分出了毛病,社会问题出来了。从赢政开始到了武照,终于建立了文官体制,这在宋得以完善。当官就别要地了,得官俸吃皇粮就行了,土地是农业国家的社稷,是根本,你不能拿去。最终解决的是西方,商品社会货币流通,就发货币嘛。现在跟两千多年前一样,有人钱多了也成问题,弄成经济危机。看能找到什么来取代货币,只有如此,新时代才会降临。

  开个玩笑,会不会是发寿命呢?你做了多大的贡献,我就奖励你寿命(延长寿命的医疗服务)。三年前开的玩笑,一步步走进现实。那个关键的社会开关,我们离它越来越近。

  生存或者死亡,对这个世界的执权者来说,这是个问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