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高斯分配
2013-01-21
字号:

  当高斯的变态老师让他从1加到100的时候,他没有笨拙的先让1和2相加,最后加到99,100。而是直接将1和99首先分配。尊崇这样一个程序的计算,用了更短的时间,避免了中途可能的计算失误,最完美的得出了正确的结果。

  这就是高斯分配:满足最优分配,带来最效率的路径,其结果,本身就是最公平的结果。效率和公平,在我这里根本不应该有对抗的可能性。

  时近年关,农民工拿不到一年下来的血汗钱竟还是社会新闻。本来为预防某些企业的扯皮,有提前给劳动保障部门一笔押金的制度安排。但真正的社会现实却将这些制度撕得粉碎。跟着破灭的,还有回家过个团圆年的念想。

  社会资源,从产业链条上流动,最后才成为老百姓的工资。本来最后拿到被剥削后的工资,能足额也行。结果还是没有保障。对流氓企业加大惩罚社会是一片叫好,但仍然是增加了社会运行成本。给劳动保障部门押一笔钱不仅增加成本更是增加了行业门槛。那么干脆不管老百姓好了,都不要劳动保障部门,政府精简了。我看这样挺好的。

  为什么呢?新闻里看到,有人家里藏钱,着火了被烧了。损失重大,如果存银行里就只要补办个存折。但对社会来说,纸币被烧,社会几乎没有损失。那么假设社会没有损失,就不是坏事。为了这句话是个真命题,我们的社会应该怎么改进?因为如果这句真命题实现了。那么不发给工人工资也不是坏事也是社会容忍认可的。而这样一来,既没有了社会问题,还可以裁减控制这些社会问题的部门。那才是最最好的。

  怎么做?这就要用到我的高斯分配。

  整个社会经济体的运作就是要完成自然资源、社会资源的合理高效分配的任务。我们将1和99首先让它们相加,其意义是,免去了不必要的计算,简化了计算的流程。我们经济社会的计算器是什么?就是市场。市场就是个计算器。

  大众吃喝这一块,根本不需要经过市场来“计算”(分配)。为裹腹的食品向人的嘴流动而设置交易门槛,徒增社会成本。应该让劳动者跟基本工资首先结合,这正如不应该让1和2首先相加,而应该让1和99速配。

  但是产品没生产出来,怎么就可能先让工人把工资拿了?!看现在社会上的产业链,都特别长。而谷子从地里收割、退壳,就直接可以下锅了。这跟探矿、采矿、炼钢、板材成形、轿车生产,最后销售了跑上路,不是一个长短的链条。人吃饭是经济社会所有链条中最短的,它就像磁铁内部的磁感线应该是计划的,这正好跟外部工业、服务业的链条相反,是市场化比较好的。

  这样,发的就不应该叫工资,叫最低生活保障。这依靠国家在市场之外专门保障。而劳动者在企业的劳动所得,就不让国家来管。我们已经看到由国家保障劳动者能不能拿到工资的结果了。要么,经济低迷了,国家没有保障劳动者的动力,要么保障了,也是增加了社会运行成本。而根据高斯定律:只要权利界定清楚,让市场顺利运作,土地的总价值会按养牛者与种麦者的消费品味而达至最高点。稍微引申一下,界定清楚,市场的归市场,国家的责任归国家(人民能在这片土地上保障基本生存的责任归国家),让市场运作,比如,我在企业上班,通过购买商业的失业和工资的保险,当企业拖欠我工资的时候,由金融单位介入,首先赔付我的工资,然后通过金融渠道,对企业进行市场惩罚。

  一说农民工过年拿不到钱,这样的企业是多么的万恶啊!让每一个看到这条新闻的人都深恶痛绝。我希望,能把企业从道德中解放出来。不发工资也是企业为了生存而衍生出的行为。没有什么善恶。没有善恶,并实现这一点的社会才是好的社会。

  最后引用张五常的一句话:该定律用上「清楚的权利界定」(即私有产权)与「交易费用是零」这两个假设,互相加不起来!毫无交易费用,资源的「完美」使用是不需要市场的。权利的界定是一种制度,市场的安排也是一种制度,而二者都是为了减低交易或社会费用而出现的。没有这些费用,中央分配可以尽善尽美,不需要有私产,也不需要有市场。

  将一个道德的东西,变成中性的经济行为,用经济作用去规范(这种经济行为)。这样就跳出了道德鞑伐的框框,引向一个可以推进的路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复[4楼] 评论人: huluseng ,有一点区别。不干活也应该让他有饭吃。人饿着肚子就没有什么尊严了。你看大街上的乞丐就知道。即使流落街头,国家不也有穿衣吃饭的救助政策。但是主动给国民奉上福利,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都是一样的给与。而在第一次市场分配之前,往简单说是鼓舞了士气,往高处说就是提高了全体社会成员的地位,为社会提供了自由的劳动者。附加的,消灭了很多没饭吃没基本的安全感而带来的犯罪。
    2013/1/24 17:30:20
  • 回复[6楼] 评论人: tonygu ,你这个再进一步就是劳动力资源公司,也已经有了
    2013/1/24 17:23:18
  • 国家给劳动者发放基本工资,买断为劳动者维权的责任。由市场中的金融机构来保障劳动者的权益。这样,现在繁复的手续、机构,就可以免了。简化了人与机构打交道的环节,个人和机构打交道很吃亏,把主要的矛盾转移到机构和机构之间,也有利的维护了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公平与效率
    2013/1/23 17:08:03
  • 看似有几分道理!反正人都是要吃饭的,无论是工作的人,还是没有劳动能力的,或者是啃老吃闲饭的人,这样的话不如用社会保障系统先来个最基本的大锅饭(社会福利),通过企业缴纳最基本的国家税收——吃饭税,然后平均分配给每个劳动者(含妇孺老幼病残孕等应该扶助的对象),保障每一个人都能吃上最基本的饭不至于饿死(低保),而那些该工作而不工作的人活该饿死。再扩大一点大锅饭,保障每个人能至少有一张床的空间住,有最基本的医疗服务,养老,子女教育。这最基本的一点点人权——社会生存权用福利制度保障起来,也就完成了对农民工讨薪问题的根本抑制。

    企业老板再黑,也有国家暴力部门来管,必须缴纳“吃饭税”,然后这个吃饭税再绕个弯变成基本社保分配给每个劳动者,最起码保证每个参加工作的人有口饭吃。如果企业老板黑,除了交吃饭税,一毛不拔,嘿嘿,反正有国家基本社保,劳动者如果“干活”与“不干活”拿一样多的钱的时候,傻子才给这种企业打工呢!血汗工厂就自然绝迹了,因为工人们有了基本社保撑腰,可以有尊严的选择给谁劳动。劳动力自然流向高薪行业,流向有诚信的行业。

    没有特殊原因,就是懒而不干活的人,会不会因为有了基本社保而变成社会毒瘤呢?我想不会的。基本社保是有条件的,对于失业半年以上的有劳动能力的懒人,可以停发基本社保让他饿死。如果社会结构性的失业存在,很多人如果想工作而没有工作岗位,那么国家就要建一个“池子”来容纳这部分结构性失业人口,例如大面积植树造林的工作,修缮农田水利网的工作,开发西部的建设兵团的工作,一些基本设施建设的工作,城市环卫工作,等等只要干活就给基本社保。劳动者要么有本事找到高薪工作,要么做这种有基本社保的基本工作。要是还有人选择不干活饿死的话,那是自杀的问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大概就是这样吧!
    2013/1/23 5:39:01
  • 让老百姓吃饭的钱是有的,吃住行,基本的保障应该是有的,是这个社会能够提供的,但是,因为资源的流向,最后才分给老百姓,所以被剥削克扣,所以才有此文。反正这些是够的,先发给老百姓也不会导致社会浪费,那就先满足、保障老百姓的。这就是高斯分配的本意
    2013/1/22 21:51:43
  • 由市场去解决,而不是 拜托青天官老爷解决工资拖欠问题。而我主张的还是生存由国家负责,提高生活质量由市场负责。不管老百姓干活不干活,先让人吃饱,先满足底层人生存的分配。
    2013/1/21 16:37:54
  • 片面,没接触过建筑行业,只是道听途说
    2013/1/21 11:47:1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