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用卫星看先夏大全景(四)
2013-01-18
字号:

  (四)“聚合”中华五千年

  在“先夏”结束的时候,各原始部族的分布态势已经起了很大变化,比如“商”已经成了东夷的主人,比如“吴越”和“楚”等已经开始形成,但这些其实已经不太重要了,古代的中原就是一个历史的涡旋,绝大多数人只有两种可能:其一,作为已经走近了黄河流域的人来讲,你能融入“聚合”,你就可能停留,你若不能融入,一般就得离开,而如果你是离开时走在宽阔的地方,这几乎就都成了汉族,而如果走到了偏僻的地方,可能就成了少数民族;其二,作为还未走近黄河流域的人来讲,如果你存在于这个地域,你就是曾经依托这个聚合体而生存的人的后代;而这所有的人加在一起,就是我们现在的中华。

  就中国的文字来讲,在“先夏”结束的时候,由于以“仓颉”为代表的造字专业团队已经移居到陕西和甘肃一带,造字的进程可能会稍有停顿,所以夏代的文字现在已经很难看见,再加上商灭夏时夏的部族在败落退出中原时,带走了自己的文字,于是在后来商代时,只有不太规整的甲骨文,幸好之后周朝正好从西部造字团队的住地回到中原,他们带回了已经成熟的大篆,而且后来秦朝正好又是重复了周朝的过程,再加上秦朝还很重视和很坚决的统一了文字,这正好使中国的文字,名副其实的接驳回了夏朝造字的最初始源头,这是中国文字之大幸,之所以我们现在能直接用汉字考古,就是得益于此,中国周边国家有的中断了汉字,其现在的地图就完全没有考古的可能。

  就中国的语言来讲,分几个方面:其一,“先夏”和“夏代”可能是以“禾语”为官话,带佉卢文去到西域的,可能是跟“仓颉”造字集团中与“秦国”相关的一些人,可惜表音的佉卢文已经失传,“禾语”最后由秦朝的五十万大军留在了广州话里了;其二,到了商代应该是以“常语”为官话,这是现在的闽南话、潮汕话、台湾话,这些话在东晋经历了大升级,而最终是随东晋败落离开中原的,“常语”可能就是日本的“假名”和“梵文”的基底,“梵文”是西方文字的楷模;其三,“越语”可能就是“娥皇”的语言,其基本没有投入到全国性的应用,但由于其处于大路之侧的地域,结果还能保存至今;其四,普通话现在是全国的法定语言,其在上古时的最高境界是为周朝所用,这就是客家话,客家话最终随宋朝败落而基本离开中原南下。

  就宗教而言,中国的道教具有五千年以上的历史,这是全世界都无可比拟的,“道”就是“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我觉得这些非常了得,如果有机会,真应该去内蒙古的“五台山”,看看“象鼻子山”光影刻画的天象之“道”,有人说“佛”与“道”是有一定联系的,我觉得很有道理,佛陀的释迦族穿的是架裟,而内蒙古很靠近辽宁的偏僻地方,就有叫“架裟营”、“架裟庙村”的原始地名,而且,辽宁丹东的宽甸县就有“婆娑府”这样的地名,好像就是印度古代那些部族的名字,唐僧西域取经经过一百多个国家之所以不用翻译,可能就是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是古代走得远一些的中国人。

  如果创立佛教的人真是来自于上古的中国,佛教就很好理解了,以中国上古史来讲,如果在你经历了先夏、夏代和商代那些极度的地狱深渊,又在被迫爬上和穿越了青藏高原之后,突然来到了青藏高原温暖和阳关灿烂的南麓,你及所有人所看到的,一定就是西方极乐世界,而且在数代人的时间里,西方极乐世界一定是真实的存在,如果那时你是长住在那里的某个山口,你应该还会有机会看到,不时会有一些人从山背后的地狱爬到西天极乐世界里来,当然,并不是说山背后全部都是地狱,而是那里较早已经进入了“天堂顺境”和“地狱逆境”的轮转之“道”,一旦“地狱逆境”到来,不知所以的人就会跌落下去。

  在这些方面,佛教的感觉很像“有努力就会一定会有成功”,这种激励的道理很好,但如果认真想想,其实还不是很完全,第一,努力了并不是都会成功,第二,成功之后不一定能保持,所以,如果要问,在过了几代人之后怎么样?真实的历史是西方极乐世界后来一样是被战争、贫穷、落后、脏污所毁灭,所以当时皈依佛教的国家后来全部都不见踪影,这使得佛教都失去了立足之地。

  所以,佛教的问题不是好或者不好,而是如果所有人都不去想“聚合”而只知道“分头”修炼,就会在类似“帝俊”遇到的那种地狱深渊到来之时,难顾生死存亡,这非常危险,而如果能够加上以“聚合”起来保卫极乐世界的追求,可能会更好些,如果唐僧当年到西天取经路过的一百三十八个国家当时能够“聚合”起来,说不定现在的世界上会不止一个中国。

  到进入夏朝的时候,所有“帝俊”的后代,多数是已经稳定的“聚合”在了一起,这是“帝俊”的心愿,也是他交出来的作业和成绩单,“帝俊”之“道”,就是要所有人“聚合”起来,这在最终形成了“国家”,这个“国家”在之后虽然也有起伏,甚至还有过外族的入侵和入主,但作为“帝俊”后代整体来讲,总还是能挺得过来并一直生存至今,所以什么时候都不能忘掉和放弃“聚合”。

  国家形态的进化也是一个过程,“帝俊”依靠血缘和人脉之广而赢得了“聚合”,但事实证明血脉持久必分,于是秦朝将之扩展为全地域人脉的行政国家,但行政持久似乎也是必分,如果全面的定义,中国革命的胜利,其实是依靠阶级的人脉又一次赢得了“聚合”,这是又赢得了全地域人的生存,但现在看阶级持久了好像也有必分的危险。

  中国人最早创立了国家形态,但似乎总是“聚合”好了就开始想着“分”,因为一直占绝对上风的,还是认为国家是因为“分化”而成的统治,完全不知道国家是为了全地域人的生存而“聚合”,所以,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是众志成城的针对“分”的人,而是盲目的针对聚合体的国家,这种扭曲非常可怕,但在认识问题未能广泛的解决之前,其实也没有什么办法。

  中华五千年的历史告诉我们,凡“聚合”之时,就是中华生存的顺境之时,而凡失去“聚合”,就是刀光血影的逆境之时,不要以为大于或小于“帝俊”遇到的那种地狱深渊不会再次到来,如果不能赢得“聚合”,甚至可能全体人都得悲惨的离开。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基督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一些最根本的思想都来自古埃及。
    2013/1/18 11:29: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