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用卫星看先夏大全景(三)
2013-01-18
字号:

  (三)渡海和“先夏”的大全景

  渡海的情况没法细说,如果按照网络上介绍彝族的史诗来看,渡过大海是花了21日天,估计那时渡海的人是绑着葫芦泡在水里的,所携的物资可以用小木筏载运,这是真正的诺亚方舟,彝族人从古自今都是自称为“诺”,辽东半岛到胶东半岛的海域是渤海湾的出口,海水每天两次流进流出,人漂在海流很强的海上,也许只能之字形的前行,好在两地间的海里有一串小岛。

  不过,如果渤海当时有可能封冻,也可能是冬天时从冰面上渡海,而如果真是从冰面上过海,可能还得用上“黄帝”发明的“指南针”,反正原则就是一条,如果你听见鸡鸣岛的鸡鸣就得赶紧设法上岸,否则等漂过了海驴岛,就会漂向日本方向的大海。

  还好,由于当时山东这边的原住民还没有国家形态,而且也没有经过“帝俊”们的那么强的历练,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能阻止他们登陆,不过,由于渡海之后“八卦”的建制完全被打乱,所以一切都非常混乱,包括后来登岸之时的争斗,包括后来在山东的争斗,包括后来在中原的争斗,甚至连后来夏商周三个朝代的争斗,包括后来在各朝各代的争斗,其实都是非常混乱,因为中国上古史从大渡海一开始,“帝俊”家核心势力的四大语系就缠绕在一起,而如果能语言理清,应该是能对认识这些历史有所帮助。

  过去,我们一直都搞不清汉语到底是怎么回事,普通话、广州话、闽南话、上海话都说是汉语,其实这都是源于“帝俊”全家有对应关系的四种语言,首先,“帝俊”应该是讲普通话的,因为他母亲“华胥氏”是属于“风”部族,而“风”是与“道”有紧密关联的部族,而由于“风”部族的体量超大,其有十个分部,所以在整个历史过程中,凡是“风”部族很早去过的地方,就总能奠定普通话主导的基底,所说的普通话主要包括现在东北、华北、华东和西北的普通话、西南官话和客家话等。

  但是,由于当时东北还有其它语言,而碰巧的是“帝俊”的三个妻子都是源于其它语系,这样一来,如果以“帝俊”的语言为“A”,以其三个妻子的语言为“a、b、c”,正常时会有三种可能:如果是母系社会,男性不参与家庭生活,三个家庭的语言都不会有“A”;如果是非母系社会,家庭是以男性为中心,三个家庭都是“A”,而如果是跨母系社会,就会出现“A+x”的混合语。

  结果,当时在“帝俊”的家里就有四种语言,这就是:其一,“帝俊”的语言是“A”,跟其母亲的“风”部族一样,这是普通话语系,后来由仓颉造字;其二,“常羲”家十二个月亮的语言是“A+a”,这是闽南/潮汕/台湾话的语系,后来由“梵”造字,或者以后可以简称为“常语”;其三,“羲和”家十个太阳是“A+b”,这是粤语或称为广州话语系,后来由佉卢造字,或者以后可以简称为“禾语”;其四,“娥皇”家的子女是“A+c”,这是越语或称上海话。

  不要小看“帝俊”对全国语言影响力,首先,“帝俊”核心的八卦、十六卦、三十二卦、六十四卦基本都是自己的家人,他们的语言就是影响最大的全国官话,然后,由于他们与近万诸侯部族不是松散联盟,当年在会稽会盟因为“防风族”迟到,就将其部族首领杀头,并将全族降为奴隶和流放充边,所以,这些人一方面要自己竭力学习“帝俊”家的语言,一方面在分封出去之后要竭力传播“帝俊”家的语言,所以,各地的土语一般都难逃被同化的结果。

  而由于“帝俊”家人的“常语”、“禾语”和“越语”都不是土语,其不仅不会被同化,而且越是在早期,其地位就越高,因为它们本身都是“帝俊”家里的话,所以就夏商周来讲,夏代的官话可能就是“禾语”,商代的官话可能就是“常语”,而可能到周代才开始是普通话语系的客家话,只有“吴越语”可能没有全国应用过,但是,由于以这三种话为母语的人数不多,而且都极其亲近,所以一旦遇到挤迫迁徙,就会全部都走,这就是古代官话后来在中原竟毫无遗留的原因,而“帝俊”本人的“A”语言,其在家里的地位是稍低一些,因为其可能被默认是奶奶家的语言,但由于“风”部族有十个部族支系,其体量超大,所以,凡是“风”部落早期到过的地方,就很容易奠定普通话的基底,这些是现在汉语普通话有最广泛的地域分布的原因。

  有了以上的认识,对中国历史的认识就有了新的利器,比如,为什么黄河流域从东到西都是讲普通话的?这在现在已经很好回答,因为只要“风”部族早期曾到过西北,就足以奠定西北的普通话基础,当然,并不是说除了“风”部族之外,其它人就没有被贬到过西北,在西北的“秦”可能就是讲“禾语”的,所以其五十万秦军到广东以后留下了“粤语”,过去的考古研究说“秦”是源于东方,这应该没有错,但“秦”可能只是依附过“商”,另外,在西北的“难国”应该是讲“常语”的,而后来唐僧西域取经经过的一百多个国家,可能多是说夏、商夏商语言的后裔,所以唐僧不用翻译,从这里也可反窥到夏、商西迁规模之一斑。

  再比如说,为什么说广州话、闽南话过去是在北方,但现在北方却没有这些语言的遗留?这是因为使用这两种语言的人类体量原本就不特别大,而后来又都被部族性迁徙带走了,即使其在北方可能还剩有少量留存,那也挡不住被普通话大环境消融掉。

  回到渡海之后的话题,由于渡海必定完全打乱了原先“八卦”的建制,每个部族都失去了对“八卦”的依靠,所以,每个部族一上岸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山东抢占山头,而结果就是一个“山”的年代,汉语的“山野”一词不是“山”与“野”的连缀,“山”与“野”其实是对立的,那时从辽宁渡海过来的人都上了“山”,后来成为统治者,山东的原住民则都在“野”,后来或者被同化了,或者离开了,谁是当时的原著名?据说台湾高山族的祖源就在中原。

  山东的“山”至今还留在汉族和很多少数民族的记忆中,在山东的卫星地图上搜索可以看到的一些:其一,壮族的“标山”是在青岛市城阳区“三标山”,另外还有济南市区的标山;其二,巴人的“岜山”在临沂市沂水县;其三,彝族的“凉山”(不是梁山)在临沂市费县;彝族的“苍山”(仓王岭)在日照市五莲县;其四,秦人的“秦山”在枣庄市中心;其五,傣族的“泰山”在泰安市;其六,苗族的“苗山”在莱芜市;其七,黄帝的“黄山”也在青岛海边(知道安徽“黄山”的来由了吧?那黄山上也四面是海)……,过去人们以为国家形态是由“城”而来,现在看应该是从“山”到“城”到“城邦”到“国家”,所以,虽然后来秦始皇已经是“全地域国家”,全地域国家应该已经脱离了对血脉的依恋,但他仍要回来“拜山”。

  当时山东的最东部是被“仓颉”先占领了,其地域是从山东的最东部到胶州湾,这就是“胶东”的由来,这个地域当时叫“青”,“青岛”就是因此得名,不要以为“仓颉”只是一介书生,汉字的“戧”就让他拿起了“戈”,为什么要拿起“戈”?因为马王堆汉墓出土孙子竹简说:“青是被黄帝攻打的诸侯之一,并占领过其属地,后来青帝顺从”,这是“先夏”进入中原之后,开始重新“聚合”将被打乱的“八卦”。

  这可能是渡海之后很早期的战争,不过战事看起来似乎不是很严重,所以后来“仓颉”跟随“黄帝”造字,“黄帝”需要“仓颉”,就是“黄帝”懂得“八卦”,懂得“聚合”的证明,而且,“黄帝”还懂得要重拾“八卦”,“黄帝”与“仓颉”原本是以胶州湾为界,这边是“青岛”,那边是“黄岛”,正是“青黄不接”之势,后来“黄帝”挤进青岛市区,所以青岛市孤零零的聚着几个带“黄山”的地名,而且青岛周围的海域都成了“黄海”,而“仓颉”住到了比较靠东的“仓王岭”。

  图三、“先夏”在中原时各核心部族的倒“△”分布图

view full artical

  图中:“先夏”的核心以山东日照为中心呈倒“△”分布,其主要部分由东往西是胶东的“仓颉”、胶州湾以西的“黄帝”、“黄帝”以西是山东日照“羲和”和“炎帝”的“十日国”、“十日国”往西偏南到徐州“岚山”是“华胥氏”的“风” 部族、再往西偏北是“蚩尤”的“三苗”,倒“△”的下尖角是“常羲”和“娥皇”在“常州”的“淹城”。

  “仓颉”造字跟“八卦”有什么关系呢?“八卦”的所有卦爻,其实都是文字,每一个卦爻就是一个部族的名,排列“八卦”就是“聚义厅”里的排位入座,但“卦爻”只有短划和长划的组合,这有点太过单调,其数量太多时就很难分辨,所以要创造文字,因为这决定了部落联盟的规模,仅以后来大会盟能达到近万诸侯来讲,就需要造近万个不同的字,可见这关系非常重大。

  具体的造字不用多讲,既然要为各部落造名字,就得跟各部落的各种语言沟通,于是慢慢就形成了非常强大的专业团队,而且可能是家族式专业团队的,所以古籍说(大意):“昔造字主,一曰梵,右书,二曰佉卢,左书,三曰仓颉,下书”,这包括了表音文字和表意文字,并不是只造了汉字这么简单,后来其中的梵文随商族后裔的“难国”去到印度,并参加了记写佛经,“梵文”可能就是源于“常羲”家的“A+a”,这是西方表音文字之源。

  据古籍说,“仓颉”后来参与“黄帝”与“炎帝”谈判,大概因为在文字的辅助上出了问题,于是离官卸任走了,当然,这可能是有点轻描淡写了,因为那时候极易以极刑处罚,不过,“仓颉”及家族团队后来可能是去到了陕西至甘肃一带,于是西部才有了很多与“仓颉”相关的地名和遗迹,不过,估计遗迹都是复建的。

  为什么说“仓颉”的团队是去了西北?因为中国文字的中心后来明显是在西北,其一,周灭商时,“周”能够从西部带回来大篆;其二,秦朝也是从西边带回来成熟的字体,并最终进化到隶书;其三,出了西夏文;其四,西边的敦煌有大量的文字抄本;其五,据网络介绍,最近在甘肃发现刻有疑似古梵文字母的数件夏代古玉佩和玉板,这比梵文出现在印度早一千年以上,这是梵文起源于中国的铁证。

  “黄帝”与“炎帝”谈判破裂,可能就导致了历史上极为著名的灭杀“十日国”,“十日国”在山东日照,是夏代早期在中原的杰作,不过“帝俊”可能并不在其中,因为那时还刚从母系社会过来,“十日国”可能是“羲和”的国都,所以现在山东话将“日”读为“yì”,“羲”的古音可能是“yì”,即使“羲和”传位,由于已经到非母系社会了,其应该是传给长子,而长子可能就是“炎帝”,也许有的人不能相信,因为神农“炎帝”应该很讲道理。

  但人们其实不知道,即使“神农”真的非常讲理,“理”主要是还小的事理,而“帝俊”和“黄帝”的境界是“道”,当时刚才灾难里过来,如果用小道理严重妨碍关乎多数人生死的“道”,比如妨碍了“聚合”,就会有大问题,也或许,由于当时的气候还极不稳定,而且刚好就是回复炎热,于是被演绎为“十日并出”的大戏。

  “道理”和“讲道理”是人们常用的词,但几千年来,其实人类还没有懂得“道”和“理”,什么是道?老子当年说给孔子听:“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道”是不可抗拒的“理”;什么是理?相比之下,“理”反而是眼前的小的事理;“帝俊”是从自然顺境一直跌落到自然逆境的地狱深渊的人,他认的是“道”,这是“有道”之人,而如果一个人只认和只争眼前几步远的小道理,则可能会是“无道”之人,我们现在电视里夸夸其谈的时政主持人、评论人,很多其实都是“无道”之人。

  古籍记载,“黄帝”与“炎帝”是在“阪泉大战”决战,这从卫星地图上看,其具体地点只能是现在的山东临沂市莒南县板泉镇,因为这里离“十日国”很近,不过,并不知道“炎帝”的个人结局如何,史料好像没有太过负面记载,这可能因为“炎帝”就是“十日国”的长子,长子应该就是“日”家的一家之“本”,所以后人还是一直将“炎黄”共称,而且还是以“炎”为先。

  到“十日国”败落之后,“十日国”的人可能迁去了日本,所以日本各地有很多带“炎”字的地名,日本的国名可能根本就是“十日国”的“日”之“本”,而且请注意,日本这两个字调换一下笔顺就是“大十日”,所以日本的国旗就是“日”字旗,“十日国”的人到了日本可能是聚集在京都,所以,日本京都与山东日照的地名和地名用字有很多相同,包括:岚山、仓山、峨、堰、野、泽等等,这只能是由一次整体搬迁形成的。

  所以,中华人文输入日本的年代,不是从约2000年前秦朝的徐福开始,而是从约4500年前的先夏开始,只不过因为当时造字的“仓颉”是在跟随“黄帝”,所以“十日国”的人没能带走全部汉字,但他们却一并带走了那些“假名”文字,“假名”是辽宁省锦州市的那几个“假河沿村”的出品,其应该跟梵文是一个系统的文字,所以现在日本还有一些人在使用最标准的“梵文”。

  处理“十日国”的行动,可能是受到了“帝俊”的支持,甚至可能就是“帝俊”亲自主持,因为反抗“十日国”故事,多数就是发生在山东日照以南的江苏连云港一带,“先夏”从一开始就自称为“天”,所以“十日国”的宫殿当然就是天宫,而天兵天将、大闹天宫、孙悟空故事当然应该会发生在那一带,这些故事后来都被揉进了《西游记》,《西游记》的作者都是连云港很近的淮安人,什么是“淮”?“淮”字就是商族的“隹”到了“氵”边,“隹”是商族的图腾。

  “常羲”来到中原之时,原本是住在山东潍坊诸城市的“常山”,后来越到了“十日国”的南边,“越”字很可能是“戉yuè”走了,“戉”是宫廷威仪的“威斧”,“越”字是“常羲”或“帝俊”(“帝俊”当时在山东日照市莒县的“旺山”,离“常羲”的“常山”约30-40公里,临沂费县、青岛胶南市、潍坊安丘市、济宁邹城市也有“旺山”)的威权机构走了的意思,所以,以后不应该再说“越”是蛮荒之地、蛮荒之人,而“越”了以后可能是到了“常州”筑了“淹城”,可能当时“娥皇”也在那里,于是有了“嫦娥”之说,而因为“帝俊”可能常在这里,所以“常”字有了“经常”的字义。

  而由于“淹城”是“帝俊”的禁地,所以,“常州”就有“武进”的地名,“武进”按读音其实是“勿进”,而“武”的字形是“止+戈”,这是不许带武器进入,管这事的是武装内卫,这些人都是“武士”、都会“武术”、都有“武功”,几乎所有带“戈”部首的汉字都有兵器或军队的意思,而且多数是夏代的兵器,因为夏代上万部落可能都用不同的兵器,但唯独这个“武”字是“止戈”,“止戈”是最高地位的“戈”。

  在关于“淹城”的传说之中,“炎”公子死活要追“常羲”家一个叫淼的公主,这应该就是来自“十日国”的巨大压力,结果搞得后来连“淹城”也站不稳了,于是,“常羲”的痕迹就南下到了浙江衢州市的“常山”,所以“常山”这一带古称“姑蔑”,因为“嫦娥”是“炎”的公子的姑姑,这次迁动的中途可能经过杭州,杭州的“武林门”可能就是因为有过武陵山,再到后来,可能“帝俊”在这个“常山”附近死了,其具体位置可能在衢州市的“全旺镇”,“帝俊”生了十个儿子都称作为“日”,当然绝对称得上“日王”之称,“日王”就是“旺”,其生于吉林省的“旺起镇”,死于这里的“全旺镇”。

  “帝俊”死后,“嫦娥”可能也守不住“常山”,于是有了“衢”的故事,“衢”字的中心是“隹”,这是商的图腾,“隹”上面的两个目是两个人,这就是“常羲”和“娥皇”,“行”的字形是四面走开的意思,“四省通衢”应该就是四个小孩分手,“省”字可能就是小孩。

  其一路应该去了“武夷山”,最后可能经过“韶山”到达湖南的“临武”,“临武”就是到了“武江”的边上,我曾遇到过湖南“临武县”的老人,他们语音就有很重的“常语”痕迹,湖广曾经有很多不明由来的“雅语岛”,其可能就是源自于此,其后,这些人应该是进入了广东的“韶关”,“韶山”和“韶关”都是因为他们带有“韶乐”,最后,这一支可能去到东莞的“常平”,东莞的地名应该是源于山东日照市莒县东莞镇,山东的东莞就在“常山”附近,“常平”的“塘厦”可能是“唐夏”,“唐夏”也是“夏代”的重要字眼。

  另一路可能去了“武昌”,之后可能到了湖南常德市,常德市就有“武陵区”,“南昌”、“武昌”、“宜昌”可能是他们一路向西的痕迹,后来这些人可能进了“四川”,走到这里“娥皇”坚持不下去了,于是有了“峨眉山”,“峨眉山”其实是“娥没山”,那时的古籍说谁死了,就是说“没”,不过,因为“娥”只是跟随着走的,所以,这一支还在继续向西北方向前进,于是在甘肃有了“姑臧”,这是跟衢州常山的“姑蔑”对得上号的地名,另外,“姑臧”也叫“盖臧”,不知道这个“盖”字会不会跟辽宁营口的“盖州市”有关。

  这一连串的过程,对于“商”民系是源于“常羲”的证据来讲,其实已经多到不需要每一次都去点明,“常羲”、“常山”、“常州”、“淹城”、“奄国”应该都是紧密关联的,就“商”字来讲,其上部和外廓好像是来自于“帝俊”的“帝”,下边的“八”好像是来自于“帝俊”的“俊”,而下面的“口”则像是“台”字的下半部。

  “姑臧”这个地名很有意思,因为其可能正好就是解释“臧”姓的分布,为什么江苏拥有大量带“臧”字的地名,而后来“臧姓”的人数又好像不多,这可能就是因为“臧”跟随“姑”迁到了“姑臧”,“臧”和“蔑”的字形里都有“戈”,可能都是跟夏代某个部族的兵器或军队相关的名字,记得曾有人解释说,“臧”就是臣服了的军队,“姑臧”可能就是藏族的源头,因为连江苏的孙悟空故事都搬了过来,所以藏族正好就是猕猴崇拜,“藏”可能是“臧”在某次被降为奴隶时,被加了表示降伏的“廾”字帽子,猕猴崇拜后来还被带到了印度,印度猕猴崇拜的广泛性,应该是能够暗示其祖先的来源方向的。

  回过头来说,“常羲”和“娥皇”出发之前的地域,是与后来的“越”语区相对应的,这既现在的上海话语区,所以那里的苏州就是跟“姑苏”之名有关的,苏州吴中区就有“旺山”,不过华东的语言和人文可能偏于“娥皇”会多点,这可能是因为在“十日国”败落之后,“常羲”的“商”部族较多的进入了山东,所以山东后来竟是“商”的大本营(周灭商以后又离开),而这样一来,“商”就较多的离开了吴越,这些可能就是现在华东地域的人文根底。

  当然,“娥皇”的族人可能也参与了北上山东,这可能就是现在山东大汉的出处,只不过这些人的语言后来被同化,山东大汉开始是在山东的西部,大约是在“鱼台县”附近,“鱼台”是后来“商”的曾经国都“庇”,但山东大汉不是“商”,所以,其与“庇”难免有很多矛盾,可能“庇”就是他们辱骂的对象,而且后来竟发展成专用的词,即使后来山东大汉已经东移到胶东,他们仍不依不饶的一直在骂,这就是现在胶东的区骂“逼”,胶东人喜欢将汉字读为重音重调的第四声,过去人们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普天之下的长城都是防备北方的敌手,而唯独“齐长城”是守备南来的敌手,原来这是一个自古就有的攻击方向。

  在灭杀“十日国”之后,“黄帝”可能是带着自己和“炎帝”的部族去打“蚩尤”了,“蚩尤”的地界很难考证,不过如果“蚩尤”是与“三苗”相关的,卫星地图上临沂、济宁、菏泽这三个地方,各自都有超过一百个带“苗”字的原始地名显示,这应该就是蚩尤的“三苗”,“三苗”从西北包围着“十日国”,这正是当时战争的态势,而且正好古籍就是说“蚩尤”不听话,于是,战争就从“十日国”的北郊一直往北打,从根本上讲,“蚩尤”的不听话其实就是不能融入“聚合”的国家,所以其后人多数流落在偏僻的地方成了少数民族,这又是中华的另一种人文根底。

  最后,“黄帝”在河北西北部逐鹿大战打败“蚩尤”,汉语的“分解”一词其实是“分尸于解”,我在空军时曾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为什么空军将螺丝刀叫做“解刀”,现在与“蚩尤”之死成了互证,“解”就是山西运城解州,“蚩尤”应该就是在这里“解决”的,其实不仅是“蚩尤”被“解”,连“螃蟹”都是要“解”开来才吃的“虫”。

  当然,解州一战的意义还不只是根本解决了“蚩尤”,而且还奠定了山西及西北、西南的人文根底,做为“黄帝”的一方,其带来了“炎黄”的人马,带来了“商族”的人马,带来了支持他的其他部族的人马,这些人后来并不是全部都返回老家,山西“昔阳”的“昔”字,可能就是商族人最早的昔姓留下的痕迹,另外,运城的盐池可能也有“商族”的人留下,商族人一直在海边,他们绝对懂得盐利的事情,山西南部这一带后来生长出“晋朝”,另外还有现在被津津乐道的“晋商”,这是山西人文根底的重要根基。

  解州一战还带来了“蚩尤”及“三苗”的人马,这些人战败之后是往西南跑,这带来了两种结果,其一,“三苗”的人去到西南成了苗族的根底;其二,“蚩尤”自己的部族可能也是去了西南,这应该是后来西南官话区语言的源头,“蚩尤”其实也是“风”部族的支系,因为繁体的“風”字和“蚩”字都有“虫”,“风”部族下属的十个部落中就有一个叫“侯虫部”,不要以为“侯”只是传说,运城的近邻就有“侯马市”,“侯”有“诸侯”之多,有“万户侯”之贵,所以,“蚩尤”是讲普通话的,只是或许会有点口音。

  其实“风”其它部族也是有来了解州的,在古籍的故事中“蚩尤也请风伯、雨师相助,一时风雨大作,黄帝军队再次陷入困境”,“风伯”应该就是“风”部族的“风”,而由于“风”部族参与的是失败的一方,这可能会被人耻笑,于是这可能成就了“疯”字,不过这还是小意思,人多势众的“风”部落的存在,对山西成为普通话语区应该非常重要,而且在其战败西迁之后,应该是奠定了整个西北普通话语区的根底,西北是后来生长出周朝的地方,这里的人可能主要是“风”的后代,西北的“先夏”遗址,可能很多是出于“风”部落之手。

  对于“黄帝”自己来讲,这可能是他真正见识了黄河中游的地域,而且还见识了洛阳、安阳、开封这些大平原的地域,这是先夏已经可以纵横于天下的任何地域,已经可以不需要“山”的庇护,于是,这里来到了“先夏”开始下山筑“城”的转折点,所以,在这时候的“黄帝”已经不一定非要再回山东不可,山西运城连盐湖都有,不过“黄帝”可能并没有真正的停下,因为“十日国”的地界后来成为“尧王城”,“尧王城”在很长时间应该还是“先夏”的中心。

  “黄帝”最后到哪里去了?几乎所有的传说都说是后来“升天”了,“升天”在“道教”来讲就是回到了特定的山上,“黄帝”去的就是安徽“黄山”,“黄山”原名叫“黟山”,到唐天宝六年时因为“黄帝”将之改名为“黄山”,而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安徽“黄山”跟青岛“黄山”一样都有很多“海”,从卫星地图上推断,“黄帝”最后可能葬在安徽池州市青阳县的“乔山”,“青阳”是“风”部族的别称之一。

  在“黄帝”之后,也是在“禹”之后,“先夏”的后代们又爆发了一次血流成河的争论,而且这个争论还导致了“先夏”的结束和“夏朝”的正式开始,这个争论的主演是“夏启”,一般以为是在争“禅让制”与“世袭制”,“夏启”要上台“世袭”,而“有滬氏”部族提出来反对,后来是“夏启”发“甘誓”打败了“有滬氏”,并将“有滬氏”的首领杀头,将其全族贬为奴隶,很可能“有滬氏”就是因此被赶去了陕西的“户县”,这其实很蹊跷,因为“夏启”跟“有滬氏”的族源都是“户”,难道“夏启”世袭反而对“有滬氏”有害?

  其实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只是人们一直没有好好去想,当时的“禅让”,其实就是在“帝俊”的后人里“让”,而“世袭”也是“帝俊”的后人“袭”,“禅让”看似有“理”,但在“分封”稳定之后实行“禅让”,并不是像现在这样简单的谁谁几个人或一些人到中央上班,而是全国都得按“禅让”的结果,以新的血缘关系重新“分封”,这很像要农民在分到了土地之后,还要不断变换方案重新分配,这当然是谁也经受不起的折腾。

  “先夏”近万部落合建一个国家,很像是一起来盖一座大楼,盖房子很不容易,大家谁有能耐就谁出头,谁搞得好谁上台,这是“禅让”期,后来大楼盖好了,分配房子就是“分封”,而如果住定下来以后却要每遇“禅让”就全部搬家,这怎么可能?实际上,“禅让”的结束,就是社会不稳定状态的结束,这是“聚合”的成功和胜利,而“世袭”的开始,就是社会已经稳定的走上正“道”,“夏启”其实是顺应进步,所以“华夏”的后人一直传了下来。

  “先夏”的历史随着这一次的升华而结束,其时间点一般公认是在公元前2070年,距今约4000余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哈哈,人类基因是复旦的金力先生在做的,我可没本事去做那活,而且也不能拿他们的成果,但我这是知其所以然,算是互补吧,我搞清楚来龙去脉的线索,等金力先生去找铁证核对。
    2013/1/18 12:16:00
  • 你应该多收集点铁证,就是板上定钉的那种。比如现代考古发现、人类迁徙的基因证据。
    2013/1/18 11:54:50
  • “蜀山”是在合肥市区,四川的“蜀”可能是从合肥过去的,其最终结局是“安阳国”,语言是属于纯正的“商”的,也就是“常羲”语系的,四川是他们停留的地方,不是源头。
    2013/1/18 11:45:16
  • 中国文明有三个来源,一从西北来的周文明(夏文明、古埃及文明),一个是西南来的蜀文明(两河流域的殷文明、古埃及文明),一个是山东附近的殷文明(两河流域的殷文明、古埃及文明)。这三种文明中殷文明先成型占领大部分地域,蜀文明一直就龟缩在四川盆地偶有交融。在中国经过周灭殷之变,周文明与殷文明再次融合。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彻底融合蜀文明。
    2013/1/18 11:25:5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