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维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历史观 - 丁维兵首页
用卫星看先夏大全景(一)
2013-01-18
字号:

  引言:经过对卫星地图考古的一些摸索,再加上新历史观、汉字、汉语研究的一些发现,“先夏”的大全景已经开始显露,“帝俊”是在吉林磐石市雷青村边的“雷泽”受孕,在长春旺起镇出生,最终以“八卦”之旗“聚合”全家族及广泛的人脉进入中原,之后,“先夏”的核心是在山东以“▼”的三角形分布,其上边线由东往西是胶东的“仓颉”、胶州湾以西的“黄帝”、山东日照“羲和”和“炎帝”的“十日国”、从山东日照“岚山”到徐州“岚山”是“华胥氏”的“风” 部族、再往西偏北是“蚩尤”的“三苗”,“▼”的下尖角是“常羲”和“娥皇”在“常州”的“淹城”,所有人都是“帝俊”和其母亲“华胥氏”的亲属:

  (一)上古史的卫星地图考古基础

  认识“先夏”要从认识“帝俊”开始,“帝俊”是中华人文的始祖,大约生活在距今约5000年的时候,其应该算是夏朝的太上皇,所以,所以也是后来所有朝朝代代的太太上皇,但是,由于上古史过于久远,现在“帝俊”几乎就只是一个传说,在这一方面,其实连现在的考古学都好像帮不上太大忙。

  为什么现在的考古学也帮不了大忙?因为现在的考古学研究的历史史料,主要是依靠墓葬文物和古籍这两个方面,凡是文物,如果上面存在文字的踪迹,就会身价陡增,所以,青铜器的铭文和甲骨文等都极重要,但其实这些文物并不足以研究“帝俊”,因为这两者都是在有了文字之后才有的,而文字是“帝俊”的后人造的,“帝俊”的年代基本还没有文字,现在发现数量最多和最早的古文字是甲骨文,但甲骨文比“先夏”的造字至少晚1000年以上,所以连“先夏”的蛛丝马迹都难寻,另外,其实墓葬多数是“先夏”之后才开始盛行的,而且,一些墓葬中的北斗星,实际上是暗示了还有记忆的更远端,所以墓葬也不够久远。

  不过,“帝俊”的年代确实是已经接近开始造字的时代,那个时代人类的语言能力应该是已经非常的强大,而且后来与其相配的汉字也非常强大,强大到几千年都没有中断使用过,所以,中国的汉字里面拥有大量与上古史有关的信息,中国古代的语言并不是文言的感觉,文言其实是还没有笔和纸时的简写,所以最早的文书多数是“简”,“简”相当于现代曾经有过的“电报”,只要懂得翻译就是真正考古的宝库。

  人类造字的历史很长,但奠定现在文字基础的字,是由五千年前的那次爆发式造字才开始有的,而当时造字的原因,其实是为了实现最大规模的部落聚合,就当时的历史来讲,是人类进入了最大规模部族争斗的阶段,谁能实现最大的聚合,谁才有可能留在中原,而造字在当时非常关键,你聚合了八个部族,可以做八个记号管理,这就是“八卦”,而更多部族聚在一起,比如夏代最大的会盟有近万诸侯,这就需要认真造字,因为所有的胜算是与造字能力联系在一起的,而造字的优势当时就在“帝俊”的部族,所以“帝俊”是中华的人文始祖。

  很明显,最早大批造出来的“字”,其实主要是部族名的“名”,所以汉字的偏旁也叫“部首”,如果你不是大的部族,你的名字的字就得跟“部首”,“部首”就是“大部族的首领”,而那个时候的部族名其实就是地名,不是人因地而名,就是地因人而名,部族名和地名基本都是一体的。

  那么,中国的“字”只有“名”没有丰富的字义怎么办?汉字的字义多数来自于“典”,所以中国的文字工具书叫“字典”,几乎每一个汉字都有“典”,而西方人是没有“字典”只有“词典”,西方人其实没有文字,也没有造过文字,其所谓的文字,其实只不过是记音的符号,所以,其文字和“词义”多数是从中国的梵文和梵语借来的,比如英语表达复数的“‘s”,可能就是源自于中国的“氏”,中国人单个的都有“名”,而复数就是“氏”,现在可以肯定,古籍记载的梵文出处是“昔造字主,一曰梵,二曰佉卢,三曰仓颉”,三者都是源于中国。

  由于有造字能力的一方胜算较大,而取胜之后分享胜利成果的最重要事情就是封地,结果胜方的部族都将自己名字带回了封地,这非常的不同,在没有文字的时候,哪里都是无名之地,即使有名也很难保留和留存,在没有分封之前,哪里都是无主之地,而仅是在“先夏”近万诸侯的第一次分封之后,原先完全空白的地图上,一下子就会冒出了近万个地名,所以,从道理上讲,如果你能拿到和理解这张地图,你就能知道当时的历史态势,历史的态势是跟地图的地名具有对应性的。

  当然,如果想要正确的理解历史,最好能够注意修正自己的历史观,千万不要以为人类的历史,只是停留在原地不断“分化”为阶级的历史,真正的人类历史,是怎样“聚合”到与所处地域相配而赢得生存的历史,“分化”和“聚合”是完全相反的概念,就中国人来讲,“聚合”就是要能与960万平方公里陆地和已有海域的整体相配,从“帝俊”开始,五千年前中国人就已经开始这么做,那时的每个部族几乎都曾进入到中心地域尝试参与“聚合”,凡不能或没有机会参与“聚合”的,最终都必须离开,这是新历史观,当然,阶级的分化也是真实的存在,而且经常非常严重,但阶级的分化和斗争实际上经常都会干扰决定生死的“聚合”,比如我们现在。

  于是,人类文明史的开端,实际上就是进入“聚合”漩涡和离开漩涡的超大规模部族迁徙,而从进来参与“聚合”到最终离开,很多部族已经带上了文字,这很像跳棋子被沾上了油渍,在他们离开原位之后每跳动一次,其特定的痕迹漂移就是在地图上书写历史,因为地名是起名容易改名难,再加上中国的文字是没有间断的使用,结果,历史就被写到了地图之上,而且也遗留在了现在的地图上。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及部族都有机会在地图上写历史,能有这样机会的必须是“离人类造字的时代最近的、去到还没有被写上地名的地方的有影响力的部族”的人,所以,中国地图上的地名,有相当数量其实是夏、商两代的专利,夏商两代都是大规模的部族迁徙,而且多数是去到蛮荒之地,所以往往一起名就是一片,所以其保留的机会和痕迹明显会大一些,这是连周朝的人都没法相比的,所以,中国地图就是夏商考古的宝库。

  而且,夏代为每一个部族造的名字,实际上很多都可以分两份落地,一份是落在中原的分封地,一份是可能有机会落回到东北的祖源地,而当这些部落的名落回祖源地,先夏祖源地造字前的历史,同样也能被写上了中国地图上,这就穿越到了“先夏”造字之前的祖源地历史,所以,中国地图还不止是夏商考古的宝库,进入宝库还可能穿越,就像知道美国的纽约,就可以穿越到英国的约克。

  在这方面“吉”字最为明显,在中原说开了“开门大吉”这句好意头话的那些人,其部族的祖源地应该就在“吉林省吉林市永吉县”附近,连造字的“仓颉”的名字里就有“吉”,最喜庆的“囍”字里面也有“吉”,好像汉语中很多好意头的字眼,比如“德”、“惠”、“昌”、“吉”、“旺”等字都在吉林附近,实际上朝鲜族“阿爸吉”的“吉”,可能都是跟中国的“吉”有关。

  由于中国的多数汉字最初时都是为名而造,所以,很多字都有主人,都是那个主人的“我”的第一人称,比如“奄国”就演化出了“俺”,而普通话的“我”,其实是来自于“伏羲”、“羲和”和“常羲”名字里都有的“禾”,广州话就将“禾”就读为“wǒ”,这一个字的字音,可能已经足以点破“十日国”的语言就是现在的广州话,其实“羲”字里面就已经有“我”,“我”就是“禾”拿了“戈”,懂得了这个道理,在中国地图之上就看得见很多“我”在移动的轨迹,而如果找到辨认的思路,历史就写在了你的面前。

  用文字理解历史的思路很有意思,以“洛阳”为例,“洛”其实是一个部落名,其原先可能是叫“各”,后来“各”到了“氵”边,而“落”可能是“洛”这个部族被降为奴隶,汉字里很多“艹”其实是“廾”,“廾”在造字时是举起了双手当了奴隶,“臧”可能就是戴了“廾”的帽子变成了“藏”。

  小地名用字里藏着的历史也很有意思,中国各地的小地名都有一定的用字习惯,比如“里”,“里”可能起源于商族在山东时的“城”,城门之内有“东里、西里”等,所以,“里”字的原始地名很多的地方,可能就是商族人曾捷足先登的痕迹,广州的“里”可能是“安阳国”属于商族的证据,而朝鲜和韩国很多“里”的地名,则应该是朝鲜族源于商族的证据,同样道理,华东和上海喜欢用的“弄”字里面也藏着大历史,“弄”不是他们的专利,广西以西及西藏南部同样大量存在“弄”,这很像是上古时“有滬氏”被拆成了两半,其一半在华东,一半去了西藏和西藏周边,广州的“约”、“坊”、北京的“胡同”等等可能都藏着很多历史。

  中国的江河之名也是研究历史的线索,之所以中国河流的名称由南到北是“江”、“河”、“江”的三层分布,也是因为命名时部族的不同,感觉“河”好像是源于“风”部族的惯称,其主要活动地域在东北、华北和西北,所以这一层是“辽河”、“海河”、“黄河”、“淮河”、“渭河”,“河”在南方似乎只有“赤水河”,这可能是“炎帝”的一支命名的,“炎帝”就是“赤帝”,“赤水”之名源于沈阳市区,所以赤水镇的“茅台”是大有来头的;而“江”感觉主要是“常羲”系统的惯称,从珠江到黑龙江,连朝鲜和韩国的河流都叫“江”,而除了用“江”字之外,他们好像还喜欢用“溪”命名支流,所以中国南方有大量叫“溪”的河流地名,比如广州市的“汉溪”、“洛溪”,据说潮汕的“韩江”也有支流古称“鳄溪”。

  在语言的研究方面,现在汉语四大语系的现状,可能是源自于“帝俊”的家庭生活,“帝俊”母亲“华胥氏”的“风”部族可能是讲现在普通话的,“风”部族在“帝俊”的亲属中体量超大,所以进入中原之后成了中原的语言基底,但可能由于“帝俊”的三个妻子是源自非普通话语系的部族,其三家人各自独立生活形成了三种不同的混合语,这就是现在汉语语系中的广州话、闽南话(含潮汕话、台湾话)上海话的三大支系,由于当时这三家人的地位极高,所以曾是上古中原的主导官话,但因为终究是人数较少,后来败落时竟是拔根式的离开中原。

  其实,只要有能力辨认,历史是大量留存在我们的生活之中,甚至在日常饮食之中,中国饮食的基础其实都是来自于上古,比如“卤菜”其实就是“鲁国的菜”,而卤的味料主要是“酱”,“酱”是中国调味时时都离不了的“酱料”和“酱油”,“酱”是“酉”的专利,而“酉”是“先夏”在“八卦”时就有的部族,“酉”还发明了“酒”和“醋”,“醋”是“酉”部族里“昔”的专利,而且“昔”还有“腊”的专利,“昔”是现在仍住在“厝”里的闽南人、潮汕人,他们是商族人之后,另外,“腌菜”还是“奄国”的专利,“奄”也是商族人,简直可以说吃在“先夏”。

  在有了以上的认识之后,我们就可以开始在中国的卫星地图上考五千年前的古,也能够用卫星地图来尝试看看“先夏”的大全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先夏”之前的事情我还不太清楚,因为现在还没有线索,起码对我来讲是这样,但‘先夏’这一部分现在是有了线索了。
    2013/1/18 11:40:57
  • 应此景也八卦一句,共产党1935年在遵义之地成为历史转折点(由危转安)。如果它不再“遵义”、循义,会怎样?
    2013/1/18 11:29:30
  • 夏是古埃及王朝,中国文明来自古埃及,很可能是核心部分迁移到了中国境内。夏代历史就是古埃及历史。夏王朝在中国没有找到任何可信的考古发现。

    这个观点有相当多的资料和事实可以用来佐证。
    2013/1/18 11:10:53
  • 高见,有借鉴意义。
    2013/1/18 11:06: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声明:本博从今日(2014年10月6日)起停止更新,请各位慎入,如有不便敬请原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