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湖渔夫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长剑天涯 - 清湖渔夫首页
论经济周期(六)
2012-12-29
字号:

  六、社会资本的周期性运动——资本的死亡

  产业资本的萎缩与死亡

  在经济扩张的高峰期过后,首先是因为新产业的扩张遇到了消费常量瓶颈,新产业的产品消费步入以新换旧。超越消费常量的生产会越来越多地可能找不到消费者。在产业生产链中的资本循环链条可能首先止步于最终消费市场,产业资本的循环开始出现无法向最终消费匹配的现象,然后资本循环的阻滞现象向整个产业链条的上游蔓延。作为商业渠道中的垄断资本,因为它们在市场中交易关系的广泛性,有条件最先和最全面掌握产业资本循环领域的发生异常的早期警讯,部分产品开始卖不出去,商品在仓库和商店货架上的时间开始延长。秋江水寒同样鸭先知。一方面它们可能因此降价拍卖产品,从而设法找到更多的低收入的消费者,完成自己的企业资本循环;产业垄断企业的压价抛售产品,从而带动其他非垄断企业的跟随行动,导致在商业渠道中的产业资本循环规模缩减,作为最低单位成本和规模经济的生产者,降价行为使垄断企业的利润下降,更多的非垄断企业则出现亏损,会更快地将其他高成本生产者排挤出商业渠道,垄断继续强化;另一方面迫使生产性企业减缓生产节奏,同时调减供应企业的订货,甚至停止既有产品的新投资,加快商品资本向货币资本的转化,已经实现转化的部分货币资本不再向上游企业采购甚至停止采购干脆退出。由于竞相压价态势的形成,消费者因为等待进一步降价而将购买时间推后,这都会引起价格的进一步下降和商品销售的等待期延长。资本循环阻滞和利润降低甚至出现亏损,会迫使企业调降劳动者的工资,或者为了降低成本而开始裁员。利润来源减少甚至出现亏损、劳动者工资的降低和失业增加、消费行为上的更加谨慎等等都会继续压缩本来紧绷的最终消费市场,更多的商品积压和降价、资本循环阻滞和产品进一步降价争夺消费者的现象就会发生。越来越多的产品因为没有消费者到来可能处于无尽的等待,最终在仓库中沉睡毁坏,或者企业为了节省仓储费用干脆销毁。整个社会生产与消费每况愈下,经济体系中的各种因素自相彼此推动经济活动滑向深渊,经济规模螺旋形地不断缩减。

  在这个过程中,产业资本循环规模因为产品价格和销售量的下降处于萎缩之中,由于商品交易关系的逐渐崩解,商业渠道规模也同样处于萎缩之中,特别是工资的下降和失业增多,会推动消费常量下降;即使是垄断企业手中的货币资本,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未必会重新开始加入产业资本循环。产业资本死亡一方面表现为产业资本循环规模的萎缩,尽管实际生产的物质产品总量未必下降,甚至反而会有可能上升,但是这些产品实际上在以越来越小的比例在商业渠道中运行,而且随着价格下降,实际的产业资本循环规模不断萎缩;另一方面劳动力、货币、各种自然资源和产品都被迫从商业渠道中游离出来,从而丧失其社会属性,变成单纯的自然物。它们无法回到既有的市场体系之中,也就不再是资本。

  企业自有资本的萎缩

  随着经济收缩期的到来,非垄断企业因为产业垄断程度的提高而逐渐被挤出商业渠道。它们要么设法转让股票,当然此时的股权转让价格因为亏损的出现已经与经济扩张高峰期的股价不可同日而语,即使降价拍卖股权也未必有买家,因为此时几乎所有资本循环遇到阻滞的中小企业业主都在考虑卖出;要么尽可能处理积压产品或者催收商业信用的货款,尽最大可能变现,同时不再继起新的资本循环。此时他们面临的必然结果是,企业仍然占有一批财产,比如厂房、机器甚至货币,但是这里的厂房、机器和货币因为交易关系崩解而游离出市场,仅仅保留它们的自然形态,它们不再作为资本,更不会运动。在股票市场,从股价顶峰附近的大规模交易之后,坏消息开始纷纷出笼,引发抛售行为。因为主导资本已经撤离,将绝大部分才开始资本循环的卖家留在市场中,市场中的股票买家越来越稀少,大量的股票即使是降价拍卖未必能找到买家,众多的股票对买家的追逐会导致股票价格一落千丈。既有企业被逐步清算和清盘,同时非垄断企业的股票的被抛售不仅是因为非垄断企业在商业渠道中的资本循环逐渐出现阻滞和停顿,同时大量的中小资本所有者手中的股票因为股价的持续下降而不断缩水,只要市场没有买家或者买家过少,这些股票中的大部分最终会形同废纸;虽然此时因为财产的私人占有,股票持有者可能会拥有一堆物化形态的东西,比如废弃的厂房、在空气中日渐腐蚀报废的设备和过时的产品,但是这些物化的东西因为没有人再来购买和为人所用,真正地成了无用之物。而相应的垄断企业的资本循环因为要好得多,尽管获利有所下降,至少资本循环还在继续,垄断企业的股票被抛售的可能性也就相对较小,股价下降幅度也就小得多。在经济收缩期双重马太效应同样出现。主导资本领先从股票市场退出,只是意味着股票市场主导资本完成了一个大规模的资本循环,实现了向货币资本的大规模转化。股市中非主导资本在高买之后,要么低卖,要么根本找不到卖家,相应的劳动者用来购买股票的工资和其它中小资本所有者也就实际上被洗劫。这就是股市中资本的逐渐走向死亡过程。

  借贷资本的萎缩

  随着经济步入收缩期,产业资本循环的阻滞和萎缩,借贷资本从产业领域退出比企业自有资本更快,而且因为产业资本循环越来越多的阻滞现象的出现,约定到期偿还的资本交易关系反过来会加速借贷资本领先于企业自有资本从产业领域退出。产业资本循环阻滞,必然引起贷款的逾期和违约现象,而且逐渐增多;相应的银行的贷款发放会变得谨慎起来,已有的贷款会按期催收,不提供展期甚至加速到期。此时能够在产业资本循环中坚持更久的是产业的垄断企业,因为它们始终占据商业渠道,资本循环的相对较快较顺利,银行不仅会将贷款展期,甚至提供新的贷款。贷款违约以及银行发生亏损的事例同样会在社会中形成示范,提示人们注意存款的安全,出于自我利益保护的提取存款行为也会增多;银行亏损或者某些重要贷款呆滞的消息甚至会成为提取存款导火索,随着消息在某个银行存款人群中的蔓延,就会出现挤提风潮。如果被挤提的银行家数在不断增加,同样会印发社会性恐慌,演变成对整个银行体系的冲击。社会资本因为存款的挤提加速从银行体系退出,同时借贷资本因为银行应付提现而加速催收贷款而从产业领域退出。资本活动的逐渐缓慢甚至停止,意味着市场体系与过程的消解。货币资本通过借贷市场渠道退出企业,进而退出银行,直到银行的货币资本枯竭无法应付存款提取者,资本的双重循环被迫停止;在产业领域,资本蜕变为物化的形态而不再流动,而在金融领域,存款凭证和贷款协议也就成为废纸。虽然此时存款人或者贷款人可以替代企业的自有资本所有者而占有这些物化的财产,但是这些财产本来是为牟利而产生的,一旦脱离了市场过程,也就是一堆无用之物,尽管占有者可以对这些东西任意标上他自己认为的价格。

  企业债券市场的借贷资本的死亡方式和股票市场的资本死亡方式类似。在伴随着经济扩张顶峰的企业债券价格高峰附近大规模交易之后,坏消息开始纷纷出笼,引发抛售行为。因为主导资本已经撤离,将绝大部分卖家留在市场中,市场中的债券买家越来越稀少,大量的债券即使是降价拍卖未必能找到买家,众多的卖家对买家的追逐会导致债券价格不断打折。并且随着债券的不断被清偿或者折价清偿,必然会存在一批无法清偿的债券,与这些债券对应的同样是企业物化的废弃厂房、机器设备或者卖不出去的存货。产业资本的死亡同样导致债券成为废纸。

  在经济收缩期,商业信用的实际规模会在经济扩张的高峰后转向下降。随着产业垄断的逐步形成和强化,商业渠道对资本循环的淘汰作用更甚,在非垄断资本被迫从商业渠道中退出的同时,因为非垄断资本的循环可能更多地无法到达消费的彼岸,在商业渠道的某个环节的产业资本循环阻滞,直接影响商业信用的受信者的资本向货币转化,那么授信者的追索行为就会发生;授信者对自身资本安全的考虑优先,越来越多的授信者被违约行为的逐步增多所促动,追讨货款的行为会蔓延和自我强化。如果受信者自身的货币资本足以了结商业信用,既有的商业信用链条会被逐步解消,如果受信者自身的货币资本不足,那么会对信用链条上的所有授信者形成打击。如果被追索的企业无法获得新的货币资本来源进行替代,被追索企业的资本循环规模转向缩减。这种向社会范围内蔓延的追索现象或者商业信用的消解意味着货币资本会沿着信用链条退出产业领域;信用的提供者经过一轮甚至几轮市场过程后,其债权的被偿付取决于债务人能够拿出多少货币资本;最终无法清偿的债务对应的还是存货、厂房和设备等等物化的形态,不过企业或者企业财产的占有关系因为金融过程的事先规定而被迫调整。商业信用资本的死亡方式直接缘于产业资本循环的阻滞与萎缩,资本在各种物化形态上再也无法向货币资本转化。

  信用杠杆

  信用杠杆在经济收缩期展示的是另一面性质,开始对企业自有资本进行打击,货币资本的抽离首先使借贷资本脱离产业过程,继而脱离金融过程。借贷资本所有者会通过金融过程对产业资本循环发生阻滞较为严重的企业进行剥夺,即使资本循环趋于停止,但是企业或者某些财产所有权因为债务无法清偿而不得不转到借贷资本所有者手中。此时的产业资本的死亡同样意味着借贷资本的死亡,一堆卖不出去的东西或者废物只不过换了东家,可能还是卖不出去。

  我们知道,担保措施作为资本借贷关系确立之初的一项重要条款,本身就蕴含着剥夺企业自有资本的功能。因为资本循环的市场环境变得越来越恶劣,被作为担保品的企业股票或者某些财产都面临价格下跌而且无法转卖的困境,毕竟担保措施的设计是以资本循环顺利为假设的,相应的资本循环所依赖的市场消失,担保协议可能还是一纸空文,唯一改变的是因为担保条款的财产优先处置权,使得某些财产可能更明确其归属。因为担保一般而言是广泛发生在产业非垄断企业中间,信用杠杆对这些企业的打击也就更重更快速,进而加速资本的系统性死亡过程。社会资本持续地退出市场体系的过程同样是产业资本的死亡过程,也是金融资本的死亡过程。

  经济收缩期的题材价格机制

  在经济收缩期,虽然市场的交易关系和资本授受关系在逐渐崩解,但是因为垄断的形成,这种崩解过程仍然处于主导资本的控制之下,而且也是主导资本刻意推动的,通过这种崩解过程逐步完成对非垄断资本的绞杀。

  在经济收缩期,市场价值的发展与变化同样贯穿于产业领域和金融领域。社会资本逐渐从产业领域退出,劳动者工资下降和失业增加,资本生存和劳动者生存前景因为社会生产与消费的萎缩再次转向暗淡,各个领域的资本循环纷纷折戟,加速资本退出市场过程,社会悲观情绪开始滋长,生存危机逐步显现。产业资本循环领域的发生异常的早期警讯在市场主导资本的系统性投机过程完成之前,是会被主导资本刻意掩盖和秘而不宣的,这体现为主导资本对信息的选择性释放,最为广泛的市场交易关系意味着主导资本同样成为社会信息和观念流传的流转中心,但是他们利用经济高峰期的盲目乐观采取行动,股价高峰和债券价格高峰附近的大规模卖出和套现活动过后才有股价和债券价格的暴跌,相应的有关产业领域的坏消息在大规模卖出之后也就露面,坏消息的连篇累牍,来自于所谓“基本面”的形形色色的题材被主导资本有意地开始选择性释放与传播,反复打压着市场信心,逐渐引发市场恐慌;市场恐慌在这里是中小资本所有者的恐慌,他们的财富随着股市价格的下降而消散。市场恐慌会使证券持有者一致地转向卖方阵营,并且使可能的买方望而却步。伴随着股价和债券价格长期下降的是一致性卖方市场的形成,无数的卖方竞相降价拍卖,追逐市场的作为救星的买方。价格下降与资本循环规模的持续萎缩相互推动,出现与经济扩张期相反的情形。

  即使是垄断企业,因为利润的下降和资本循环的规模转向收缩,企业会优先偿还高利率的贷款从而解消借贷关系,即使再使用贷款,也会转向相对较低利率要求的贷款;同时作为借贷资本的提供方,高利率报价的借贷资本供给因为无法找到资本交易对手会被挤出借贷市场渠道,因为能够实际发生借贷关系的企业已经越来越少,并且主要面向垄断企业,而实际利率的形成是以借贷关系的发生为前提和基础的。此时就非垄断企业而言,它们的资本循环实际上缩减得更快,借贷关系处于消解当中,处于亏损或者亏损边缘的状况更加无力支付利息,正在使用的贷款反而成为负担,在资本无利可图甚至不得不退出的背景下,发生新的借贷关系也就困难得多。当然也不排除个别企业为了维持企业存在更长一段时期而借高利贷,不过这种借贷关系更多的是为了债务替换,至于企业的资本循环可能早就停止了,充其量是一种饮鸩止渴的策略,企业自有资本将来可能会被剥夺得更惨。借贷资本生息只是其所有者自身的愿望,而借贷资本循环的实际情形会将他们拉回到现实中来。一方面贷款利率下降,另一方面借贷资本循环的规模大大萎缩。因为存款人的提款行为借贷资本从银行退出,此时的资本完整和安全在存款人心中压倒了生息的要求,银行会降低存款利息,或者解消高利率存款的资本交易关系。来自于所谓“基本面”的形形色色的题材在潜在的借贷双方传播,不断提示他们基于现实环境而行动。实际利率和借贷资本循环规模交替促进和下降。

  结语

  在我们的长期经验和观察中,经济周期的高峰是以股市的高峰作为标志的。虽然传统经济学的很多流派试图对这一现象进行阐释,但是或者是因为将资本的市场主体隐匿或者视而不见,用不太相干的因素对这一现象进行解释,从而也就导致了因果各行其是或者总是语焉不详;或者是因为在强调资本重要性的同时却并不明瞭市场运行过程的实质,从而无法在经济机理上提出一个完整的解释。这一现象是在社会资本通过产业过程和金融过程的周期性系统性运动中发生的,也是周期性过程的关键性一环。在新产业的成熟期或者经济周期的高峰期,因为产业资本的扩张逐步达到极限,同时也意味着资本对劳动成果的占有和积累也达到了一个高峰,蛋糕已经被做到了最大。恰值这个节点,出现在各个金融市场的交易活动或者分配活动也就达到高峰,主导资本作为最大的卖方,完成自己的资本循环并通过市场交易实现最大增殖,市场的主导资本在此获得最大利益,主导资本投机增殖的欲望在此得到最为张扬的表达;而作为主导资本市场对手的中小资本,则集体成为买方,刚开始自己资本循环。随后的价格下跌过程因为市场群体性行为和题材价格机制也就成为必然,中小资本一般而言必须以亏损和萎缩完成的资本循环,并且开启与作为市场交易对手主导资本的相反的资本循环过程,完成社会产品与财富实际占有的转移。因为社会生产过程的完全资本化,对生产成果的分配也就必然演变为资本之间的相互绞杀过程,只不过这种绞杀过程因为他们各自市场地位的不同,而实际表现为一种财富聚敛过程或者向控制最大规模资本的少数人的集中的过程。在经济周期的高峰,不仅股市的发展具有这种标志性特点,在其他金融市场的价格,同样具有特有的标志性特点,股票价格和债券价格达到高峰,利率和存贷款利差同样达到最大,只不过这些特点被人们所视若无睹。这种一致性来自于市场资本交换与分配过程的一致性或者统一性。

  股票市场的套现并不意味着新产业中垄断企业市场地位的动摇,因为后续的经济收缩过程同样是主导资本操纵和控制的,刻意的选择性信息释放和传播仍然控制着人们的群体行为行为。在股价下降的过程中或者股价下降的末期,股市中的中小股票持有者的股票市值或者资本价值会严重缩水,同时在这种背景下会有一些市场并购活动,股票市场的主导资本开始支持产业资本垄断的强化。非垄断企业如果被垄断企业认为有必要利用并购来强化自己的垄断优势,那么并购就会发生,只不过被并购的企业的股价会很低;如果非垄断企业不被垄断企业认可有合并的必要,那么它就只能被排挤出商业渠道,同时也被排挤出金融渠道,股票可能成为一堆垃圾股票甚至废纸。低价区的收购活动非垄断企业不能实施,一是因为他们在股市高价区套现了最多的货币,在经过相当长的等待期过后,重返金融市场,进一步扩大控制相应的产业物质基础,加强自己的在产业中的垄断地位。这就是产业集中过程,在金融上支付微小的代价进行自己的产业组织调整,同时洗劫和剥夺中小资本。

  在市场条件下,由于市场被资本主导,资本循环盈利的目标优先于人类生存的目标,围绕新产业形成的经济周期过程,既是人类自身为了沟通生产与消费的又一次尝试,又是人类为了争夺生存的物质资料和改善自身的生存条件的又一次努力,更是对财产的占有新一轮大洗牌和大博弈过程。金融垄断资本和产业垄断资本联合攫取了新一轮经济周期的绝大部分成果,产生一批资本新贵,社会财富向这一批资本新贵集中,最终导致社会资本向少数人集中。与此相对应的是,一批非垄断资本或者中小资本被垄断资本绞杀,这些中小资本所有者因为失去积累的财产,和社会绝大多数人一样,被迫加入以自身的劳动被资本雇佣才能谋生的劳动者行列,社会两极分化的局面不会改变。

  经济的周期性扩张与收缩是资本主导的大众行为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市场价值与社会观念被主导资本操纵着动态发展,资本循环在人们不同的交易行为中完成;资本在此过程中主导生产与消费活动,并且进行社会财富的分配。经济周期性扩张和收缩有着其自身的社会性动力,这种社会性的动力仍然来自于资本的投机牟利和相应的大众行为过程。经济周期性循环与市场的群体行为过程紧密相连,围绕着市场机制展开。经济体系中与资本有关的的各种因素和要素都组合在一个系统中,相互影响也相互变化,从而界定了市场过程和经济运行是一个以资本控制和奴役人类为前提的社会的系统性过程。(续完)

  参考文献:

  《金融市场的资本绞肉机》,清湖渔夫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社会底层的草根知识分子,位卑未敢忘忧国。希望自己的思考能够成为这个民族的一点星火,和众多的爱国者一起共同忧思,汇聚成民族崛起的思想火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