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复兴重构时期多面观
2012-12-26
字号:

  我提出十几年、二十年后,中国将会从改革开放时期转入到一个复兴重构的新的历史时期中去。这种对历史发展阶段进行大胆区分、前瞻预测的尝试,往往都是相当复杂和困难的。也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不同见解和反对质疑的。

  为了简单明了地对这下一个历史时期进行一番定位与勾勒,也为了防止大家产生出一些不必要的歧义和误解来,我想在今天的这篇文章中,就自己所能意识到的、易招致偏误之见的几个重点问题,给以简明扼要的说明与阐释。由于还有很多事要做,还要快点赶路,所以,不缜密、不细致、不周详、不稳妥之处,敬请谅解。

  一、复兴重构时期,并不是对改革开放时期的反叛与否定。我们说,中国下一个复兴重构历史时期的即将到来,是建立在代替当今改革开放时期的基础上的。然而,后一个历史时期代替前一个历史时期,并非总体上一定都是否定与反叛性质的。除了总体上以反叛与否定为主的,还有另一类主体为接替和超越性质的。与改革开放时期体现出的、对阶级斗争和继续革命的几乎全盘否定不同,作为一个更注重建设性全面发展的“接棒者”,无疑,复兴重构时期,应属于后一类以接替和超越为主的递进阶段。

  复兴重构,因为在未来的社会现实中,将中国人最不舍的中华文明、将中国人精神伟岸的理性根基、将中华民族凝聚合力的系统构建、将中华民族能为全人类做出更大贡献的一切,都紧紧地锁定在了自身文明孕育出的一套“一统天下”知行体系上来,所以,她必将是一种大河吸纳小河、长江归入大海般地自然流变过程。她更多地不是对改革开放时期的纠正、矫正,而是对马列、西方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和相“捏合”之路的一种接续、递进、拓展与超越。复兴重构,是站在另一个更高阔的全盘统合层面上,扩展到昔日革命与改革手段无法企及之正向发展领域的奠基打桩工程。毫不夸张地说,这个时期所进行的构思、规划意味浓厚的“重构”,根本不是现今所谓改革“顶层设计”之类,所能看得见和摸得着的。她是更高阔全新层面上一种彻底全盘重建再造的蓝图规划阶段。说的形象一些就是,她在改革顶层“天花板”的外太空上,进行的对整个人类世界一切的“一览”与“统构”!

  二、以退为进地展开“复兴重构”,并非是要彻底放弃改革、特别是现实层面和专项领域的继续深入改革,更不是要丢弃当今改革所锁定的问题与目标,而是要在更恢弘有效、更高远深广的层面上,为最完全彻底、最系统优化地解决所有根本性问题与达成最高新文明建设目标,所进行的一番系统全面之梳理、筹划与构建。

  退而结网,并不一定意味着只能临渊羡鱼、只能饿着肚子等待结网成功。昔日古人“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一说,显然是为了矫正偏失而进行的一种极端表达。其实,在现实选择上,“退而结网”之前,肯定还是有临渊“抓”鱼、临渊“叉”鱼之类较低级原始与较难满足需要的捕鱼方式的。在大网一时半晌还不能结好的情景下,在还需要边结网边继续捕鱼维持生计的情况下,力主将主要精力放在退而结网上,其实,并非是要将临渊“抓鱼”、“叉鱼”之举彻底地抛弃掉。用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的观点说,就是将一个以前次要些的矛盾升格为首先要抓的事情之后,只是将原来的主要矛盾降为次要的矛盾了,而并非是将它彻底地剔除出去,弃之一旁、不问不管与不用了。

  改革开放,在“复兴重构”时期,同样也不是就烟消云散、弃之不用了。在中国社会极为突出的、尤为迫切的、必须动用强力剜革手段才能加以去除的大疾大瘤,总体上已经得到基本的克服以后;在再继续动用刀光剑影的突击改革手段,不仅剪不断、理还乱、收效甚微、无法治本,而且还多会造成相当大之自损自伤的情况下,我们放弃改革思维、改革路径、改革手段、改革那短时期无法实现的目标,而进入到另一更高阔的、更具建设性的正向迈步发展层面上去,为未来的中华大复兴、人类大进步而退后一步去另寻“他方”、去“结网”重构,其实,并不是就要放弃对今天一系列现实问题的密切关注与努力解决,并不是就要对严重的腐败堕落(我称之为腐患)、贫富悬殊、社会不公、财富外流、体制机制不健全、社会机能发育不充分等问题,置之不理或听之任之了。退而结网,一定是为了抓到捕到更大更多的鱼的。接替与递进,本身就具有着一种升级后向下兼容的必然与功能。磨刀不误砍柴工。我们看似退了一步去搞“复兴重构”,可这是为了有朝一日捞大鱼、一网全打尽所做的“以退为进”之更大努力呀。

  不仅如此。我们还应看到,一种历史的选择与客观的必然,能“退而结网”般地转到复兴重构时期上去,其实便不言自明地说明了,先前“抓鱼”、“叉鱼”的种种作为,已经为奠定了基础、提供了可能,使我们有能力抽出手来,更进一步地去做先前想做却不能做的事了。或者完全可以说,正是因为我们前面“抓鱼”、“叉鱼”的事做得很好、很到位了,今后中国才有可能腾出手来,去做更重要、更需要做的上层全盘系统构建的事了。改革开放,为复兴重构,乃至未来中华文明引领世界创造更加美好的人类新文明,提供了充足的必要准备和前提。除此之外,中国人“退而结网”有基础、定能结成,也是同样重要的一条。

  总之,独立、革命与改革开放时期奠定的基础,现如今向着精神思想文化等上层建筑领域的步步迈进,以及中华传统文明所提供的前车之鉴与一套综合理性,乃是中国可以且必将进入一个“退而结网”复兴重构时期的可靠保证。这三条,不是别人如何向往、眼馋,就能轻易办到的。甚至可以说,这是老天给唯一留给今日中华民族的一个历史机会。别人、西方,想停下来、想结成大网,现实的危机和历史的定势,首先就没给他们这样一种机会。我们不仅没有了最基本的缺衣、少食、没钱花之痛,更根本的是,我们还有自己的一整套东西,足以在西方主导的世界遭遇危机困境之时,返身回到自己深厚肥沃的文明土壤中生根新发芽的。所以,不必心急气躁。现实的顽疾和系统性的意识形态、体制机制问题,既然已经无法用改革的手段解决了,那么,我们就得放大眼量,拿出勇气,再多用上几十年的时间,去“结网”,去“磨刀”,去搞“复兴重建”。这期间,不仅什么都不会耽误,而且还会让中国一举走到引领人类未来新文明形态建设的最前列的。

  三、重心转向始于精神思想领域的上层建构,并不等于就会让中国社会偏离了密切联系实际、一切从社会现实出发的遵循之本。中华文明,从来就是一种面向客观自然现实、紧贴社会发展实际的、嵌入依从与自然而为的、异于西方文明分道形而上构建的一体化生长样式。中国共产党,如前所说,也是始终沿着“结合”、“捏合”的初级统合之道,一步步依着中道、紧贴着社会现实的需要,才未有大偏大差地走到了今天。所以,这是我们始终不能丢和万变不离其宗的依循之本。

  我提出以更偏重意识形态和上层构建层面的“复兴重建”,作为下一个接替改革开放的新历史时期,可能会在许多人心中产生类似的一种担心。怕如此一来,中国会不会走到脱离社会现实、远离客观实际的偏妄邪路上去。其实,这同样也有一个站在什么位置和层面上去看的问题在。从较小的尺度、较低的层面、较具体表浅的视角看,的确,“退而结网”与放下手中活去“磨刀”,特别是还欲主要致力于精神思想和体系体制的上层构建,那一定是会与极其贴近现实的努力形成一定的距离的。然而,从大处着眼,从中华文明自身千年发展的内在逻辑规律和当今人类寻找新文明路径或全套替代解决方案的角度看,则一切又变得完全不同了。

  首先,从解决改革所面临的现实问题之角度看,简单地讲,就是改革这个鱼叉,已经越来越难以应付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深层矛盾,已经无法满足深入、系统、完全、彻底“一网打尽”所有顽疾的要求了。已经到了必须寻找和编织新的“大网”的境地了。此问题,我之前多有论述。什么是客观现实?这才是最重要、最根本和最具决定性的客观现实。

  其次,从中华文明自身几千年发展演化的内在逻辑规律的角度看,在五百到一千年的未来发展大周期中,仅用几十年的一小段时间来着力搞好一种新文明形态精神思想体系与体制机制的重构,不仅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而且也是丝毫不会让我们脱离现实的。尤其对“例外之例外”的中华文明来说(其实,以最为普遍的合之道观点看,西方才更是“例外之例外”),由于她是属于框架式建筑的构建类型,她总是要在实现了总体规划与全盘合一之后,才会以进一步体悟、演绎、应用、践履的方式,走入漫长、曲折、复杂、艰难的社会实践活动中去,所以,在新生文明形成初期的某段时间内,集中进行精神思想与体系体制的思谋、勾勒、运筹、规划,便是其一个规律性的必然选择。这点,从沿袭了两千年之秦汉体制形成前的春秋战国“百家争鸣”上,便可以得到明确的印证。可以说,下一个“退而结网”的“复兴重构”期,必将是中华乃至人类未来,在精神思想领域的有一个集中收获期。

  再次,从为未来全人类寻找新的整套替代解决方案的角度看,一种不同于西方的新文明样式的孕生与崛起,特别是在全球一体化时代,在接替西方模式便需要彻底说服国际社会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将为中国“结网”与全人类筹谋,有机地、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我们必须要有面向未来的、更高的全人类视野。

  中国此番在精神思想领域以及延伸到体系体制上的复兴重构,一定既是中国的,也是人类的;既是立足回归过去自身文明的,又是从自身文明沃土中发掘、培育未来人类新文明之形态与建构的。我们今天的中国思想者,必须要有全人类和整合东西文明的广阔视野,要有面向未来的勇气与担当。我们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只有现如今的中国,既具有先天的条件、现实的可能,又有最终抵达“一统”目标的持久愿望、强劲动力与宽阔路径。未来人类,不满和丢弃了主导世界的西方文明构建与体制之后,更广阔、更全面、更足以进行系统整合的唯一选择,便是从中华或东方文明形态中走出的这一套合之道了。在我们还被自身的一系列现实社会问题所纠缠、搅扰的时候,高瞻远瞩的中国思想者们,定要先人一步地站到全人类未来生存与发展的立场上去。这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

  四、复兴与重构,是中国彻底超越和摆脱百年“大破”、“师从”、“救赎”之“自救”阶段,历史性地全面迈入自觉自主、大立大治、开拓创造之“大为”发展时期的第一步。这是中华文明,在经历了碰撞、推翻、变乱、暴力、救亡、革命与改革等团团“浴火”之后,首次爬上了“重生”的彼岸。复兴,是重新找回自身文明的根本、并再次立足于此与再次出发上路;重构,是面对今非昔比的全人类世界、以及因初步统合了马列与西方体系而变得大为不同的现实中国,再来一次“三流合一”的推倒洗牌,重新以合之道体系的视野、理念、台基与架构,去构思和规划统合一体的全人类上层建筑。

  就我们常讲的改革与发展命题而言,复兴重构,也是对未来发展的一次“落地”与解析。她为人类最高大宏伟、宽广丰富、根本持久如生存、进步之类等量级的“发展”概念,找到了一个现时代在中国落地与出发的初始口。简单地说就是,“发展”这个概念太大,作为与“生存”相并立的概念,作为改革时期之后几乎无限的可能,是必须给以进一步细化与分段的。除了生存或者解决生存问题,接下来便都是发展的问题了。所以,从历史时期的基本性质上看,之前一百年,我们可以在总体上笼统地视作新中国的生存期。在革命、改革历史阶段,解决了最基本的政权统一、独立建国、吃穿住行等问题以后,接下去的,总体上就都是发展的问题了。

  尽管我们整天喊发展、发展,却总是难以在改革之后的发展期内,明晰地、确切地、贴合实际地指出,该先从什么地方入手、该分为几个阶段、该就近踏上什么样发展时期!这是不是当今发展,迟迟难以全面启动和付诸实施的症结之所在呢?复兴重构历史时期的提出,实际上,为革命与改革这类负面朝向的、瞄着疾患进行的努力,一下子迈步到激发自身正能量的正向发展之轨道上,找到了一个切入点和作业面。如果,这个切入点和作业面,确实是符合中国未来发展实际的,是具有操作上的可行性,那么,这是不是便是我们一直都在艰难寻觅着的那个未来改革之出路?是不是便是中国今天转型后将要走上的那段发展之路径呢?-----此处只是抛砖引玉,点到为止,仅供启发思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哲学本身就不能够代表人类的最高学问(后面我会专门写这方面的文章)。其他的分科或分领域,本身便不利于贯通一统之道的产生与舒张。所以,要做整体总体的、全面综合的根本性思考和构建,则还是要从道统处着眼的。
    2012/12/26 22:05:12
  • 草根话题:试试看:
    钱老开创性地将人类文明的探索实践分为纵向、横向网络状态:
    1:纵向
    哲学-基础科学-应用科学-工程技术四大层级。
    2:横向
    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数学。系统等分类的十大领域。
    2012/12/26 12:50: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