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毛邓两个时代都走偏了吗?
2012-12-11
字号:

  现在,由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遇到和出现了一系列有悖于人们美好意愿的问题,一种反对再沿着改革开放的路子搞下去,甚至希望重回毛时代的呼声高涨了起来。又由于,否定改革、极力“拥毛”的呼声,在中下层群众中波涛汹涌地蔓延开来;而力挺改革开放方向的人们,也据理力争、毫不示弱,这样一来,便在现今的社会上,出现了所谓“毛左”与“邓右”两个阵营的激烈对峙和交锋。

  我们不仅从双方扣于对方头顶的“毛左”、“邓右”帽子上,就能看出一种近乎相同的脱离正轨、全然“走偏了”之指责,我们甚至还能从另一类居中的、中立的、看似理性公正的说辞中,听出毛时代与邓开创的改革开放时期都有重大偏失、都相当程度上偏离了中轨、正道或中间道路之意思。

  今天,咱们就专门来说说,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正道”?没有亦步亦趋地走在左右两者之间那条所谓的中间道路上,是不是就说明走到不该走的偏斜弯路上去了?

  依我看,现如今,我们太多太多的人,将这两个密切相关着的问题,完全搞乱了、搞反了。从总体上、根本上、宏观上、大道上说,真正的“正道”,不是因为其“居中”而行便确立起“中”与“正”之地位来的,而是因为其正好能使人类社会之发展与客观现实运动之规律,恰如其分、合拍合辙地切合和契合,从而才被认作是中正、周正、正当、正确的。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以什么为参照系,来确定哪个是正道、哪个更正确的问题;这还是一个我们如何看待人类自己与客观世界之关系的根本大问题。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是以一种提前假定和预设的、不切合客观实际的思维与理念去看问题的话,如果我们是以一种最根本的合之道或“统合之道”站位与视野来看的话,就会得出一种与大多数人的直观感觉和认识背道而驰的结论来,就会清晰分明地看到毛邓两个似乎非左即右的时代,原来恰恰是不偏不倚地走在自己的正道上,是沿着中华新文明全面重构重建的“统合道”一路前行着的。

  我不否认,毛时代与邓开创的改革时代,看上去是两个全然不同的时代。视毛时代“偏左”了、邓时代又有些“偏右”了,这样一种相当普遍的所谓公正看法,也是有其自己的道理的。然而,这种看上去符合实际的认知,却并非是没有问题存在着的。这其中的关键在于两点:一是,看以什么样的线索与路径,来作为应有之正道,来作评判是否发生了偏斜的根本之标准的。二是,这种应有之正道与根本之标准,是在什么样的一种站位、层级、视界、前提、格局下所认定和确定下来的。任何难以意识到自己存在着偏失与错误的;任何把并非是应有正道、根本标准的,作为了应有正道、根本标准的,往往不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思考力不够,而是因为他们被自己特有的站位、层级、视界、前提与格局,所局限和遮挡住了。处在山沟里、井底下的人,他们并不是没有一双同我们一样明亮的眼睛,而只是因为他们没到达山腰、山顶,便无法实现更高远的举目眺望、极目远望!所以,我一再反复强调,我们在对各种各样的认识评估之前,最应该首先做的,便是去看看其所选定的站位、所身处的层级、所拥有的视野、所设定的前提、所具备的格局。

  认为毛与邓两时代,不是偏左了、就是偏右了的人们,首先,他们在选定的站位上,是两者之中,是不偏不倚的中正“正道”。这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啊!然而,由于所拥有的高度、层级、格局与视野不够,这便使得他们只能将身边两者之间的中缝结合处、将不偏不倚、不左不右,当成了唯一应有和可行的中正之道。这种偏失认识的根本问题在于,她是在没有对客观的、自然的社会现实发展演变规律作出深刻认知和总体把握的情况下,便抢先一步、想当然地预设了一种笔直笔直、一成不变、一一贯之的直线抵进延伸路线,并以合于此、居于中者,为标准的中轨、正道;将不合于“此”设定、非居于既定之“中”者,视之为走偏、行弯了。这是一种极具迷惑性的、窃取了理性公道话语权的“居中之偏”。这是我们今天必须特别予以揭露和矫正的一类错误认识。

  熟悉人类历史和社会发展规律的人都知道,客观现实或自然而然的世界(其中也包括和融入了人类的非凡作为),从来就不是一成不变、一条直线走到底的。这是根本中的根本。这是我们人类第一应该保证的基本理性。那种以从来就不存在的、人们自己想定的直线运动,而替换了客观世界之现实及人类社会之事实的做法,是不是在一开始的根本处,就已经让我们偏离了现实真实的世界,让我们跑到一种一条偏斜的歪路上去了?(应该说,在总体上、根本上出现了偏差的文明或者思维,未必就不能以其自己的方式和自身的努力,取得别样的辉煌。不过,在第一层级上就根本走偏了的,几乎注定是不可能在次一等的层级上偏行一大圈后,还能够在最高和最终极的统合世界里担当起一统者的责任来)

  当然了,有人会讲,我们所讲的“居中守一”,并不应做那种机械教条的理解。我们讲的是中国人所常用的“中道”之概念。对此,我是这样看的:“中道”,包括着“正道”这样的概念,现今被太多的人误读误解了。如果仍是居于我们前面所说的先划一条居中直线之意义上的,则我定会毅然决然地予以反对;如果真的是能够在一种大的格局系统内、由上至下与由大到小地拎出合之道的中道来,那我便只能与其击掌、握手了。

  简单地讲就是,如果正确理解“中道”、“正道”的话,我们首先应该从最根本、最重大、最关键的“天人之合”的角度去看问题。自然而然之天地万物世界,与有着自己自然而然意愿行为的人类,她们二者之间,也一定是有分有合的。其分也为道,其合也为道。其分合之后的更高统合,实乃最大的道也。从这种人类过去与现在第一层级上的大道观看,二者合,也就应为其中最大、最主流的中道、正道了。只有此间的中道、正道,才是最足以统合两者、直至这个世界所有一切的(更多分析与释道,以后再说)。

  所以,由此可见,要是有“中”与“正”的话,此一道,才理所应当地成为第一重要和根本性的“中道”、“正道”也。如此一来,最直接切合与契合着客观现实、社会实际的,与时而左摇右摆、时而居中起落、不断发展变化着的自然而然世界合节拍、同步调的非直线现实选择,是不是反而比前述所谓的不偏不倚、“居中直行”,更合于“中道”和“正道”呢?此可谓,偏者不偏也,合于大道之中合也。

  用一个例子来说明一下。中华母亲河黄河,从西部高处的青藏高原发源,曲曲折折、奔腾不息地泻入了东部大海。对此,我们既可以站在一种预设的、简单的思维之上,省略或无视客观实际地说,其直接地自西向东、由高往低地呈现出了一条直线,是最中规中矩的“中路”、“正道”;其他所有的左转右拐,都是走偏了、行歪了、兜了一圈一圈的弯路。除了这样一种看似中正、公道的认识,我们也可以用一种不那么先入为主的态度,更加贴合客观实际的思路,去先将黄河之水的奔行,看做本来就会遇山转避、遇洼倾泻的曲折前行过程;将其九曲摇摆、奔腾到海,视为黄河实有的“正道”。这样一来,是不是我们提前设定的、想要强加于其上的所谓不偏不倚、中正直行,反倒成了一种以“居中”之名、做着“行偏”之为的歪斜路子了?

  具体到毛之时代是不是“偏左”了、邓之改革开放时代是不是又“偏右”了的问题上,我们说,按照中华自然综合理性,或者更倚重客观现实自身内在规律性的统合论观点(更根本地,是一种以大统小、以高合低的思维方式),可以看出,这两个时代,其实在根本上、总体上,一点也没有“走偏”,它们恰恰是踏着中国客观历史发展的节拍,在一条日渐开阔的“统合道”上,扎扎实实且紧密贴合着、交合着,不断走高的。

  也就是说,在各种客观历史条件极其有限,三座大山等急迫现实问题需要面对,我们还相当欠缺统合理念和意向的情况下,毛领导的那个时代,走上看似“偏左”、偏重马列与中国实际的“二结合”之路向,实乃最恰当合适与正确正当的“正路”也。这期间,在总体上,根本没有什么偏斜、偏失、偏颇、偏行的问题在。

  至于说,毛时代的后期,竟然发展到了十年“文革”的动乱,这是不是走偏了、走过了呢?就此路向的发展进程而言,的确是这样的。这一点,我们不否定。不过,如若从这种千年变局中大为不同的多流交汇之现实,统合道路上大开大合的初期强扭之特征上看,我又不能不说,这一切,皆乃自然也。就像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常常会走到物极必反的另一面去一样。要怨,我们也不能怨在毛主席本人的头上,而是得怨在这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头上,得怨在强力迅猛给力的革命、准革命重器上。

  其中有道理吗?是有的。一者,革命、暴力、战争、中国式的改天换地时期,那是必然会塑造出一种绝对的权威和个人崇拜出来的。这在根本上,不是毛个人所能左右得了的。二者,随着旧制度体系的崩坍,一整套足以制约和牵引全社会人心、现实力量的道之遵从,甚至连卫道者的儒生、儒官、士绅、学人们,也都被打得七零八落了。没了这些,中国社会走向极端,也就少了其为强大与周正的一种矫正器了。三者,下层民众为主体的、全民族人们都被激发起来的一种改天换地革命激情,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其四,更宏观地看,这样强力革命的时期,这种你情我意的紧密结合红色时代,就像激流奔涌的大河一样,其走偏走过了的时候,自然也就无法用一种舒缓的、长期的转变转化手段,来一步步有耐心地逐步扭转了。倾泻越迅猛、过头,也就越会造成大的危害。而人们和社会,也往往是在痛切地感受到其损害性之时,也才会迸发出强力来,迅速地、强行地向着这种病患与惯性暴烈地开刀。

  这就是物极必反的规律。这种倾力过猛的极端,往往也就需要用决绝强力来迅猛扭转。所以,甚至可以说,正因为有了“文革”的极偏,才会结下“动乱”的恶果,而“动乱”的伤害人心,则又自然地成为了掀起“改革”浪潮的主要动因。这种极过头、大危害、强扭转、大摇摆,是统合之道初始阶段的典型特征,也是我们必须付出的惨痛代价。这种偏失、极端、大摆幅、强扭转,随着,统合之路的不断演进与统合层面的步步提高,也会越来越呈现出振幅收窄、损害减轻、越发平缓、更加圆润的新景象的。前者是自然的规律;今后这种振幅趋窄、代价更小的变化,也将是自然的规律。二者均是演进到不同阶段的不同自然而已。

  再来看看邓小平带领我们开创的改革开放时期。改革初期,解放思想、拨乱反正,讲得最多的、需要下大力解决的,是不是破除思想理论上的条条框框、“两个凡是”?是不是要撑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面大旗来?是不是一直在强调“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是不是提出要解决国强民富的问题、必须优先解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破除“大锅饭”的问题?所有这些,总统起来讲,是不是都坚持了一个顺应客观现实发展的实际与规律的问题?是不是都是要解决好中国现社会、人与整个天人自然而然世界间的切合、结合问题?

  同样,改革,在完成了强力突击之任务、转到继续全面推进的阶段以后,那是必然要暴露出越来越不适应的问题来的。照此一味地攻克、剜除下去,不仅在遇到政体中枢部位、社会深层问题、上层体系制度、系统优化构建、重大利益调整等问题时,会举步维艰、无计可施的;而且,还会因揭开许多本不该揭、暂时无力治的“疮疤”来,为社会的安定团结生出许多事来。这也是今天改革正在走向的必然。我们能够看到这点的人,虽有不忍、虽大声疾呼,却自知也是无能为力的。这就像在迷宫中奔行的人们,虽有站在整个迷宫之上的某个人给大家做了提醒,可由于他们自身没有超越者、超脱者所具有的站位和视界,所以,他们越是在自己层面和圈圈里思考、奔跑,便越会在迷宫中感到迷失迷茫。要打破这种迷局,最好的办法是让他们也走出来,超越上去。非如此,别人再急也没用,明眼人说了也白说。作为站在高层观察的人,我们看到了,就不能喊上一喊、给人们提个醒。至于说,能不能起作用?最终,一是取决于超越者是否能够给大家指出一条明确的出路来,并耐心地做以引导;二是取决于大家信不信你,以及什么时间才开始会慢慢地信你。

  最后,认真读过我所讲的这一切之后,想必大家应该能认识到,毛与邓两时代,其实都是沿着最契合当时客观现实的“统合”方向,各自走了极其适宜于自己历史时期的一段“正道”。而得出这样的结论以后,我想,应该不用多费口舌了吧?我们很容易就能得出另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来:邓小平所开创的改革开放时期,不是因为需要那么说,才被中共说成了是毛时代的继承与延续。它们两时代、他们两位伟人,若由这种最根本处的站位观之,无疑,不仅是同在走着一条路,一条真正的天人相合之“中道”,而且,其所踏上的基本道路(统合之道)、所持有的基本思路(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甚至所依托的基本理性(中华自然合之道综合理性)等,都是极其相近相同、甚至完全属于一脉相承的。

  什么叫不为浮云遮望眼?这种拨开云遮雾罩和表层扰流,而直达最核心根本处的理性,才是能让我们站位到最高层、并实现对人类一切事情做以通透认识的唯一途径与法宝。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间正道是沧桑!
    2013/1/18 15:41:30
  •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走不同的路,人类如走是历史所趋,不能人为能改变什么的。
    2012/12/30 19:15:55
  • 清朝如果没有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能臣,实行中学(专制)为体,西学为用,早就完蛋了。
    只不过延缓了50年而已.....
    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2012/12/12 22:46:41
  • [33楼] 评论人: 黄松明  查看评论专辑  
    据说当解放军渡过长江以后,美英两国曾经传话,说只要新中国承认以前和西方国家签订的条约,就可以承认新中国。新中国当然不可以接受这个条件,新中国必须和旧中国决裂..
    ----- 英国占HK的条约,照章执行到条约期限届满....没有丝毫决裂:)
    ----- 因为要和苏联签订友好同盟条约,与苏联敌人的条约,自然要....:)
    ----- 曾经要求列出1949年废除了哪不平等个条约,结果列不出来:)

    后来中国和苏联闹翻,似乎是意识形态之争,实际上是国家民族利益之争。毛泽东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绝不退让,是中华民族真正的民族气节。
    ----- 和中国打交道,苏联从来是占便宜的:)
    ----- 和苏联闹翻,导火线其实就是为斯大林抱不平,那么伟大的领袖,怎么可以被污蔑抹黑:) 国家民族利益, 比起伟大事业来说,是次要的:) 当然,这下歪打正着:)

    当时世界两大势力都和中国为敌,中国除了自力更生积极备战外。别无他法。如果当时中国出现像现在的腐败现象,将是灾难性的。
    ----- 与两大势力为敌,是为了伟大事业自找的,国家民族成了伟大事业的试验品:)
    2012/12/12 22:04:11
  • 回复[37楼] 评论人: waynezhou
    ------您的大部分观点我同意。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说偏不偏的。很明显,我是在讲什么才是真正的正道的。只有明白了什么才是最根本的正道,我们才能在今后的日子里,坚定不移地行进在贴合契合社会现实的大合之道上。知毛邓之根本所依,便不至于学了些皮毛、一味地讲要沿着哪个时代既定的路子走下去。那样,反倒会走偏、走进死胡同去。
    2012/12/12 9:16:11
  • 最疯狂的是狂笑的那一代
    2012/12/12 5:47:45
  • ------黄松明先生的看法,我很赞同。必须历史地、客观现实地看问题,而且要从大处着眼。不要说国家与时代,就是一个人,也不可能一点错都不犯的。
        有许多两难问题的解决,其实都是选择了“主得”,就必须同时接纳的“副失”罢了。不该唧唧歪歪时,就不能唧唧歪歪!
    2012/12/11 20:33:12
  • ------同意[31楼] 评论人: qianqianhaili的观点,乐观、会利用资源的人,不会轻易割舍任何一方的。至于如何兼顾统合,这正是我们今后要致力于思考和解决的问题。后面我会讲到的。
    2012/12/11 20:27:41
  • 毛泽东时代担负了太多的社会责任,在大力发展经济时期萌发的各种不良问题,比如浮夸风,形式化,官撩作风等等,与现在的情况有类式的地方,毛主席所做的是政治经济两不误,为了社会主义的千秋大业,为了让子孙后代懂得什么是马列主义,他耗尽了全部精力,发动了至今还不能被认定的文化运动;但是理解他的人太少了,只能让社会发展的事实证实,让后来人实践中认识真正的对错吧!
    2012/12/11 20:13:08
  • 据说当解放军渡过长江以后,美英两国曾经传话,说只要新中国承认以前和西方国家签订的条约,就可以承认新中国。新中国当然不可以接受这个条件,新中国必须和旧中国决裂,旧中国的内政外交社会风气治安都太糟糕了,非决裂不可。
    后来中国和苏联闹翻,似乎是意识形态之争,实际上是国家民族利益之争。毛泽东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绝不退让,是中华民族真正的民族气节。
    当时世界两大势力都和中国为敌,中国除了自力更生积极备战外。别无他法。如果当时中国出现像现在的腐败现象,将是灾难性的。
    现在中国是已经有办法回归传统,采取“中”式路线,以前的“左和右”,都是西方式的。
    2012/12/11 19:26:55
  • 所谓的 偏于正  左与右  所谓的独裁与专制 还有那所谓的狗屁民主  对于国家和人民是个啥 国家要富强 人民要安康 后代要安全 现代要平等向上的过生活 谁能做到谁就是大道 谁就是正道 否则 呵 全是骗子或是一个糊弄一个的玩艺儿
    2012/12/11 16:07:13
  • 历史值得总结!
    我觉得我们还是现实一点,从我们的实际出发-----放眼未来思考和布局、同时不脱离我们的现实情况。
    大家说是不是?
    2012/12/11 15:15: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