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操作舆论的那些人那些事
2012-12-03
字号:

  财经舆论与经济学完全是两码事,如果你从财经舆论中学习经济学那你学到可能大部分都是错误的。首先,我们可以看看大家熟知的,受影响最大的那些财经舆论都是怎么出炉的?

  1、财经记者

  记者采写新闻大多追求轰动效应,但是真正具备轰动品质的新闻毕竟极少,这时记者就需要进行一定的加工了,比如中国定期都发布金融数据,这些都没有什么轰动性,但是如果记者进行下加工就不同了,比如中国“货币超发43万亿”,就是这种没有任何新闻源头的记者自己加工出来的新闻,而这是明显的一个错误新闻,因为中国基础货币只有二十多万亿,何来超发40多万亿的说法,其实记者只要阅读下央行发布的金融数据报告,就会知道中国基础货币有多少,也就不会出这样的错误,这都是记者不懂财经常识,自己随意加工数据的结果,因为这样的数据央行不可能发布,专业学者也绝不可能提供,另外还有中国的M2是美国的多少倍等新闻也是记者自己加工出来的数据,因为美国的M2和中国的M2统计口径完全不同,是不能比较的,而这一新闻至今在微博上流传,另外中国税负世界第一等都是记者为追求轰动效应弄出来的假新闻,都是没有任何来源的新闻,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数据都不支持这样的想法。但这些新闻虽然错的离谱却影响极大,看过的人绝大多数都信以为真。因此大家看财经新闻一定要注意来源,只有权威机构发布的或是专业学者提供的才有可信度,如果是记者为追求轰动效应自己加工的新闻大多不靠谱。

  2、财经评论员

  中国的财经评论员大多没有系统的学习过经济学,大多是记者、编辑出身,然后转型当评论员的,比如叶檀、时寒冰、牛刀等都是由记者、编辑转型到评论员的,很多财经评论员写财经评论一方面是职业需要,因此都缺乏研究能力,中国的财经报纸分为两类,一类经营状况比较好,有着非常优厚的稿费,能够吸引到一大批的专业人士为其供稿,目前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每日经济新闻和证券时报几家,中国其他财经媒体都很难支付符合市场的稿酬,因此几乎没有专业人士为他们供稿,但是财经新闻与社会新闻完全不同,社会新闻主要是看真相,而财经新闻主要是看观点,社会新闻有记者就行,而财经媒体必须有一大批学者捧场才会有分量,有影响力。所以很多付不起稿酬的财经媒体就让自己稍微资深些的记者充当评论员,这既不专业,也不像样,不过倒是培养了一批记者型财经评论员。

  3、财经会议

  财经会议也是财经舆论出炉的另一阵地,这些会议大多选择在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举行,出席这些会议的主要是企业家,因为只有这些人才能掏的起昂贵的会务费,而这些会议的主讲嘉宾除了请几个领导支撑一下场面外,担任主讲嘉宾的主要还是商学院教授和做政策研究的学者,这些学者也靠参加这些会议而被媒体关注,从而走红。但必须指出的是,从严格来讲,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经济学家。真正的学术会议都在大学里举行,没有在酒店举行的。张维迎、厉以宁、许小年、郎咸平、陈志武都是商学教授,都是给MBA讲课的,而不是教授经济学的,都是商学。具体来说,张维迎教的是企业家如果通过博弈论做决策,博弈论是数学,不算是经济学,今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家的学者就是博弈论的创始人之一,他自己都坦诚自己就是个数学家,而且从来都没有听过一次的经济学课程。博弈论确切的说属于应用数学,而不是应用经济学。陈志武是研究金融定价模型的,这些金融定价模型主要是帮助金融资本家赚钱,对社会的意义不大,而陈志武的硕士专业其实是计算机,而研究金融模型的人几乎都来自于两个专业,一个是数学,另一个是计算机,陈志武属于后者,确切的说属于应用金融学中的金融数学,也称为金融工程,跟金融学是两码事。许小年则是投行经济学家,长期在美林证券、中金公司做市场分析,跟谢国忠是同行,转行当教授是这几年的事情,这些人就职的都是大学的商学院。吴敬琏、樊纲、林毅夫等不像前些人是研究商学出身的,而是都是给领导人做政策研究的,也不是研究经济学的,另外周其仁和姚洋也是做政策研究的,他们的专长是农业经济政策,因为他们准确的称呼是农业经济学家,跟真正的经济学也是完全两码事, 这些人虽然后来学了些制度经济学,但都非常肤浅,根本不深,可以说大家所熟知的所谓经济学家准确的说都是商学家或是经济政策专家,而没有一个是真正的经济学家,因为他们根本不研究经济学,也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在经济学院教经济学的教授,当然这些人获得诺贝尔奖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了。以北大为例,我们说熟知的那些北大的经济学家几乎全部来自北大的商学院和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却没有一个是北大经济学院的。

  其实中国真正懂经济的是经济学院的教授,商学院与经济学院是两码事,但是真正懂经济的经济学院的教授却罕有出席各种论坛会议的机会,也没人邀请他们,所以公众也不知道他们,而那些不懂经济学的商学教授或是政策研究专家反而整天冒充经济学家大搞经济评论。

  4、博客、论坛、微博等新媒体

  由于财经新闻大多枯燥无味,因为很多人都是选择在博客、论坛、微博上了解财经,但这里面的东西基本上是错多对少,这里面的内容都是经过选择的,都是推荐性的,一般越是错误的东西越容易传播,财经论坛、微博是影响比较大的财经观点集散地,而非原产地,原产地还主要是以上三类情况。

  高校开设财经新闻专业刻不容缓

  中国财经新闻是错误最多的新闻领域,我们很多网站充斥着错误的、无价值、无意义的新闻,每天浪费着读者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你看到某个新闻而愤怒的时候,媒体的轰动效应达到了,但当你因为接受了错误的新闻而后悔的时候,媒体却不用为此负责。最终的结果是民众学习不到真正正确的财经知识,而真正正确的财经知识也传播不出去。

  财经新闻错误横行,关键还是教育体制,财经新闻已经影响着民众的生活,却没有财经新闻专业,媒体人追求轰动效应无可厚非,但是如果这个媒体人具备了专业知识,那他即使追求轰动效应也不会大搞错误新闻,而当他们具备了这样的知识后,他们就会做更专业的新闻,中国必须开设专门的财经新闻专业,大力培育财经新闻的专才,

  另外高校开设新闻专业也有非常现实的需要,笔者可以谈谈自己的接触和体会,比如笔者经常听到很多财经记者抱怨,他们每天进行财经写作,但是他们却缺乏最起码的财经培训,导致工作非常吃力。笔者还曾有这样的体会,比如在各种财经论坛上,很多发言嘉宾的演讲非常好,但是等会议结束后的新闻中对这位发言嘉宾的报道中几乎没有任何关于这位发言嘉宾核心内容的报道,因为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参加会议的财经记者绝大部分其实都听不懂这些发言,对专业人士的演讲就会如云里雾里,根本就不会发现其中的精华,事后的报道也只是随意的写几句常见的话而已。比如某次笔者参加中国经济论坛,演讲嘉宾是厉以宁,厉以宁结合北欧学派大谈保障民生的重要,事后我特意的翻看了新闻报道,看看这次记者怎么报道,最终没有发现任何一句关于北欧模式和民生保障的报道,结果都是些毫无价值的新闻。

  另外笔者还经历过这样的情况,有记者就某个财经问题对笔者进行采访,笔者认认真真的回答了他们很多,但是他们只写上了一两句话,而且是我讲的那些内容中最不重要的,因为很多记者根本就一点这方面的知识都没有,比如利率,汇率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复杂的,如果没有了解,记者采访也听不明白,听不明白的话,就没法进行整理。翻看财经报纸充斥着大量的专家观点,但是这些专家观点很多一看就不是专家说的,或是记者理解的不对。

  财经越来越重要,即使是都市类报道都离不开财经版面,而中国却没有财经专业,而只是新闻专业,而学新闻的人很多是对文学比较感兴趣的,或是中学时作文水平比较好的,但是真正的新闻写作是非常简单的,几乎不需要进行什么专业的训练,据说很多名校根本就不开新闻专业,因为他们认为新闻太简单了,根本就不应该成为一个专业,新闻写作本身不难,难的了解自己采写新闻的专业领域,特别是财经、科技这些非常专业的领域。

  只要通过专业的记者、编辑进行一下过滤,市场上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错新闻产生,平面媒体记者不懂专业,制作了很多假新闻,网络媒体编辑不懂专业,所以随意的修改标题,而这都归根于教育体制,教育体制的落后造成了全民的愚昧。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而许小年、郎咸平、陈志武、谢国忠类的,不管怎么说都算不上是经济学家。但是媒体这么宣传,大家都这么叫,他们本人也认为,那就将经济学家这个称谓泛化了。经济学家这个称谓也就不值钱了。
    2012/12/5 0:54:34
  • 另外,我认为政策研究性的经济学家,也应该算是经济家。如吴敬连、厉永宁等。因为经济学本来就分为理论经济学与应用经济学。如果严格地区分,通常将理论经济学家才认为是经济学家,例如马克思著有《资本论》、凱恩斯著有《通论》、蔡定创著有《货币迷局》这些都是属于理论经济学的范围,可将这些有原创理论体系的称为经济学家,或者大师。而有很多也有论著,但是属于一般性的著述,例如厉以宁的《西方经济学概论》是经济学的教科书,表明著者是有深刻的西方经济学的学术修养,但此是属于转述别人的著作,并没有自已的思想理论体系,我们有很多大学教授都编有教材,也是著作,但都不是自已的思想,如果仅此,我认为还是够不上经济学家的称谓的。
    但是,吴敬连、厉以宁等为我国经济改革开放的政策作了很多有成果的应用研究,这些应属于应用经济学家。
    2012/12/5 0:49:22
  • TO [11楼] 评论人: 古谷
    能否分辨对象的对与错,与你本人的水准有关,如果你要人对经济理论不在行,那么别人说什么你都会认为是对的。
    郞对不对,只有比他水平高的人才知道,比他水平低的人怎能知道。但郎咸平、宋鸿兵这些一度在大陆走红的学者,其实经济学水平在业内来说的确是显得太低。宋鸿兵应该说经济学还未入门,他的粉丝都是一些比他更不省事的人而被忽悠。
    郎的专业不在经济学,而在财务管理,是因为郎能用耸人听闻而赚钱。
    我看了一些陈志武的发言,基本上同意博主的观点,陈志武只是个金融技术专家,不是经济学家。
    但为何都将一些非经济学家看成是经济学家?我认为:
    1、大众的经济学水平低下,没有分辨能力
    2、崇洋媚外,因为为些人都是有什么美国名校头牌
    3、媒体编辑非经济学人才,也同样缺乏分辨能力,因而就以名头论事
    4、国内的媒体、大学、研究院的学术领导权基本掌控在西方学者手中。中国土生土长的经济学家已经有了不少,例如:蔡定创、王建、余永定等,因为没有学术领导权,因此,媒体难得宣传。
    2012/12/5 0:43:50
  •    演员除去夺人眼目的表演之外,还会拿出什么能力?
       不搅动人心,戏子就无法获利生存。
    2012/12/4 8:56:49
  • 说的挺对的 我经常看牛刀的文章 就发现他很多明显有分歧的数据都不去考证 说出来的观点大快人心 但确实难以令人信服
    要改变这种现状 开设财经新闻专业是没有什么效果的
    我们需要的是 改变真正经济学家的新闻习惯  比如经常研究一些 实际问题 大众都关心的一些问题 然后发表 在类似于本站的 这种博客,财经媒体,财经网站上。自己写观点提纲 全文发表 不要让记者转述
    2012/12/3 21:50:01
  • 14楼KIPA:
    博主作为操作舆论的一份子,讲这个话题很有说服力。
    2012/12/3 20:59:18
  • 有一点需要声明,未必是经济专业的经济界人士就(才)能解读明白经济,所以如叶檀多产的发表自己对经济的看法也不足为奇,经济发展不仅是经济专业内部的事情,需要的就是百家争鸣。现实的社会里,即使是专业很精通的经济人士也很难成为经济学家,我说一点原因大家就会很清楚,如其他作者所论述的人口普查数据失真(参加过人口普查基层工作,我不怀疑)。试问拿着一大堆基层粉饰过的数据做推断、计算依据,经济专业人士如何做出正确的经济判断?所以,我给想成为真正经济学家的人士支一招:拿着你的研究课题,深入到最基层或干脆走到个体中间,掌握第一手原始数据。。。不过话又说回来,如人口普查的数据是要举全国之力的,要想掌握真实数据,唯一的办法却是清平政治,说以,政治和经济根本没法分开去研究。
    2012/12/3 19:33:40
  • 拿非互联网时代的东西,用在互联网的信息时代,宣传部门就是个笑话。互联网这么强大的宣传,监督途径不去专门利用,太可笑了。
    2012/12/3 19:25:49
  • 真正有良心的经济学家在哪里?很多所谓的经济学家都是在给领导和官方的政策作解释作注解的,我认为郎教授倒是比较客观的解释经济现象,从而引申经济理论,好像还深入浅出。特别是4万亿的投入由此产生的产能过剩及通货膨胀的论述我还真觉得他讲得对,没有拍马屁的语言。
    2012/12/3 19:23:08
  • 真知在草根,不在庙堂
    2012/12/3 17:31:16
  • 中国人民币超发是事实,M2的超发40多万亿,这个说法也不能说完全错误。你看看查处的贪官污吏的胃口,看看去欧美买奢侈品的人群,看看飞涨的房价,看看……你就知道我们这国家真的是货币超发了。
    2012/12/3 14:56:29
  • 国内舆论是分裂的,会上一套,会下一套,床上一套,床下一套。
    2012/12/3 13:51:5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知名经济学家,现担任英国牛津大学东西方战略研究中心顾问,中国新财税主义三十人论坛发起人,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栏目嘉宾或评论员,同时兼任美中经济文化促进会名誉会长,北大青鸟金融学院名誉院长,中国股市意见领袖三十人成员,《现代国企研究》杂志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镇江市京口区政府经济顾问等社会职务,同时也是新华社高端访谈嘉宾,中国ted大会演讲嘉宾等。高连奎研究成果多次得到包括政治局常委在内的高层领导重视,其代表作《中国大形势》在凤凰卫视《问答神州》栏目中得到了中国出版业最高领导国家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的特别推荐。其作品《中国大趋势4: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得到中央政策研究室经济局局长李连仲高度赞誉,成为国家部署未来十年的重要参考,近著《反误导》和《美国政经通史》也得到高层领导重视。 高连奎具有广泛的影响力,多次受邀为国内外机构或人士提供咨询或授课,国内如北京市委讲师团,云南省委省政府,国外如华尔街顶级对冲基金公司,世界最大主权基金挪威中央银行,新加坡驻华大使馆,英国剑桥大学等,也曾为美联储货币委员讲解货币政策,并多次受邀与包括法国前总理拉法兰,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世贸组织总干事拉米等世界级政要一起参加活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