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俊合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燃灯使者 - 韦俊合首页
和而不同需要有同为基础方能共存
2012-11-01
字号:

  “和”表示的是一种综合性的平衡,体现的是大同而可以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同,保持相互间互不伤害的一种状态。孔子认为“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在这里我们不管身边的人是君 子也好,是小人也罢,只要他能守住世间共同的东西,保有、维护大家都离不开的东西,在世间谋生,互不伤害,他就有与人共存的基础;相反,他就很难被世人所容纳和认同。“和”在内 部构架上是各种事物在同一种时空条件下,彼此能共同接受这样的条件,并能够接纳和包容它方不同的地方,而形成的共存体,这种聚积而没有发生裂变反应的融和,就是一种“和而不同” 的存在,是不同物种适应这种时空状态而生存的自我调适,这种“共和”是以它们的“大同”为基础的。能“和”在一起,肯定是有共同都能接纳的东西的,也就是说,大家一定有共同都离 不开的东西,当这种“不同”的共存,没有出现危害它方生存的异常情况发生,一般来说它方是能够容忍的。但这种大家都能容忍的条件,一但发生了能影响到它方生存的量变时,这种“和 与同”或能容忍的“不同”达到极限,就会随着这种超过临界点的“不同”,而发生裂变,受生存威胁的一方就会出现本能的、自卫的、暴力性的抗衡。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但无物不在一定的区域内受相互间它物的制约,任何物体都不能做到随己所好的自由;也不能包容他人任意伤害自己的自由。“和”的前提是要大家都遵守共同所依存 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在自然界中人们是不能离开的,它是生命的依靠,谁破坏了这个东西,大家都过得不好。各种物或生命体,在自然界中必然有能够共同依存的东西,否则它就不会在我 们的身边出现。优胜劣汰是自然界对生命进行筛选的结果;择地而居是有生命物种对环境的选择;人对各种物的需要,是人类为自己的生存所捡选的东西。不论是天选,还是人选,都是经过 千万年的选择才形成一种习惯性的定向需求,它是一个自然的发展和演变的过程。天选是主动的,是对不适应它所提供的条件的扬弃,是对物质存在形态所作的选择;人选是被动的,是对自 然的适应,是考验一个生命能否在天地所给的条件中找到自己生存的资源或出路。它不是一个宗教门派或一个人类的标新立异者的“主义”所能涵概的。生命所要适应的和了解的要比任何人 的见识多得多。所以,任何个人都担当不起解释天地间所有事物运行规律的责任。人能够做到的是如何调整好自己不适应自然现状的认知,以适应自然变化的步伐,在大自然环境没有出现大 的改变之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改变和优化自己的一些生长环境。在与众生相处中,只有博采众长,发挥他人在认识自然中,已得到的对人类的生存有益的认知。

  能发现事物运行规律和突破前人的认知,对人类的和谐生存有建树的人,都是当代人值得尊敬的人。但把一个人的能力绝对化,当作解决世事的万能钥匙,这就有碍于人类社会的正常发展了 。作为人,谁都无法避免犯错,也不会一无是处,能记住他人对人类有益之处,把他的失误当一种警醒的标志,在工作中有益的加以采纳应用,错误的加以克服就是了,没必要天天唱,时时 念。把一个人的话当作斩杀对事物的理解执不同看法者的利器;用一个人的认知,作众人的枷锁,都是对人们理解自然规律的一种禁锢。一个人的信仰我们无法干涉,但要强迫别人和你一起 去信仰某种东西,就有点侵犯他人自由的味道了。一个人在世间,他能守住人类共同依存的基础,不侵犯到他人,不危害国家,信仰什么,不信仰什么,不应当定为有罪。能为当代人的和谐 生存做些问心无愧的事,让与自己有缘相聚的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是与人为善的,在自己老去的时候,在给子孙们讲为人处世时,没有留下尚未更正的所犯错误的遗憾,就无愧于“人”这 个称号了,也不枉费到人间走一遭了。

  对世事的理解稍有突破的人,是善于利用和化解各种社会矛盾的,他们能巧妙地借助他人的力量,调和世间矛盾,通常能用众智之力,尽量少伤及无辜。但尽管是纳谏如流的明君,还是一个 隐于世的智者,都很难找到一个一了百了的方子来治世,很多的办法从产生到实践,都无法走出人们认知的局限性,一种措施走向了极端,都会自然地流向人类自私离心的趋向,当这种私心 的扩张未达到伤害人类群体之前,能及时地调整这种方法或政策,则可避免社会大的动荡。如果让社会的弊病不断地累积,到了突破平衡的防线,就有可能出现较大的动荡了。历史证明:任 何一种东西,绝对化之后都会有弊端,比如人们为了方便生活而印制的货币,任意放大它的功能,妖魔化它的作用,就给人间带来许多的灾难。要预防这种人类过往历史中,出现的周期性的 社会离心运动,国家应当对社会的管理者有一套独立于政府的有效的监督机制,并通过这监督功能,对国策执行情况进行预警预报,以便在某种政策实施后,在负作用临界点出现之前,及时 地调整已形成极值的气候。

  任何物体的存在,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都有一个暂时的归属,但这种归属不是一成不变的。宇宙运动的终极形式是圆周运动。对于运动的物体来说,运动越快离心分离越明显。在社会分工 中物流越频繁的环节就越容易出问题。人们生活在此中又岂能幸免呢,如何保持一种动态平衡,大自然在一年四季的更替中,是这样在告诉我们的:当一种气候维持一定的时间之后,就要出 现另一种气候了。天地在年周期中给每季的时间是三个月;人间气候的变换人们常说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似乎有一定的道理。

  人是有思考能力的智能动物,归属于某一地域、某一群体,受某种强人意识的操控,从事生活,都是随着自身对世事的认识不断改变的,现代生活的高速运转,更加速了人们的这种改变。当 他们明白了他人认知上的局限性,明白了他们走极端,给社会和人类带来的危害后,他们就会有不同的认知和看法,不会主动地去做那些给他人带来伤害的事。因为,他们明白人类共同需要 依存的东西,就是安宁和和谐的生存,这是始终不会变的。破了这个局就不能安生了。不管你对世事有什么样不同的看法,有的东西你是无法丢弃的,破坏了这样的生态条件,人类也就没有 了共同依存的基础。比如围绕光源或称寻求能源的运动,是宇宙运动的总需求,万物需要的阳光、温度、空气、水分、土壤都派生在这个基础之上;人类精神世界中的道德仁义也都是由于这 样的运动所派生的,都是经过数以千万年计的情感碰撞和筛选后,凝结而成的精神结晶。在大自然中,不管是生命所需要的物和灵魂上所需要的精神安慰,都不是人们想丢就能丢掉的。人们 对自然界的认识,认可的是实际的存在,不是靠人们的暴力而能改变的。大自然是用它们的行动做给人看的,是用事实教训人的,它无需指出谁的对错,只把正确的结果展示给你,你可以不 信,但由于你的固执往往会被大自然所惩罚,当大限来临的时候,你还是要回归大自然的。

  人所做的一切,对错最终的裁决权在自然形成的法则。人们的认知正确与否,最终的解释权是社会状态的平衡生长与否,众生感觉幸福与否。谁也没有资格说他是永远正确的,只有通过行动 让人们得到了安宁的生活,人间保持了和谐的世态,人们不再需要用暴力和欺诈的手段去获取需要的物,不再有精神上纷争的折磨,对大同环境的破坏者,随时有人给予纠错,私心无法害人 了,说明这样的制度达到了应有的目标。但指导社会实践的理论,所形成的法律或制度,应根据社会的发展需要,需要进行不断的补充和更新,才有可能成为一种保持社会长期平衡发展的机 制。如果一味地把某个人的话当作不变的参照物,则有可能步入他所思维的极端方向。一个人在世时有位有权,能有效地解决所遇到的问题,但并不能代表他所用的方法,能包治百病。世事 是会变的,任何人的认知都是有盲区的。病是多种多样的,只有对症下药才能凑效。更何况有的事在前人的手里都没有调理好,又怎能有一个完整的治世理论留给后人呢?前人所讲的话,不 论他职位多高,影响多大,没有必要天天挂在嘴边。一定要把前人对人类生存发展有建树的话或讲错的话,做错的事,在做事前都加以引用或罗列,我相信我们什么都别做,去找这些东西就 可以耗掉我们一生的时光了,别说在做事前还要念这一大串的原文。

  选择大家都离不开的东西去做,求大同,纠出轨,不会有大错!前人讲得对的意思相同的话,记在心里就行了,要讲现在的人能听得明白的话,能做的事就好。不能用的,讲得再好,画得再 好看,解决不了饥饿,不顶用。引用前人的话,无非一个目的,就是让人明白前人曾经这样讲过做过,那是他在所处的时代讲的,他所了解的就是那时代见到的,今天我们可以参考,变通运 用,照搬是很难行得通的。任何能留传给后人,被后人所接纳的东西,都应当是能用能做的,知道了就应当去做,不去做,任何事都不会变成现实。管不了别人,就管好自己得了,做得多少 是多少,总比空讲不做好些。何必要天天泡在经典里,事事都要借尸还魂来壮胆。弄不清楚的问题可以讨论,但成天去争论死人模棱两可的话,则是生生地把活人逼向棺材里的做法!人们来 到人间常常不知道自己所需要的最基本的东西是什么,许多东西是被世间文人的纷扰所忽悠的,很多时候,人们是活在他人的阴影中,被他人拖着走,总感觉活得好累。

  人类生命活动的聚物运动,是很难规定一个硬性的指标的。物的生长是自然条件达到了它所需要的东西时,或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足它生长的条件,它就会自然地生长,没有条件被迫的 生长,或喷激素催促的生长,必定会出现畸形。

  绝对的占有和绝对的平均都不是人类所能追求的。当一个人在一定的区域内占有较大量的社会财富,而造成了该区域资源的匮乏,使当地众生出现生存危机,占有者,又不能担当相应的社会 责任,这就违背了大自然的生存法则。当绝对的占有成为社会的主流,人间就是一个争夺所需用物的战场;当绝对平均成为社会主导意识的时候,人间就是懒汉的天堂。社会本来就是个自然 的混合体,自然的调和是有周期性的。当人们赖以生存的资源在一整体内出现了严重的不同,人们得不到基本的生存和发展保障,生物求生的本能反应就常作用于没有生存资源的人,他们就 会要求社会财富进行重新分配。当正常的,多数的劳动者提出了这样的诉求,社会的运行状况就不正常了。国家的主要责任就是防御外来的侵扰和维护社会的平衡发展。如果没有主持公正的 社会管理者,为这场重新分配进行调和,社会的动荡和混乱就会继续向恶化的方向演变。人类社会的调和组织——人民政府,选好人选了吗?

  和而不同,是应有前提的,它是以共同依存的大同不被严重扭曲,人们身份平等,机会平等,正常的劳动付出,能够维持其中等生活以上的水平,人们应当是能够容忍别人与自己的差距和不 同的。通过诚实的劳动,能守住大同,拥有较多的财富,该担当的社会责任,勇于担当,与人不同而不伤及他人,相信多数人对这样的不同是能够包容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生于五十年代末,现供职于广西桂林荔浦县农业局,恢复高考后,考入广西柳州农校,就读园艺专业,80年毕业,分配至荔浦县农业局下属的果场任技术员,先后在果场、县夏橙基地总公司、县特产局、水果办、农业局等单位任过职,现退居二线,职称农艺师。
执业及爱好:主业为水果栽培,第二专业经济管理。爱好广泛,国学、历史、哲学、军事、政治、宗教、书法等都有涉猎,每天坚持运动锻炼,治学以兼收并蓄为自乐,不受任何学派思想所束缚,但兼爱各家之善。自愿受天理和道德仁义的约束,愿做人间长治久安的一个探路者,甘为人类子孙的长久幸福,作一盏让人们能够维持秩序的路灯。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