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灵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有话要说 - 地灵灵首页
中国需要战略忍耐:和日本彻底摊牌时机未到
2012-09-14
字号:

  提要:

  钓鱼岛权益需要维护,中国需要做出强烈反应,但不能把国运全部押上去!这样做在战略上是谓不智,老成谋国者所不为也!尤其在军事上,需要采取克制、克制、克制的态度。

  时间和历史,都在中国一边。中国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以抵制日货为契机,推动经济的转型升级,提升本土企业素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为最终在经济上、进而在军事战略上彻底超越日 本做好准备!

  实事求是地说,中国无论在经济和军事上,尚无法和日本及其盟友进行长期、全面的硬对抗。因为日本不仅仅是日本,还有军事上的“日美同盟”。

  尤其是,中国如果真的要和日本在军事上摊牌,那就意味着中国也需要在心理上准备好同美国对抗。在军事的意义上,日本已经不仅仅是日本自己,还有已经有五十年历史的日美同盟。对这 一点,国人需要清醒的认识。

  日美同盟,本来是美国对抗苏联同时制约日本自身的工具,日本国内本来存在着反对日美同盟的强大声音。但随着中国在亚太地区力量的成长,尤其是美国所感受到的所谓中国对美国在本地 区战略影响的“挤压”,过去十多年日美同盟已经转化为以平衡、对冲中国为主要战略取向、以中国为主要假想敌的军事战略同盟,日本国内反对日美同盟的声音也已经微弱得不足道了。

  可以说,任何中日在钓鱼岛地区的擦枪走火,都会给日美同盟巩固注入新的活力,实现其“假想敌预想”。我们必须承认,以中国目前的国力,尚不足以同日美同盟全面对抗。

  可以预想,如果中国陷入同日美同盟对抗的境地,不会有任何在战略上重大影响的国家会站在中国一边,包括俄罗斯,包括东盟,更遑论其他国家了!

  请认真思考中国再次陷入国际孤立可能给中国国运带来的巨大影响吧!

  在经济方面,日本固然对中国在市场上有需要,但中国对日本在技术上有着更深的依赖。从日本战后几十年发展的经验看,在基本上不依靠亚洲市场、在基本上不参与中国市场的情况下,日 本实现了经济的全面复苏和腾飞。在当前,中国市场对日本当然重要,但中国也只是亚洲市场、全球新兴市场的一个环节。以日本的国民性,最好能靠上中国市场,但离开中国市场,对日本 也并非就是灭顶之灾。我们不宜过高估中国市场对日本的重要性,尤其不要以为经济制裁就会使日本改变其所谓“购岛”决策。

  中国固然在GDP上超越了日本,但在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创新能力、调动全球资源的能力、同别国进行深度经济合作的能力等众多方面,中日仍然不能等量齐观。

  因此,这里的结论就是:中国需要对日本的行为做出强烈反应,但在总的战略上仍然需要忍耐,仍然需要清醒,尤其在军事上仍然需要采取克制、克制、克制的态度。

  钓鱼岛权益需要维护,但不能把国运全部押上去,这样做不智!

  那是不是就没有办法打痛日本呢?有的,仍然是经济领域。

  离开中国固然不会使日本陷入灭顶之灾,但中国在经济上采取措施,却可能真正打痛日本,让日本为自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行为付出代价。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利益,根本的利益,在于经济 转型升级、创新能力的提升。如果中国能够较快实现产业转型升级,更进一步拉大同日本在GDP上的差距,缩小同日本在产业结构上的差距,在综合国力上同日本真正成为两个量级的国家,那 么即使日本能在一段时间内非法据有钓鱼岛,但却没有能力永远保持住这种非法占有的状态。

  毛泽东就台湾问题说过,台湾问题十年解决不了,一百年总要解决,一千年总要解决。对钓鱼岛问题,我们应该有同样的战略耐心,一百年解决不了,一千年总要解决。

  但是有一件事情,就是:中国产业升级、创新、壮大的问题,却不能再拖了。否则,即使你现在抵制日货,过了一百年,你发现你还是需要日货,仍然还会提出“抵制”的问题,那才是悲剧 呢!正像一百年前提出抵制日货,现在还要重复同样的口号。因为中国的产业,一百年没有胜过日本。

  日本现在非法占据了钓鱼岛,似乎是占了便宜。但如果由此阻止住其对中国产业的渗透,而使中国本土企业获得更多发展壮大的机会,中国由此扶正了“民气”使其正真向上,中国在产业上 真正压住了日本,只怕日本有一天会主动把今天“国有化”的钓鱼岛主动交还。

  所以,中国仍然需要战略上的忍耐,这包括军事上的克制、克制、克制。中国在战略上真正的大智慧,是经济上的卧薪尝胆。在目前来说,抵制日货,是中国唯一可行的重大选择。军事选择 ,只会使中国在战略上走入歧途,使国运走入歧途!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对菲打经济牌,可以;对日只此一牌,则不行。此物非彼物,若不知,书生矣。
    这些年我朝是力劝其脱西入亚的,主子不乐意,没得玩。在这个层面,忍而待机说的过去。但钓鱼则没法忍也不必忍,要想上下通气,经络顺畅,做足功夫了,日则日之何妨!这是个坎也是个机,何来哆嗦?
    2012/9/16 22:37:27
  • 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当头的都是一群裹脚的娘么!害得全国老少爷么受窝囊
    2012/9/15 3:22:13
  • 看了今天的新闻觉得很窝囊!这软了30多年的软蛋还是硬不起来啊!海监船干嘛磨磨蹭蹭的去钓鱼岛?干嘛隔着岛那么远?生怕碰见鬼子的船搞得“友邦惊诧”吧?先前一直躲猫猫,后来离着岛那么远拍了个照就立马掉头往回跑,那海监船的船长是男人吗!还不如小城镇的城管小队长有气魄
    2012/9/15 3:20:44
  • 你就是个卖国贼,日本汉奸!中国太没有男人了!何新是好样的
    2012/9/14 23:23:02
  • 又是一篇将闷声发财,也化妆成战略单相思者!
    文章中逻辑矛盾的方都没说明白!还能看清楚战略层次的奥妙吗?
    ——“中国现在应该做的,就是以抵制日货为契机,推动经济的转型升级,提升本土企业素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在这里说:抵制日货、经济制裁,是很妙的方法)
    ——以日本的国民性,最好能靠上中国市场,但离开中国市场,对日本 也并非就是灭顶之灾。我们不宜过高估中国市场对日本的重要性,尤其不要以为经济制裁就会使日本改变其所谓“购岛”决策。(在此处论述,抵制日货、经济制裁,也是无济于事。)
    2012/9/14 20:41:49
  • 本文不行!因为没提什么时候才是摊牌时候?!
    2012/9/14 16:56:31
  • 如果开战,美国会在武器和谋略给与大力度的支持,不会有军队参与。因为与13亿中国人缠绕在一起,多少年都得不到解决,不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但是中国官僚腐败,能带我们打多久?当年蒋介石打一阵子,把队伍拉到后方藏起来!等国联,等八路,等汪精卫。。。,据坊间说,官员的子女有90%在美国拿了緑卡,而且把不明收人转到了国外,所以我担心的是中国的官员是不是做的表面文章!如果现在的官员还是延安时期的老八路,还是领导穷人翻身的,打仗冲在前面的共产党员,那!还怕什么?关键是现在的官员一门心思只想弄钱,只想把子女,小蜜弄在国外,。。。你说他敢打仗吗?大家回忆一下70年代,尼克松不远万里飞来中国,为什么?为了仰望伟人毛泽东!如果毛伟人在,日本人敢玩这些把戏吗?(日本人崇尚勇敢者),美国会帮日本人吗?和13亿中国人打一场没有胜利的持久战符合美国人的利益吗?所以我认为:领导者不会带领我们打仗!
    2012/9/14 14:48:39
  • 请问何时我国才能打败日本和美国,还有俄罗斯,还有欧洲,经济转型要转,土地要争,不能一起做吗?是不是人家把土地扩张到用石头都能把你家玻璃打烂的时候,你就能发展到打败日本和美国了。
    2012/9/14 13:29:02
  • 本文持论还是比较理性客观的,特别关于中国自己产业升级等论述。
    2012/9/14 11:50:29
  • 作者的思维还是汪精卫的曲线救国思维,在作者眼里当年的八年抗战都是错的,如果按汪精卫曲线救国思维,中国不是今天的中国,是日本式殖民地,但作者生活水平会比今天社会主义高得多,中国象日本有美国军事基地和驻军该多好啊,这就是作者观念。
    2012/9/14 10:51:52
  • 忍忍忍~~敌人步步为营,你却在喊节节败退!你以为人家会有节制?看看船长事件我们处理的软弱到今天小日本的买岛,一步一步,没完没了!
    强手是考验一个大国国力的试金石!要有出手的勇气!
    领导人没有这样的决心,国内问题的解决也是天方夜谭!
    2012/9/14 10:26:54
  • //正像一百年前提出抵制日货,现在还要重复同样的口号。因为中国的产业,一百年没有胜过日本。//

    这个才是真问题。光大沒用,要质优质强才顶用。质虚质弱质劣,什么都是空话大话,不起作用。

    什么要用我们的血肉筑起新的长城,这就是昏话乱话。历史上真长城沒用,这人血肉的长城更沒用。人的真才实学,解放自由发展才真正管用。
    2012/9/14 10:00:1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中国要真正崛起,就要推进自主创新、培育本土企业和坚持民族根性。此三者,“三位一体”,相互支撑,缺一不可。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