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海波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共产党人 - 高海波首页
《伤寒杂病论》张仲景原序
2012-08-20
字号:

  ——中医基础之经典学习:伤寒论1

  导语:时间过了上千年,可人对于健康的态度和仲景笔下仍无二致。只有当自己的命已经不在自己手里时,才意识到生命(相对于金钱、权势、名利……)的重要,却往往已经无力回天, 只有一句“归命于天”了。这是做人的悲哀,遗憾的是每个人做人的机会只有一次。可人类生命延续几千年的现实悲哀中并没有绝望,因为生命延续中积累的人类智慧,它会引导人类生命/社 会摆脱欲望走向希望,由现实的悲哀无奈走向理想幸福美好!

  作为一个人/一代人,需要站在前人智慧的肩膀上,才能够将自己的人生演绎得更加美好。就健康而言,中医的经典著作中闪烁着人类智慧的亮光(虽然也有很多由时代历史认识局限必然 导致的错误),我们需要将漫失在历史长河中的点点亮光收集起来,点亮前面的路,为我们,为后人。

  原文:

  论曰: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 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 归天,束手受败。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呜呼!厥身已毙,神明消灭,变为异物,幽潜重泉,徒为啼泣。痛夫!举世昏迷,莫能觉悟,不惜其命,若是轻 生,彼何荣势之云哉?而进不能爱人知人,退不能爱身知己,遇灾值祸,身居厄地,蒙蒙昧昧,蠢若游魂。哀乎!趋世之士,驰竞浮华,不固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至于是也!

  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 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论》合十六卷,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若能寻余所集,思过半矣。

  夫天布五行,以运万类,人禀五常,以有五藏,经络府俞,阴阳会通,玄冥幽微,变化难极,自非才高识妙,岂能探其理致哉?上古有神农、黄帝、歧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 文,中世有长桑、扁鹊,汉有公乘阳庆及仓公,下此以往,未之闻也。观今之医,不念思求经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始终顺旧。省疾问病,务在口给,相对斯须,便处汤药,按寸不及 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阳,三部不参,动数发息,不满五十,短期未知决诊,九候曾无仿佛,明堂阕庭,尽不见察,所谓窥管而已。夫欲视死别生,实为难矣!

  孔子云:生而知之者上。学则亚之。多闻博识,知之次也。余宿尚方术,请事斯语。

  译文:

  我每次读到《史记·扁鹊传》中“秦越人到虢国去给虢太子诊病”“在齐国望齐侯之色”等古人诊治病患的记载,没有一次不激动地赞叹先人的才华突出。反观当下社会,大部分读书人 不重视医药道理,不精心研究医方医术,以便对上治疗国君和父母的疾病,对下用来解救贫苦人的病灾和困苦,对自己用来保持身体长久健康,以保养自己的生命;只是争着去追求荣华权势 ,踮起脚跟仰望着权势豪门,急急忙忙只是致力于追求名利;重视那些次要的身外之物,轻视抛弃养生的根本之道。每个人外表华贵衣冠楚楚,而自己的身心憔悴。如果皮都不存在了,那么 ,毛将依附在哪里呢?突然遭受到外来致病因素的侵袭,被不平常的疾病缠绕,病患灾祸临头,方才震惊发抖,于是就降低身份,卑躬屈膝,恭敬地盼望女巫男祝的求神祷告,巫祝宣告没办 法,就只好归于天命,束手无策地等待死亡。拿可以活到很长久的寿命和最宝贵的身体,交给平庸无能的医生,任凭他摆布处置。唉!他们的身体已经死亡,精神消失了,变成了鬼物,深深 地埋在九泉之下,别人白白地为他的死亡哭泣。痛心啊!整个世上的读书人都昏迷糊涂,没有人能清醒明白,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像这样地轻视生命,他们还谈什么荣华权势呢?而且,他们 即使做了官也不能爱护别人,顾及别人的疾苦;不做官又不能爱护自己,顾及自己的隐患,遇到灾难,碰上祸患,身处在危困的境地,糊涂愚昧,蠢笨得就像没有头脑的废物。悲哀啊!那些 在社会上奔波的读书人,追逐着去争夺表面的荣华,不保重身体这个根本,忘记了身体去为权势名利而死,危险得如履薄冰,如临深谷一样,竟达到了这种地步!

  我的同宗同族的人口本来很多,从前有二百多人。从建安元年以来,还不到十年,其中死亡的人,有三分之二,而死于伤寒的要占其中的十分之七。我为过去宗族的衰落和人口的丧失而 感慨,为早死和枉死的人不能被疗救而悲伤,于是勤奋研求前人的遗训,广泛地搜集很多医方,选用《素问》《九泉》《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等书,并结合辨别脉象和辨别 证候的体会,写成了《伤寒杂病论》共十六卷。即使不能全部治愈各种疾病,或许可以根据书中的原理,在看到病证时就能知道发病的根源。如果能运用我编写的这本书的有关内容,那么, 对于伤寒病的问题,大多数能弄通解决了。

  自然界分布着五行之气,而运转化生万物。人体禀承着五行之常气,因此才有五脏的生理功能。经、络、府、俞,阴阳交会贯通,其道理玄妙、隐晦、幽深、奥秘,其中的变化真是难以 穷尽,假如不是才学高超,见识精妙的人,怎么能探求出其中的道理和意趣呢?上古有神农、黄帝、岐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等,中古有长桑君、秦越人,汉代有公乘阳庆及仓 公,自此往后到现在,还没听说过有比得上他们的人呢。看看当今的医生,他们不想思考研求医学经典著作的旨意,用来扩大加深他们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只是各自禀承着家传的医技,始终 沿袭旧法;察看疾病,询问病情时,总是致力于花言巧语,只图应付病人;对着病人诊视了一会儿,就处方开药;诊脉时只按寸脉,没有接触到尺脉,只按手部脉,却不按足部脉;人迎、趺 阳、寸口三部脉象不互相参考;按照自己的呼吸诊察病人脉搏跳动的次数不到五十下就结束;病人垂危还不能确诊,九处诊脉部位的脉候竟然没有一点模糊的印象。鼻子、两眉之间及前额, 全然不加诊察。这真如人们所说的“以管看天”似的很不全面罢了。这样想要辨识不治之证或判别出可治之证,实在是很难呀!

  孔子说:生下来就懂得事理的人是上等的,通过学习而懂得事理的人是第二等的,多方面地聆听求教,广泛地记取事理的人,又次一等。我素来爱好医方医术,请允许我奉行“学而知之 ”和“多闻博识”这样的话吧!

  评:时间过了上千年,可人对于健康的态度和仲景笔下仍无二致。只是当时人们在纵情于各种欲望中挥霍生命之后,健康将溃身体将垮的疾患面前,一般所能寄赖的只有巫傩之术和混世庸医 (实际和大部分人一样,只不过有人混世赖以权,有人赖以名,有人赖以势,有人赖以钱,有人赖以色,……,庸医赖以医罢了)。而当今之下,可以寄赖的除了以上之外,还多了西方治 病之术。

  即便如此,结果也还是没什么差别:只有当自己的命已经不在自己手里时,才意识到生命(相对于金钱、权势、名利……)的重要,却往往已经无力回天,只有一句“归命于天”了。 这是做人的悲哀,遗憾的是每个人做人的机会只有一次。可人类生命延续几千年的现实悲哀中并没有绝望,因为生命延续中积累的人类智慧,它会引导人类生命/社会摆脱欲望走向希望,由现 实的悲哀无奈走向理想幸福美好!

  作为一个人/一代人,需要站在前人智慧的肩膀上,才能够将自己的人生演绎得更加美好。就健康而言,中医的经典著作中闪烁着人类智慧的亮光(虽然也有很多由时代历史认识局限必然 导致的错误),我们需要将漫失在历史长河中的点点亮光收集起来,点亮前面的路,为我们,为后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张仲景生卒年和曹操差不多,那是三国初期大战乱年代,死人无数。曹操在他的诗歌中说:“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张仲景之家是大族,在那个战乱年代,其家族“其死亡者,三分有二”,应该是死于战乱,或战乱所引起的饥荒。在中国历史上,和平年代人口增长很快,因为中国医学发达,人民比较注意卫生,而且散居农村,对瘟疫的抵抗力比较大。张仲景说因伤寒死亡十居其七,有夸大之嫌。
    这就是我的读书方法,尽信书不如无书。我也希望别人读我的书时也质疑我。
    2012/8/20 21:43:00
  • 上古有神农、黄帝、岐伯、伯高、雷公、少俞、少师、仲文等,中古有长桑君、秦越人,汉代有公乘阳庆及仓 公,自此往后到现在,还没听说过有比得上他们的人呢。
    死于伤寒的要占其中的十分之七。我为过去宗族的衰落和人口的丧失而 感慨,为早死和枉死的人不能被疗救而悲伤,于是勤奋研求前人的遗训,广泛地搜集很多医方,选用《素问》《九泉》《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等书,并结合辨别脉象和辨别 证候的体会,写成了《伤寒杂病论》共十六卷。即使不能全部治愈各种疾病,或许可以根据书中的原理,在看到病证时就能知道发病的根源。如果能运用我编写的这本书的有关内容,那么, 对于伤寒病的问题,大多数能弄通解决了。
    2012/8/20 10:48: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5年4月生于河北省卢龙县,共产党员, 工学博士。曾任高校专职辅导员,学院团委书记,现专业教师。在这儿面对现实说些大家心里清楚而不愿说出的实话,言辞批判不讳不避,只是源自对党和国家社会的美好愿望,绝无扰政之心,更无恣众之意;放眼希望谈一些被大家定义为忽悠却发自责任的社会理想,求索呼唤至真至诚,纯粹基于对人民乃至人类社会存在的严肃思考。若能获同样心怀社会希望的同志们几句批判,吾之所幸;诚若引起大家对共同社会中自己责任的思考,党之所依,国之所冀,民之大幸也。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