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锦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走出书斋 - 曹锦清首页
向左、向右,中国向何处去?
2012-05-27
字号:

  在中国向近代以来梦寐以求的目标飞奔,不仅“赶英”,还直朝“超美”而去的时候,国内却陷入了愈演愈烈的发展目标(价值目标)之争——中国发展的目标,是民主、均富,抑或是单纯 地追赶?

  近几年,尤其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国内知识界(包括中共党内)再次发生发展战略之争,此次之争没有发生在“追赶及其时间”上,而是发生在民主与“均富”(共同富裕)两大发展目 标上。自由主义者将“人权、自由、民主”置于发展的优先地位。他们认为,这些价值因其“普世”而具优先性,进而认为中国“政改”滞后是产生改革开放以来全部负面现象(权力腐败、 贫富分化、环境污染、各种群体性抗争活动等)的总根源。社会主义者们(姑且如此称呼)将“共同富裕”置于发展的优先地位。关于造成贫富分化的原因及如何在贫富分化的情况下推进“ 共同富裕”的发展目标,温和者集中在“取有余而补不足”的转移支付和建立全民社会保障体系等,激进者主张组织工会,改变劳工在初次分配中的不利地位。总之,在中华民族实现“战略 赶超任务”的前夕,国内的政治与分配问题占据主流舆论。“赶超”的意义,只存在于一部分具有民族主义情绪的知识分子心里。

  这一争论有其现实的背景,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是基于共同富裕的承诺,但这一理想正面临幻灭。

  在决策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初,邓小平就防患未然,发出了“防止两极分化”的警告。

  在邓小平看来,“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只是“资源配置的手段”,与姓“社”还是姓“资”无关,而“资本主义”(私有制)会造成“两极分化”,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才能 确保社会财富的“公平”分配。故而,邓小平要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结合起来,达到经济快速增长与共同富裕的双重目标。然而,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以“集体企业”和 “国有企业”形式存在的“公有制”与市场经济极难兼容。1996年,绝大部分乡镇集体企业通过“改制”而私有化,至于“国营企业”,通过“改、转”而得以保留下来的大中型国有企业转 型为“国有资本”的存在形式。市场经济不只是“资源配置”的有效手段,而且,更是“两极分化”的根本机制。

  的确,邓小平一再发出过“防止两极分化”的警告。1987年,邓小平说,如果出现两极分化,改革就走到邪路上去了。1990年,邓小平警告,如果出现两极分化,那么,“区域之间、民族之 间、阶级之间、相应地,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矛盾都会紧张起来”,那“就会出乱子了”。至1993年,邓小平终于承认,“两极分化自然而然地出现”,并认识到,“财富分配的问题”远比财 富增长问题复杂的多,解决起来也困难的多。但是,他告诫后代们,这个问题必须“用千百种方案、方法”解决。因为,他意识到,听任两极分化发展下去,不只是“改革”背离共同富裕的 初衷,更危险的是,有可能引发一场革命。曾靠“土地革命”起家的老一代中共领袖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简单而重要的真理。其实,中国历代儒家都知道这样一个真理。贫富贵贱过于悬殊 ,则离社会大乱不远了。故而,欲实现太平,应该是一种“必其民无甚富,亦无甚贫”的相对平均状态。中共执政前三十年,只做到“贫而均”,但邓小平认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三十 年改革实践却证明,“富而均”只是一个“理想”,实现的只是与经济“增长”同步“增长”的贫富分化。

  在“两极分化”的事实面前,官方的意识形态逐渐流于空洞、陷入混乱,左翼的困惑不断加剧。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共同构成了改革开放时期中共官方意识形态的三大观念,其中,核心词是“社会主义”。中共十四大认为,存在一个 “邓小平理论”,该理论的核心是正确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及“如何建设社会主义”两大长期困扰中共的问题。邓小平给社会主义的判定是,“一个公有制,一个共同富裕(或按劳分 配)”,且能与市场经济相兼容。如今,“共同富裕”遭遇到“两极分化”的现实,而“公有制”只残存在“土地集体所有,农户家庭承包使用”和以国有资本形式存在的“国企”中,私有 资本和雇佣劳动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运行的显著特征。如何再次“修正”邓小平的关于“社会主义”的定义,以与实际状况相协调?这给中共官方出了一道难解之题。

  中国左翼厌恶贫富分化,关注庞大的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希望共同富裕,但在市场经济全面展开,且与全球化接轨的今天,即使他们能将“共同富裕”写进十八大的政治报告,而于现实何 补?现实的分配方式乃是“改革”后的生产方式的一个必然结果。这是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常识。那么,为了实现共同富裕而重建“公有制”吗?倒退是没有出路的。那么,退而求其 次,加大二次分配的“转移支付”力度,或进而改变一次分配领域中的劳动者地位,以大幅增加劳动者分配的份额呢?这是战后欧洲“社会民主党”的通常做法。但是,欧洲国家现在不是重 患“福利国家”病吗?“共同富裕”,路在何方?中国左翼内各派也陷入巨大的困惑之中。

  尽管不公平的私有化政策已经受到质疑,但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依旧主张,要解决目前的困境,唯一的选择是进一步私有化与政治民主化。

  在经济领域,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也关注“贫富分化”,但坚决主张,“市场经济”与“贫富分化”无关,在“好的”或说“完全”的市场经济,既有“效率”,又很“公平”。故而,贫富分 化是由“权贵资本主义”或说国家拥有过多的“国有资产”而形成的。他们要求进一步私有化,即土地私有化与国有垄断企业的私有化,认为彻底私有化才能建立“效率且公平”的完全市场 经济。左翼将上述观点视为浅薄与无知。

  在政治上,自由主义者认为,“人权、自由、民主”不只是“西方化”,更是“普世”的“价值”。“民主”的实现形式只有一种,就是在西方行之有效的“宪政、议会、多党、普选”等一 套制度安排。民主不仅“普世”,且有重要实际功能,即选举与多党轮替才能克服一党长期执政无法解决的“权力腐败”问题,一党执政也是司法不能独立,中国无法进入“法治社会”的总 根源。一般说来,自由主义者将改革开放三十年出现的社会负面现象归咎于“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于经济改革”。

  恰如中国左翼希望将“共同富裕”作为中共十八大的中心议题一样,自由主义(右翼)强烈要求将“政治民主化”作为中国改革的主题。

  在左翼和右翼的争论之外,继续高度认同“追赶”与“民族复兴”目标的知识分子(及其他人)可以归入民族主义(文化保守主义)范畴。当他们从现代化的成功进程中获得足够多的自信时 ,通常提出回归本土化的要求,以此增进民族文化自信、自觉,进而重建民族文化认同。他们关注“贫富分化”,更多是从“保持社会稳定”的角度出发的,他们对“政治民主化”的看法与 自由主义大相径庭,他们也要求“政治民主”,但他们所讲的“政治民主”主要是指执政者(党和政府)能够有效地反映和代表民意,对百姓的普遍要求给予有效回应。这与传统儒家民本思 路十分接近。他们之所以排斥西式民主制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怕乱。他们对政治制度通常从功能主义角度来考察,是否有利于中国政治版图的统一,是否有利于社会稳定,是否有利于经济稳 定、快速、可持续地发展。而这一切,主要服从于他们的最高价值目标:“赶超”与“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从这一目标出发,民族主义者通常对中共政权是持肯定态度的,他们赞同“中国模式”或“中国道路”,因而肯定“中国道路”的实际引领者与推动者。与民族主义结伴而行的“文化保守主 义者”更是企图摆脱西方中心主义的影响,重返传统文化,试图从中寻找为现行政体辩护的思想流派,但至今未找到共同的学说。

  注:本文为作者在2012年5月中国力研究中心费城论坛上演讲的第三部分,第一部分为“从邓小平的‘分三步走’发展战略说起”,第二部分为“中国‘赶英超美’意味何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四篇之中这篇写的还不错,对现象的罗列比较到位,有引人思考之处。

    中国现在的事难弄啊。再苦点难点穷人也不会轻易闹事(他要不是老实人也不能穷),但你要是动富人、动既得利益者一根汗毛,不咬死你才怪。中国20年多年培养起来的富人邪性着呢。

    2楼思考的方向对头。
    2012/5/29 22:31:09
  • -----重返传统文化,未必就是“文化保守主义”!只要揭示出了中华文明超级高明伟大的一面来,特别是非同凡响的中华之道来,便能为全人类走出一条开拓性的新路来的。这将根本不是“保守”的,而是开创性的。
    2012/5/28 21:35:13
  • 公知的无知与无耻是无与伦比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自说自话和自以为是为当代公知典型特征。此文作者可以划入公知行列。
    2012/5/28 12:10:48
  • 对2008年后的现实现象——看的清、说的透。
    近几年中国所有政经文章一样的通病——无下文;无“看的清、说的透”的办法。
    同1945年后的国军高参——看的清、说的透。
    吵吵嚷嚷之浩浩汤汤??力挽狂澜之中流砥柱??

    中华文明之薪火相传??叶公好龙之改革创新??
    2012/5/27 23:31:07
  • 时至今日何须分辨左右,只需搞清楚谁爱国、谁卖国就谢天谢地啦 哈哈哈哈
    2012/5/27 22:24:06
  • 长痛不如短痛,转折期一过,我相信,中国会是另一番景象。
    2012/5/27 18:15:31
  • 太简单啦,中国向前走。
    2012/5/27 17:00:54
  • [在政治上,自由主义者认为,“人权、自由、民主”不只是“西方化”,更是“普世”的“价值”。“民主”的实现形式只有一种,就是在西方行之有效的“宪政、议会、多党、普选”等一 套制度安排。民主不仅“普世”,且有重要实际功能,即选举与多党轮替才能克服一党长期执政无法解决的“权力腐败”问题,一党执政也是司法不能独立,中国无法进入“法治社会”的总 根源。一般说来,自由主义者将改革开放三十年出现的社会负面现象归咎于“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于经济改革”。]正是這樣!
    [与民族主义结伴而行的“文化保守主 义者”更是企图摆脱西方中心主义的影响,重返传统文化,试图从中寻找为现行政体辩护的思想流派,但至今未找到共同的学说。]原因是什麼?在下認為因為現政權是遵循西方理論而建立,重返傳統文化就等於否定了自己。跨越這一步需要相當大的智慧勇氣和魄力!但時間不是太多了。內外壓力已近臨界點,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2012/5/27 14:09:25

  • 时代的航船,前进总有左、右舵,但愿不要有“满舵”;纵有海图与导航仪,遇到风浪与暗礁,关键还是靠舵手……
    2012/5/27 10:28:50
  • 呵呵,我以为你有答案。结果也只是,罗列现象,分析而无结论。继续讨论。
    2012/5/27 9:29:24
  • 实现共同富裕并不难.首先要分开市场与社会.效率和自由的原则适用于市场.在社会的范围讲公平.如国家的转移支付.免费的基础教育和部分高等教育.基础设施和环境质量.医疗和养老金..经济的发展成果必然要向社会的普遍进步转移.并非由少数人占有.社会又对市场经济的繁荣提供安全和人材支持.市场与社会的良性促动就构成一个好的国家发展机制.
    人们对现状的批评多为市场机制对应属于社会涉及民生领域的侵犯.比如教育费医疗费过高.为低收入者提供的住房太少.政府对高收入者的课税漏洞太多等等.
    2012/5/27 9:17:29
  • 公有制经济要想继续发展下去,就必须和人民的切身利益看得见地紧密地结合起来,否则没戏。毛泽东为什么能战胜蒋介石,说穿了就是因为土改,农民得到了利益。在城市则是工人的收入提高了,工人得到了利益。所以那时人民支持毛泽东。现在人民为什么淡漠,因为人民都成了纯粹的打工者,雇佣劳动者。资本家为什么对企业发展有兴趣有热情,因为企业发展了作为私人大股东控股股东才能得到较多的现金红利。把国企分给国家股股东的现金红利全部分给全体公民,作为社会福利,使全体公民实实在在地得到利益,是发展公有制经济的唯一出路。否则有资产阶级为了利益推动私有制,却没有人出于利益推动公有制,结果可想而知!!!
    2012/5/27 8:46: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49年生,82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86年在华东师范大学获硕士学位。曾任教于上海市城建学院,现为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著作有《现代西方人生哲学》、《平等论》、《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合著)、《中国单位现象研究》、《黄河边的中国》、《中国七问》等。其中《当代浙北乡村的社会文化变迁》一书是他与同事花了4年时间,在浙北的一个乡村进行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著成,该书曾获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