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鸿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货币战争 - 宋鸿兵首页
大跃进与大衰退
2012-03-29
字号:

  当一个人立下壮志要由穷变富、由弱变强时,他会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积蓄力量稳步发展,另一种则是涸泽而渔急功近利。如果他过于迫切地想发展,把省来的收人都投人事业,每天只是苦干蛮干,完全不顾健康,长期营养不良,最终身体必然垮掉,一场大病下来,许多努力都将白费。

  1957年的中国,却做出了第二种选择。

  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提前完成,使中国社会快速进入了一种亢奋状态。社会主义的优越性通过崭新的工厂、林立的车间、繁忙的车床、源源不断的工业产品、琳琅满目的市场和农民日益丰富的餐桌展现出来,让饱经战乱和贫困的社会看到了真正的希望。工业化带来的富裕与繁荣,使人们突然发现追赶世界发达国家的道路,看起来并非那么漫长。工业化的速度越快,繁荣富强的梦想就越逼真。

  然而,发展工业的主要基础,却是脆弱的农业。重工业所需的设备,85%是用农产品去国外换来的,轻工业所需要的原料,90%来源于农业,1亿城市人口和5亿农民的粮食,也需要农业来提供。这就是典型的农业国在发展工业化时,所面临的普遍现象。

  在工业化尚属起步阶段的中国,农业仍然主要是靠天吃饭。自然条件,气候变化都会严重影响农业收成。这一点,在一五期间已经体现得非常明显。从1953 -1957年的5年间,出现了两个丰年,两个灾年,一个平年,结果1954年的大荒年使得农业减产,棉花、粮食供应不足,使得纺织等轻工业仅增长1%。而农业和轻工业构成了中国消费产品的几乎全部来源,消费品减少,商业就下滑,国家财政收入也跟着萎缩,因为国家财政收入的大头就是农业、轻工业和商业。财政收入不足,又会影响投资和重工业。所以,1954年和1956年的灾年直接影响到1955年和1957年的经济增长。

  只有当工业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工业化所带来的农业机械、化肥、农药和大型水利建设,才能对农业产生实质性的帮助。在此之前,农业脆弱的基础,在工业化的重压之下,显得格外需要呵护。

  一个国家就如同一个家庭,其收入无非是用于消费或储蓄。贫穷家庭的收入中大部分用于日常开销,仅有少部分能够进行储蓄,而一个贫穷的农业国的国民收入中,积累与消费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积累是国家未来发展的潜力,消费是大众现实生活的开支,没有积累就没有发展的后劲,而缺乏消费则国民无法正常生活。积累与消费的比例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积累比例太高,就如同饿着肚子干活,时间一长,身体必垮,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刚刚过上温饱生活的穷国,积累比例如果超过25%,则农业基础肯定吃不消。

  强行进行工业的高积累,则意味着农民必须减少口粮,这会构成长期的隐患!如果工业不能提供足够的消费品进行等价交换的话,农民则将消极怠工,减少粮食生产,这将是经济的灾难!如果再赶上连续的大灾年,则农业、轻工业、重工业、商业和财政收入将遭遇灾难的平方!如果工业积累用于严重畸形的工业部门,而产生巨大浪费的话,情况将是灾难的立方!

  可惜,从1958年到1960年的三年“大跃进”,这三个“如果”全占了!

  “大跃进”时期的高积累到了令人惊骇的程度!1957年时积累仅为24.9%,1958年则飙升至33.9%,1959年更是达到惊人的43.8%,1960年仍高达39.6%!如此之高的积累比例,势必严重破坏农业脆弱的平衡,农民不得不大幅减少口粮以保证工业发展。事实上,农民的人均口粮在1956年达到410斤的高峰之后,直到24年后的1980年,仍未超过当时的水平。农业的长期停滞,导致了整个中国经济的缓慢增长。

  “人民公社”把农民的农具、耕牛、鸡、鸭、猪等私有财富强行收归生产队所有,推行大食堂吃大锅饭,吃饭不要钱,结果一个季度就吃掉了半年的粮食。农民不可能再有农业生产的热情和责任心,这与斯大林时代集体农庄的。情况几乎完全一样。再加上连续的严重自然灾害,农业生产出现了严重衰退,1958年的粮食实际生产了4000亿斤,1959年减少到3400亿斤,1960年更降到2870亿斤,棉花减产的情况更为严重。饥饿在农村与城市大面积蔓延开来。

  以农业惨重代价强行积累起来的重工业投资,却出现了惊人的浪费。钢产量被高度图腾化为工业化的标志,提出了钢产量1958年要比1957年翻一番,由535万吨增加到1070万吨,1959年要比1958年再翻番,由1070万吨涨到3000万吨。“以钢为纲”,一马当先,万马奔腾的景象确实出现了,这就是全国大炼钢铁的狂热之举。工业化是一个高度复杂的系统工程,就连斯大林大搞工业化时,也只是从农业压榨出更多的原始资本用于发展重工业,但在进行重工业投资时,毕竟是按照相对合理的工业体系布局来进行。“大跃进”则推翻了所有工业经济发展的基本逻辑,突出钢铁,不顾其余!工业化只有协调与平衡才能带来效益。结果钢铁仓促上马,突然发现电力不足,解决电力短缺时却又面临煤炭制约,想提高煤炭供应却又受制于运输,运输牵扯到铁路公路火车汽车,这些又连带着机械制造等行业。一马当先的“钢元帅”一回头,却突然发现后面大队人马无法跟进。再加上土法炼钢所生产的大量次品,造成的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浪费,对森林资源的严重破坏更是无以复加,重工业的发展彻底畸形,与轻工业的关系完全扭曲。

  经济危机从重工业的畸形扩张开始,过度积累造成了农业的破产,从而必然拖垮丧失了原料来源的轻工业,接着商品零售由于缺乏消费品而陷入恶性的萎缩之中,致使国家财政收入巨额赤字,不得不压缩投资规模,最终导致了重工业从1961年开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大衰退,重工业生产1961年比上一年下降了46.6%,1962年又同比下降了22.6%。钢铁从1960年的1866万吨跌到了1962年的667万吨,煤产量从3.97亿吨跌到2.2亿吨。这是建国以来出现的第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

  直到1965年,中国经济才逐渐恢复到1957年的水平,为了这一错误,中国浪费了整整8年宝贵的时间!

  注:本文节选自《代币战争4》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一个人立下壮志要由穷变富、由弱变强时,他会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积蓄力量稳步发展,另一种则是涸泽而渔急功近利。如果他过于迫切地想发展,把省来的收人都投人事业,每天只是苦干蛮干,完全不顾健康,长期营养不良,最终身体必然垮掉,一场大病下来,许多努力都将白费。
    2015/7/10 20:28:48
  • 作为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要想赶上和超过先进国家必须跨越式发展。因此中国的大跃进作为国家的发展战略没有半点错误。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完全是那些走资派、地主还乡团、汉奸卖国贼们打着红旗反红旗所搞的破坏造成的。与大跃进的政策毫不相干。说白了就是阶级斗争的结果。
       一说大跃进他就叫你亩产万斤粮,就叫你家家户户砸锅卖铁。这些就是阶级敌人的蓄意破坏!搞亩产万斤粮的就是那些极力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走资派们造的虐。请不要把这些阶级敌人的破坏算到大跃进的头上。作为学者难道这些都看不出来吗?难道你也同那些搞亩产万斤粮的大脑痴呆们一样的思维吗??
    2013/9/5 18:07:03
  • 原来还挺看好你的,通过这篇文章看你也就是那么回事。也是“专家教授”之列。一个学者一个人如果不能正确对待历史,甚至是歪曲历史还能有什么作为。真是可惜了!
    2013/9/5 17:58:40
  • 你看问题有偏激!大跃进比起最近几十年的发展就是硬道理,夸大GDPP,是小巫见大巫,大跃进利大于弊!很多资料可以证明!请你再写一篇最近几十的----大发展的思考!
    2013/6/5 3:17:39
  • 宋楼猪立场歪了!也是一个彻底否定派。按马克思辩证观点世间任何事物都彻底不了。就像那些大小汉奸国贼造谣抹黑把三年困难时期说成人祸。还有无耻精淫考证出没有三年自然灾害。就像前几年北京专家们考证出北京空气污染祸首竟是自行车。这真是改革开放出人才啊!怪不得要给曾国藩做带路党的李秀成翻案为英雄,秦桧要给站起来,狼牙山五壮士被撵出了课本!缘何将军们斥责现代中国汉奸更多——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其种类齐全超过了汪伪时期——中国是个盛产汉奸的国度!
    2012/5/31 10:22:14
  • 楼主是否想说,现在之从农田上建筑高楼,挖用矿产以追求高出口,赚取美元,忽视发展农副牧业,令10块钱只能买两根葱,正是官方近年发展经济的败笔。
    2012/4/29 4:42:48
  • 中国自己的经济学;蒋金海的创新百科经济学,包罗万象。
    2012/4/12 17:46:51
  • 应学俊 是个实实在在的走资派  还100年不动摇  你说得太早了  099年就被推翻了 是不是就能证明你错了 证明你的偶像 老邓错了  马后炮的人渣
    2012/3/31 21:06:20
  • 1234567890
    2012/3/31 19:20:43
  • 好文章。呵呵。
    2012/3/31 17:59:23
  • 非常喜欢宋老师的洞察力,“说古论今”,如今的社会经济有没有大跃进的嫌疑,房地产如火如荼,一马当先,很多老百姓需要住房可是却买不起房子,我们的社会经济是不是“营养不均衡”!
    2012/3/31 9:10:21
  • 无聊的讨论。
    大跃进是官本位的产物,加上运动化,悲剧就不可避免。
    纸上谈兵。
    2012/3/30 13:43:3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20世纪90年代初赴美留学,主修信息工程和教育学,获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硕士学位。长期关注和研究美国历史和世界金融史。曾在美国媒体游说公司、医疗业、电信业、信息安全、联邦政府和著名金融机构供职。近年来,作者曾担任美国最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高级咨询顾问,主要从事房地产贷款自动审核系统设计,金融衍生工具的税务计算分析,MBS(资产抵押债券)的风险评估等方面的工作。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