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甘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马行空 - 老甘首页
文化没落之——文化人的堕落与流氓文化的盛行
2012-03-26
字号: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老甘这里所指的“文化人”泛指所有“受过系统规范的高等教育、有知识”的有“相当文化程度”——或说具有“大学”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如果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照——用“状元、进士、举人和秀才”来对应现在的“博士后、博士、硕士和学士”,那么现如今的“学士”就相当于早前的“秀才”,秀才当然可称其为“文化人”。

  还有一个需要说明的是关于“流氓文化”。该词属于老甘杜撰,是根据马克思关于“流氓无产者”(《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他们有时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于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理论的衍生或套用。意指——他们有时也的确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说几句公道话,提一些有利于社会发展和进步的意见和建议,但是,由于他们所处的特殊社会阶层,他们更甘心于被利益所收买,去发表一些有悖于职业操守、有违于社会公德的言论和主张——这便是“流氓文化”。

  圈定了“文化人”的范围,那么文化人的堕落随处可见。

  首先就是“官员的堕落”,这是真正的堕落——放眼看去,几乎所有的贪官污吏,都具有本科以上学历,其中硕士、博士也大有人在。一直以来,在考究官员腐败的原因时,有一种说法很强势——认为“权力不被监督就必然导致腐败”,甚至有认为“一个好的体制能让坏人变好,一个坏的体制可以让好人变坏”。于是,“体制决定论”成为治腐防腐的焦点,“完善体制机制”成为治腐防腐的“良方”,各种纪检派出机构、督查机构、监察室、监察局、反贪局成了治腐防腐的救命稻草。可事实上呢,贪官污吏仍然层出不穷,每年被法办的官员有增无减,大有“砍头不要紧,只要金银真,杀了我一个,更有后来人”之势头。为什么这些曾经在高等学府高戴学士帽的官员们,他们一进官场就会堕落、就变得人格之低下——甚至不如早期那些没文化的工农干部的呢——遥想当年红军时期,更是“缺乏监督的权力”,更没有现如今这般完备的纲纪法律,可红军干部为什么情愿饿死,也不借助自由的权力而多吃一粒青稞、多喝一碗米汤?当年的近乎被全国人民神化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权力可谓至高无上,为什么在人民大会堂开会时喝的一杯茶,还要拿自己不高的工资去偿付?在三年困难时期的毛家,女儿李纳捡起饭桌上的米粒往小嘴里塞,毛泽东则甘愿浑身浮肿也坚持不吃肉,为什么?原因只有一个——人生观、价值观、荣辱观的扭曲、理想信念的扭曲——社会文化的没落。于是,我们就很容易看透一种现象——几千大学生报考一个公务员的职位——“三年县知府,十万雪花银”。在一个缺乏先进文化影响和引领的环境下,这些“文化人”首先在精神上堕落了,他们不但迅速忘记了曾经的理想和信念,甚至忘记了做一个人的基本德性,忘记了“读书人”起码的诚实与正义,忘记了从事一项职业的基本道德与操守——所以,他们经商很容易地就经营成了奸商;他们做官,很容易成了贪官——哪怕是做学问,也会充满个人利益与铜臭的味道——“文人”、“学者”的堕落同样是触目惊心。

  “文人”,应该是文化人中的一个细分——指那些从事文学艺术工作者;“学者”,应该是指那些从事理论工作,并能在一定程度上引导社会风潮的人。这两类人当算是比较标准的“文化人”。

  先说说现在的一些所谓“文人”都干了些什么。老甘已经在“文艺圈”工作6年了,耳闻目睹了太多的“文人没落”现象——比如“文人相轻”。老甘一直很感叹老人家的一句经典“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按当下的局面解释开来就是:如果有一百朵花,那么这其中的每一朵都只认为自己才是最艳丽、最芬芳的,花魁非己莫属;如果有一百张嘴,那么这其中的每一张都只认为自己的主张才是正确的,唯有己首是瞻。如果这算是一种“自信”,那么相互之间的勾心斗角与拆台排挤,总该算是相轻相践了吧。于是,就有了什么“狗仔队”,什么“炒作”、什么“丑闻”——是谁给了“狗仔队”以机会、素材呢?再比如创作。看文坛:唐代有诗、宋代有词、元有曲、明清有小说,当代呢——是“黄段子”、是“快餐文学”、是140个字的“微博”。如果说“快餐文学”还有“文学”两字,可看看内容,不是男娼女盗就是作奸犯科,要不就是什么“内幕”、“解密”之类。看看近几年来的所谓“畅销书”,有基本是有独到见解、有思想灵魂、积极向上的。看荧屏:从最早的山东卫视《爱情来敲门》,到湖南卫视的《我们约会吧》,再到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横空问世,再续浙江卫视的《为爱向前冲》,连落后地区的贵州卫视也以《相亲相爱》追随时代,东方卫视也终于推出《百里挑一》。整个卫视平台纷纷上演“相亲”大战,“情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坐在自行车上笑”成为时代经典语录。翻拍《红楼梦》、翻拍《西游记》、翻拍《射雕》、翻拍《神雕》,连《亮剑》也拿来翻拍,什么后记、后传、泡沫剧、肥皂剧层出不穷,整个清皇朝不知道被演义、被杜撰了多少回,《星光灿烂猪八戒》、《武林外传》收视率居高不下……如此无聊能有创造?!看表演:难怪现如今百姓对曾经的演艺经典央视“春晚”嗤之以鼻——演电影的改唱歌了,唱歌的改说相声了,说相声的改演小品了,演小品的穷途末路了,整一个南腔北调、装疯卖傻、不伦不类的嘴脸,还能出精品、出经典吗?!

  再说“学者”。从事理论工作原本是一件非常严谨的工作,因为“学者”具有引导社会风潮的功能。可不知怎么了,用2011年8月9日《中国社会科学报》的一句开场白来的话说是“近年来,学术腐败现象在国内学术界呈井喷态势,各种各样的丑闻层出不穷”。想想也是啊,中国国家养了多少“院士”,而这些院士们给国家又有多少贡献,有多少学术、成果在国际、国内首创或领先?这创新的东西没有也就算了,可从学术界爆出的什么“抄袭”、“伪造”等等的丑闻就有些大不应该,因为这些人非但丧失了学术的严谨、就是连做人基本的礼义廉耻也顾不上。还有如老甘曾经列举的:民工磨出的一块芯片被鉴定为“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高端大规模集成电路”(“汉芯事件”);几个小时鉴定出具有“国际领先”水平(“肖氏反射弧”); 张悟本能够在央视《大国医道》电视栏目的《食疗篇》担任主讲;参加听证会、论证会的专家学者,通常是一手拿红包,一手挥大笔,签名通过,掌声一片。这些打着院长、主任、学科带头人之类头衔的“御用”学者尚且如此,那些活跃在民间的“草根学者”、“自由学者”同样不出二门——他们或许没太多的机会搞“学术腐败”之类的事,但是骂骂政府、骂骂体制,“有人的捧个人场,有钱的捧个钱场”挣几个口水铜板还是可以的。有了人气,就有了市场,有了市场,就有了钱财——于是,学问还没开始做,拿政府、体制开涮却已在嘴边——看到有人受穷要骂政府,看到有人冒富骂政府;大学生包分配捧铁饭碗要骂政府,大学生自谋职业找不到工作也要骂政府;福利分房廉价租房要骂政府,买房卖房价高价低也要骂政府;股市暴涨傻瓜也能挣钱要骂政府,股市暴跌挣钱的成了傻瓜又要骂政府;需求旺盛供给不足要骂政府,生产过剩市场疲软政府又得挨骂;不让农民工进城政府得挨骂,让农民工进城了政府还是在挨骂;闭关锁国发展缓慢政府要挨骂,开放搞活发展快了政府还得挨骂;衣食住行要骂政府,投医问药要骂政府……骂、骂、骂……的确,当今社会有一种风潮被引领了起来,那就是——“哪怕你使劲挥动的僵硬小手曾经得过小儿麻痹症,哪怕你笨拙粘连的舌头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要你是骂党骂政府,似乎立马就能定格成一个飘逸潇洒的POSE”(引自老甘《决不能让谩骂政府成为时尚》)。于是,就有了“7.23”动车刚刚相撞,7.24就拿政府开骂,且国内国际风起云涌,喋喋不休,管他三七二十一是什么原因,骂了再说——流氓文化盛行。

  老甘曾经撰文《高铁事故折射当代“流氓文化”》,所以,关于流氓文化的话题就此打住。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你们看21楼了吗?有想法吗?
    2012/9/22 21:17:45
  • 在当今的文化领域,博主不过也是一个“文化流氓”而已。
    2012/4/16 23:24:29
  • 大学学士从来就是知识人 不是 文化人。
    文化 讲贯通。
    知识 讲领会熟识。
    反倒工程师往往比文科生更“文化”!(毕竟消化科学知识与需求,才能干工程)
    2012/3/29 12:23:18
  • 呵呵,继续和马先生:
    其实马先生自己已经问“人类为什么劳动”?并作了回答(12楼)【究其根本,是人的自利的本性在起作用】,显然这是一种谬误!

    28楼又把【文化产生的根源是什么?就是人的自利的本性,以及历史的、宗教的甚至是偶然的因素】。那么问马先生:“历史”、“宗教”能成为文化的“根源”吗?

    关于腐败根源涉及到的“文化”与“制度”,老甘已经很简约地回答了你:【一个人或一群个人饿死了,有人认为是因为“小麦”(用来制作面包)欠收造成的,而老甘则认为是“粮食”(用来制作食品)欠收造成的】。马先生认为是制度,老甘认为是文化,换言之:马先生认为是小麦欠收造成的,老甘认为是粮食欠收造成的,只是观点的分歧,和“大概念”、“小概念”有冲突吗?

    从《新华字典》或“百度”上不能“迅速”化解为知识,需要咀嚼和消化,否则就会前后矛盾——这是知识的不系统、不连贯和认识的不稳定造成的。

    感谢你对老甘观点如此认真的阅读和分析,争论归争论,先生认真的态度实属值得学习!
    2012/3/27 9:43:27
  • 看不明白19楼:
    马先生不是认为“制度”是“文化”的子概念吗?怎么就闹出个【制度(...)是最重要的,因为文化(...)是制度(...)的产物】,说乱了吧?或许马先生本来就是这样认为的,是让老甘给搅乱的?

    所以,马先生20楼的观点估计需要重新梳理,老甘就不作回复了。
    2012/3/26 23:18:20
  • 16楼:
    【正是在这种明确的不平等的政治制度或者事实即显性的不公平的政治制度的作用下,加剧了社会的优良道德的败坏和恶劣道德的更加恶劣或者新的恶劣道德的产生以及反映恶劣道德的诸如依附、奴性、猥琐、卑鄙等等思想意识的深化。】

    老甘观点正好相反:【正是在这种明确的不平等的政治制度......】才促使优良道德的滋生、蔓延,直到“不平等的政治制度”的彻底被取代、被推翻。要不然,人类怎么进步啊?又何来推陈出新啊?

    17楼:
    老甘从来没听说过这世界上存在【平等国家又陆续出现】。马先生可否举例1、2啊,以开眼界?
    2012/3/26 23:11:13
  • 回13、14、15楼:
    这三楼马先生就是想说说“平等”对吧?
    老甘首先要告诉马先生的是——“平等”是一个相对成立的感念,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就如“多劳多得,不劳动者不得食”——公平吗?说公平,那是建立在劳动价值观的基础上,尊重劳动,尊重创造,所谓一分耕耘得一份收获,天经地义。说不公平,那是建立在社会伦理基础上,尊重生命,同情弱者,保证社会不会出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

    所以,这三楼的评述,除“平等”之外,老甘找不到其他赋有马先生“思想”的关键词。
    2012/3/26 23:03:51
  • 回马先生12楼:
    【劳动创造了文化。但是,我们继续再问,人们为什么劳动?究其根本,是人的自利的本性在起作用。也就是说,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必须通过劳动创造满足需求的产品。】

    老甘不认为。

    “劳动”并不是先生所言【究其根本,是人的自利的本性在起作用】——老甘认为,“劳动”是人脑的一种特殊机能,别无二因!

    顺便告诉你,【自利的本性】在动物界普遍存在,这叫做“本能”。而“劳动”只有人脑才具有这样的机能。希望这点能得到先生的认可,这是中学常识课的内容。
    2012/3/26 22:49:51
  • 哦,和马先生:
    首先说声对不起啊,马和“嘛”当是笔误。
    22并11楼:
    先生运用的这段话,并据此认为老甘在“文化”与“体制”上作比较。怎么说呢,对,也不对。

    老甘反复强调了老甘对“文化”的理解——明确的内涵,决不是被泛化了的(所谓“文化是人类创造的一切”)文化。希望马先生一定要记住这个前提。如果马先生对如此“规范”文化的特定内涵有异议,那就得“从头说起”,否则在不一样的前提下去讨论问题,就变得毫无意义。

    如果勉强同意马先生的“文化”与“制度”做比较,那也没问题。就如马先生所说,文化与制度,是一个“母子”关系,即包含与被包含,这个很容易理解。我反对“体制决定论”可换说成反对“儿子决定论”,而认为是“母亲决定论”,显然,老甘认为“一个儿子”不至于产生腐败,而是由“很多儿子”(——全是母亲生的)共同作用,才导致腐败,这有问题吗?

    打完这个不太适合的比方,想必马先生一定明白一个道理——母概念与子概念之间有联系也有区别,当子概念不能解决问题时,就自然上溯到母概念,这是一般的认识论常识,有问题吗?

    在你繁琐、累牍的11楼论述中,我可以这样来回答你:一个人或一群个人饿死了,有人认为是因为“小麦”(用来制作面包)欠收造成的,而老甘则认为是“粮食”(用来制作食品)欠收造成的,能回答你的11楼吗?
    2012/3/26 22:41:01
  • 呵呵,首先要感谢嘛先生的精彩点评(“嘛”系“马”之笔误,老甘特注,并想马先生致歉)。
    首先我想说,关于“文化”和“制度”的关系,老甘好像并未提及,更无相关论述。老甘一直强调的是——文化是世界观、价值观和荣辱观等等的意识形态。所以【和老甘先生商榷。关于“文化和制度的关系”】,对老甘来说缺乏思想准备。

    其次,在讨论专属文化问题时,老甘不认可“文化就是就是人类形成以来人们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这样的定义,如果这样认为,那么人类的一切活动都归属于文化,也就没必要去区分什么政治、军事了。请参阅老甘《文化没落之——被泛化的文化》,这是开篇,也是“文化”的认识篇。

    第三,你的评论因为比较长,其中观点需要仔细看,晚上我会对不同看法提出本人意见。
    2012/3/26 17:10:57
  • 和5楼:
    很有创意的评论——是啊,我们还能做什么?
    2012/3/26 12:18:18
  • 呵呵,回马先生:
    文化从人类劳动中来!

    哈哈,欢迎继续问。
    2012/3/26 12:17: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有幸把工、农、商、学、兵、政、党干了个遍,有幸把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当了个遍。曾就读陆、海、空等四所军校,曾受训县、市、省、中央等四级党校。

E-MAIL:yhgsm@126.com 

QQ:31269049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