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桑博之子 - 桑博首页
“我们是最有力量改变世界的人”
2012-03-13
字号:

  作者:桑博  玛万

  1

  3月9日,古巴记者联盟将本年度广播新闻业Juan Gualberto Gomez奖授予南方电视台(Telesur)记者罗兰多·塞古拉,以表彰他“在利比亚战争中公正、出色的报道”。

  从3月19日战争发动到的黎波里陷落,罗兰多·塞古拉全程跟踪了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在整个战争过程中,他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媒体的记者一道,持续向外界传递利比亚的真实情况,完成了对北约军事集团长达六个多月反人道轰炸的新闻纪录,团结各国独立媒体对“西方大西洋主义”媒体阵营的宣传进行抵制。

  与日常在CCTV等主流媒体新闻中看到的有所不同,从南方电视网(Telesur)的罗兰多·塞古拉报道中我们看到:自从3月19日发动“保护利比亚平民”的军事行动以来,在超过26328次的北约空袭和9658次雇佣兵武装攻击中,据利比亚前卫生部统计约有30000多名平民丧生,其他资料显示的平民死亡总数则为10万人左右。而主流媒体的记者们,则几乎是异口同声地抄袭和转述未经证实的Twitter消息。

  独立媒体的力量和意义正在显露。就像罗兰多·塞古拉所在的南方电视台(Telesur),在委内瑞拉、乌拉圭、古巴、阿根廷等拉美国家的积极推动下,于2005年7月24日正式开播以来,成为拉美地区唯一覆盖西半球的卫星频道和全世界第一家跨国公共电视台,成功地打破了美国垄断和控制拉美媒体的局面,为南方国家(第三世界)抗衡发达国家掌控的国际传媒集团、实现传媒独立作出了示范。

  正如此次罗兰多·塞古拉获奖之后,有人在南方电视网(Telesur)上评论中所说的:无可否认,今天独立媒体正站在信息自由和独立报道的阵地前沿。

  假如没有独立媒体,我们所看见的世界又将是怎样?

  2

  3月11日,一名驻阿富汗美军士兵在坎大哈省一个村庄开枪打死16名平民(另有报道说为17名)。综合后来陆续浮出水面的消息:涉案美军于当日凌晨3点离开军营前往附近村庄,射杀了尚在熟睡中的阿富汗平民,死者包括9名妇女和4名儿童……

  最初的消息刚刚报道数小时之后,英国广播公司(BBC)有消息说,“这名士兵在离开驻地向平民开枪之前就已经患有精神分裂症。”同一条消息中,还有意无意“植入”了这样一些信息:“枪杀事件发生的坎大哈省潘杰瓦伊地区,是塔利班武装活动猖獗的地区”、“这起事件的发生,正值阿富汗人反美情绪的高峰期”、“自上月发生焚烧古兰经以来,尽管美国官员进行了道歉,但反美示威和攻击仍造成至少30名平民和6名美军士兵死亡”……再稍后,BBC的消息又说:“枪杀阿富汗平民的美军士兵系单兵作战。”

  几乎同时,人民网、新华社、中新网、凤凰网、搜狐、新浪、网易、CNTV……所有我们能看到的中国主流媒体都在不假思索地争相传抄BBC的消息。无法让人不相信,BBC发出的消息是有用的:“精神病”的个例,顾全了驻阿美军、乃至全体北约驻阿军队的杰出品质(就像稍后奥巴马所辩白的那样);“塔利班猖獗地区”、“阿富汗人反美情绪”、“美国官员道歉”以及“尽管……但(仍)……至少”这种句式的熟练运用,暗示新闻受众:枪杀事出有因,不杀实在不行啊!而“单兵作战”,利落地撇清了枪杀事件与驻阿北约军队的正义事业之间的干系。——全套招数,像不像泼皮斗殴、讼棍攀诬?

  围观的中国主流媒体集体起哄:“单兵作战!”、“单兵作战!”(只差了没有说“孤胆英雄”)——抛开别的不论,稍稍有点理智的人都会生疑:这是作战吗?——世界上最发达、最强悍的43个国家集十数万坚甲精兵,对付一个穷弱小国的一群褴褛之众,在玩够了“虐囚”、“尿尸”、“焚经”、“练活靶”的游戏之后,今天,又对着深夜熟睡中的无辜妇孺扫射——世界军事史上,有这样的“作战”吗?

  究竟是嗜血的兴奋让媒体们一时间大脑空白,还是三十年的全民英语热让我国人民的母语沦落到如此不堪——连靠文字混饭的媒体,都丧失了对日常词汇的理解?不是。

  不是一道简单的语文题。这是一场战争。

  ——如果说,真刀实枪的战争能让人杀急了眼,那么媒体战则能让主流媒体的编辑记者失去人性、丧心病狂!这就是一个独立媒体缺席的世界。

  3

  今年2月11日,是伊朗的第33个“伊斯兰革命胜利日”,《环球时报》记者王文前往采访,零距离接触了战争阴云笼罩下的真实伊朗,归来后将采访见闻写成《伊朗十记》。其中“我们被欧美媒体洗脑了”一节中,有如下“反思”:

  这段回忆的唤醒让我一下子羞愧与自责起来。我们这些国际新闻人在无意识中当了欧美日等国家的“宣传部干事”,我们每天做的工作大量地转引欧美日媒体的报道,效仿欧美日的媒体口径,拷贝他们的思维逻辑与话语表达,久而久之形成了对欧美国家的“显性崇拜”以及对发展中国家的“隐性歧视”。比如同样是民众上街抗议,在欧美国家我们会称之为“(违法的)骚乱”,而在发展中国家我们就称之为“(正义的)革命”;……

  我不知道这种偏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几天前,澳门大学吴枚教授发我一篇她的研究成果,主题是“符号竞争”。她认为,现在舆论信息本质上是“符号”,在全球舆情的“符号市场”上,每个观点、报道内容都是产品,而中国是“知识赤字”,我们全盘引进由欧美媒体日常制造的符号,渐渐地,我们不知不觉地就被“洗脑”了。这样的判断与研究看似有些“左”,但仍是有价值的。

  ——王文《伊朗十记》之一:我们被欧美媒体洗脑了(原载环球网)

  叫作“洗脑”也好,叫作“符号竞争”也好,这件事的本质就是:媒体战争。媒体战,是一个老话题而不是新发现,它也不再是什么秘密,早已经撕掉伪装、赤裸上演了。远的不说,从1991年的海湾战争、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直到去年的利比亚战争、眼下方兴未艾的叙利亚动荡和高温不退的伊朗“核危机”(必须得说,所谓“核危机”是一个谎言),在全部这些战争和冲突中,无一例外地,媒体始终是一条重要的战线。早在海湾战争结束之后,美军就总结了成功运用媒体战的经验,专门修改了作战纲要,特别写入:“媒体报道的力量能对战略方向及军事行动的范围造成戏剧性的影响。”(美军第3—0号联合出版物《联合作战纲要》1993年9月版)美军的野战条令《联合信息作战》中,更是把海湾战争中的媒体战当作成功范例,专门有“信息战与海湾战争”一节(美军参联会3—13号联合出版物《联合信息战条令》)。

  叫作“媒体战”,往往给人误导:似乎媒体战只发生在战争中。而事实上,它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发生。以娱乐或民主的日常面目出现,更隐藏着“新秩序”的战略目的。比如说,在地摊文学、新闻媒体与学术殿堂之间,畅行无阻地涂污革命、嘲弄理想、漫画历史、泼污伟人……“娱乐”散场时,灵魂已经被偷走,拎着空酱油瓶游荡街头的,只是一群僵尸木偶。

  独立媒体来了,它要把你自己的眼睛还给你。

  4

  此刻发生在“天堂之国”叙利亚的事情,正令人惊悚地解说着主流媒体与独立媒体之间的一场“不对称战争”:北约联盟、以色列和海湾国家联合派出的“主流媒体先遣队”,背靠着绝对优势的传播实力,起劲地为“遭受反人道屠杀的叙利亚民众”鼓与呼,为反政府武装保驾护航,而势单力薄的独立媒体却针锋相对地指出:“通往大马士革的路上铺满谎言!”——

  正是因为在国内缺乏民众基础的支持,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才需要来自境外的资助:资金、武器、训练,但更重要的是宣传——以此换来外国直接的军事干预。为此,一场巨大的宣传和外交运动火热展开:制造和传播虚假消息,抹黑叙利亚合法政府,强行扶持起一个傀儡政权。对此,独立媒体尖锐指出,这场由北约、以色列和海湾国家资助的宣传运动,只不过是按照美国国务院设计的“经过大马士革到达德黑兰”路线,复制曾经成功摧毁了伊拉克和利比亚政权的宣传策略,来铲除叙利亚现政府:短期内,进一步孤立伊朗,为以色列和美国的军事袭击做准备;而长期来看,锄掉又一个亲中国和俄罗斯的独立政权,进一步强化美国所代表的新帝国主义统治秩序。

  拉美的南方电视台(Telesur)、法国伏尔泰网络(Voltaire Network)等独立媒体进一步揭露道,目前西方所进行的“倒阿萨德”运动,只是从北非到波斯湾的一系列侵略中的一部分:新帝国主义对埃及民主运动推翻穆巴拉克独裁统治的回应,是支持军事集团掌权,对上万名支持民主运动的抗议者进行囚禁、折磨和暗杀;对同样是阿拉伯世界的群众民主运动,支持海湾专制独裁者镇压了巴林、也门和沙特的起义;攻击的目标却被指向世俗政府,在被武装起来的雇佣兵团和北约组织海空两面的夹击轰炸下,卡扎菲政权被推翻,利比亚经济和社会和平被摧毁,乡村惨遭蹂躏、城市平民被屠杀。而在今天的叙利亚,北约的战略目标是强化对中东的帝国控制;对海湾专制君主国来说,是摧毁伊朗在中东的盟国,以效忠宗教神权的独裁替换世俗民主;对土耳其来说,目的是促进顺从安卡拉版的“伊斯兰资本主义”政权;对以色列来说,以流血方式分裂叙利亚将进一步确定它的地区霸权——早在2001年9月,超级犹太复国主义者、美国议员Joseph Lieberman就曾颇有远见地指出:在考虑真正行动之前,“首先我们必须解决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

  ——以“叙利亚教材”为例,我们看到了一场关于“民主”、“人道主义”和“文明”的宣传运动,是怎样代表着叙利亚人民向世界解释他们的国家和生活。

  围观叙利亚,难免令人触景生情、抑制不住想象:假设说,肢解中国并非一个什么危言耸听的“阴谋论”,而是美国牵头的西方所殷殷悬盼的一项百年大计的话,那么就别忘了:叙利亚国家和社会所有的各种矛盾中国基本都有,只是更复杂些、作为“民主”宣传先遣团的主流媒体利用起来更顺手些;那么,也就没有理由不相信:今天叙利亚的无辜平民、昨夜坎大哈熟睡者的命运,明天就可能落在你我的头上。

  对了,今天被主流媒体疯狂传抄的、所谓坎大哈“单兵作战”的消息,已经被证实是一个谎言——尽管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仍在否认,但目击者已指证参与谋杀的是一群醉酒的美国兵而非一人。

  2011年,“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中,在世界民主、财富和高科技的象征地纽约,出现了一种叫作“人体麦克风(People's mic)”的新科技产物。——国家禁止使用麦克风,抗议者不得不围拢成人圈,靠嘴巴层层向外传播演讲者的话。这是一种寓言式的象征吗?被剥夺了话语和传播权利的底层民众,只能依靠自己的身体来传出声音。

  但是,凯勒·拉森(Kalle Lasn),一位成功策划、动员了“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的独立媒体人却说:“我们是决定一本杂志脸谱的人,我们是创造电视表情和语调的人,我们也是掌握互联网得失出入的人——我们,比其它职业的人更加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是的,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是最有力量改变世界的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几乎同时,人民网、新华社、中新网、凤凰网、搜狐、新浪、网易、CNTV……所有我们能看到的中国主流媒体都在不假思索地争相传抄BBC的消息。”
    也许是非常加思索的争相传抄吧?哈哈哈哈 他们早就是国际资本的喉舌了吧?否则我国哪会这么乱呀 哈哈哈哈
    2012/3/15 22:50:24
  • 太棒了,世界上真还有另一个声音。强烈建议,新闻联播应同时播放南方和西方的画面和评论,不要仅是播放西方媒体的声音。
    2012/3/14 15:01:05
  • [13楼] 评论人: 试试看 查看 试试看评论专辑
    博主开始触摸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的本质特性了.
    *****
    Which is what, if you do not mind elaborating a bit more?
    It could turn out to be a very interesting, and even dynamic, discussion.
    2012/3/13 23:17:52
  • 博主开始触摸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的本质特性了.
    2012/3/13 22:25:53

  • 似乎世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媒体,或许只能称为非主流媒体;当主流媒体主宰舆论时,非主流媒体的声音也需要兼听……
    2012/3/13 16:48:56
  • 伟大的人类
    2012/3/13 14:57:37
  • 呵呵,shalako先生,原来您认为我是先以“独立媒体人”自居、继以“独立媒体人”自夸!——天地良心,这个,您还真冤枉我了。我自己真没想到。
    ****
    哦?
    先生的自我介绍说:
    ”独立媒体人。七十年代出生,曾从业新闻记者,后辞职从事民刊编辑。现居北京。独立思考是立场之本,行动精神是思想之花。“
    而博主这篇文章不就是以"独立媒体”为核心加以论述的么?
    一点都没有冤枉博主的意思。
    2012/3/13 13:36:17
  • [8楼] 评论人:shalako
    桑博主:
    我的观点就是你说得”独立媒体“其实也不独立。
    但这是你这篇文章的核心---独立媒体.
    如果你用另外一个角度去说明你的观点,论述也许不这么明显地”矛盾“。
    但你给自己冠以”独立媒体人“,故而要强调”独立媒体“。
    但其实也没有”独立“。
    不同意”主流媒体“不应也不能就自然而然地一定是”独立媒体“。
    除非你对”独立媒体“另有解释。
    而我对”独立媒体“的理解是:不受任何一方影响的,不带倾向性地进行客观报道的新闻媒体。在实际中,做到这点很难。因为人都会有倾向性。问题是如何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尽可能地加以控制而不是放纵这种倾向,从而使得新闻报道[尽可能]地客观。
    博主是新闻专业出身,在这个问题上一定比我明白。
    但阅读博主的几篇博文后,我不认为博主是一个”独立媒体人“。因为你是在放纵你的个人倾向,并把这个倾向传输给“读者”---- 为读者下结论,而不是控制自己的倾向,作新闻报道,让读者(听众)自己下自己的结论。
    有倾向性应不能称自己是”独立媒体人”。
    Good luck.
    =====================

    呵呵,shalako先生,原来您认为我是先以“独立媒体人”自居、继以“独立媒体人”自夸!——天地良心,这个,您还真冤枉我了。我自己真没想到。
    再说了,我也实在算不得什么独立媒体人,不过是间歇性地出一两份公益性民刊罢了。更不能与本文中所论的独立媒体相提并论。
    另外,你对“独立媒体”的理解,我也赞赏。
    您的观点中,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媒体不可能做到没有立场倾向。那怎么办?我认为:区别就在它站在谁的立场上。
    谢谢赐教,交流愉快!
    2012/3/13 12:42:21

  • 桑博主:
    我的观点就是[你说得”独立媒体“其实也不独立]。
    但这是你这篇文章的核心---独立媒体.
    如果你用另外一个角度去说明你的观点,论述也许不这么明显地”矛盾“。
    但你给自己冠以”独立媒体人“,故而要强调”独立媒体“。
    但其实也没有”独立“。
    不同意”主流媒体“不应也不能就自然而然地一定是”独立媒体“。
    除非你对”独立媒体“另有解释。
    而我对”独立媒体“的理解是:不受任何一方影响的,不带倾向性地进行客观报道的新闻媒体。在实际中,做到这点很难。因为人都会有倾向性。问题是如何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尽可能地加以控制而不是放纵这种倾向,从而使得新闻报道[尽可能]地客观。
    博主是新闻专业出身,在这个问题上一定比我明白。
    但阅读博主的几篇博文后,我不认为博主是一个”独立媒体人“。
    西方媒体有倾向性。但大多还是在做到报道新闻,让听众读者自己下结论。
    你不仅仅有倾向性,还放纵地把这个倾向强加给“读者”---- 为读者下结论。 这比带有倾向地作新闻报道让读者(听众)自己下自己的结论的做法更甚。
    这么做,岂能称自己是”独立媒体人”?
    Good luck.
    2012/3/13 12:20:35
  • 回复3、5、6楼的shalako先生:
    各有各的观点吧,就像您此刻正在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理解,草根的价值,就在于表达,不是吗?
    感谢参与。祝您开心:)
    2012/3/13 11:59:48

  • 独立媒体的力量和意义正在显露。就像罗兰多·塞古拉所在的南方电视台(Telesur),在委内瑞拉、乌拉圭、古巴、阿根廷等拉美国家的积极推动下,于2005年7月24日正式开播以来,成为拉美地区唯一覆盖西半球的卫星频道和全世界第一家跨国公共电视台,成功地打破了美国垄断和控制拉美媒体的局面,为南方国家(第三世界)抗衡发达国家掌控的国际传媒集团、实现传媒独立作出了示范。
    ******
    如果说美国媒体有强烈的倾向性,不能被视作“独立媒体”,那么,与之“抗衡”的“南方国家(第三世界)的媒体也不能称之为”独立媒体“。
    因为它(们)的出现是为了---按博主自己的话说---”抗衡“。
    就是一个是天平的左侧,另一个在天平的右侧。
    ”都不公平“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又是一个"思维方式"把自己说进去的例子。
    2012/3/13 11:34:22
  • [4楼] 评论人: 桑博之子 查看 桑博之子评论专辑

    但无论对奥斯卡评选中的政治正确、还是对“十三钗”的观感,都不是很新鲜的评论,更不是我个人的偏见。
    要说落伍,便是整个东方思维模式的落伍罢:)
    ****摘自博主“丑化,辩诬,还是思考?(上)”一文后博主自己的评论。

    我想知道的是,“但无论对奥斯卡评选中的政治正确、还是对“十三钗”的观感,都不是很新鲜的评论,更不是我个人的偏见” ---- 这些“不新鲜”的评论博主哪里读到的?
    可是出自“独立媒体”?
    如果不是,博主如何就相信了?
    另外,博主说“东方思维模式的落伍”可曾把自己包含进去了?
    博主本人是什么“思维模式”?
    2012/3/13 11:16:0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独立媒体人。七十年代出生,曾从业新闻记者,后辞职从事民刊编辑。现居北京。独立思考是立场之本,行动精神是思想之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