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桑博之子 - 桑博首页
发生在叙利亚的“绿宝石行动”
2012-03-07
字号:

  ——从霍姆斯“记者殉职”到法外交部否认“军人被俘”

  作者:桑博  玛万

  3月5日深夜,网上跳出一条“News”:法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没有消息证实法国军人在叙利亚被俘。

  这一“表示”与最近两天网上争论较多的一则报道有关:埃及《金字塔报》网站3月2日消息,一名黎巴嫩议员透露,叙利亚政府军在攻打霍姆斯的战斗中,俘虏了100多名法国军人。其中包括18名军官和100名伞兵。“俄罗斯之声”也报道了这一消息。

  三天来,网上围绕“俘获100多名法国军人”的消息作出各种猜测、争论时,始终未见叙、法两国政府公开表态。现在,法国外交部站出来否认了。——究竟是叙利亚方面吹牛呢,还是法国外交部在撒谎?真真假假假假真真,“News”的事儿我们永远也弄不明白。“News”的对象叫“受众”,什么是“受众”?就是新闻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老老实实接受的盲众。

  但有一点,即使盲众也能猜到,那就是:围绕着霍姆斯之战、围绕着叙利亚动荡,一条叫作“新闻”的隐蔽战线上,交锋远比我们能从电视画面上看得见的战火更惊心动魄。就像通过“新闻”的镜头,我们只能看见激烈的交火和大量的死亡,却不会有人告诉我们——慷慨提供先进武器的是谁?

  了解霍姆斯的另一条战线,首先得从“新闻记者”殉职事件说起:

  2月22日,《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玛丽·科尔文和法国摄影师雷米·奥奇力克在霍姆斯遇袭身亡。与此同时,英国《每日电讯》称:“据一份拦截叙利亚军官的情报显示,军方轰炸媒体中心前收到命令:对入叙记者格杀勿论!”(中文消息由CNTV发布)立即地,全世界的主流媒体抓住把柄大做文章,各种历险版本层出不穷,什么“志愿者敢死队护送外国记者出境”、“26小时生死大逃亡”、“法国女记者惊险逃亡记”……比历险小说还要耐读。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们也据此展开猜谜大比拼:美国、NATO会不会就此对叙利亚实施人道主义武装干涉?

  但故事的耐读性永远不在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身上,而在法国的外交部:

  就在两名西方记者“被叙利亚政府军炮轰身亡”的同一天,“法国外交部发表声明,要求叙利亚政府立即停止攻击,并且完成基本的人道主义义务。法国外长阿兰·朱佩在声明中说,他已经向叙政府提出开通安全通道的要求,以便为受伤记者提供必要的医疗和安全援助。朱佩表示,他将约见叙利亚驻法国大使,抗议叙利亚政府的行为,并明确提出开通安全通道的要求。”(新闻原文)看上去相当地义愤填膺,听上去相当地义正辞严。特别是“安全通道”这个词有点耳熟。(请大家记住“安全通道”这个名词)暂且按下不表。

  不妨先回顾一下霍姆斯这座叙利亚边陲小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管是由于中俄两国“挡在叙利亚人民奋斗的道路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语),还是由于自身底气不济,总之截止目前,美国、NATO和GCC(海合会)尚未对叙利亚发动常规打击。但在过去的十个多月里,它们却从未闲着——通过开展低密度战争、经济封锁、国际舆论造势以及媒体战争,紧锣密鼓在为未来的武装干涉打基础。在此过程中,霍姆斯成为冲突的漩涡和焦点,反对派“自由叙利亚军”一度控制了Baba Amr和Inchaat周边地区,宣布成立酋长国。

  在一切调停努力都失败后,在希望看到叙政府保护自己人民的中俄两国支持下,叙利亚国民军于2月9日开始进攻酋长国大本营。不争气的“自由叙利亚军”迅速溃败,并最终于3月1日彻底放弃在霍姆斯的最后据点。据国外独立媒体报道,作为报复,酋长国残余武装力量在逃亡黎巴嫩的路上,屠杀了他们经过的两个村庄。

  在霍姆斯之战的整个过程中,不仅法国政府,包括“新闻记者”,共同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

  2月下旬,法国驻贝鲁特大使丹尼斯访问了位于黎巴嫩东部的Baalbeck地区。他此行的真实目的地,是与叙利亚霍姆斯接壤的北贝卡。而与他同行的,是一个法国“安全小组”。此刻,在叙利亚一侧,秘密潜入霍姆斯的法军军官和专家,正在训练“自由叙利亚军”的战士。在某一处非法越界地点,丹尼斯大使的随从人员恢复了真实面目:他们来自法国军队情报机构,任务是帮助“酋长国”训练士兵们的城市作战战术。按照维也纳公约,外交车辆不必接受搜查,所以,在黎巴嫩警察的眼皮底下,冒充记者的法国特工们可以在贝鲁特大使馆轻松上车。

  与此同时,全球的主流媒体用伪造的“革命—镇压”故事版本,来为叙利亚反对派“酋长国”的肮脏和残忍遮羞,殚精竭虑向世界传播这样一个印象:成千上万的平民,正在叙利亚政府军炮兵部队和空军的轰炸下丧生。在这一宣传的构建核心,是一个联合卫星频道(在以色列记者协调下的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沙特Al-Arabiya,法国France24,英国BBC,美国CNN)使用的新闻中心。

  美籍独眼女记者玛丽·科尔文和法国摄影师雷米·奥奇力克遇难之后,滞留在“酋长国”的四名外国记者向外界发出一个紧急求救视频。外界获知后,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各方立即协同展开斡旋营救,希望藉此缓和叙利亚紧张局势。法国独立媒体“伏尔泰网络”创始人蒂埃里亲自参与了这次营救行动,事后他向外界披露说:奇怪的是,四名记者拒绝了第一次脱险的机会——在国际红十字会和叙利亚红星月会的帮助下逃出“酋长国”。然而,在协商失败,“自由叙利亚军”拒绝释放记者之后的第四天,营救各方“震惊地”获知,四名记者“成功突破了”自由叙利亚军和叙利亚国民军的重重防线,突然出现在黎巴嫩境内。“显然一支由主要西方国家组成的突击队带走了四名记者。”蒂埃里分析说。

  事后,根据“求救视频”里法国记者Edith Bouvier提出的要求:“休战,允许救护车、交通工具同行,将她送入黎巴嫩救治。”蒂埃里终于醒悟了这个前矛后盾的要求,旨在:休战,允许“人道主义”人员活动,对此前的非法入境罪承诺赦免(因为Edith Bouvier就是从黎巴嫩非法潜入叙利亚、进入叛军阵营的)。——这些要求与此前法国外长阿兰·朱佩高调提出建立“人道主义通道”的呼声出奇地一致。至此,“求救视频”的真相大白:录制和发出“求救视频”,全部的目的只在于博取公众同情、借助国际舆论力量向叙利亚政府施压——确保阿兰·朱佩所要求的“人道主义通道”得以建立。

  ——故事终于逼近了核心:阿兰·朱佩为什么对建立“人道主义通道”如此上心?

  回到1994年:时任法国外交部长的阿兰·朱佩从联合国安理会获得“绿宝石(Turquoise)行动”的授权决定。该行动的本意旨在创立“人道主义通道”,救助部分卢旺达胡图族人离境,避免大屠杀之后胡图族人受到图西族的报复性清洗。然而,事后人们才发现:阿兰·朱佩成功地利用了“人道主义通道”,帮助大屠杀罪犯与平民混在一起,逃离了卢旺达,逃脱了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审判!

  而这一次,臭名昭著的阿兰·朱佩显然是想故伎重演,再次利用“人道主义通道”,私自送出应当为叙利亚屠杀负责的西方雇佣军、指挥官和“酋长国”武装。——这与法国政府承诺保护“自由叙利亚军”的立场完全一致!

  新闻媒体和记者为阿兰·朱佩服务并不奇怪。Edith Bouvier本身就受雇于Georges Malbrunot为《费加罗报》工作。上个世纪八十年代,Georges是DGSE(对外安全局,法国最大的情报机构)的军官,负责与穆斯林兄弟会联络。曾在哈马被捕,后被引渡回法国。而与她合作炮制“求救视频”的,就有France 24的记者。

  前文提到的“自由叙利亚军”新闻中心的负责人,是一名叫哈立德·阿布·萨利哈的年轻“革命者”。从他的博客中我们可以获得一些线索:他是半岛电视台的永久通讯记者、France 24(法兰西24小时电视台)的自由作家,并作为合作者名列France 24的“评论家”专栏。——谁都知道:半岛和France 24分别是北约和海合会为颠覆叙利亚现政权做宣传的两大先锋。

  2011年7月5日,France24电视台董事会主席阿兰·德·普齐拉克与利比亚叛军的新闻部长Shammam Mahmoud签署理解备忘录,许诺创建反卡扎菲媒体,训练必要的人员促进推翻卡扎菲政权。现在,同样的故事又在叙利亚上演了:

  早在2011年6月7日,France24就曾演出过一场极具喜感的新闻剧本:当天,它直播了叙利亚驻法国大使拉米亚·夏库尔的一个非常动人的电话演说,宣布她辞去职务,以抗议在她的国家发生的大屠杀……France24的副主编瑞尼·卡普兰发誓说,电话中的声音正是她熟悉的大使。以此为据,法国外交部立即开始向世界各地的叙利亚大使施压,要求他们学习这个好榜样。可惜的是,仅仅数小时之后,事实就曝光了:电话里的声音并非出自夏库尔大使,而是France24的一名记者Fahd Alargha-Almascri妻子的。(中文消息见于中国日报网)

  正如France24不是一个新闻机构而是法国军事外交组织的一个工具一样,哈立德·阿布·萨利哈的角色,既不是什么革命者,更不是通讯记者和自由职业者,而是一名制造假消息的能手,他代表的是法国的军事—外交立场。他所领导的“自由叙利亚军”新闻中心,配备了所有必要的高科技设备,记者们可以进行视频编辑,有卫星装置做直播……而讽刺的是,叙利亚政府军的计算机中心至今仍使用着过时的传输系统。

  最后有必要提及的是:当3月1日叙利亚政府军攻占霍姆斯、美籍独眼女记者玛丽·科尔文和法国摄影师雷米·奥奇力克的尸体被发现之后,公布的视频里显示了一个奇怪的细节:向来以穿着别致、柔和的女性服饰而闻名的独眼女记者,在视频里却与雷米·奥奇力克一样,身着战斗服装。而且视频里只出现了两具尸体的背部。公众忽略了这个细节,新闻记者在战场上的非战斗人员身份,没有引起任何质疑。

  当殉职“记者”的遗体刚刚运抵巴黎、“绿宝石行动”尘埃落定,法国外交部就站出来澄清“谣言”: 没有消息证实法国军人在叙利亚被俘。但同时法国的独立媒体“伏尔泰网络”也在披露:截止2月底,叙利亚政府方面已共抓获法国特工19名;来自大马士革的消息也在证实:叙利亚安全部队在叛军军械中发现美国和以色列制造的武器……尽管“俘获100多名法国军人”听上去确实有点悬,但谁又能相信:在霍姆斯的激战中,“自由叙利亚军”是在孤军奋战呢?听上去就像一个神话。

  这就是主流媒体的“News”。“News”就是“扭死”:扭曲事实—传播谎言—谁信谁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恶人终于会丧命在枪口之下的,管她是一只眼的恶人还是双目俱全的恶人。
    2012/4/9 11:34:58
  • 呵呵,赫斯特报系创造人威廉·兰道夫·赫斯特有云:“你提供照片,我提供战争!”
    2012/3/8 11:04:31
  • 扭曲事实—传播谎言—谁信谁死。
    2012/3/8 1:30:17
  • 内情还是很多嘛~
    2012/3/7 13:37:48
  • 国内自由派关于叙利亚关于中国政府的态度.有许多异常激烈的评论.甚至普京当选也成了独裁的根据.不妨学他们的口气评论此事:法国兵被缴械让谁蒙羞?!西方记者制造假新闻打了谁的脸?!伪装记者操纵反对派行动有木有?!..根源是体制问题垄断问题三峡问题高铁问题!
    2012/3/7 10:54:35
  • 媒体从来就是杀人不见血的武器。
    2012/3/7 10:21:10
  • 好文,太深刻了.有网站指独眼是英情报官专门负责开战前期妖魔化敌国.她出现在科所沃等

    2012.02.24公告:敘利亞反政府武裝的媒體中心全是英國軍情六處的基地

      負責調研的情報員指出都是專門在創造「妖魔化新聞」的基地,根本就不是客觀中立的媒體,而且多數的記者是非法入境。記者非法入境到敘利亞,然後設立基地進行「妖魔化新聞」,在國際上舖天蓋地是充斥假新聞,難道西方政客是腦殘嗎?盲目把巴沙爾強制趕下台,不怕阿拉維派失控而致使整個中東大動盪,進而導致國際經濟崩潰嗎?
      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於2月16日才向參議院報告情況,在釐清反對派之前,不宜提供武器給反對派,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登普西也是大聲疾呼不可,中情局正派遣無人機去偵察,千萬不要急著武裝反對派。他娘的一轉頭,共和黨戰犯立馬要武裝反對派、武裝基地組織,英國、法國及美國共和黨戰犯,不要臉、不知恥,企圖拉高油價來搞垮奧巴馬,我呸!
    2012/3/7 8:33:4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独立媒体人。七十年代出生,曾从业新闻记者,后辞职从事民刊编辑。现居北京。独立思考是立场之本,行动精神是思想之花。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