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湖渔夫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长剑天涯 - 清湖渔夫首页
开征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刻不容缓!
2012-01-27
字号:

  即使是在本土市场,如果游戏规则被外人制定,我们参与这个游戏长输不赢的结果仍然不可避免。在我国金融市场上,跨国资本凭借规模优势和利用我们对市场运行本质的糊涂认识,获得了市场的主导权和定价权,实际操纵了我国金融市场的运转,造成了国有资产的大量流失和参与市场的中小散户被价格的大幅震荡反复洗劫;跨国投行在股市、期市和已经金融化的楼市上获得暴利,触目惊心!

  今年8月29日,美国银行宣布出售其持有的131亿股中国建设银行股份,以筹资83亿美元。美国银行仍持有中国建行5%的股份。中国建设银行2005年首次公开招股时,美国银行系战略投资者。美国银行以区区30亿美元的成本购得中国建设银行9%的股份。近期套现4%,成本价不到14亿美元,税后利润仍然达到33亿美元,增值率达到250%。

  1994年,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各向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投资了3,500万美元。2005年,这两家公司将它们所持的9.91%平安保险股份出售并获得了10亿美元收入。

  2006年4月28日,高盛以25.822亿美元的总价认购164.76亿股工行股份。在谈判和认购前夕,跨国投行的雇佣学者和三大信用评级公司对工行方方面面的“问题”横挑鼻子竖挑眼,协助高盛要压低收购价格。而在高盛成功地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入股工行以后,利益的驱使使得高盛为国内银行大唱赞歌,工行也在一夜间由一个资产状况不佳的银行一跃成为“全球最赚钱的银行”。而当国人沉醉于这个“全球最赚钱的银行”称号之时,高盛则是低声埋头发大财,其持有的工行股份4年获利近120亿美元,资产增值4.65倍。

  2006年7月20日,高盛以每股3元的价格从西部矿业前股东东风实业公司受让3205万股。在此后的几年中,因为公司的屡次送转股和股价大幅上升,高盛持股西部矿业股票的总体投资回报高达974.3%。

  2004年新桥以约12.35亿元收购约3.48亿股深发展股份,约占深圳发展银行总股本的17.89%,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后来经深发展股改时派发认股权证,以及2008年中期送红股,新桥所持股份增至约5.2亿股。经粗略计算,新桥所持5.2亿股累计支付的成本约为22.14亿元,每股成本价约4.25元。而平安在收购协议中承诺的现金支付对价为约114.49亿元,即22元/股,相当于成本价的5.18倍。随着平安收购深发展,新桥顺利实现全身而退并获益4.18倍。新桥入股深发展近5年将至少净赚92.35亿元,获得超过4倍的净收益。若以增发股份为对价,以中国平安H股停牌前收盘价计算,新桥可能获得超过7倍的净收益。

  ……,……

  这是一份远不知何处是尽头的长长的清单!一份让每一个正直的中国人内心在淌血的清单!引进外资我们有必要付出一定代价,但是从现状来看,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大到了动摇和毁灭我们民族经济根本的程度!这难道是我们想要的坚持对外开放和与国际惯例接轨的的结果吗??

  在这里,笔者不想再去分析这其中的种种原因,因为有太多的具有爱国心的草根学者的精辟分析足够我们借鉴和警醒。笔者只想提出一个或许具有建设性,能够改变目前现状的亡羊补牢的设想,一个基于资本主导的以大众行为为基础的市场机制的补救措施。这个措施,就是征收超额累进的资本利得税,提出来共同探讨和印证。超额累进的资本利得税的基本原则如下:

  1、超额累进的资本利得税先于所得税计征,主要针对非正常的,具有暴利性质的的资本利得。在征收资本利得税后,再行征收所得税。

  2、以税前净利为基础,满足年净利润率5%以及净利润人民币50万元以上作为起征点,主要针对市场的大资本,对中小投资者豁免。

  3、资本利得税税率实行超额累进,特别异常的暴利部分累进税率应该达到90%——95%,主要针对低价贱卖国有资产或者鲸吞国有资产、在市场大幅炒作中的暴利。极力阻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境外资本对我国的财富掠夺。

  4、对于跨年度应税金额,起征点的提高每年单利递加5%,鼓励长期投资,但是税后资本利得仍然必须保持在合理范围。

  5、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应该适用于金融市场或者已经金融化的市场,比如股市、期市和楼市。更要对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和场外市场全面覆盖。从证券市场近年相关情况来看,一些IPO企业在上市前的利益包装、PE式腐败;比如年报显示的一些市值亿万富翁公司,以及近期的肖时庆事件、某女教师IPO巨额收益等等,都应有针对性地纳入税收征管。

  对特定机构投资者采取税收优惠政策。资本市场的发展需要有稳定的资金供给者和机构投资者,为鼓励保险基金、社保基金、企业年金等投资资本市场,可制定一些针对特定机构投资者的税收优惠政策。

  金融市场是一个复杂多变的利益流转过程,我们有必要克服畏难情绪,积极充分研究各种现实问题,完善征管设计,尽快开征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同时针对市场中的新现象和税制运行中发现的问题,适时调整税制,查漏补缺。

  征收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具有如下的影响。

  1、有效抑制市场大幅炒作行为和大大降低市场波动的幅度与频率。

  我们知道,金融市场的价格运行机制是一种题材炒作模式,在这个市场中,大资本是市场炒作的主要原因和动力,特别是跨国投行和其他境外金融机构,基本掌握了我国市场的主导权和定价权,通过价格投机操纵股价大幅升降。近几个月来,跨国投行和三大信用评级公司连续唱空中国经济和集中发布负面报告,既是直接的金融市场操纵,也是露骨的金融攻击。远一点的如三大信用评级机构配合高盛低价入股中国工商银行,不断“披露”工商银行的各种“负面消息”和“分析结果”,而在高盛低价入股得手后,又开始操纵舆论,工行也在一夜间由一个资产状况不佳的银行一跃成为“全球最赚钱的银行”。跨国投行的炒作,明显地具有利益动机,要求中国市场完成做空机制,不断操纵市场大起大落,以加大对中国境内资本的掠夺,获取暴利。通过征收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就能沉重打击这种利益企图,同时抑制过度投机,使得市场的大幅震荡消失,维护市场平稳运行。

  2、保护国有资产和市场中小投资者

  因为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主要是针对大资本的市场暴利现象,从长期来看,对国有资产和中小投资者的证券资产具有保护作用。中间不论是发生大宗交易或者机构之间的交易转手,这些金融性资产在市场的套现始终着落在市场大众身上,因此目标就是最终掠夺国有资产和市场大众的资产,让大众成为市场的最后接棒者和资本利润的奉献人,这是金融市场分配过程的最后结局,也是大资本的本性使然。尽管在这种新的税种实行的初期,会遭到大资本,特别是境外资本的反对,他们会调集一切舆论和工具来实施所谓的市场对中小散户的短期不利后果,宣扬市场崩溃或者刻意操纵市场大跌,以“引起市场动荡”、不利于市场发展“证明”和打击这个对他们的利润不利的税收措施,进行要挟。对于此种情形,国家和市场大众都要权衡得失;一方面市场大众要认清问题的实质,理解市场的人为“危机”始终是短期的,很快会恢复正常,不必做惊慌之举;另一方面,国家有关方面,特别是金融性国企,要结成统一的市场阵线,成为维护市场稳定的中坚力量,并且借此机会拿回我们金融市场的主导权和定价权,将市场控制的民族资本手里,以此为基础改变市场运行机制,逐步实现市场的相对公平。

  即使发生短期性的跨国资本外流,也不必担心;因为资本的逐利本性,只要利润水平合理,在没有找到更稳定安全的市场和相对有保障的牟利途径之前,流出的资本也会很快回头。我们应该对自己的工业制造能力具有信心,我们也拥有足够的经济自循环能力;即使一些跨国资本撤出我国市场,天也塌不下来!我们必须要求更加公平的国际财富分配,不能再做全民省吃俭用而给跨国资本奉送利益的“送财童子”。

  3、减少外汇储备和国民财富流失

  我国庞大的外汇储备主要来自于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常年“双顺差”,就资本项目而言,我国资本走向海外屡屡折戟,亏损巨大,以及境外资本流入获取暴利后的换汇流出,都意味着我国外汇储备的消减,也就是说,西方资本通过对我国资本的吞噬,直接减少了他们对中国的债务,换言之,我们与这一部分外汇储备对应的实物财富出口,已经失去了换回境外商品的权利,以前的商品出口变成了白送!这也是跨国资本利用国际金融市场绞肉机对我们的海外投资进行绞杀和对我国金融市场发动金融战的的实质,利用金融游戏空手套白狼,我们的国民财富因此而白白外流。

  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的征收,能够有效遏制这种财富白白外流的的倾向,也是金融战的一种有力武器。增设这个税种同时也是我们国家主权的体现,以保有我们的国民财富为目的,实行我们自己认为合适的税制;我们更不必与国际惯例接轨,像西方国家一样为资本利益服务。对跨国资本暴利的税负从轻乃至减免税,实际上是一种残害我们自己的行为!抱薪救火,被人欺诈和抢劫的人了还要给抢劫的人提供优惠和鼓励;自然也就导致了近年来我国市场遭受印刷美元的猛烈冲击,外汇储备异常迅猛增长。

  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是一种结构性收入调节措施。没有这种特别措施,为了制止国民财富通过金融渠道白白外流,可行的措施就只有人民币汇率汇率之一途,人民币汇率贬值会对经济产生全面的系统性影响,比如贸易条件恶化和引发更激烈的汇率战等等。而且,没有这种特别措施,跨国资本的暴利又成为他们收购我们国内产业的资金来源,为他们对我们的金融战提供弹药。

  4、实现税收目标转向,促进社会收入分配公平

  在大众行为的市场机制中,资本始终处于市场的主导地位,具有操控市场的能力,大资本投机利润所得即为我国中小投资者和国有企业所失。因此,市场普通大众面临着天然的不公平和不利的市场竞争地位。在这个市场中,收益和风险始终是割裂的,收益归市场的主导资本,风险和损失归市场大众,形成了一种定向的财富流向资本的市场过程,扩大了贫富两级分化。在西方的税制中,资本利得税的比例征收,实际上对资本有利;主导资本通过市场操纵实现税收转嫁,同时加剧了市场大众的贫困化。

  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的征收,则转变了税收负担的重心,主要针对资本,抑制了资本无止境的的利润动机和税收转嫁意图,防止了资本图谋短期暴利的市场大起大落;同时改变了税收的服务方向,使市场运行相对平稳和公平,变得有利于市场大众。创造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的市场条件,改变税收紧盯工薪阶层低收入(诸如月饼收税)的不良税制倾向。这种倾向有转移视线,刻意忽略收入分配不公平的深刻根源的嫌疑,捡了芝麻丢掉西瓜,激起广泛的质疑浪潮当然事出有因。

  无论是从重新拿回国内市场的主导权并且将市场控制在我们自己手里,还是从推进财富分配相对公平一些,阻止财富外流,开征超额累进资本利得税都是刻不容缓!近期奥巴马政府对美国公司海外利润回流的减税优惠以及高盛公司再次看涨A股市场,都是一种紧迫的信号;暴利溜走越多,我们的损失越大,而且无法追溯。

  参考文献:

  《论金融市场的题材-价格模式》,清湖渔夫

  《美式金融绞肉机》,清湖渔夫

  2011-09-02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摸到了这么大一块金子,还过什么河啊~~~
    2012/1/29 18:20:09
  • 只想摸石头不想过河了!
    2012/1/27 13:00: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社会底层的草根知识分子,位卑未敢忘忧国。希望自己的思考能够成为这个民族的一点星火,和众多的爱国者一起共同忧思,汇聚成民族崛起的思想火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