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湖渔夫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长剑天涯 - 清湖渔夫首页
通货膨胀批判(下)
2012-01-16
字号:

  第三部分:货币政策批判

  在任何关于价格上涨的过程中,资本都是主要的策动者和控制者。西方经济学将通货膨胀与物价上涨混同,是在资本获得国家货币发行权之后出现的。就国家政权在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工具性意义而言,资本利用货币政策有效管理和规范国家信用从来就不是真心的。资本主义国家干预,肇始于“罗斯福新政”,其政策的思想依据来自于北欧学派,实际上还是将国家信用作为工具挽救资本主义体系,借尸还魂于国家信用来维持市场信心,利用国家公共投资来部分启动就业,复苏资本循环过程。西方的通货膨胀理论将物价上涨与通货膨胀混为一谈,其意图在于将资本造成市场问题的责任推给国家;在资本获得国家货币发行权的条件下,几乎所有的国家信用的滥用和对国家信用的掺水,都与资本的利益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表面上冠冕堂皇的货币政策只不过是转移大众视线、避免国家对资本采取实际措施、掩盖资本通过价格上涨获取利润的实质的烟幕弹和遮羞布。运用货币政策来反通货膨胀在国家政权被资本左右的前提下,只会是一种徒劳,通货膨胀也就与这些货币政策措施一起大行其道。

  公开市场业务、再贴现和再贷款

  公开市场业务是西方货币政策工具之一,其主要方式是通过中央银行的有价证券买卖来提供和回笼货币。就整个信用市场而言,国家只是信用市场的一个参与者。中央银行通过买进有价证券,提供货币,向市场提供国家信用。在这里,中央银行只是从某个证券市场参与者手里将证券买过来,至于卖出证券的市场参与者拿到这笔货币后去干什么就和中央银行的意愿无关,是参与一个商品或者资产的买进过程,还是加入某个商品或者资产的做空过程,是拿到这笔货币的人的自由;即使这笔货币的总额较大,在市场上也没有一个有效的社会行为机制,将这笔货币赶向某个商品市场,而且恰巧这个商品正在演绎某种价格上涨过程。如果中央银行卖出有价证券,回笼一部分货币,那么同样因为不存在相应的能够只指引商品或者证券的市场价格下降的有效行为机制。在这里,公开市场业务只是中央银行的一种一厢情愿的举动,作为主导价格升降过程的资本以及众多的市场参与者,是不是能够理解中央银行样的苦心并且采取某种市场行动,那要看这种被中央银行指望的行动能否符合市场相关各方的利益和牟利动机。

  与公开市场业务稍有不同的是再贷款和再贴现业务。就再贴现业务而言,它是对商业信用的一种替代,在商品交换的过程中,商业汇票或者说期限债务,作为一种交换媒介,已经被创造出来,贴现获取银行现金,只不过是商品交换的价值转移最终完成,既有的商品交换价格早就确定。贴现和再贴现只不过是商业信用转换为银行信用和国家信用,对市场的信用总额而言,不会产生增加或者减少。再贷款来自于银行向中央银行的申请,中央银行也因此增加了货币供应,而就信用市场而言,只不过是增加了一笔信用,因为再贷款的利率一般比存款利率低,所以会被银行优先使用;如果再贷款利率高于存款,银行宁愿从其他地方去吸收存款,以满足自己的放贷需要。再贷款的发生,在社会信用不足、也就是社会资本全部被吸纳进资本循环过程的情况下,会增加社会信用总额,此时不仅低利率的资本被使用,而且高利率的资本也被使用。在社会资本长期过剩的情况下,再贷款的发生,只会替代在利率要求序列中较高水平的资本,利率较高的资本会被替换出来,退出资本循环过程。再贷款和再贴现和公开市场业务一样,在货币投放后,根本就无法确定货币会进入一个什么样的市场行为机制,在货币回笼时,事先也无法知道这些货币来自于什么样的市场过程。

  存款准备金政策

  存款准备金政策对银行业的影响巨大,存款准备金率的升降会直接影响银行放款的收缩和扩张。我们知道,银行业处于信用市场的中心环节,是信用投机的主角,为了获得更高的利润,具有扩大放贷的冲动和膨胀信用的内部机制;因此中央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对银行的信用膨胀具有调节作用。在存款利率既定的条件下,如果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会引起银行放款总额的收缩;为了保持原有的利润水平,银行有提高贷款利率的要求,以弥补存款准备金率上升而缴存中央银行的部分存款的利息;如果银行提高贷款利息,会诱使部分存款流出银行,进入直接融资市场,这就是信用脱媒。如果存贷款利率都处于管制状态,存款准备金率的上升,除了收缩银行放款规模外,银行利润下降可能是另一个后果。而存款准备金率下降,就会发生相反的情形。就整个信用市场而言,为了维持既有的资本循环,信用结构能够发生调整;间接融资的收缩会导致直接融资的扩大,反之亦反是。

  利率

  利率是资本在信用领域的价格。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市场的扩展,暂时游离出商品交换和流通的货币,因为信用市场的发展而被资本化,由窖藏货币向生息资本转化,这种转化的最直接的结果是储蓄存款或者其他存款,并且由此建立起庞大的信用市场,因此在资本化的世界,通过提高利率来扩大信用总量努力也就走到了尽头。在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中,资本的再生产始终是扩大的再生产,而劳动力的再生产基本是简单再生产,就整个市场和经济体系而言,资本始终处于过剩的状态。资本的使用是以资本能够获取利润为前提的,在一个资本主导的大众行为的价格循环和资本循环过程中,信用的膨胀和收缩是伴随着产业资本循环的扩张和收缩进行的,利率的上升和下降只是说明作为信用参与资本循环的资本要求更多或者更少的利润分配份额,但是这种利息的实现,是以资本循环正常为前提和基础的!在资本循环过程中,对信用资本的吸纳和使用,无疑是贯彻低利率优先原则,利率提高和降低不会导致资本循环变化,只会导致相对较低利率的资本参与循环。中央银行再贷款利率虽然以国家信用的形式出现,但是在社会资本过剩的条件下,中央银行也仅仅是货币信用市场的一个参与者,再贷款有可能替代其他货币信用而被资本循环吸收,将其他货币信用挤出资本循环领域。就一个产业周期的上升阶段而言,信用的膨胀或者说对信用资本的使用,受到产业循环本身的限制,因为产业扩张以产品的消费饱和为限;在此过程中的利率上升,不会引起信用收缩,而是会维持必要的信用资本使用量,只是利润的分配结果会发生变化;而且就更多的处于周期性下降的产业而言,由于资本循环处于收缩之中,信用资本是从这些产业流出而不是流入。因此利率的升降不会改变社会资本的流向,也不会对物价的升降产生影响。西方经济学关于利率的经济结构调节理论和反通货膨胀理论都是站不住脚的。

  所有的货币数量论者和将通货膨胀与物价上涨混为一谈的人,将货币或者通货指为物价上涨的原因,而且相应的理论和方法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大行其道,各种所谓的反通货膨胀货币政策工具屡试屡败也能成为资本和国家的最爱,不外乎一个常常被人忽视的动机:掩盖资本通过投机获取利润才是物价上涨的根源和动力的本质。这些人将国家推出来作为代罪羔羊,更加证明了是资本主导国家,而不是国家主导资本,国家政权已经成为资本的工具。同时,他们也忘了一个基本事实:中央银行不能逼迫资本借钱去做一宗无利可图的生意,也不能阻止资本借钱去做一笔有利可图的买卖。

  在现实的经济生活中,物价上涨从来也没有理会过什么货币政策,徒劳的货币政策的屡试无效的结果就是货币政策执行者要么抱怨市场机制不健全,那些在市场中的人们没有理睬他们;要么就是换用以前也不怎么灵光的政策工具,换上某种他们自己都不知所云的新概念和新词汇,尽管心中无底无奈还是将把戏继续玩下去!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所谓“通货膨胀”,是一些社会资本对粮食、蔬菜和其他日用消费品的轮番炒作引起的,从炒作的品种来看,其中明显含有境外资本策动和参与的因素,以破坏人民基本生活的稳定,同时谋取暴利。到今年年中为止,中国人民银行采取了加息和堪称猛烈的存款准备金政策,但是各种消费物价的轮换炒作却反而有升温迹象。消费物价没有理会2011年1月份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纪要,估计也不会感动于2011年6月份出台的《2011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华丽的词藻;“央行将在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有效控制通胀” 一语成谶只能祈祷下半年消费品价格不再被炒而自动降下来。货币主义的药方只不过是再多一次失灵,人民大众恐怕还是会继续收到那种漂亮深奥而又一无是处的央行报告。更加具有调侃和嘲弄意味的是:5月19-21日在上海市政府和中国一行三会共同主办的2011陆家嘴金融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实行以后会带来负作用,就是事后会引发物价的上升。此论被凤凰网财经以《北京承认:中国物价上升是扩张性货币政策的负作用》为题作为大新闻广告天下,可谓老话新说,故作惊诧。

  结语:针对资本的物价调控政策思路

  资本通过投机主导的市场价格波动机制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基础性机制,其他的经济运行机制和体制,都是在这个基础性机制上建立起来的。如果想消灭价格波动,就有必要消灭资本和市场本身;做到这一点目前尚不具备社会条件和基础,即使是在最严格的计划经济体制下,市场因为私有财产和私利仍然存在于经济的某个角落,而市场的存在是资本发育的温床。但是,对物价波动进行调节,尽量降低物价波动对对人民大众生活的影响,仍有必要。实现这个目标应该从以下方面努力。

  一、对国家行为进行规范,进一步实行政企分开,重新树立国家对资本的控制,以人民大众的利益优先于资本利益,推动国有企业真正走向市场。同时加强对国家信用的管理,使国家信用完全服务于公益性质,隔绝利益集团对国家信用的滥用,国家信用滥用的后果具有累积性,在特定条件下会引起国家信用的崩溃。

  二、物价调节本身是一个社会财富分配范畴。应着眼于建立针对资本利润的税收机制,尤其是要对资本暴利征收重税,既要保持必要的资本利润以维持资本主导市场运行机制的动力,又要阻止资本为了追求暴利而扩大价格投机和由此导致严重的经济后果;建立国内资本的联合阵线,对国内市场进行主导,保障我们自身的市场独立和经济独立,取消境外资本的超国民待遇,加强境外资本活动的监控。针对资本利润的税收,广泛用于社会公益如社会保障、社会性物资战略储备和国民的收入补贴,使社会收入分配结构向更加公平的趋势发展。

  上述两个方面都是庞大的政策系统工程,需要经济体制到机制的系统性变革。

  参考文献:

  注①:《大众行为过程中的市场价格和经济周期》

  注②:《论信用》

  2011-06-30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6、国家作为社会总债务的最后担保人与中央银行作为社会总融资的最后贷款人,职责分别是国家应该扩张债务提供社会总需求消费担保和刺激、保障社会总有效消费水平不下降,而央行应该宽松货币而及时向经济体补充增量货币满足资本对利润增加持有货币的需求,帮助、诱导资本完成“货币---商品---货币”资本生产增值过程,从而共同实现产销两旺、供求平衡、投资供给与消费需求匹配,实现经济持续增长目标。
    2012/1/17 10:24:16
  • 5、投机的标志:从投资生产供给到消费消化需求的中间环节拉长且繁多,虽然最终完成了“初始投入货币---商品---增值回收货币”资本增值过程,但是中间环节商业服务投机资本过多参与渔利而导致中间成本剧增,那么就是说投机资本在实体经济价值创造生产过程中过多参与投机分配,加剧了商品最终售价的上涨,社会物价总水平往往是上升的。
    2012/1/17 10:17:57
  • 4、投资的标志:从投资生产供给到消费消化需求的中间环节尽可能少的实现了“初始投入货币---商品---增值回收货币”资本增值过程,那么就是说是产业资本主导在进行实体经济投资活动,物价是稳定的甚至是微跌的,因为社会总供给是充足的且中间成本低而导致价格稳定。
    2012/1/17 10:14:01
  • 3、国家提供信用(源于国家未来的税收、全体国民的劳动价值创造、科教水平的提高积累、国防、国家控制或拥有的资产资源能源等等);中央银行利用国家提供的信用进行信用创造---基础货币发行供应,其重要参考与监测指标是M0、M1;商业银行再利用央行注入的信用进行信用扩张---派生货币累计,其重要参考与监测指标是M2。只出现与存在定期存款(3个月以上的存款),商业银行就能进行货币信用扩张、派生,进行“贷款创造存款”。
    2012/1/17 10:08: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社会底层的草根知识分子,位卑未敢忘忧国。希望自己的思考能够成为这个民族的一点星火,和众多的爱国者一起共同忧思,汇聚成民族崛起的思想火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