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湖渔夫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长剑天涯 - 清湖渔夫首页
论信用(上)
2012-01-16
字号:

  内容提要:

  信用基于市场价值,是市场价值的暂时让渡。信用因为资本的逐利动机——获取利息而资本化。货币信用是信用最广泛的方式和种类,因为获取利率差别的信用投机,在市场中产生货币经营业,货币经营业推动了有组织信用市场的形成,利率成为货币信用的价格。货币经营业发现货币的观念化特征,并且利用这一特征对货币信用掺水,导致流通中货币的膨胀。

  国家信用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国家信用具有公益特征。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通过市场对经济和社会财富予以控制,与国家争夺社会的控制权,将国家政权纳入资本主义体系。资本对国家信用掺水,是资本主义国家货币信用膨胀和国债膨胀的深刻根源。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并无直接关联,它们都是资本通过投机进行资本增值的客观后果。

  市场利率是在资本通过投机主导的信用市场中的大众行为过程的产物。信用的扩张和收缩是与经济的周期性循环相一致的。利率的升降和商品价格的升降一样,都依赖于以资本的投机为动力的经济周期,都是这个过程的社会表现,两者并无因果关系。信用风险是指授信的资本发生损失的可能性,信用是和资本循环以及市场大众行为过程相联系的。西方经济学的风险理论是缺乏社会行为基础的,是一种虚幻的存在。利率本身和风险无关。金融垄断资本是信用市场的最后贷款人。

  第一部分:市场中的信用

  信用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在经济金融思想领域,因为为资本利益服务的西方经济哲学的缘故,人们的认识仅仅在现象的层面游弋,因此引起的谬误和错误也就够多。信用的产生,有着一定的历史条件;信用的自我演绎,基于一定的社会环境和利益动力,有着特定的社会机制。在现实的经济领域,有关货币、信用、金融方面的诸多的管理和政策失灵,都和对信用问题的认识误区有关。从大众行为过程的社会化角度来重新理解和把握信用的诸方面,摒弃脱离资本本性和社会化的信用思想逻辑,也就尤为重要。

  信用的起源

  我们知道,由于社会分工发展,剩余产品的出现,出现了产品的私人占有,即私有制。商品交换,起源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简单的物物交换过程;产品被私人占有并且用于交换,才成为商品。生产的发展和大量剩余产品的出现,为商品交换的发展提供了前提条件。因为人类生存需要而发生的商品交换关系,推动了市场的形成和发展,越来越多的商品进入交换过程,生产和交换的社会化的发展也扩展了人与人的联系的社会维度;商品交换的社会化,越来越多的人和商品被卷入市场之中,商品交易反复而又频繁地进行,人与人之间的行为彼此影响,看法和想法相互沟通和交流,推动了社会观念尤其是市场观念的形成,从而形成市场价值。市场价值的形成,商品交换要突破时间和空间上的阻碍,以及大量商品交换的计量需要,使得个别商品成为其他所有商品的流通手段和价值尺度,该商品就转化为货币。商品和货币均依赖于大众行为的市场过程,并在市场中才能成为商品和货币。货币作为流通手段和价值尺度,在市场中成为所有商品联系的中心,将商品交换的比例转化为价格。价格形成就个别的交易行为而言,似乎是单一的;但是就市场而言,是一种社会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以参与市场交换的人群的观念和行为为内容的,是一种大众行为过程或者群体行为过程。

  货币的出现和价格形成,一方面由于商品计量上的差异性或者说价格差异,催生了以获得商品交易差价为目的的投机活动,这是商人和商业的起源;投机的反复进行,低买高卖获取的交易差价,被商人们称为利润,商人手中的货币因为追逐利润,成为资本的起源;资本和投机是市场天然的宠儿,依赖市场而存在,既主导了具有大众行为特征的价格过程,又通过这个大众行为过程影响市场价值的形成、变化和发展。另一方面,货币的出现,既推动了商品交易在时间和空间上扩展,将更多的人和剩余产品纳入市场之中;同时也推动了市场中买方和卖方的分离;商品交换是为了满足人的需要,这种目的性以及货币的存在,买卖双方的交易条件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差异性,也使得商品交换过程中的使用价值让渡和价值让渡发生分离。在个别的交易者之间,会出现单纯的价值让渡——以约定时间偿还货币为条件进行货币授受,或者使用价值让渡——以到期支付货币为条件实现商品授受;这就是信用的起源。信用的产生,是以市场价值运动为基础和前提的,以货币作为计量标准。信用进一步发展了商品交换的社会形式。

  信用基于市场价值,是价值的暂时让渡,以价值物化形态——货币向货币或者商品的出让者回归而结束。这种内涵价值的货币或者商品的让渡,是出让者对受让者的信任。这种信任,首先产生于在反复的市场交易中出让者对受让者的了解,了解受让者过往的行为表现和在履约方面的自我约束,了解受让者的履约能力和意愿。其次产生于信用反复发生过程中有关履约行为的观念的形成和发展,在社会价值方面对履约守信行为的肯定和对违约失信行为的否定;反复发生的信用行为,对人们的观念产生影响,对社会性的信用观念、心理和习惯进行塑造和改变,形成较稳定的关于信用的价值观念体系;这种观念体系和社会化行为倾向,导致信用授受行为过程中的有所为和有所不为。一个个信用授受行为,构成了以市场为基础的总体的信用活动,同时推动着社会信用观念的形成,同时这种社会信用观念在参与信用授受的人们中间逐渐深入人心,形成稳定的价值观,又反过来影响和约束一个个信用授受过程。和市场价值一样,信用同样是一个社会化过程的产物。

  信用的资本化

  市场价值是信用产生和存在的前提,市场价值的物化标准——货币的产生,推动了商品交换买卖双方的时空分离,相对于商品的使用价值属性——满足人的生产生活需要而言,货币本身是一种社会性认可和托付,因此货币本身包含了信用的元素。我们将以到期支付货币为条件实现的商品授受称为商品信用,将以约定时间偿还货币为条件进行的货币授受称为货币信用。商品信用,因为商品使用价值的特殊性,决定了这种信用的发生的有限性,这种信用的授受发生在有限的商品所有者和消费者之间,因为要满足消费,与人的需要的特别目的性直接相联系,这种信用的历史源远流长,历久弥新。货币信用,因为价值的普遍性,因为货币的资本化,随着市场的发展经历了高利贷信用、银行信用、证券信用和国家信用等历史阶段和现象形态。就价值让渡或者运动而言,货币信用与商品信用能够相互转化,具体选择信用方式,依赖于信用授受者自身的条件和意愿。

  货币作为商品交换的价值尺度,方便了商品交换过程中的计量。由于商品交换者之间的交易条件和观念的差异,每个商品交换者或者市场参与者对商品的估价也就存在差异,这种估价的差异,催生了低买高卖、以获得商品交易差价为目的的投机活动,低买高卖获取的交易差价,被商人们称为利润,而商人手中积累的的货币或者物质财富因为追逐利润,成为资本的最原始最简单的形式,这也是资本的起源。资本获取利润,投入商品和货币,获得更多的商品和货币,在此过程中价值实现增值,就成为资本的本性。资本和投机是与市场与生俱来的,支配了市场的运行与发展,推动着以大众行为为特征的市场价格过程和市场价值的形成与变化。同时在市场中的资本与投机,又将市场中以偿还为条件的价值运动资本化,暂时让渡一定数量的货币或者商品,收回更多的货币,实现从暂时让渡价值到归还更多价值的信用过程。信用因此构成市场投机过程的一种形式,在信用过程中的价值也因此转化为资本。在这里,借贷关系或者说债权债务关系是根据信用授受的人们在过程中的地位而言的,授予信用者就是贷出者或者债权人,接受信用者就是借用者或者债务人。借贷利息——收回的价值超过让渡的价值部分——的产生,依附于信用授受过程,成为资本在信用过程中的特定表现形式,是资本在信用过程中的利润。在西方经济学中,借贷利息和利息率被称为资本的时间价值,似乎货币经过一定的时间,就该“自然”地增值。相对容易计量的货币信用而言,商品信用的资本化,则表现为商品即时出售的货币计量与延期支付的货币差额,这个货币差额,也就是通常所谓的现金折扣,折扣额也就是商品信用资本化的利息额,与借贷利息一样,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

  资本追逐利润,永无止境地进行资本增值是资本的强烈渴望和贪婪本性。在信用领域中,高利贷信用作为货币信用的古老形式,贯穿了资本的发展史。高利贷,只不过是资本本性最露骨、最极端的表现形式之一,尽管因为资本主义的充分发展,高利贷信用活动的社会领域被严重挤压,但是只要具备资本无限增值的条件和土壤,高利贷信用就会一如既往地在它自己的领地演绎资本的本性和贪婪,高利贷信用也就生生不息。有高利贷活动的历史以来,高利贷信用一直就是社会的一个另类,饱受社会谴责和打击。即使是当代社会的人们,一提到“驴打滚、利滚利”这六个字,就自然想到了黄世仁、夏洛克这些熟悉的戏剧人物。卡尔·马克思指出:“高利贷者除了货币需要者的负担能力或抵抗能力外,再也不知道别的限制”。高利贷作为一个典型的贬义词,存在于人们的观念当中。这是一种社会的悖论:人们可以接受市场和资本,接受利息和信用,而作为只不过是资本在信用领域最自然表现的高利贷信用,却饱受人们诟病,这些诟病常常超越了市场本身,扩展到道德和法律的层面对高利贷进行打击。人们选择性地忘记了资本的本性,也很少探究高利贷信用为什么至今仍然存在于市场的某个角落的原因。打击高利贷和高利贷在打击下的生生不息贯穿了信用的全部历史过程。

  信用市场和货币经营业

  货币从商品中分离出来,是因为观念化的市场价值,货币作为价值尺度,是因为其物化标准或者说价值的物化载体,作为流通手段或者交换媒介。同样因为这种市场价值的的物化和社会化的双重属性,作为贮藏手段和支付手段,支付手段常常和信用关系的了结相联系。因为货币的贮藏手段职能,货币从商品交换和流通领域暂时退出,被贮藏的货币成为货币信用的基础和起点。因为商品交换和流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商品所有者及其商品被卷入市场,货币暂时退出流通领域在越来越多的商品所有者当中发生,脱离市场而沉淀下来。因为货币信用的资本化,随着信用行为的反复发生,利用贮藏的货币实现财富增长的愿望,会唤醒沉睡的货币加入货币增值过程,暂时出让一部分货币供别人使用,收回时带来更多的货币;这样越来越多的贮藏货币加入信用过程,实现资本化。货币贮藏和储蓄在表面上看来是货币的结余,但是两者的区别在于,储蓄本身是一种参与信用过程的资本化货币,是有利息的,参与了资本增值运动。贮藏的货币只要不重新参与到商品交换和流通过程,沉睡在地窖里,就失去了其社会化意义,只是单纯的自然物。

  随着商品交换和流通的发展,为信用授受行为的频繁发生提供了可能。但是因为彼此寻找和等待的时间、相互之间缺乏了解和信任、彼此间货币授受的条件差异,授信者和受信者之间达成信用行为存在着诸多困难,因此,这些信用行为就有零散的和偶尔发生的特点,关于利息的约定也就存在较大差别。我们知道,在商品交换过程中,因为价格差异推动了投机行为的发生,以低买高卖为内容的投机活动带来利润的源泉,同时催生了商人和商业,商业联接了商品生产者和消费者。而在诸多授信活动中利息的差别,也为资本在信用过程中开展新型的投机活动提供了可能。由于货币贮藏的积累以及授信活动的生息,在信用领域的资本积累,以获得货币利息差别的投机就会发生,投机的资本一方面作为受信者,接受较低利息的货币授信,收集贮藏的货币,同时将之资本化或者储蓄化,另一方面作为授信者,提供较高利息的信用货币,面对接受较高利息的受信者,将收集来的原本贮藏的货币贷放出去,从而赚取利息的差额。这样,资本在信用过程中的投机活动带来新的利润源泉,这是货币经营业出现的社会动因。信用领域的投机活动,催生了货币经营业,货币经营业是现代银行业的起源。因为用于信用的资本及其利息额的千差万别,为了计量和比较的方便,货币经营业采用了利息额相对于资本的比率的方式,这就是利率,利率是资本用于授信的价格,只不过这种价格采用相对比例关系的形式。

  如同商业产生于商品交换过程、并且推动了商品市场的形成和扩大一样,货币经营业也产生于日益频繁的信用授受活动,也推动了信用市场的形成和扩展。货币经营业一方面作为受信者,接受储蓄,将越来越多的贮藏货币和暂时退出商品流通过程的货币以低利率收集起来,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另一方面作为授信者将这种特殊商品以更高的利率贷放出去;从而逐渐克服了信用授受者之间彼此寻找和等待的时间、相互之间缺乏了解和信任、彼此间货币授受的条件差异等等的诸多困难,将最初的授信者和最终的受信者最大限度地联接起来,形成一个有组织的信用市场。随着越来越多的授信者和受信者的加入,信用市场也就得以发展和扩大。越来越多的贮藏货币被唤醒和资本化,加入信用市场,资本的积累和集中得以加快,同时也推动了资本通过投机主导的市场过程的扩展,市场更加组织化,运行更有效率。

  纸币的出现和货币信用掺水

  我们知道,货币的产生基于市场价值的形成,是价值观念的物化,作为商品交换的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使得商品交换能够超越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而得以完成。货币的这种观念化特征的被发现发现,在西方就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格雷欣法则的提出。在货币经营业(银行是我国比照西方的翻译,我国货币经营业更早的称谓是票号或者钱庄)初期是通过承诺给付一定利息收存金银,并向存入金银的人开出一定的存入金银的凭证或者存单,按照约定的条件和时间存入金银的人到期可以从货币经营业者那里凭借凭证或者存单取回包含本金和利息的金银,货币经营业者将收存的金银以更高的利息发放贷款,获取利差。由于商品交换的扩大,存入金银的凭证和存单的偶尔作为支付手段,以及凭证或者存单在长途旅行中携带方便,推动了更加标准化的银票和银行券的产生,发出银票和银行券的货币经营业者承诺见票见券兑取金银。在金银与银行券或者银票混合流通的情况下,银票和银行券就逐步代替金银行使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职能,金银反而成为贮藏手段和最后支付手段。在较长期的经营中,货币经营者发现,由于存入金银的人众多以及使用贷款的人也可以开出银票或者银行券代替金银,实际收存的金银量远大于要兑付的金银量,因此为了更多地发放贷款收取利息,就可以更多地开出银行券或者银票,这样,货币经营业者为了更多地获取利润,利用商品交换的空间和时间上的差异和实际金银兑付的有限性,将流通中银行券或者银票扩大和膨胀至实际金银量的几倍或者十几倍。金银由流通的货币,转化成为专门兑付金银的储备,或者准备金。这是通货膨胀的原始形式。

  银行券和银票是纸币的前身。如果货币经营业者的经营持续,并且发出的银行券或者银票能够保证见票兑付,银行券或者银票和金银一样,都一样能够行使货币职能,并且在所有持有者的观念中具有和金银同样的市场价值,发出银行券或者银票的货币经营者在这些人当中的信用不会受到怀疑,这种信任不是来自于货币经营者的自我吹捧,而是在一次次的见票兑付金银的行为中和银行券或者银票一次次地在商品交换中被人所接受的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在这种信任的社会氛围和行为过程中。货币经营者为了扩大利息收入以追求更大利润,开始扩大授信行为,使外出流通的银行券或者银票,大大超过存入的金银量,在比较广泛的的市场信誉中不自觉地加入了自己的私利。所有的银行券和银票的持有人对货币经营业者的信任被一次次掺水了,这种掺入的“水分”,只要经过一次集中的同时的一群人的挤兑行为或者风潮,不仅会把水分挤干,而且相应的信誉也荡然无存,银行券或者银票成为废纸。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不得不重新回到金银之上。当挤兑发生时,大多数作为贷款发出的银行券或者银票,尚处于资本循环中,未能全部收回,货币经营者因为拿不出足够的金银兑付,被逼破产;或者某个对银行券或者银票有心的收集者,拿了一大堆库存金银不够兑付的银行券或者银票来夺去货币经营者的产业。信用和信用掺水都是人的行为的产物,信用膨胀或者通货膨胀肇始于资本的牟利动机和欺诈行为,与货币本身无关。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一个社会底层的草根知识分子,位卑未敢忘忧国。希望自己的思考能够成为这个民族的一点星火,和众多的爱国者一起共同忧思,汇聚成民族崛起的思想火炬。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